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四十四章 树叶四十四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树叶四十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沐低着头,她觉得此刻自己坐在黑暗里。

  姨妈刘慧此刻拿起桌子上的东西又开始扔,嘴里是震天的骂。

  何芸何宁吓的不敢动弹,他们已经哭过一回了,此刻更是从小小的嗓子里迸发出悲怆的清脆哭啼。

  刘慧把装着辣椒面的玻璃杯朝余沐头顶砸。

  玻璃瓶落地碎了好些,在空中那些辣椒面都沾染到了余沐的鬓边,落入眼睛里。

  红痒,好想钻进嗓子里把皮肉抓烂。

  余沐眼睛疼的流泪,她咬住嘴唇。

  奇怪的是,在打到余沐头上的那一刻她居然没有觉得疼。

  轻飘飘的,毫无知觉。

  姨妈又朝余沐扔鸡蛋,鸡蛋在余沐的肩膀,后背上溅开。

  余沐承受着,手掌摸摸何芸的耳朵。

  弟弟妹妹不要怕啊,他们少受到这波及的怒意和难堪的情感最好。

  何芸的手掌抓住余沐的胳膊,把头埋在余沐的锁骨边。

  “姐……”

  余沐能受到何芸眼眶的泪打湿自己的衣领。

  “姐,我好怕,我怕。”

  姨妈拿起扫帚把家里的大多都往地上砸。

  像是要把这个壳子里面的东西肃清一样。

  啪————余沐抬头,眼眸里只能看见外面的昏黄灯光。

  灯,居然灭了。

  她很少抬头。

  “造孽!造孽!要死了的老东西!”姨妈的喉咙里又是呼天抢地的污言秽语。

  余沐手指抵在两个小家伙的耳朵上。

  夜里,只能看见对方的轮廓。

  小孩啊,快快长大吧。

  少年啊,快快长大吧。

  余沐去看那月。

  她小的时候,没有人保护她,她总是想自己长大,去逃离。

  要旅行去一个人很少的地方,然后一个人告别过去,风轻云淡的生活。

  那是梦里告诉她的最好的生活。

  此夜,余沐保持这个姿势很久很久,直到姨妈的声音渐渐平息,她才放开。

  她把何芸何宁放开。

  “去洗洗吧。”

  余沐拉着他们两个起身。

  三人到了院里,何宁嗓子已经有些哑了。

  “姐,爸为什么会这样?”

  余沐一阵酸涩。

  “他为什么连我们也不认,好像我们是空气一样?”

  “他还会回来吗?”何芸用手背擦拭小脸。

  “爸爸为什么要和妈妈打架。”

  一声声娇嫩的孩童音,叩着年长人的心房。

  余沐不知如何哄骗或者安慰。

  她道。

  “不要去想了,明天还要上学。”

  等看着弟弟妹妹都洗好了,余沐才瘫坐在院里。

  她的头发难洗,身体上的鸡蛋液也粘的难受。

  余沐冲洗过后,躺在床上,被单没有盖着的腿上有些凉意。

  她闭上眼睛,想到刚刚姨妈一声不吭坐在院里的样子。

  从来没有这么期望白日来临,一切恢复如常。

  第二日,姨妈熬了粥,嘴里碎碎念,眼神迷离似乎在想着什么。

  余沐不敢言语。

  回到班里,林熠刚好在她身后,和余沐一起进班。

  林熠微微撞了余沐的肩膀,余沐回头就看见林熠迎着白光走进来。

  他的发丝半边身子被天光笼罩,穿着黑色长袖,锁骨脖颈脸庞白皙,瘦削。

  “余沐。”

  恣意飞扬的一句话,恍惚的,听到这句话好像把余沐的家庭生活暂时摒弃不去想。

  到了第二节政治老师讲课。

  政治老师年龄比较大,一般讲了大半节课就不再讲了,让同学写作业,顺便和前面几个同学聊聊天。

  这次就聊到了艺术节和演讲比赛的事情。

  “你们班听说两个过了海选?那两个啊?”

  “是关冲和余沐。”

  “余沐啊。”政治老师兴致勃勃地看了眼正在写作业的余沐的发顶。

  余沐仿佛被什么东西砸到脊梁,冷水泼到脸上一样清醒。

  今天大课间要去阶梯教室。

  这次是淘汰赛。

  明明昨天晚上回家前准备背背稿子的,其实昨天夜自习她也看了大概基本记住了。

  可是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很熟很熟。

  昨天夜里她没有机会,心情去关注那个稿子。

  政治老师在台上笑着,然后说。

  “你们两个上来先演讲,给班同学先练下,然后一会不就去阶梯教室了嘛。”

  余沐慌张的指尖滑过书皮。

  “关冲。”政治老师对坐在后面的他喊。

  “你先来。”

  关冲斗志昂扬的上了讲台,洋洋洒洒,声音洪亮就是有两个字念的不是很标准。

  底下同学虽然有的头也不抬,但是都默认演讲的蛮不错的。

  “余沐。”政治老师捧着水杯,他道。

  “快快快,上来上来,演讲给大家看看。”

  余沐捏紧笔尖,不愿意去。

  她刚刚重新看了一遍稿子,都记住了,但是第三段还有点不熟。

  余沐想,她刚刚又扫了一眼。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彻底记住。

  “上来啊。”政治老师催促。

  余沐在全班人的视线中缓慢地走到了台上。

  紧张,不安,不知所措。她忽然觉得第一次在老师面前过了真的是一个意外。

  她手里拿着演讲稿,脑袋低着。

  余沐现在脑子里真的是一片空白,混沌的让人什么也记不住。

  “春意盎然,檐上的飞燕飞往细密的雨幕……春意盎然,春意……”

  余沐呼着气,忍不住结结巴巴,手指头搅在一起。

  “檐上的飞燕飞往细密的雨幕……”

  “檐上的飞燕……”声音越来越小。

  余沐觉得自己的耳朵霎那间因为自卑焦急变得红透了。

  班里静静的,好像都在看她的丑态百出。

  “好了,先下去吧。”政治老师温和道。

  “这次没练是吧?”给了一个台阶下。

  余沐“嗯”了声,她在解脱踏前的时候不经意朝着林熠的地方看。

  她看见,林熠也在看见她。

  那眼神太过炽热,是明晃晃的注视。

  他,会不会对自己失望?余沐眉间浮上忧郁哀愁,又是咬住唇瓣。

  自己搞砸了,落荒而逃,在自己的世界踉踉跄跄,心里盛满了尴尬。

  余沐感觉沉溺在水雾里,现实就是这样,轻轻一推的话,会发现她身无片甲。

  “你怎么回事,状态不好吗?”王海看着余沐的脸色,小心翼翼道。

  余沐摇摇头,不语。

  “一会……”王海也被带的结巴了,他道。

  “余沐,你好好加油。”

  余沐唇微张,愣住看着那张演讲稿。

  林熠的字迹就那样张扬,明晃。

  肆意,大方的潇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