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四十三章 树叶四十三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树叶四十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沐和林熠回到了班里。

  由于她们来的比较早,于是林熠坐在了王海的桌子上和余沐一起写中午作业。

  林熠看着余沐的练习册,把她的第二题选择改了。

  “选B。”

  余沐侧脸看见林熠的发顶,他的手指正握着笔。

  “嗯。”

  等余沐也把数学写完了,林熠把自己的练习册递到她面前。

  “你看看,对一对。”

  余沐把两本放在一起,这样一看果然第八题算的值不一样。

  林熠的目光柔和,语调仿佛杂糅了薄荷与碎冰。

  他的手腕反扣在脖子上,然后轻笑说。

  “你啊你,这道错了。”

  数学林熠一向考的比较高,他靠近余沐,给她仔细讲着过程。

  班里人渐渐都来了,林熠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只有余沐有些在意别人的目光,她脑海勾勒班里整个环境,她的位置。

  别人也不会关注她坐的位置,只是林熠太过显眼了。

  “熠哥。”孟云义和刘泽俞走进班里,道。

  “作业写完没。”

  “嗯。”林熠看着桌面的练习册。

  “拿吧。”

  “好。”孟云义想抄,却被刘泽俞抢先了。

  “我先看。”

  林熠把手插在兜里,准备走。

  椅子移动间,林熠忽然弯腰,手掌覆盖在余沐的后脑勺上。

  “余沐,你过了海选,恭喜。”

  余沐的心一动,捏住笔尖没有回头。

  林熠收回手掌,便走开了。

  离上课还有些时间,林熠把手机打开,上网浏览着演讲稿。

  适合余沐念得演讲稿。

  “熠哥。”孟云义凑过来,虎冲冲道。

  “你居然光明正大玩手机!”

  “嘘。”林熠朝他冷冷看一眼。

  “好的好的。”孟云义把作业还给林熠。

  林熠的手指在玻璃上滑动,然后在搜索栏打入关键词再去搜。

  终于看见个称心如意的。

  已经上课了,英语老师在讲台上认真讲课。

  “高雄。”林熠叫了下后桌的高雄,从抽兜下把手机递过去。

  “把这个文章抄出来给我,字好看点。”

  “噢。”高雄接过,然后让自己的女同学抄。

  “加油加油。”高雄拿起本子给女同学扇扇子,表情很滑稽。

  林熠的手掌撑着额头,看着余沐的侧身。

  他忽然意识到什么。

  作业可以让别人帮忙写,这个……

  林熠的手指敲了敲后桌。

  “还我。”

  “熠哥。”高雄小声说。“还没抄完呢。”

  “别抄了。”林熠蹙起眉头。

  “好好好。”

  林熠从桌底拿回手机,然后拿起黑色水笔开始写了起来。

  等到了夜自习的时候,白炽灯在头顶上。

  夜自习有三十分钟可以去小卖部或者是学校食堂吃饭。

  余沐吃了碗米线,回到班里看书。

  忽然一个女同学递给她一张演讲稿子。

  “余沐,林熠给你的。”

  余沐抿唇,然后看着那张稿子。

  或许是察觉到余沐投过来的视线,林熠坐在靠窗的位置也看过去。

  外面树叶被夜色浸没只看得见影子,林熠的脑袋抵在窗户上。

  这个光照的他的脸有些冷色调。

  余沐的唇微张,虽然两人无话无言,但是余沐却觉得他们眼中的交流足以胜过言语。

  那是看不见,却撞进心里的感情。

  回家路上,林熠跟在余沐身后。

  她碰到他的胳膊,他的肌肤。

  天气逐渐赚凉,秋意在叶子的拍打淡风间穿梭。

  “到了。”

  余沐踩上一棵草。

  “明天见。”

  “好。”余沐看见林熠点点头,身形好看,五官精致。

  有时候看着他,总觉得这样好的人是自己手心握着的,竟然会生出一些不真实的感觉。

  转了巷口,余沐走了几步,姨妈家门口聚集了看戏的人,每走一步有些话语就在余沐耳边炸开

  “那女的真不检点,还勾引何固这样的老实的,不要脸!”

  “要我说,还是刘慧太彪悍,是男的都不喜欢那种女的。”

  “何固平时看着老实的不行,现在巨人打起老婆来了?”

  “咿,你这话说的,男人偷腥之后,就会护着拿娇花,其他的啥都不管嘞,把原来那位当做仇人哩!”

  “打的真狠啊,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是都下狠手啊。”

  “出了这样的事早就是八辈子仇人了,当然不在乎。”

  “可怜那两个孩子喽。”

  余沐感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心头敲。

  她跨进大门。

  余沐才踏进家里,就看见姨妈正坐在地上和姨爹扭打在一块。

  姨妈明明是那样有力,却还是因为性别被姨爹压制。

  两人的指甲都入了对方的血肉之中,姨妈的面目狰狞,咬着牙,连头发都毫不留情的被姨爹扯住。

  姨爹喘着,粗气,清癯面容看起来那么让人厌恶。仿佛一个恶毒的畜牲被激发兽,性。

  吊灯明明是明黄的,但是在余沐眼里却是发红,宛如惨怖的血色。

  余沐的指尖发着白。

  何宁何芸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余沐赶忙上去脱架。

  “去你,妈,的!”姨爹骂姨妈,道。

  “老子看够你了,丑母猪,别指望我,想圈住我,没门!”

  “你,妈,的,狗,娘养的,就你这样废物还想找小三,还和那贱,比睡了,我今天就要和你弄个你死我活!何固你个废物,死了祖宗十八代的!”

  一阵拳打脚踢的激战中。

  张奶还有刘阿姨以及几个男的此时都上前准备把他们两个分开。

  在撕拉中,姨妈红着眼被拉开了。

  “老子妈的就要走。”姨爹乘着别人不注意,往姨妈肚子上狠狠一踹。

  “你,妈的,为了那个贱,比打我,我打死你!”姨妈上来就要抓姨爹。

  姨爹被几个男人架走了。

  姨妈无助的坐在地上,破口大骂。

  家里本救救不多的家具被甩的破破烂烂砸碎了。

  等四周看戏的人渐渐少了,余沐抱着何芸何宁的手才松开。

  她表情冷漠着,摸摸何芸的脑袋,心脏也暗暗绞痛着。

  只觉得手掌发凉。

  两个小家伙怎么办呢?

  一如当初的她和弟弟。

  这个家怎么办啊?

  嘶吼,眼泪,困顿,逃离。

  陷入无望的黑色。

  余沐才起身,准备把这些碎片去扫一扫。

  姨妈刘慧发肿的的眼睛看着余沐,那眼神似利刃割向余沐。

  “你个狼心狗肺的,看着我这样是不是开心了?”

  姨妈猛地站起来,一巴掌打在余沐脸上。

  掌风把她发丝带了带,火辣辣的立即生疼。

  “你个,扫把星!”

  不,看见如此……她不开心……

  且绝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