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赤色荆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斐里克半跪着将左手手心划破出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不断从手心流出,斐里克将左手掌心与地面贴合嘴里快速念出咒文,一瞬间破裂的地面散发出耀眼的红光,在德克周围形成许多小型魔法阵,每个魔法阵中都延伸出四至五根赤红色的荆棘,德克想要躲离却发现早已被荆棘紧紧包围,下一瞬间赤色荆棘将德克的双手双脚与脖颈紧紧困住,荆棘划破德克的皮肤贪婪的吸食着德克的血液,斐里克通过赤色荆棘传递的德克血液身体逐渐恢复,被吸食大量血液后的德克逐渐意识模糊,宵月从德克手中滑落,荆棘的刺插入德克体内随后朝不同方向发力,就如五马分尸般斐里克想使用赤色荆棘将德克分尸!

  远处的谢尔菲与莉娅一直观看着战斗的全过程,谢尔菲认为德克能胜过斐里克却没想到会被反咬一口,眼看德克即将被斐里克杀死谢尔菲也无法坐视不管回头看向莉娅与莉娅对视一秒不到莉娅便明白谢尔菲的意思,随之谢尔菲与莉娅展开双翅全速朝斐里克飞去,谢尔菲虽然与德克是第一天相识,但他与‘爵士’可是旧友,光凭德克与‘爵士’的关系就足以使谢尔菲出手相救。

  斐里克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绞杀德克身上,没有注意到从身后袭来的谢尔菲与莉娅,谢尔菲召唤出噬血迅速将缠绕住德克的荆棘斩断,德克由于失血过多直接趴倒在地沉重的喘着粗气,同一时间莉娅从斐里克身后一脚袭来速度之快以至于斐里克完全没反应来就被一脚踹入地里,莉娅仅凭一只右脚踩住斐里克的头部,斐里克由于与德克战斗消耗了大量体力即使想要反抗也是力不从心,只能任由莉娅踩在脚下。德克缓了老半天才些许恢复,抱怨的说到“农林凉皮(索尔加大陆通用的一种脏话相当于艹尼玛),你们早点上还有这么多事嘛,非要等我被打残才上!”,谢尔菲尴尬的笑了笑,把德克从地上搀扶起来说道“我这不是以为你打的过嘛,谁知道你这么菜”“啊?菜?什么菜?”,谢尔菲噗嗤笑出声接着解释道“就是说你实力太垃圾了”,德克火气一下上来用头重重的顶了谢尔菲胸口一下气愤的说道“还不是他来阴的,不然我早赢了,还有你说话的份?”,谢尔菲呵呵的轻笑了两声没有与德克再继续争论下去,谢尔菲从储物空间拿出一瓶装着墨绿色液体的小方瓶递到德克面前,德克盯着这瓶墨绿的液体又看了看谢尔菲缓缓的说到“你…你想毒死我起码换个没有颜色的吧…这是个人都看得出有毒…”,谢尔菲咂了一下舌便把小方瓶边往口袋里塞边对德克说到“好心当成驴肝肺,这可是非常罕见的【翠愈心】,就你这见识估计听都没听过,这可是个稀罕物你爱要不要”,德克心头一惊,怀疑自己听错了故向谢尔菲重新询问这个墨绿色液体的名字,谢尔菲再次对德克重复了一遍“【翠愈心】,稀罕物呢”,翠愈心!?,对于这个名字德克也只是从诺德兰国库的一本书籍中见过,这是生长在亚斯冰原的一种名为‘翠愈树’的树汁所提炼出来的治愈药剂,传闻只要没死亡即使再重的伤也能治愈,而且一颗翠愈树只能提炼出一小瓶翠愈心,这可是极其珍贵的物品,德克是万万没想到谢尔菲会给他这么珍贵的药剂来治疗他。

  德克沉默了一会儿说到“这点伤用不着这么宝贵的药剂”,“这点伤?你可看看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谢尔菲的语气十分严肃,德克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被荆棘所扎破的伤口开始流出黑色的恶臭液体,身体逐渐开始腐烂但却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但马上德克就感受到眼前视线开始模糊,就连想开口都无法出声,谢尔菲叹了口气将翠愈心灌入德克口中,不一会儿的时间德克身上的伤口散发出浅绿的光芒,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德克咳了几下一大滩黑血从嘴里喷涌出,紧接着德克双手撑地呕吐数次把剩下的毒血从嘴里吐出。“农林凉皮!居然还想毒死我”,谢尔菲拍了拍德克后背帮助舒缓,随后看向斐里克说到“他不仅想把你分尸还想让你尸骨无存,想不到居然还有这种术式……”。

  德克聚集体内的魔力帮助舒缓身体,用了约一分钟的时间德克的身体状况已经明显好转许多,已经可以站起走路。德克一瘸一拐的来到被莉娅踩在脚下的斐里克身边狠狠的踢了斐里克腰部一脚,觉得咽不下这口气随后重新拾起掉在一旁的宵月准备了解斐里克。正当德克准备出手时被谢尔菲阻止了,德克疑惑的问到“你难道想留他一命?”,谢尔菲点了点头随后解释道“他与一般血族不同……他仿佛是被刻意创造出来的存在……先等等,我有话要问他”“被刻意创造出来的!?”,德克对谢尔菲的话大为一惊,创造生命,这可是禁术!而且就算有着这禁忌的术式但运行起来可谓是难于上天,根据德克的情报整个索尔加大陆只有一人有着创造生命的能力,那就是被称为暴君‘离殇’的伪神族,初次之外再无有人有着创造生命的能力!

  德克起先是有一丝怀疑谢尔菲,认为谢尔菲说的话就是无稽之谈,但一番思考后德克认为谢尔菲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谢尔菲本身实力深不可测而且某种意义上还要称他一声师叔,更重要的是谢尔菲为了救他使用了极为珍贵的翠愈心!光凭这点谢尔菲在德克眼里就是重要的救命恩人!

  德克叹了口气随后一瘸一拐的走到一个比较平坦的地上坐了下去,朝谢尔菲说到“随便你,还有……谢谢”,最后一句的‘谢谢’德克说的非常小声但谢尔菲依旧还是听到了,谢尔菲脸上不禁的露出一丝微笑。德克从小就不善于表达言辞,在德克目前的人生里这一声谢谢是用手都能数得过来,虽然是可有可无的事,但谢尔菲与德克两人的羁绊因此加深了些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