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三十八章 树叶三十八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树叶三十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阳初升,绿叶子在地底。

  余沐脑子懵懵的,才把昨天的试卷错题改完等着老师讲。

  大课间班主任进班了。

  “同学们。”林疏温润的指甲抵在书页上,扩音器上半点也没有沾到红唇。

  “学校快要准备艺术节了,虽然目的是想让大家一起放松开心,但是现在是高二,学习是万万不能放松的,高二这个阶段不比高一……”

  王海偷偷在书底吃着烤肠,眼睛悄摸摸朝林疏望去,然后说。

  “艺术节那天不用上课,多好,好的很。”

  余沐握着笔。

  “下个星期还有一个演讲比赛,每个班有两个名额,班里每个人都可以先是去阶梯教室初选,然后再在全校人面前演讲。”

  林疏把书本摆好,而后翻开那一课时,然后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着一道题,给大家讲题型。

  等她走后,班级这才稀稀落落出现了讨论关于艺术节之类的话题。

  “我班才通知啊,我听说六班早就准备这个了。”

  “艺术节应该下个星期吧,我听说演讲比赛和艺术节差不了几天。”

  “蔡澄你看,要不我们上去准备个节目怎么样?”

  “你自己去别拉上我啊,我看苏兴珠适合去表演,还能给我们班加分呢。”

  “演讲比赛我们班谁去啊?”

  “不如黎远盛吧,他声音好听。”

  “林熠呢,长的好看!”

  “别想了,他肯定去参加艺术节,不去美术老师也拉着他去。”

  高雄孟云义还有顾武天几个人在闹腾,高雄拿笔戳了一下林熠,道。

  “熠哥,艺术节参加不?”

  林熠懒得回答,拿书本朝他额头拍过去,道。

  “闭嘴。”

  他的目光却直直只望向一个少女。

  在蒙热天气里仿佛一片薄荷一样静置在房间里,侧脸吸引着人。

  余沐回头望了一眼,看见那群女生的兴奋讨论,眼神低垂。

  她一直是阴暗角落的花朵,不曾沐浴在朝气灌溉的青春团结集体里。

  在她小的时候,就没有好好和大家融入一起,也很少在公开的场合大放异彩。

  浓墨重彩装点不住她平淡的日头。

  到了放学时候,林熠走到余沐桌位,余沐的卷子还没有收好就被林熠拿走。

  是一张语文卷子。

  林熠扯了过来,然后先是看了眼分数,接着看了后面的作文分,四十五分,算是很是优秀了。

  字体也是隽秀,清丽,单看卷面都会多给五六分的程度。

  “你作文很好啊。”

  其实余沐也是就这次才拿到高分,平时也没有这样的。

  “就是这次高了。”

  两人一起走在树荫下,阳光照在发丝上,余沐林熠全身都是碎光。

  “余沐,你去参加演讲比赛吧。”

  余沐的眼眸震了震,觉得耳朵里一阵低鸣。

  “你说什么?”

  “余沐,我说。”林熠看着余沐,注视着她的眼眸。

  此时人来车望,他却只看见她的清瞳,那折射着光的眸子。

  “你去参加演讲比赛吧,你该适合的。”

  “我……”余沐抿唇,说。

  “为什么?”

  “我觉得你应该是如同白天鹅一样站在台上。”

  她还想退缩的,她也想回转的,她更想逃跑的。

  可是,只是听见林熠在她的耳旁呼唤,余沐便所有的假设的万般困难在这一刻都放下了。

  只因,他说,她听。

  “好……”她想,她或许真的可以试一试。

  可能是林熠看着她,他身后是树荫,此时阳光又正好罢了。

  下午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快到下课了林疏就开始问班里有没有同学想要参加艺术节之类的。

  苏兴珠她们都是自告奋勇或者一起举荐,左右拟定了几个计划,林疏让她们先准备着。

  “演讲比赛有没有同学想去啊?每个班可以有五个人先去阶梯教室参加海选的,明天下午第一节课去。”

  随着林疏这一声下来,班里那些捣蛋头子又在疯狂起哄。

  “黄笪去,黄笪去!”

  “你闭嘴!”黄笪作势就要来锁喉刘泽俞。

  “刘晨刘晨!!”

  “余沐。”林熠的声音清醒,仿佛夹杂碎冰一般甩在大理石地板上。

  班里一半的人都安静了,目光朝着他和余沐打量着。

  林疏的眼神朝余沐看过来,余沐也没有抬头接住老师的视线。

  自从上次林熠为她出头后,余沐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不喜欢。

  “余沐,你去?”那声音带着质疑。

  ”嗯。”余沐声音闷着回答,或许是想到林熠可能还在看着自己,余沐忽然声音大了些。

  “是,我想去。”

  “哦。”林疏没什么表情,只是最后说了句。

  “演讲流利是一方面,声音也要洪亮才行。”

  余沐吞了口气。

  “声音和蚊子一样的是该去看看别人学学怎么练练。”林疏很少见会讥讽别人,不过余沐从小到大收到的冷嘲热讽够多了,这点话语对她来说不痛不痒。

  下课余沐陪文静送练习册的时候恰巧就看见林熠在办公室和林疏互相说着什么,声音很大,语气都不怎么好。

  余沐走进去,就看见林疏脸上铁青,林熠也把头撇向一边,极其不屑。

  当余沐进来时,林熠看着余沐才缓和了脸色。

  他径直走出办公室。

  余沐跟着林熠到了走廊上,她问。

  “你刚刚和老师在说什么啊?”

  “和她吵了两句。”

  “怎么可以和老师吵架。”余沐淡淡蹙眉。

  “不是你想的那么严重。”林熠看着余沐蹙的模样,笑了,手掌轻轻碰了下她的后脑勺,道。

  “不是什么大不了。”

  “嗯。”

  “你夜自习抽一下空。”

  “怎么?”余沐看向林熠。

  “我待会吃完饭帮你找篇演讲稿。”

  “好。”余沐点点头。

  到了夜自习最后一节课,余沐就受到了林熠传过来的稿子,是一篇描写风景的文章。

  写的很诗意,既写了风,又吹落雨,将巷和燕乃至春的风光都融合进去。

  烟雨朦胧,南方寂巷。

  那边稿子下有林熠的写的一句话。

  ——我想这个文章适合你读。

  于是余沐捧着这篇文章,小心,认真,用自己好听的语调念了一边,又默读一遍。

  后来,夜里,高雄骑着摩的向前缓慢行驶,林熠和余沐并肩走路。

  余沐捧着那张纸,在昏黄路灯下,声音清冷,细致的念着文章。

  “不错,我要是评委,就给我的余沐一百分。”林熠的手掌拍了拍余沐的肩。

  哄的话语那么脱口而出,余沐也难得沉浸露出笑意。

  到了家里,余沐看着安静的不行的屋子,配合草丛里杂乱的虫鸣蛙叫,直觉有一阵心慌。

  她推开门,就看见经常不见身影的姨爹正走出去,脸上还有被指甲烧出来的红痕,眼球充满红血丝,瘆人的很。

  余沐后退了几步,心有些发慌。

  她抬眼就看见姨妈瘫坐在堂屋里,眼神散漫,头发凌乱;头顶的吊灯上还有几个白色蛾子在飞快的扑棱。

  余沐的心纠结起来了,他们两人吵架了。

  无边的压抑在她身上。

  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还是被姨妈抓住并且狠狠谩骂了几句。

  余沐坐在房间里,听着姨妈无边际的大声叫嚷,以及其中夹杂的几声针对于她的污言秽语。

  日子,有些难过。

  曾经维持希望的和平在一次被不喜欢的因素打破,两人破镜需要怎么样的解决呢。

  余沐强迫自己忘却,就此沉睡在这夜里。

  上学对于有些孩子来说,是极其有益的。

  后来的余沐下班之后,很少回把工作的时候烦恼在生活里。

  而当时是孩子的她,会被学校各科的背诵解题充斥着精神世界,驱散有些寒意。

  当早上背着沉甸甸的书包的时候,她踏上校园的那一刻,回头看,已经隔绝了大部分的悲伤。

  其实,无非是从一个不快乐的地方到另一个不开心的地方,至少此地可以有小小让她得以喘息的空间。

  中午,林熠拉住余沐的手腕,靠近她说。

  “今天中午我带你去吃饭吧,你别回家了。”

  余沐摇摇头,收拾着书包。

  “算了吧。”

  “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就不回去了。”林熠抓着余沐的手腕,尾音稍长,像是撒娇,让余沐有些招架不住。

  “好。”

  余沐走到门卫那边,借了电话就给家里打。

  “谁?”

  是何芸接的。

  “芸芸,是我。”

  “姐。”小丫头的声音颤颤巍巍,想来这几天也是吓坏了。

  “芸芸,我今天中午有点事情,不回来了,你和妈妈说一声。”

  “好……”小丫头又说。

  “那姐你晚上早点回来好不好。”

  “好。”

  余沐在这一刻都有些小小的自责了。

  “走吧。”林熠向余沐伸出一个书卷,迎面看着她。

  余沐捏着另一头书卷一起度过大门。

  两人的手掌也从书卷滑落然后紧握在一起。

  林熠带她去了酒店,服务生端上很多菜。

  余沐没多少胃口,看着转盘上那些美食不怎么想动。

  “点的太多了。”

  “余沐,我的丫头。”林熠靠近余沐,给余沐盛了一碗鸭汤,然后触碰她夏日还是如此冰凉的手,道。

  “我想让你多吃点。”

  你眉头每次蹙一分,我的心就紧一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