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贩剑红衣身上穿,掌声送给整活人 > 第三百六十九章:密夺上苍,以杀天道
浓郁的生命气息,恍若世界初开那般旺盛,纯净无瑕。

光芒覆盖在天乐君的身上,上面被密宗弟子们无所不用其极却还是无法完全祛除的侵蚀灵力正迅速分解。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天乐君的肉身奇迹般的重获新生,连断掉的残肢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出!

原本昏迷不醒的天乐君更是连着咳嗽了好几下!

“咳!咳咳咳!”

密宗弟子们全都倒吸一口冷气,即使是知道迟淼拥有无法被正常等级衡量的实际能力,但看到这一幕还是会被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这……这这这,简直是奇迹!”

“这就是圣女吗……还没有得到密宗传承就能做到这一步,简直不可思议!”

他们一直都知道迟淼厉害,却没想到竟如此厉害!

而且,治愈了那么复杂严重的伤势,她竟像是半点没被消耗一样,恐怖如斯!

迟淼手头的生命之力逐渐缓了下来,她松了一口气看向天乐君:“感觉怎么样?”

天乐君睁开双眼,似乎对迟淼拥有这样的力量并不意外,他双眼又是欣慰又是自责:

“抱歉,让你费心了。”

迟淼摇摇头:“没什么让谁费心的,我们所有人都是为了妙华洲,为了这天下而费心费力的,何况这么多年……辛苦你们了。”

密宗四子都是绛月的徒弟,四舍五入就是她徒弟,她自然也得尽心尽力才是。

拥有听人心声能力的天乐君明显沉默了一下。

真是……好一个四舍五入啊!

天乐君没有揭穿,更没有多说废话,双眸迅速清明起来,他道:“既然你如今已经得到了天悲留下的传承,也回到了密宗,那么事不宜迟……我带你去密宗传承之地。”

迟淼点点头,她来密宗就是为了这个。

天乐君起身,引着迟淼走了出去。

密宗弟子们则是看向应无惑等人:“你们将其他几位命友一起叫来吧,密宗……也有你们的一份传承。”

应无惑拧眉:“命友?”

牧九州愕然:“你们不知道?”

金圣斐连连摇头,他们知道个屁啊!

牧九州也愣住了:“你们……不是因为命友这层关系才走到一起,才一路陪着迟淼到现在的吗?”

应无惑和金圣斐纷纷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宋沉星与云瑶也愣住了。

“你们竟然都不知道?!”

金圣斐:“不是,为什么连你们都知道啊!”

牧九州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感慨:

“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啊。”

所谓命友,是密宗圣女与其五位过命的生死友人一起结下契约,约定生生世世在一起,约定永不分离,约定每一世都会互相扶持,互相成长。

即使付出生命,即使付出一切。

只要他们成功筑基,前世记忆就会涌现……每一世代的圣女和其命友都是如此。

可这一代,这几位竟然对命友一事一无所知。

其中蹊跷,恐怕是……上一代圣女,偷偷断了这份契约。

毕竟每一世的命友,都为圣女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们密宗不仅仅记录了圣女的事情,也记录了命友们的事情——这些命友的每一世,都死得极为凄惨。

可千算万算,唯独无法算出——即使没有命友契约,这几位也能在命运的指引下找到圣女,帮助圣女,成为圣女的生死之交。

牧九州看向远方,心中默念:

“能成功吗?”

“密宗的使命……”

这无数人尸体堆砌而成的艰难之路,这世间最伟大的一条路。

那八个字……越到后面,他们越发深刻。

……

密宗禁地。

这里有四面墙,墙上有无数盏灯,可亮起来的灯只有两盏灯。

一盏灯生生不息,仿佛永不熄灭。

还有一盏灯……微弱的火光,像是无法支撑太久。

除了这些灯之外,这密宗禁地居然没有半分特殊之处!

这可让迟淼有些不知所措了:“密宗的传承,是这些灯?”

天乐君点头:“是……这些灯叫命灯。”

迟淼愕然:“命灯?”

天乐君:“以神魂为引,同步生命之火,此为命灯。”

意思就是,用神魂作为灯芯,同步神魂主人的生命状况。

这么一说,还挺牛。

等等……不对!

这里是密宗禁地,密宗是她前世的造物,这里有那么多命灯,莫非——

正当迟淼要开口的时候,天乐君便道:

“这里足有三千盏命灯……而这三千盏命灯,载的,都是同一人的神魂!”

“密宗圣女——也就是,你。”

迟淼听到这个结果时还是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三千盏啊!

竟然有那么多……

“这些命灯……不止是密宗创建之后的吧?”

天乐君点头:“是,自我被师尊带回密宗之时,此地便有两千多盏命灯了,而后你每一次的轮回转世,都会在墙上多一盏命灯,这边是我们密宗感知圣女诞生的方式。”

“而你……正好是这第三千盏命灯。”

迟淼听到这里还是不由感觉到头皮发麻,既兴奋又震撼。

看着这三千盏命灯,其中只有两盏还在燃烧,一盏属于她,另一盏……

那微弱的火光,让迟淼不由想起来厌姝所说,她们的转世身中只有一世最为特殊,摆脱了阎罗厄咒,成了不生不灭的特殊存在。

绛月。

迟淼问:“当年绛月……去了哪里?”

天乐君摇摇头:“我们不知,但……她在最后那段时间里,已经成为没有修为的凡人。”

迟淼愕然:“她剥离了自己的修为?”

天乐君又摇摇头:“我们不得而知,但……她说,她在寻找可能——唯一的可能。”

“唯一的可能?”

迟淼好奇的看向属于绛月的那盏灯,一步一步的靠近,好似里面有什么魔力一般。

苟史系统突然出声:“迟淼,我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背后的天乐君突然开口:

“迟淼,你可知道密宗的八字使命?”

迟淼愣住,抿了抿唇点点头,而后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

“密夺上苍,以杀天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