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三十五章 树叶三十五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树叶三十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兴珠低着头,然后抬头用平生最尖锐的声音道。

  “林熠,我以为你要你的钱啊?!”

  蔡澄急忙拍着苏兴珠的背,而后看着趴在桌上的她,蹙眉和林熠道。

  “林熠,你先走吧。”

  林熠回到了桌位上,天光照在他的脸庞上。

  他也蹙着眉,对于这件事情也是烦心的很,似乎在想着解决办法。

  黄笪和高雄看了一眼,黄笪耸耸肩。

  下课后,班级窗外方因彤看着余沐,走廊上她和余沐相撞。

  “原来林熠喜欢上你了。”她小声道,眼底还带着一丝羡慕。

  余沐回到班里后,发现班里有些女生看着她有的带着一点敌意。

  苏兴珠为人温柔,在班里的人缘很好,大多数都因为这个事情对余沐有些看法,替她不值。

  甚至有的直接私底下数落余沐的不是,把她的行为举止无数放大开始攻击。

  等仲静下课过来,搬了椅子给余沐和黄子期讲了一下,她们才知道这个事情的缘由。

  余沐也才知道到班里有股奇怪的氛围来源是怎么回事。

  毕竟大家是有碰过那些心意的,此刻心里都是有些堵的慌。

  这件事情纠结不出来谁错谁对。

  中午太阳那么热,让人心烦意乱。

  第二天的时候,余沐碰见黄笪和一群和林熠走的近的男生。

  临近中午,余沐又听到些闲言碎语。

  说是苏兴珠的弟弟在林熠一个朋友手底下玩。

  林熠直接送她弟弟一辆自己不常用的摩的,她弟弟直接接受了。

  苏兴珠在班里又被气哭了,眼睛肿的和核桃仁一样,蔡澄也忍不住喃喃道。

  “这叫什么事情啊。”

  余沐听到这个事情,至少按林熠的处理方法,表面他和苏兴珠不怎么相欠了。

  可是按女孩子的心思来说,只会让她心里更加难过。

  “说实话,”黄笪去哄了苏兴珠回来后道。

  “之前熠哥和狄鹤秋谈的时候,桌子里还有早餐过呢,这次估计是被刺激到所以发作了吧。”

  余沐听出来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意思就是说对于输给余沐这样的人不甘心。

  话题扯到这里,孟云义像是没有脑子似的,往林熠身边凑,问道。

  “熠哥,你还记得不记得狄鹤秋?”

  “嗯。”林熠表情不大好看。

  “我觉得她挺好看的。”孟云义眼里闪着八卦的兴奋,道。

  “我记得熠哥你和她谈的时间不长啊,你还喜不喜欢她啊?”

  高雄脸色一言难尽,偷偷看着林熠。

  林熠直接猛地把前面的桌子一踢,桌子压倒在地,孟云义后退了几步。

  “你脑子,是不是欠打?”

  林熠抬起头,内双眼皮下的眼睛看着孟云义,戾气起来了。

  “我……我没说错什么啊……”

  孟云义还想说什么,就被高雄捂住了嘴。

  “滚。”林熠嘴里冲他吐出一个字。

  余沐呆愣的看着那边,林熠也看过来。

  她看着他有些柔顺的头发,细碎的发尾在林熠眉前,紧抿的唇和那五官看起来很是瘦而俊削。

  余沐低下头,眼神闪躲。

  这日子过的太多匆忙,很多事情都变得让人觉得陌生。

  早晨,叶子也透着点凉意。

  雾气散去,余沐到了桌位时候,桌位上有一个保温盒。

  林熠此时从班门外走了进来,然后靠在余沐桌子旁。

  “我带给你的。”

  林熠直接坐到余沐桌子后面一个桌位,在班级里,余沐天然的拘谨。

  “打开喝点吧。”林熠转着笔。

  “我听你黄子期说过你不大爱吃早餐。”

  余沐把那粉色的饭盒拧开,里面是清亮飘着香的鸡汤,是清汤,圆形饭盒上面还有一笼包子。

  “我是你男人。”林熠起身坐到余沐旁边,在她耳边低语。

  余沐捧着饭盒的手指尖发白。

  班里不是没有谈恋爱的,有几对,余沐也会羡慕别人的情感。但是,这种羡煞旁人的情景发生在她自己身上时,她却觉得不好意思。

  或许是以前很小的时候,她是看别人吃糖的孩子,而不是被别人喂着糖吃的孩子。

  “我看着你吃。”林熠声音沉着。

  班里有人走了进来,虽然毫无声息,但是眼神还是朝着余沐和林熠看来。

  “给。”林熠细心的把餐盒里装的筷子和瓷勺给余沐。

  “林熠,我不用你这样。”余沐把饭盒盖好,颈部如同天鹅,眼睫是细密的刷子一般。

  她觉得有些困扰,又觉得自己的心境总是受外物所拘束。

  余沐此时也想改变,可是心里上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

  “这是我这几天特找的新招的厨师。”林熠往后靠,侧脸看着余沐。

  “你知道吗,余沐。”

  余沐还是没有动静。

  林熠起了身,而后把那些抱住,道。

  “你要是真的不吃,我就扔垃圾桶了。”

  余沐听闻不满的幽怨看着林熠。

  “好了。”林熠点点桌子,然后拉起余沐朝外走。

  两人走到明理楼前面的分叉道的椅子旁,林熠坐了上去,对余沐道。

  “你在这边喝一点吧。”

  余沐坐下,只好小小喝了一口,胃被暖意涌进打通脉络。

  “你不喝吗?”

  “喝过了。”林熠看着自己的手腕,声音带着点痞气。

  “你体弱,我想好好养养你。”

  余沐如同向上伸展的枝叶,仔细看周身开遍了白花。

  香樟树的叶子是碧绿,在一侧很是耀眼。

  过了几分钟,余沐把鸡汤喝了好些,鼻尖都沁出一点汗。

  林熠就把饭盒收拾好而后在余沐后面走回班。

  早自习已经开始了,有些目光注视在了她的身上。

  班主任林疏看见他们两个一前一后进来有些生气,林熠把饭盒随手放在窗边没让林疏看见。

  “这都早自习,谁让你们两个提前乱跑的?”林疏批评道。

  班主任讥讽几句后才拿起书先讲了几道题才平和起来。

  中午放了学,林熠走在前面,余沐在后面。

  走廊里,当狄鹤秋在她面前,招摇过市。

  几人迎面而对,狄鹤秋的美目往余沐浑身都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她周围都是她的姐妹。

  “原来这就是余沐啊。”狄鹤秋好听的声音小声说。

  余沐的背影僵了一下。

  她恍若沉溺在无声的水雾里,此刻林熠往后退几步,抓住她的小指头,轻轻一勾。

  推平所有不安——

  他扬着头,余沐眸子闪动,低着头忍不住内心微微激动上扬。

  来来往往的同学们从他们身边走过,余沐头脑清醒的可以望见楼梯拐角处的地方,被光渲染的光和人们的身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