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是我的暖色调 > 第五章 树叶五

我的书架

第五章 树叶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雨下着,从树叶的叶子上滑落,把蒙尘的叶子推成新绿。

  你说这雨为什么密密麻麻的呢?你说雨为什么下的容易牵扯住人的愁丝呢?

  余沐走到厨房,印花瓷盆里有几只螃蟹。晚上可以尝。

  回到房间,余沐低着头,摸上了灰扑扑的镜子照了一下自己。

  平淡的脸庞,天光从窗户照进来,她的一边脸蛋泛着白光。

  过了几天,阳光大亮。

  夏天的热让人午休后湿漉漉的眼睛抬起,鬓间的发从发根汗湿。

  余沐在班里收着组里的练习册准备交作业。

  她把自己组里人的作业折好放在一起,看向林磊的课桌。

  书本摆放的很乱,今天课时的练习册写了两道大题。

  还有三道选择题还没有写。

  余沐弯腰,手指握着笔,在练习册上将那几个空填好。

  林磊一行人从班级门口进来。

  余沐才抬起头,就对上了林磊的眸。

  内心随即弥漫出慌张,清瘦的手指把他的练习册拿好和其他人的放一起去交。

  上课时候又是小组讨论,讨论几下后他们便开始聊天。

  聊哪里的景色,食物。

  “顺东花园?”林磊附和。

  “我小时候一直在那里住。”

  其他人笑嘻嘻的,余沐看着林磊的手指敲在桌子上。

  “寒假有时候去小区旁边沙滩公园散步。”刘泽俞眼镜下的睫毛很长。

  “和朋友出去玩我每次都去那边买一个红薯啃哦。”

  “别说了。”黄子期笑着张望,然后扬头看着林磊。

  “林磊啊,有次我看见你冬天还跑哪放风筝,那天我冷的往腿上贴了两个暖宝宝你居然放风筝。”

  林磊笑一下,望向别处。

  老师敲敲桌子,所有话语停下。

  夜晚走在巷子里,穿过路边的商铺,余沐看着昏黄的灯光和孤零零无人的道路。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林磊。

  如果是夏天,他会穿着蓝色衬衫放风筝吗?

  他如果在沙滩公园,风一定会把他的衣服吹的鼓起来吧?

  是嘛?可能是的。

  下午早到了学校,余沐对着校园里的图书室,一个人想去看看。

  在挑选书的过程中,余沐从书架的缝隙里看见了一个女生。

  午后特有的细碎温和的光照在她的侧边,她干练且柔顺的短发在别耳后。

  她的脸庞很平淡,认真看着书。

  静的仿佛一幅画。

  倏然,她合上手上的书,去了管理员那边登记。

  余沐顿了下,挑选好书都特地看了一眼借书登记表。

  那个女生的名字,叫尹梦,梦幻的梦。

  她借的是《沈从文文集》,徐志摩点评过,沈从文的一篇散文集市。

  他说,沈从文的笔真像是梦里的一只小艇,在波纹瘦鳒鳒的梦河里呈荡着,处处有着落,却又处处不留痕迹。

  喜欢这样文字的人,也会同她一样看青雨似窥远山青黛,望墨云似万兵压来吗?

  那晴空万里的辽阔蔚蓝是梦幻一样的景色。

  星期天,余沐在家里写了一半作业。

  姨妈回来炒菜,炒了蒜苗鸡蛋炒饭,又炒了芹菜炒肉,让她去买酱油。

  太阳光很耀眼,路边的狗踩在水泥路上。

  店铺离的不远,余沐拿着十块钱很快走了出来。

  她穿着简单的白色背心,裸露出细长的手臂和瘦削的锁骨。

  余沐的腿也很细,穿着质量不太好的五分裤,小腿肚的肉很紧致,穿着拖鞋。

  如果是放假,她一般就如此随意。

  她的衣服屈指可数,经常看着那两件淡蓝色上衣和浅绿色衬衫,思考穿哪一件。

  最后得出了结论,还是校服最好看。

  她刚刚买好酱油,手里握着瓶身,一撇头就看见了林磊。

  林磊握着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撇头刚好对上余沐的视线。

  两人互相入了眼眶。

  余沐瞬间有些窘迫,她这洗的发白的白色背心看起来是不是很不好看。

  而落在林磊眼里的景象,则是余沐瘦而细的身体。

  匆匆别过,余沐回家炒菜任由油烟熏的脸颊淌汗,头脑却清明的想着这个事情。

  弟弟妹妹在吃饭的时候,何宁不小心把桌上的菜油滴到练习册上了。

  他立刻哭了鼻子,闹别扭。

  “明天老师肯定说我,我不上学了。”

  “不就是滴了油吗?!”姨妈刘慧握着筷子,瞪着他。

  “这么大一滩。”何宁指着自己作业本上的油污,眼泪多掉了几滴。

  余沐吃了几口菜,淡淡抿了一口粥。然后弯腰安慰何宁,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他的小脸还是肉乎乎的,眼部都红肿了。

  “宁宁别哭了。”余沐走进房间把自己的黑色书包然后拿出一叠便利贴贴在了油污的地方,然后把那边的解题过程写在便利贴上。

  “你看这样。”余沐把便利贴贴好,声音清淡。

  “好不好,老师可以看到你写的东西,不会说你的。”

  何芸默默吃饭,什么也没说。

  何宁看着余沐在作业本的便利贴,才宽慰了一点点。

  等弟弟妹妹睡了,余沐也洗完碗了,把各科作业写写泡脚洗脸后才上了床。

  把繁琐的事情干完,她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困意了。

  第二日天色渐明,六点钟余沐就起床了。

  她洗漱完后做了早饭只吃了几口就去上学了。

  肚子一般到第二节课都有些饿的不行。

  余沐握着笔,一般到了最后一节课就完全没了感觉。

  太阳的光撒进了班级,就这色调也让余沐感觉到稍许暖意。

  大课间同学们嬉闹放松,快到了上课黄笪就被时横还有几个男生扶了进来。

  引人注目。

  “老子真倒霉,妈的居然下楼梯居然翻了个底朝天!”

  他一坐下骂骂咧咧,急需求安慰。

  “活该!”黄子期哼了一声,眼里嘲笑的看着他。

  “我靠你看我头上这个包哦,脚也扭了!”黄笪摸着自己的额头,丧气。

  “咋回事?”刘泽俞转着笔,凑过来问。

  “就是那个。”黄笪看了一眼林磊,吞吞吐吐。

  林磊也脸上带笑看着他。

  后面有个男生直接开口道。

  “刚才黄笪发现不知道谁给磊哥的情书,他和高雄抢着看,在楼梯那边追打才摔的。”

  这时候林磊收起来了笑,脸庞小而窄,线条精致,皮肤细腻。

  最浓的是眉间那股少年锐气,连添眼睫都密了了几分。

  “你们真是搞笑。”黄子期转头无语,然后看着自己指甲上的镶钻,道。

  “林磊在咱们学校那么有名,咱们学校网上论坛都有他百条评论的转发贴,一个情书算屁哦,你还抢。”

  林磊对这些事情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高雄嘀咕了一句。

  “还是磊哥牛,不说话也有气场。”

  刘泽俞听了笑着,然后补着作业。

  第三节下课的时候,宋明义和几个人走进他们班。

  余沐她们是七班,这些人是五班的。

  宋明义的下巴很尖,有几分秀气,挺鼻。长相气质拽酷。

  他走了进来,拿了瓶饮料放在林磊桌上。

  “林磊,咱们中午去沙滩酒店吃饭哈。”

  “你啊,怎么不请我?”

  刘泽俞似是委屈,问。

  宋明义斜看着刘泽俞,道。

  “星期天咱们吃饭哈 。”

  “明白。”刘泽俞摇晃了下脑袋,点头。

  余沐在桌位上默默写作业,他们一行人总是聚集,有个圈子。

  一个孤单的人,对于这种圈子只会远远看着,把事物看入眼底。

  中午放学的时候,太阳很热,黑色书包的肩带染了许多热气。

  余沐低着缓缓走着。

  走到门口的时候,余沐抬眼就看见宋明义仰着头,几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生对着林磊笑着聊天。

  “磊哥磊哥。”

  这一片的小混混一般会躲开林磊,余沐听说他初中的时候和别人打架十分发狠。

  男生的群架里,他一个人就可以和三个人抗。

  余沐有次从仲静那里看过一张林磊初中时候的证件照片。

  脸庞比现在稚嫩,头发还是那么黑,五官还是极浓的刺人眼眶。

  人群喧闹,三人两人的一起走着。

  余沐瞥了眼街道,回家了。

  翌日早上余沐起的晚了,头脑有些发懵。

  她走到煤炉边用铝锅正熬着粥,把昨天晚上的菜热了下。

  余沐感觉很多时间在水染上菜,整理东西中度过,她看了下墙上的钟表,背了书包叫了正在熟睡的弟弟妹妹就急忙上学。

  早上的时候头脑是最清醒的,但余沐今天感觉到有些昏沉,可能是昨天晚睡和最近压力的关系。

  因为晚上回家还要做饭,吃完饭偶尔看一下电视然后清碗。

  两天扫地,如果姨妈第二天要运的货在院子里,她还要往拉东西的板车上的水果蔬菜浇水。

  十点左右姨爹下班她便走进夜色去开门。

  一件事,下一件事默念着。

  做作业的时候思考先是物理还是放松的抄题。

  余沐把要交的作业先交好,然后闭上了眼睛。

  眼睛干涩,稍稍觉得有些喘息了下。

  约摸过了会,班里人基本来齐了。

  黄子期坐在位置上,把余沐的作业拿过来抄了下。

  林磊他们应该也是来了,林磊哥坐到座位后,把书放进抽屉就拿出了一个透明塑料袋装着的包子。

  五六个小包子散发着香软,带着油腻的肉沫的味道。

  余沐感觉胃更饿的难受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