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三十一章 树叶三十一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树叶三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午时,余沐重新来到学校时。

  桌上有一杯冰饮,冰块沉在杯底,上面有个薄荷叶飘着。

  林磊,余沐小心翼翼看着他不在班里。

  应该是,打球去了。

  余沐冲窗外一看,看见操场上林磊的衣服因为动作紧紧贴在肌肤上,纤细的胳膊把篮球挽住,后退几步抵住地然后向上一扣。

  风缓缓吹气他的发,葱茏成了背景。

  两节课老师都是只讲了重点而后让同学自行复习。

  最后一节课老师念了分班的桌位号,然后把纸贴在后黑板上。

  这周值日的人留下一起打扫班级,其余人这节课可以去找班级。

  余沐看了下自己的班,可惜和林磊不在一个班考试。

  自己是去二班考。

  她收拾下书包,方因彤这些时日被周涛拉入她的圈子。

  只是为了让余沐一个人说话的人都没有,每次方因彤要来找余沐,就被周涛一瞪,然后蔫着顿住。

  沉默,就是最好的顺从。

  余沐觉得孤独,她捧了本书准备找个地方去看书,让自己不沉溺忘却周围。

  再不济,她可以想林磊。

  她是她手里可以捧出的星火,蜜罐的甜蜜。

  “余沐。”余沐坐在阶梯上看了会书,黄子期朝她走过来。

  “嗯?”余沐问。

  “过来。”黄子期的头发也靠近余沐,余沐闻道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

  “怎么了?”

  “好啊你。”黄子期周围是几个余沐不熟但是关系还算和善的女孩。

  “自己和林磊有情况还不告诉我。”

  “没有。”余沐不好意思低头,像一个垂着的栀子花。

  她不知道林磊是不是真的那么那么喜欢她。

  “走。”黄子期笑嘻嘻的,在风里吹拂中对其他女生道。

  “走,我们去找林磊玩。”

  “别,”余沐有些不好意思。却已经被扯住往操场跑,踉跄着。

  余沐看见林磊。

  他打球里深深看了余沐一眼。

  林磊的眉宇中有股不羁,眼皮平,睫毛长,穿着黑色的衬衫弯腰投篮。

  周围有很多小女生围在远处,看着林磊窃窃私语。

  打完后,林磊拧开一瓶矿泉水朝余沐走来,余沐感觉有些眩晕,林磊则坚定的站在她旁边,手肘搁在双杠上。

  “明天就要考试了,你复习的怎么样?”

  余沐看见黄子期她们含笑看着他们。

  余沐的声音一向不大,道。

“还行,你呢?在家里复习了吗?”

  “嗯,”林磊的眼睛望着天空,然后道。

  “会抽出时间看书。”

  这时高雄和黄子期他们一起走过来,大家聚在一起说闹,然后回了班。

  “林磊,我爸说和叔叔暑假去南方,我妈说我爸工作完带我去海边玩,我问叔叔了,他说也要带你去啊。”路上仲静问林磊。

  “看吧。”林磊漫不经心道。

  余沐自然是把这件事情放在了心底。

  他当然回去,就算不去难道和她一起出去玩吗?

  快到放学时候,刘泽俞同张晚园说话,被林疏将两人一下提了站下来,全班都在憋着笑。

  到了放学,仲静收拾东西,问余沐道。

  “你晚上要不要陪我们玩会,再回去?”

  余沐摇摇头,道。

  “不用了,我回家。”

  其实他们本来关系的纽带就不是特别紧,她自己回去还有些事情做,实在不能肆意游乐。

  由于是夏,五六点钟的阳光还算明亮。

  余沐背着书包往回走的时候,看着林磊他们骑着摩托的背影。恍若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最初余沐看着林磊的时候。

  此时路边的香樟树翠绿常青,昏阳浇到街巷处,看着景色恍若可以听到一首缓慢歌谣演奏。

  在余沐走了一段路的时候,一辆摩的鸣声忽然在身畔响起。

  余沐堪堪回头,林磊的下颌线,和那猝然看向她的清眸让她心脏错乱一拍。

  “林磊?”

  “你怎么来了?”她问。

  “我来看你。”简单的一句话,林磊用很轻的声音说的,他身后是树的绿叶,他的左侧脸庞被灿烂的光渡了一层,有些朦胧感。

  林磊的手忽然伸过来,拉住余沐的手掌。

  像水波贯彻到心口,流动激荡的感觉触发耳尖的红润。

  余沐的手掌即使是夏天也还是冰的,让林磊觉得薄荷叶的清明涂在眼皮上。

  “上车。”

  “去哪里?”余沐上了林磊的后座,问道。

  “你不是要回去看你弟弟妹妹吗?”

  “嗯。”余沐的手小心翼翼地搭在林磊的手背上,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很好闻。

  原来是送她回家,风吹乱余沐几缕头发,余沐眼睛微眯着看着前方风景,

  布谷鸟在啼叫,敞开的大门里很寂静。

  余沐从林磊的车上下来,看着他。

  “谢谢你。”

  林磊没有说话,何芸在院里探头,看见了他们。

  “小家伙们,你们。”林磊没有走,停了下来,手撑在把手上问。“你们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八九点吧。”何芸从院子里走了出来,站在余沐腿边道。

  “过来。”林磊冲小丫头道。

  “嗯。”何芸看了一眼余沐,余沐点点头,然后何芸便跑到林磊车边。

  “大哥哥。”

  “嗯。”林磊温和的摸摸何芸的脑袋,然后对余沐道。

  “现在我有时间,带你和你弟弟妹妹一起去附近玩回吧。”

  何芸一惊,眼眸里满是欣喜,她也总不常出去玩,朋友也没有很多,此刻完全是心情澎湃,道。

  “好啊好啊。”

  余沐在原地,心里莫名浮现很多。

  明明可以有选择去其他地方的机会,偏偏来了这里。

  她抿唇,内心却是澎湃激荡。

  局促不安起来。

  是为了她,是吧?

  何芸连忙跑回屋子里去叫何宁。

“出来了,快出来。咱们和大哥哥一起出去玩。”

  何宁正守在小方寸的电视机后面呆坐着看动画片,听闻何芸喊她,愣愣的回头,黑眼珠中满是错愕。

  “谁啊?”

  他用小孩特有的声音道。

  “这是不是送你东西的那个大哥哥哇?”何芸拉着余沐的胳膊问。

  “嗯。”余沐对弟弟妹妹点头。

  两个小家伙看着林磊的目光已经是接纳和欢喜。

  “你们过来坐。”林磊对余沐道。

  “我先送他们两个,然后回来接你。”

  “好。”余沐脖颈修长,看着他。

  等林磊的身影稍稍远了些,余沐在思考要不要煮饭。

  一般周五和放假是她熬粥,可是她现在熬粥万一锅沸腾,火炉底下没有封住会烧煤而且糊锅。

  那就不煮了,可是万一姨妈回来埋怨她该如何。

  余沐的眉头还是蹙着,她趁着这个时间把院子扫了。

  如何如何,都是因为这个环境给予人的压抑,现在在这里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听着外面的动静,余沐看见林磊过来了。

  “余沐,坐。”林磊的眉很浓,根根分明。

  余沐锁好门坐上的时候,又闻到林磊身上淡淡的香味。

  路上的行人在走,烤鸭店自行车商铺五金铺都在开着。

  小学门口的五毛钱玩具和本子披发部也都聚着人。

  其实余沐不经常去外面玩,她不知道去玩什么。

  连护城河的景色都没有怎么看过。

  出去亦不敢抬头,自卑如影子随着阳光一照就显露出来。

  余沐看着林磊的肩膀,她想。

  他是不是也有喜欢我?

  ”好了。”林磊道。

  余沐下了车,看着这是城西的体育馆。

  少女稍瘦的下巴上的唇干涩,阳光把她包裹住。

  绿叶疏落,她一张望就看见树木的枝叶爬在乒乓球场地那高耸的墙上。

  “姐。”何芸何宁两个人在健身器材上玩着。

  万物金灿灿的泛着光。

  林磊跟在余沐身后,插着兜。

  百米赛道上有放风筝的,坐着看书的,双杠上也有坐着的人。

  有打扮时兴的姑娘,也有带着眼镜吃着冰激凌的小学生。

  打乒乓球的,溜冰的。

  “这个地方像我看的书。”何芸懵懂的说。

  余沐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人来人往,体育馆里的人都是朝气蓬勃,光和风都是柔和。

  像书里描绘的静谧温馨的某个日子,梦幻不真实。

  林磊去了体育馆的小卖部,揣了篮球过来。

  两个小孩在玩跷跷板,林磊对何宁道。

  “要不要拍篮球?”

  “好!”何宁从跷跷板上下来了,而后拍着皮球。

  何芸伸了下腿,而后按着跷跷板的桌位,拍了拍也道。

  “我也要!”

  何宁拍的很起劲,林磊引导他走到篮球场地。

  操场上十个篮球框都被占住了,不少人在打。

  林磊转身就走向一群人,对其中一个道。

  “秦家骏,传球给我。”

  正在投篮的那人忽然看过来,用惊讶的语气道。

  “林磊?你怎么来了?”

  他说着把球扔给了林磊。

  篮球仿佛有灵性似的到了林磊手下,林磊弯腰侧身,那球像鱼一样闯荡,随着林磊的一跃,篮球被扣了进去。

  何宁看着林磊的样子,小手掌捧着球开心的不得了。

  完了林磊又和他们说了会话,领着何宁回来了。

  “很……厉害。”

  余沐不会夸人,可是这沉静的声音已经会从男孩的血脉里点燃烟火。

  少女的发香,染着金光的眉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