大夏国,魔都。
吴财昨晚被系统刺激的喝了一夜的闷酒,刚躺下没几个小时,刺耳的门铃声如同魔音贯耳一般在他耳边炸响。
“谁啊!大清早的……”吴财宿醉未醒,头痛欲裂,脑子昏沉沉,嘴里骂骂咧咧地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
“吱呀——”
门开了,四个人出现在门外。
“叶……叶老?”吴财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
自己不是已经回到魔都了吗?
怎么叶老和管家会出现在门口?
叶老一身唐装,精神矍铄,身后跟着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几人的神情都很严肃。
“吴财,昨天喝了不少酒吧?”叶老语气平静,但眼神里却带着一丝威严。
吴财脑子“嗡”的一下,酒醒了大半,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叶老,您怎么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说着,吴财侧身让开,将四人迎进门来。
叶老走进客厅,打量了一番四周,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
那两名警察则坐在一旁,腰杆挺直,面色冷峻。
吴财有些忐忑不安地看着他们,脑袋依旧是宿醉未醒的状态。
这大早上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脑袋还疼着,但不得不努力思考起来:自己干什么事情惊动了警察?
更诡异的是警察不自己来,而是让叶老带着来?
叶老明明应该在粤省,为什么会出现在魔都?
这事怎么看,怎么都很离奇。
难道都是假的?
我还在做梦?!或是这一切都是系统的幻境?!
妈!我分不清!我分不清啊~!
就在吴财即将陷入精神错乱的时候。
叮咚,门铃再度响起。
吴财皱着眉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脸关切的二牛。
“吴哥,我刚刚听到你这有动静,你没事吧?”
吴财甩甩头,伸手靠近二牛的脸,“别动。”吴财说道。
二牛不明所以,也就没动,吴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下一根二牛的短胡子。
“嘶~”二牛疼的嘬牙花子。
揉着脸不解的问:“吴哥你干嘛啊?”
吴财:“你疼不疼?”
二牛:“当然疼啊!”
吴财:“那就好,那我应该不是在做梦。”
二牛内心,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
房内众人……
吴财告罪,又去洗了把脸,才算恢复了点正常。
叶老看了直摇头说:“小吴啊,虽然你现在年轻,但喝酒也要节制,多了伤身啊。”
吴财只能苦笑,自己的心里苦啊,还没地说。
吴财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气定神闲的叶老,忍不住开口问道:“叶老,你今天来是什么事啊?”
叶老微微一笑,指了指身旁的两位警察,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带两位警察同志来找你问点问题。”
吴财愣了一下,疑惑地看向两位警察。
其中一位中年警察站起身,语气严肃地做了自我介绍:“你好,吴财先生,我叫赵刚。”
另一位面容清秀的女警察也站起身,礼貌地笑了笑:“我叫林悦。”
赵刚接着说道:“我们是国际刑警大夏国家中心局的,主要负责红通人员的引渡工作。”
“红、红通人员?”吴财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的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仿佛在问:“你们在说什么呢?”
叶老轻轻咳嗽了一下,然后用一种简单易懂的方式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你在国内犯下罪行,逃到了国外,那么你就有可能会被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名单。
现在我们要将这些人引渡回国内,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
吴财微微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了这个概念。
接着,他好奇地问道:“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眼神充满了疑问,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卷入其中。
赵刚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吴财,问道:“吴财先生,您看看这张照片,是否认识这几个人?”
吴财伸出手,接过照片仔细端详着。照片上显示出两男一女,一个是白人男子,另一个是亚裔男子,但吴财并不认识他们。
然而,当他看到那个女性时,他立刻认出了她。因为她那独特的白色短发实在太过引人注目,令人印象深刻。
吴财看了一眼赵刚,然后诚实地回答道:“我只认识那个女的,她是沃无码那边的高层人物,叫做梅丽尔。
之前,我和她在山鹰那边发生过一些商业纠纷。”另外两个人我就不认识了,应该也没见过。”
赵刚点点头,这和他们掌握的情况基本一致。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后说:“吴财先生,这个白人叫班·沃尔顿,是沃无码的副总,也是沃尔顿家族的继承人之一。”
吴财听了一挑眉,班?还好他姓沃尔顿。
要是姓宇智波,那我这波要跪啊……
赵刚没理会吴财那有些怪异的表情,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旁边那位亚裔就是我们这次要抓捕的红通目标人员。

他原名叫做郭斌,已经逃亡到山鹰国很多年了,现在改名叫郭武。
郭斌涉嫌多项犯罪,包括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行贿罪、骗取贷款和票据承兑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等等罪名。
他先后从国内多家银行骗贷三十多亿元人民币,然后携款潜逃。
而且他在海外期间还一直捏造谣言,散步大量虚假信息,不断抹黑我们大夏。
谁也没想到,他现在竟然还成了班的亚太地区顾问。”
吴财听完之后一脸无语,心想这家伙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的,但却是一点人事都不干啊!
随后吴财好奇地问道:“既然你们已经找到他了,为什么不直接把他给抓起来呢?”
这时林悦也开口解释道:“吴财先生您可能不太了解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大夏和山鹰国之间并没有签订引渡协议,而且这个郭斌在山鹰国那边取得了绿卡,如果我们想要将他引渡回国,难度非常大。”
吴财听完后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同时也疑惑地问道:“这些道理我都明白,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啊......”
赵刚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然后稍微压低声音解释道:“吴财先生,根据我所掌握到的消息,班他们正在策划来大夏与您商谈收购的事情。
因此,我们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计划,先和他们周旋一番,争取获得郭斌的信任。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找到合适的时机将他引渡回来。”
吴财下意识问:“引渡回来?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