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三十七章 树叶三十七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树叶三十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说狄鹤秋和二中的扛把子谈恋爱了。

  于是在学校里,女孩的情史又被别人复习一遍,然后别人顺着这条藤开展别的八卦来评价。

  “林熠以前好像和她谈过啊,我觉得他们其实挺般配的。”

  “林熠初中那时候谈的才多,一年一个吧。”

  “长的帅不多谈恋爱不是浪费吗,和林熠谈可有面子了。”

  “初中好多人喜欢他。”

  余沐独自在班里,心乱如麻,外面下起很大的雨,吹进班里。

  一股萧瑟。

  林熠穿着黑色短T,在走廊上后退几步。

  余沐在班里平滑的窗边看着他。

  放学后,林熠坐在余沐的桌位上,把饭盒拿起放在自己黑色的书包里。

  余沐低着头还在写一张数学卷子。

  “余沐。”林熠的腿很长,微微往后靠着。

  “让我看看。”

  他耍小孩脾气似的把卷子抢过来,把黑色笔盖一扔,就在卷子上写出解题过程。

  “字都不一样。”余沐温和发笑。

  “别写了。”

  “熠哥。”孟云义和高雄站在班级门口,问。

  “走不走?”

  “你们先走。”黑色碎发在林熠的眉宇间,他好看的手掌转着一支笔。

  等班级里静静就只剩两人,余沐穿着白色的短袖,脖颈被白炽灯渡上一层温润。

  “走吧。”

  两人一起在空荡的走廊上行走,走出校门的时候余沐回头看了一眼。

  校园里那巨大的照明灯在空旷的四周,看起来很是寂然。

  林熠坐上摩的,对余沐道。

  “上来。”

  余沐抓住林熠的衣角,问。

  “林熠,你的生日什么时候?”

  “我生日在春天,三月初二。”

  “好。”余沐默默记下了。

  “你呢?”

  “我是十一月份,二十六号。”余沐小声呢喃。

  等余沐被送到了巷口,林熠对她道。

  “你回去罢。”

  因为下了雨,小路有些泥泞,石板上长着青苔。

  周末的时候,余沐在家打扫完卫生后就洗了个澡。

  她头发湿漉漉的,眉间也滑着水珠。

  姨妈刘慧忽然给她一百二十块钱,姨妈低头缝着鞋,说。

  “去带你弟弟妹妹去买点衣服穿,你自己也买一件,要记得给何芸买双鞋知道吗?”

  余沐愣了片刻,握着钱。

  等过了会,余沐赶着自行车和何宁何芸一起骑骑赶赶去了商场。

  商场里有很多打折的地毯,衣服很多。

  余沐给两个小家伙买了个毛鸡蛋吃,然后揉揉何芸的脑袋。

  何宁抓着塑料袋,在拥挤的人群里紧紧握着自行车的把手。

  余沐给何宁买了个比较酷的衣服,还有一天迷彩服一样的裤子。

  何芸笑着,在余沐的臂弯里,扭捏的要了条裙子。

  余沐接着带着何芸去试鞋,买了个胶粘的小球鞋,上面还系着蝴蝶结。

  “姑娘你长的好看,要不要试试这个?”卖衣服的大姐热情的和余沐聊天。

  余沐垂眸,看着衣架上挂着的那蓝白相间的上衣,翩然青春。

  “便宜……点吧。”余沐紧紧捏着手心,不好意思的说。

  挂牌说价格明晃晃写的四十九元。

  余沐手里只有三十九了。

  “哎呀,我这件就是打折才卖四十九的,你看看这料子多好。”

  “不要。”余沐摇摇头。

  她带着何芸何宁准备回家。

  “哎,姑娘,四十五怎么样?”

  那大姐挽留着。

  “我只有三十九。”

  这个大姐露出忍痛割爱的表情,咬牙道。

  “行吧,三十九就三十九。最后一件了,便宜给你。”

  “好。”余沐接过大姐递过来的折好放进袋子里的衣服。

  赶着车子,走过滑坡,老街的阳光昏黄。

  回到家里,姨妈正在剪着鸡块,用红桶泡在水里。

  姨妈抬眼,靠在两个小家伙都换了衣裳。

  “你买了衣裳吗?”

  余沐点点头。

  “有找钱没?”

  余沐摇摇头,就听到了一声谩骂。

  “笨货,我就知道你不会砍价,没用的东西。”

  余沐的下唇泛白,不语。

  第二天余沐换了这件衣服上学时,发现很多目光朝她聚集。

  余沐稍微有些不习惯,坐在了桌位上。

  到了大课间时候,仲静走过来,手撑在桌子上看着余沐的侧脸,手摸了摸余沐的衣服料子。

  “你穿这个挺好看的。”她道。

  “什么时间买的,多少钱啊?”

  “不贵。”余沐捏着笔盖,道。

  “昨天去去商场买的。”

  仲静点点头,然后道。

  “你就应该这样多打扮,多好看啊你看。”

  余沐不可置否的笑笑。

  但愿她的生活波澜不惊就是她现在的愿望。

  一中午很快过去了,林熠看着余沐的新衣服倒也没什么说法。

  树影下,几个人一起回家。

  光的温度很烫,林熠问余沐。

  “也不要吃冰激凌。”

  余沐摇摇头。

  林熠忽然想起什么,说。

  “你身子不大好,是不能吃凉的。”

  回到自己家,余沐就看见一地的碎碗。

  她的心惊了下,看着何芸何宁都躲在柜子旁边。

  余沐把书包放下,看见邻居张奶奶也过来坐在姨妈身边。

  姨妈紧闭双眼,嘴里吐着悲怆的声音。

  “苍天啊,我怎么摊上这样一个男人,这个狗,娘养的,遭天杀的!”

  “慧,别生气了,别和他吵了,都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别难过。”

  “我恨啊,我恨!”姨妈拿着拳头砸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嚎啕着。

  余沐看着自己的脚尖,脚后跟后是明暗分割线,是一片阳光。

  “余沐,你姨妈心情不好,你赶紧给弟弟妹妹做饭。”

  姨妈看见余沐,鹰一般的眼神看过来,那手掌就要朝她打过来。

  “都是你,都是你个没用的,谁让你那早死的妈死了,在我家白吃白住,你怎么不去死!”

  一个碗超余沐砸过来,余沐后退几步,只觉得凉到了心里。

  迁怒的火苗又烧到了她这里。

  余沐垂眸,去了厨房抄了一盘青菜。

  姨妈哭累了在卧室里和张奶奶说着话,余沐给弟弟妹妹盛好饭,筷子在唇上。

  米饭软糯,余沐只觉得喉咙难以下咽。

  她赶到厨房,自顾自流下一滴泪。

  任由眼泪像断线珠子一般。

  厨房里生的蒜苗都比她看起来鲜亮,那受土壤浸的湿润,仰着头。

  余沐神情恹恹去班里,踏进班里就看见一个女生。

  女生的齐肩短发发尾剪了变成微短,长相艳丽,唇没有涂就很鲜红,看起来很机敏。

  女生侧身看了一眼余沐,然后目光将她打量了个遍。

  是孙燕,余沐记得她。

  “余沐。”孙燕和班里一个女同学正聊着天,余沐要从她们中间走过回桌位。

  “衣服不错,林熠买的?”

  “不是。”余沐稍尖的鹅蛋脸上清亮眼睛低垂。

  “我知道你家里情况。”孙燕眉眼柔和,自带媚感和朝气的看着余沐。

  “你也不从林熠哪里要点什么。”

  “不需要。”余沐唇微张。

  “以前林熠给他那群初中交的女朋友花钱可狠了,不知道砸了多少钱,又是手机又是话费,吃饭钱礼物钱。给有个叫阮萌萌的花了起码一两万。”

  余沐不愿意再听。

  孙燕和那女同学对视一眼,然后又开口。

  “和狄秋鹤谈的时候就买了好几千的东西,就对余沐一个不咋花钱,看来林熠心里还是清楚她的价值的。”

  冷嘲热讽。

  余沐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夏日的燥热让她鬓间冒了些汗水。

  她自己不想要那些贵重物品的,她不喜欢那样做。

  余沐想,如果她真的和林熠以前交的那些女孩一样,那她就不是余沐了。

  仲静和李敏言走到班里,她看了一眼孙燕。

  在向前桌借练习册的时候,仲静问了下前面的女生孙燕他们刚刚聊什么。

  前面女生大概和仲静讲了下。

  仲静听完眉头一蹙,她的外套绑在腰间,她对孙燕言语不善的来了句。

  “你半辈子都不可能摸到林熠的,你不是有男朋友吗?还在这里作妖干什么?”

  “你!”孙燕怒意发笑。

  “仲静,你讲什么呢,别惹我。”

  “谁怕谁?”仲静手里还捏着一瓶汽水。

  “我难道还怕你家那位?看不起谁呢?”

  孙燕看着仲静冷冷的目光,然后转头。

  “不和你一般见识。”

  “落荒而逃,我懂。”仲静宛如林熠的神态,微微仰着头。

  余沐在桌子上,桌面很滑,她才打开物理练习册。

  “刚才孙燕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仲静的饮料抵在余沐的桌上,瓶身上有冰凉的水珠。

  “你和别人不一样。”

  余沐愣愣的抬头看仲静。

  “你和那些前女友都不一样。”仲静轻飘飘的话却仿佛给余沐万顷一样的安心。

  “林熠,喜欢你。”

  好,我知道了。

  余沐看着校园里,种着两棵树。

  两棵一起环绕的白杨树,枝叶熙攘交缠。

余沐晚上回家,家里的气氛很是压抑,她让自己疲惫的身体躺在夜色里。

姨妈倒是没有早早歇息了,让她的心平静了片刻。

她害怕腾起的怒意,现实的残酷,她爱躲避。

  翌日,天空又变得阴沉,最近总是晴一天阴一天,让人捉摸不定。

  中午学生放学,走廊楼梯间全是水渍和印子,脚步声有节奏的下楼。

  “过来。”林熠站在教学楼前面的平地对余沐开口。

  林熠撑着伞柄,余沐在熙攘的黑压压的人群里躲到了林熠的伞底,冰冷的雨水凉润意全吹在裸露的肌肤上。

  太过于乱了,这些步伐。

  导致余沐忍不住轻轻靠在林熠的肩头,肌肤擦过他的胳膊。

  林熠看着前方,眉眼清明。

  余沐静静的,观摩他的侧面。

  看大风呼唤,看细雨弥漫,看见你在氤氲中朝我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