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六章 树叶六

我的书架

第六章 树叶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哟呵。”黄笪手里还碰着一碗刚刚从黑色书包里拿出来的热干面。

  外面有个插着兜的男生走了过来,给林磊递了早餐。

  黄笪看着林磊桌上的包子和抽屉里的热玉米,道。

  “最近那群女生又换花样了,又一直送早餐,零食巧克力送腻了?”

  林磊抽屉从来不缺的,除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外班朋友给他送过来,他自己和兄弟去小卖部买,还有不知道哪些匿名女生偷偷塞的各种零食。

  黄笪每次是第一个撕开零食袋的那个。

  林磊只要是别人塞的从来不动。

  刘泽俞有次咬着面包问他为啥。

  他淡淡的,眉眼锐利。

  “我不缺,所以不稀罕。”

  余沐回想起来,那时候说这话的林磊依然是带着一股悠然,那时候阳光仿佛没有温度,只要色调浅浅在他眼皮上渡了光,他的睫毛也变得细细的。

  黄笪此时咬了一口热油弥漫,豆芽和花生夹杂在面里的面条,然后鼓着嘴巴开口。

  “这包子和玉米谁吃啊,今天我就不该买早餐噢!”

  黄子期在前面整理头发,听到这个话把手上的杂志一合,转过身就把那包子拿了过来。

  她仰着头,秀气的下巴上扬道。

  “不要白不用,我要。”

  黄子期拿起小签子吃了一个,而后看了下身旁的余沐。

  ”你吃一个。”

  余沐摇摇头。

  黄子期直接把包子给她,自己把那个玉米拿过来吃。

  余沐没有动静。

  黄子期看着杂志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余沐,声音紧促道。

  “你傻啊,快点吃,不要浪费。”

  余沐这才把一个缓缓放进嘴里,小口咬着。

  到了上课,课代表把作业本发下来,林磊桌上刚好落了余沐的练习册。

  林磊看着余沐的背影,自己的脚踩着桌下的杠,然后才冷冷开口。

  “余沐。”

  余沐刚刚趁着物理老师还没教课的几分钟默背了一篇英语课文。

  昨天晚上写完作业后已经很晚了,她匆匆看两眼久睡了,还是昨天夜自习背了大概。

  余沐的眉眼由内心而发柔和些许,她的课文默背的通畅。

  她静静转过头,嘴角还带着一抹淡笑,垂眸缓缓抬眼注视林磊,眼底漫着温和。

  她的眸望着,就看见林磊眉头有些微蹙的看着她。

  余沐的眉眼眨了一下,眉宇之间也转化成了微蹙。

  她的手指接触到了练习册便转身了。

  他是讨厌她吗?

  余沐想,他蹙眉看她。

  虽然本来两人也没有过多的交集,可是本来就没有过多的交集:为什么,表情不好的只单单刚才对着她。

  余沐又回想了下两人刚刚瞬间,想到林磊蹙眉审视她的模样;余沐又变得如同雨后在湿地小路里印到土里的黄色树叶,蔫而觉得态度的恶意感觉周围环境不好,心沉着。

  课间时分,余沐握着笔写作业 ,组里的人都去小卖部或是上厕所去了。

  蓦然,一阵细小谈话落入了余沐耳边。

  “向上以前被欺负过?”

  “啊,是啊。”

  “那你刚刚不是说昨天晚上夜自习下课有人直接拿书把他逼在角落里打他,和以前的人是同一个吗?”

  “我哪里知道?反正我就知道他被打了,你知道他以前咋被欺负的吗?”

  “嗯?”

  “我听向上初中同学说,他从初二开始就一直被班里的几个人欺负,不让住寝室。晚上查房后让他去男厕所睡,后来还是一个值班的老师发现的呢。”

  余沐觉得大脑一片懵,她下意识寻找向上的身影。

  他的位置他不在,还好,余沐想他还好没有听到。

  她莫名的堵的慌,握着笔的手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她站起身来往班门口走。

  余沐走到面对白杨林那一侧的栏板,手臂搁着。她细细感受着风的吹拂,内心隐隐触动。

  深沉的,藏匿的某些记忆触动了,喉咙里仿佛咽下石头一样酸涩。

  一滴泪从她的脸颊滴落。

  一点儿也减不掉内心的难受和喉咙的不适。

  慢慢的,余沐沉静起来,重新回到班级里。

  她不知道现在她的眼眶红了没有。

  在大街小巷的道路里哭过很多次,反正无人在意。

  上数学课的时候,余沐看了眼向上的背影,他穿着灰色衬衫。

  余沐心想,要好好的,以后展开翅膀,冲破班级的玻璃落入新的岛屿吧。

  蔚蓝你曾看见,没有在意,它却是在的,只是要很久才能奔赴追寻。

  清晨,早自习背着课本。

  林磊他们迟到,林疏见了斥责他们几句。

  林磊回到座位,拉了椅子坐下,看了下抽屉,把早餐扔给前桌的黄子期和余沐。

  黄子期桌上是两个包子,在余沐英语书上放着的是一包煎饺。

  前几天黄子期从林磊桌上拿了两次早餐,今天林磊直接惯性给她们。

  余沐拧着笔,她每次吃的时候,虽然食物香软,油的爆香在她舌尖饶痒痒,但是她还是不大好意思。

  好像是在监视下一样,但余沐还是小口的吃着。

  今天语文课小组转过来讨论的时候,余沐抬眼看见的又是林磊那张脸。

  他冷脸蹙眉的时候恍若冰雪和剑锋交融擦拭,凉意扑面如来。

  余沐低着头捧书,黄子期笑嘻嘻的也翻着资料。

  当然小组讨论除了讨论学习就是聊天。

  “黄子期你找到没?第一题。”

  “没,课后二三题我找到了。”

  余沐点点黄子期,在资料这边划线给她看。

  黄子期看了一眼,然后把书拿起来给大家看。“你看人家多聪明,就找到了。”

  “哎呦,人家前几名和我们能比?”刘泽俞转着笔。

  “哎,二黄你看看人家多文静,你看看你,这就是差距。天天搞校园欺凌我。”

  黄笪折个小纸条扔向黄子期,贱兮兮的笑。

  “谁欺负你了。”黄子期嘟起嘴,

  “再说我初中成绩也不错啊。”

  黄子期看向余沐,问。

  “余沐,你初中哪里的?”

  “第五中学。”余沐说目光不自觉着看向林磊,他也抬头看来。

  两双眼睛对视,清明澄澈。一双微倦,带着傲气,一双微垂,锁着话语。

  “磊哥,你们初中是一个诶!”黄笪说。

  “我……”余沐心里在说,初二那年我见过他。

  “是,她在五班。”林磊说。

  “你……怎么知道?”余沐猛的握住笔,疑惑的问。

  “那个班就你一个学习排年纪,我们英语老师同一个。”林磊似不在意的说。

  “哟呵。”黄笪挑眉,吹了口哨。

  “看看,人家那时候都是学霸了。”

  当时五班是差班,原来林磊当时在英语老师带的另一个班。

  十三班。

  林磊背靠在后桌,微仰着头,眼睛微睨。挺拔的刚刚好的鼻梁和脸庞被阳光渡了一部分。

  “磊哥,以前第五中学华云路有人闹事哈,你知道吗?”后面组的有人扭过头和林磊说话。

  林磊眼睛微微移动了下,窄小的脸仰着头,声音也有磁性。

  “这么敢啊?”

  “收拾他们!”黄笪拿着两个笔比划。

  余沐没有继续听,还在回荡林磊刚才的话,仿佛被雷劈了一道,心神不宁中。

  他是记得,还是不记得。

  初二那年,他们第一次遇见。

  是那年的分班考试。

  可是他记不记得,高一他们第一次碰面。

  那时候是烈阳,记忆里没有风景的柔和分散她的注意力,只有强光。

  人总是很奇怪的,希望他能记得一些事,又希望他忘掉一些事。

  迟疑的,期望的,在心底盘当。

  晚上夜路的时候,余沐有时候和方因彤一起走,走到巷口就分开。

  夜自习下课的时候,余沐收拾着书包,黄子期和班里和她玩的好几个一般很晚才走。今天方因彤请假了,余沐一个人收拾好就准备走。

  出了校门,走到店铺外面的时候,余沐遇到了仲静。

  她穿着黑色长裤,正在路边弯腰用湿巾擦了下鞋。

  “余沐。”她叫了一声余沐。

  余沐点头。

  两人同一天值日,算是班里和她有联系的人。

  ”你家在那边吧?”仲静指了下余沐巷子的方向。

  余沐点了下头。

  “不远。”她站起来,然后道。

  “和我一起逛一下商品店吧。”

  “好。”余沐踏出步和她一起进了买小物品的店。

  店里装扮很温馨,灯光闪着发亮。里面有皮筋指甲油明信片和生日礼物的物件,还有耳机巧克力。

  氛围都是暖烘烘的,余沐没有一次进过这里。

  仲静转了几圈,然后拿起来一个会发光的毛绒玩具。

  “走。”余沐看着仲静拿出好看的钱包付了钱然后出来了。

  仲静接着在路边挤满的小摊买了个肉夹馍,她看着余沐。

  “我请你吧。”

  余沐摇头 ,道。

  “谢谢,不用。”

  仲静看了眼余沐,然后接过小摊阿姨递过来的肉夹馍。

  “这么文静,怪不得有男生喜欢你?”

  余沐的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起来,轻声开口。

  “谁啊?”

  “咳,”仲静拍了拍余沐的肩膀,道。

  “外班的,反正长的丑,不用在意。”

  余沐也平静了,她只在意的是反正没有打扰到自己。

  最近余沐看着校门口一些混混模样的人,总是联想到弟弟林枫。

  他是桀骜且狂的,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和别人产生矛盾。

  这么担忧着,终于事情还是找上门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