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度转世与银龙公主踏上旅程 > 第二十五章:为时已晚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为时已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百人!”德克感到无比的震惊,随之而来的是后怕,要是没有联系自己的师傅独自一人前去援救,那无疑是去送死!

  德克愣住了随着爵士的目光一同看向远处的慕斯之森,德克是万万没想到像那么厉害的劫匪居然还有三百人,而且能统领三百名实力强大的劫匪们其首领实力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强大!

  德克看着爵士说不任何话,他担心泽法他们会遇到危险,同样的,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师傅陷入这么危险的事件当中,爵士多么机灵,一眼就看出了德克的小心思,用拿毛糙的右手轻抚着德克的头,温柔的说道“师傅看起来像是那么弱小的人吗?区区三百名匪徒,交给师傅就好了,不过师傅有个要求,那个劫匪头目必须由你来亲自击败”

  “由……我?”德克疑惑的看着爵士,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师傅会让自己去和劫匪头目战斗,但德克还是选择相信爵士于是同意的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走吧,你的朋友们说不定正处在危险之中”德克缓缓的说道一把将德克抱起,使用飞翔魔法朝着慕斯之森的方向飞去。

  德克是第一次体验飞翔的感觉,飞在天空中有着仿佛能将世界万物收入眼中的感觉,迎面而来的微风是多么令人舒爽,这也是因为爵士有在控制飞行的速度,从而使得德克在空中不会那么难受,但现在德克根本没有心情去享受这场飞行的乐趣。

  飞行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的功夫便进入到了慕斯之森的上空,在空中能很清楚的看到地上所发生的一切,虽说是三百名劫匪,但现在从空中看去起码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已经分散开来,只有几十个人聚集在距离湖泊不远处的地方搭建了住处。

  “看起来和野蛮人没什么区别,哼……”爵士不屑的看着聚在一起的劫匪们,那些劫匪无一不是身穿魔兽的皮毛,佩戴落伍的铁质装备,看起来和原始人可真没什么区别,唯一令人诧异的是他们每人都有着强悍的实力。

  篝火在燃烧着,三四名看着二十来岁的女人围在篝火周围跳着舞蹈,每个人都是赤luo着身子,身上有着很显眼的殴打痕迹,一块青一块紫,看他们跳舞的姿态估计连站着都已经是全力了。

  在篝火的正对面有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坐在一把骨制的椅子上,他的身旁有着两名女人用着芭扇(一种树的叶子,可以用来扇风)在两旁为他扇风,那身肌肉看起来如铜墙铁壁一般坚不可摧,仅仅是看着都令人胆寒三分。

  “泽法他们人呢?”德克一心只想找到泽法他们,但四周环视了一遍却没看到任何泽法他们的身影。

  擦……咔……擦……咔,一阵铁链拖在地上的声音传入德克耳中,德克随着声音看去,有两名男人带着一副铁手铐与脚铐从一所破旧的草房中被带出,他们身上已经血肉模糊,鲜红的血不断滴落,他们每走一步那血管就好似崩裂开来,鲜红的血如同泉水喷涌而出。

  “扎……涅……泽……法!?”德克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人,即使他们脸上被灼烧成腐烂的模样,就连头发也掉的所剩无几,德克也能依稀分辨出他们就是扎涅与泽法!

  “……”爵士看了看德克再向扎涅与泽法看去,爵士没有说任何话带着德克从空中缓缓落地至扎涅于泽法面前。

  “什么人!”当爵士降落时一名劫匪迅速反应过来并且吹响口哨将周围的劫匪们召集在一起将爵士与德克围住。

  “不要慌张”劫匪首领从座椅上站起饶有兴趣的看着德克与爵士。

  劫匪首领指着爵士随后行了个礼说道“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大公~”

  “哦?你认识我?”爵士对眼前的这名劫匪首领可是毫无印象,好奇他是如何知道自己的【爵位】的。

  头目首领朝一名劫匪比了个手势,随后这名劫匪立刻提了把座椅来到爵士面前,随后头目首领说道“请坐”

  爵士看了看座椅后再看向头目首领随后说道“不用,我今天不是过来闲谈的”

  “哦?那我这可有什么宝贝让大公您心动了?”头目首领随意的说着用手摸了自己的座椅一圈。

  爵士推了德克一把随后说道“今天过来向你讨几个人”

  德克明白爵士的意思,看着眼前的头目首领不禁产生了胆怯的情绪,这是他跟了爵士以来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抬起头看着头目首领缓缓说道“四个人,就是今天,三男一女,其中有一个小胖子”

  “噢噢噢……没关系啊,大公的面子必须得给,不过……你说的这几个人……呵呵,你旁边就有两个”头目首领的语气看似很平淡,但还是能听出有一种激动的情绪被他压抑着。

   boom嘣……!德克身上爆发血红的气息,双眼变得血红,从左眼处一滴血红的液体滑落,那是——血!

  当德克爆发杀意的一瞬间一群劫匪再次将他们紧紧包围,爵士这时一只手搭在德克的肩上,用很平缓的语气说道“还不到时候”,这时德克身上散发的血红之气突然消失,双眼也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但他的杀意却丝毫未减……

  “抱歉……”德克向爵士道歉后来到扎涅与泽法的面前,他们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已经没有任何的思考,即使德克正处在他们的眼前,他们也丝毫没有反应。

  德克小心翼翼的将手放在扎涅的脸上,啪嗒……扎涅的脸如同一块烂泥似的掉落在地,在他脸上的腐烂处还能清晰的看到他的头骨——

  “哎呀……哎呀,真是抱歉啊,这两人太能反抗了,只能动用点小手段”头目首领向德克表示歉意,但德克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他丝毫没有歉意可言。

  德克咬紧了嘴唇,正在拼命压制自己愤怒的情绪,随后缓缓说道“那另外两个人呢?一个有点胖胖的男孩和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