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十七章 树叶十七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树叶十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磊在前面好像填好了表,往这里准备走。几个男孩和他说着话。

  他的头微仰,好看的下颌线流畅。

  余沐的眼泪湿润眼眶,但硬是没有涌出泪珠。

  余沐余沐,没有人心疼你啊,哭有什么用呢?

  她眼眸低垂,太阳很毒,后背晒的发烫。可是额头上滴的汗和心里却是发冷。

  姨妈的巴掌后续落在她肩上,她的脚步纹丝不动。

  时间静止——

  蓦然挥在身上的动作停下了,余沐呆怔的抬起头,微翘睫毛下湿明亮的眼睛碰巧和林磊的目光相撞。

  日晕在他身后,此刻他仿佛神明一样发光。

  林磊攥着姨妈刘慧的胳膊,语气冷冷。

  “喂,学校里还打人啊?”

  他仰着头,目光已经离开余沐身上。

  “关你什么事!流里流气的。”刘慧愤懑道。

  林磊的朋友在他后面双手交叉看着戏,一个说。

  “喂,我们要是想打你,那就关你的事了。”

  刘慧把手放下来,对他们说。

  “你们谁啊,我还不信你们几个小崽子能找我麻烦!”

  “试试啊?”

  “别多管闲事,你们走!”刘慧嫌弃的指着后面道。

  这算是个台阶了,林磊他们对视一眼继续往前走。

  林磊的衣服下的胳膊和余沐的手臂擦肩而过。

  余沐浑身瞬间不那么燥热,耳畔刚听见了树叶的沙沙声。

  她记得林磊,初二那年见过的。

  那时校外的白杨一片一片,万物都变得模糊,只看的见他的背影。

  从此他落入了余沐的心里。

  每当酸涩的想要流泪时,总会想起一个男孩穿着红色衬衫,胳膊和他擦肩而过。

  他给她渡过夜里的色彩。

  如也如也。

  粉笔灰洒落,余沐认真的听着讲。

  下课后后她专门用了一个本记了林磊不在的课的笔记。

  她没有办法,她只知道她为林磊能做的只有这一点。

  余沐路过班级走廊的时候,忽然发觉好多人朝她看过来。

  这些目光细细打量,探究,男男女女。

  余沐握紧了本子的角。

  “余沐,你为什么总低头啊?”

  余沐莫名想到林磊的话,她微微仰头。

  如同天鹅伸颈。

  好想林磊。

  他既然是她的光,就让她现在追光,挺直腰背的去看他。

  “余沐。”高雄孟云义跑到余沐旁边,聚众道。

  “磊哥说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们。”

  几人说完随即散了,余沐捧着书,愣愣的,然后眼泛泪光的笑了。

  途径闹街,余沐看着商户铺子,卖鸡蛋灌饼和辣子鸡的。

  她看见一群打扮很新潮的女孩子,穿着黑色露背裙子或者过膝长袜,满是恣意。

  余沐想,她们经常想去哪里去哪里,看起来很自由。

  而自己仿佛被桎梏起来一般,她不羡慕她们。

  她只是想和她们一样,可以轻松的去某个地方,她只是想去找某个人。

  周一国旗下讲话时,校领导把五班同学和六班同学起争执斗殴事件严重批评。

  在校领导激烈词语的教导下,余沐听到班里有些人在窃窃私语。

  “我班做的没错。”

  “再来一次我也这样!”

  “骨子就不愿意折。”

  余沐看着阳光,也想着林磊。

  林磊被记了大过,回家反省到期末考试。这还是班主任林疏和林磊家里求情才换来的结果,听教导主任说如果下次再犯小错直接开除处理。五班男生一半没记了过,检讨五千字。

  坐在教室里,翻着课文,已经学到了最后几课。

  林疏自然从林磊玩伴那里打听到了什么,看着余沐的目光总是让她感觉冷冷的。

  一次帮政治老师送练习册时,余沐刚踏进办公室就听到林疏和后面的老师聊天。

  “我最讨厌这种小女生,尤其是看起来文静的,实际骨子里巴不得男生为他做出什么事情彰显自己。”

  林疏脸色还是不好。

  余沐吞了口气,天气赓续热了好几天。

  放学,余沐不经过的另一头街边孟云义他们在那边。

  “余沐。”好像有人喊她。

  余沐走过去,这边小超市的阶梯门口早上有卖菜的小贩,地上总是有被太阳烤过有热的烂苹果还是菜叶之类的。

  现在这时都有好些卖烤肠炸串的过摆摊,余沐走过来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卫衣带着帽子的人笑了一下。

  余沐脚底踩着街道上由于买卖从鱼鳞滑过伴随混合肉糜烂菜叶而产生的污水,她看见林磊笑了一下。

  他走了几步。

  此刻的他和宋明义他们打闹了下,像一个顽童,清俊的小孩。

  “余沐。”他扣住了余沐的肩膀 低头勾起嘴角。

  是酸奶般纯而酥意蔓延感觉。

  余沐的心在砰砰跳。

  “喔喔喔。”高雄忽然来了一句,起哄着。

  余沐低着头,耳朵全然红了。

  林磊垂眸,眼含笑意。

  很想让人沉溺在他的暖意眸光之中。

  他拉着余沐往前走,而后把余沐的书包拉开了,往里面塞了些东西。

  “余,沐,回去吧。”

  余沐愣愣的回头,林磊却和其他兄弟走了。

  直到回到家里,余沐在红木桌子胖把书包打开,她发现背包里有一个塑料袋。

  里面有吃的,还有个白色裙子。

  余沐小心翼翼的把裙子抱在怀里,如获至宝。

  外面的阳光透过木门,到了堂屋的水泥地。

  天气热的缸盆里的泡着鸭蛋的水都是发热的。

  今天恰巧姨妈不在家,余沐把饭菜热了一下后,就把林磊给吃的拿出一些放在桌上给弟弟妹妹。

  何宁看见了把巧克力棒和苏打饼干一下拦在怀里,然后冒了鼻涕泡道。

  “谁送的啊?”

  “不许问,也不许和妈妈说知道吗?”余沐细语道。

  她也不想被明眼的姨妈发现这些东西。

  “好。”何芸点点头,把手里的膨化食品开了袋递着一小块虾条给余沐。

  “姐姐,吃。”

  “好。”余沐拍了拍何芸的小脑袋。

  日光渡到星期天,很好。这意味着一个星期又过过去了,期末很快来临了。

  其实余沐并不喜欢暑假,可是想着热烈的天气可以看见某个人的话她更希望期末临近。

  余沐写完作业,准备出去走走。

  听黄笪课间和别的同学聊天,他们放假经常去白桦街对面海英街拐角的网吧。

  林磊好像也去过。

  诚然余沐在这里生活了四年,却是三点一线,没有去过那些地方,连大超市和购物中心一年才去过两次。

  这个周末,仲静邀请了她出去玩。

  余沐觉得有理由可以途经那里看看。

  她在家里看着那件白色裙摆,脑子一直纠结到底要不要穿上。

  年少的思想总是狭小固执在一方小天地,不敢跃线。

  终于,一阵风吹来,余沐穿上了,但是在迈出门的那一刻还是蜕下了。

  平常样子走去。

  仲静家里也是阔气的大平层,院里种着云杉,有一个小型水池,里面有小而圆润的荷叶,有乌龟在里面爬着。

  树上挂着一个鸟笼,有只鹦鹉在里面。

  仲静坐在一个摇椅,在翠绿树木的树荫下,望着沐浴在阳光下蹲着看乌龟的余沐。

  ”余沐。”

  “嗯?”

  她看她的头发泛着太阳投射的泛光,很顺滑。

  “你过来,我帮你梳头。”

  “不用。”余沐摇头。

  “走。”仲静拉住余沐的手,跑向二楼。

  两人的拖鞋踏在红木地板楼梯上,有节奏的到了一间房屋。

  仲静把她带到房间,然后自己一下坐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你坐椅子上。”

  余沐拘谨的坐在房间的椅子上,仲静低着头翻着抽屉,然后拿出一个化妆包。

  “过来,我给你化妆。”

  “不。”

  “别拒绝我,余沐。”仲静拉着余沐的手腕,眉笔已经凑到余沐眼尾。

  “我先给你换套衣裳。”仲静打开自己的衣柜,从中拿了一条纯紫色的裙子。

  “你穿我看看。”

  余沐看着那一排好看的衣服,还有好些仲静在学校一次没穿过的衣服。

  仲静拍了下余沐的肩膀,然后又笑着扰了余沐的腰。

  “快些换了给爷看看,不要不识好歹,妞。”

  余沐低头不好意思缩了一下,才道。

  “好。”

  余沐背对着仲静换着,她有纤细的腰肢,瘦直的小腿。

  她很快就换好了。

  仲静看见她这个样子眼前一亮,把余沐拉着坐下,将她的头发扯开,道。

  “静静的,让我给你打扮。”

  余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的脖颈和锁骨都露来出来,裙子圆领带着小花边,很优雅也突显锁骨。

  她的头发由于扎久了有些蓬松,仲静拿着卷发棒帮她拉了下,紧接着仲静凑近余沐,给她脸上涂抹粉底液。

  眼尾挑了眼线,唇晕了樱红。

  抬眼望着镜子,仿佛眼里含水雾,有月烟。

  “好看。”仲静又把自己的一个白色毛茸茸边的包包给余沐斜挎着。

  “你自己看看。”

  余沐站在全身镜旁,也微微动容。

  “好了。”仲静把余沐的衣服包好给提着,然后拿指甲油给自己涂着脚趾,道。

  “你现在先回去吧,去看看想看见的人。”

  “我把衣服脱下还你吧。”余沐抿唇,道。

  “我给你的你就拿着,我还缺这一件吗?”仲静把林磊推出了家门。

  “林磊今天估计在海英街网吧。”仲静准备送余沐,关大门的时候道。

  余沐的步伐止住。

  麻雀忽然掠过天空,一只两只,落到最高处的树杈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