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遇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斯之森内——

  泽法他们所接到的悬赏令是危险系数五星(最高十星)的中高危险性任务【讨伐诱拐儿童的魔兽比目兽】,这是一只比较特别的魔兽,全身为淡紫色,模样好似食梦貘一般,但全身附着着散发特殊气味的粘液,这种粘液带有吸引性,但效果不强只能做到吸引十二三岁以下的儿童,但其危害性太高,因此当地联合公会发布对比目兽的讨伐!

  在与德克汇合后泽法决定好了他们行走的阵容,扎涅与德克在前排左右两侧,泽法与鲁拉在后排两侧,艾比则是被他们围在中间,毕竟艾比是最为重要的存在必须要保护好。

  泽法他们能接这个任务就表示他们有所准备,泽法让艾比从她身上提着的口袋中取出一个装有小虫子的玻璃瓶,这是一种名叫【幼婴虫】的虫类,体型跟个大拇指大小一般,有着人类的嗅觉与听觉,并且具有一定的智力,虽然大部分时候它们都是被作为食材,但也有小部分地方用的到它们,就像现在,泽法将幼婴虫取出交给了扎涅。

  扎涅将幼婴虫放在手中,幼婴虫在扎涅手中蠕动着朝着某一个方向移动,很明显它被比目兽的气味所吸引。

  “我们走”扎涅说到便带着幼婴虫走到了前方。

  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一路上意外的平静,不但连凶猛的魔兽没有遇到不说,就连比较低级点的小型魔兽也没遇到。

  “很奇怪,为什么这附近一只魔兽也没有?”泽法很灵敏的察觉到了奇怪之处,停了下来对大伙说到。

  “没有魔兽不好吗?省了战斗的时间,快点解决比目兽赶紧回去吧,我从刚才开始就闻到一股恶臭,太难受了”扎涅没有泽法那么细心,他只把重心放在了讨伐比目兽身上。

  “嗯……”泽法点头回到,但心中依旧感到非常不安。

  在幼婴虫的带领下又过了约五分钟,德克他们来到一片空旷的地方,眼前有一处灌木丛,幼婴虫在朝着灌木丛疯狂蠕动,没几秒的时间便身体硬直,死了。

  “发生什么了?”扎涅看着手中死去的幼婴虫感到非常的奇怪。

  “小心……有点不对劲”德克说到向大伙比了个手势提醒进入战斗状态。

  飒飒飒……一阵阵风吹过,风中夹杂着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艾比感到一阵恶心干呕了两下,不一会儿灌木丛有了一丝反应,貌似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德克他们赶紧摆好战斗姿势警戒的看着眼前的灌木丛。

  不一会儿一只淡紫色的生物从灌木丛中缓缓的走了出来,它身上的粘液跟随它的步伐掉落一地,它的后肢有一肢已经被砍掉,在伤口处不断流出黑色的血液,血液散发着腐烂的气味,并且它全身上下都有着严重的创伤,最为严重的还是头部,已经都半块头部被砸的血肉模糊,就连大脑也清晰可见,这都还能活着也是奇迹。

  “呕……呕”艾比终于忍不住坐在地上将早上吃的食物吐了出来。

  “这……这到底什么情况”扎涅额头留下一滴冷汗,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生物,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们所寻找的比目兽。

  “噗……噗……”比目兽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声音非常低沉,不一会儿便倒在了地上,死去了。

  “啊啊啊,真是烦死了,头子非要吃这玩意的肉,还非要我们几个来抓,话说这玩意能吃么?”从灌木丛传来一阵粗犷的声音,随后灌木丛中走出约五六个人,他们穿着野兽的皮毛,有着结实的肌肉与高大的体型,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把长达一米的铁剑。

  这群人看到德克他们先是一愣,随后一人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想到还会有人进来啊,无所谓了,反正我们只是过来抓猪的”

  随后他们围在比目兽身旁将比目兽装进他们带着的麻布袋,随后对德克他们说道“这可不是你们小朋友改待的地方,赶紧滚”,说罢他们便起身准备离开。

  “喂!你们什么意思!那只比目兽是我们要的,请你把它留下!”扎涅朝着这群人喊到。

  “别……别说话”泽法连忙拉着扎涅将他的嘴捂住,他明白对面这几人就是霸占慕斯之森的劫匪们,既然他们没想要对我们出手的想法,那也没必要节外生枝,赶紧走的要紧。

  但泽法还是晚了一步,劫匪们听到扎涅的话后转头看着扎涅他们,头上青筋暴起满脸不悦的着德克他们,仿佛在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

  “刚才那句话谁说的?”其中一名劫匪怒气冲天的说到。

  德克他们没有说话,这名劫匪见他们没有反应于是继续说道“别不识好歹,只要说出刚刚那句话谁说的,我就放过除他之外的人,不然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哼!就凭你?我说的!怎么着?”扎涅狂傲的说到,完全不畏惧眼前的几个劫匪,在扎涅看来他们就是二流子,想打败他们完全不在话下。

  但扎涅错了,在场的人里面德克和泽法已经看出了对面的实力,最为清楚的还是德克,他深知对面实力非常强大,虽然看穿着和一般杂兵一样,但他们都是久经战场的老手!

  “很好,现在开始你们就别想离开了”劫匪们将手中的比目兽丢在了一旁将腰间的铁剑拔出,一人在前,二人居中,三人在后摆出战斗姿态,他们完全没有轻视眼前的这几名年轻人,即使对手再弱小,也要全力以赴,这便是久经战场的老兵才有的素质,而不是像扎涅一样轻视对手。

  “快……准备战斗”泽法慌忙的喊到,扎涅却毫不在意,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有扎涅在队伍阵型之外。

  “啧……关键时刻还不听指挥”泽法对扎涅的行为感到非常气愤。

  “先别管他了,你认为正面对打的胜率能有多少?”德克在泽法身旁问到。

  “呵,你应该问我们能成功逃跑的概率有多少”泽法虽然看起来非常平静,但心里却已乱成一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