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解救贵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完必加的一番话后谢尔菲一惊,谢尔菲曾听说过有关于【永劫黑夜】的传闻,但根据他的情报纯种的原初血族已经不复存在,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谢尔菲还想再问些什么但必加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咽下最后一口气离世了,谢尔菲心有不甘脱口而出“可恶…这场战争不是一般的种族之争,是我大意了”,谢尔菲对自己大意感到气愤,双手紧紧的捏着无法平息自己的情绪,莉娅从谢尔菲身后抱住谢尔菲,温柔的说到“这不是修尔的错,就算我们没有介入,这场战争发生也是注定的事,不要自责”边说边抚摸谢尔菲的头,像是母亲在安慰孩子般的安抚着谢尔菲,谢尔菲的心绪也由此平静些许,莉娅接着说到“不论发生什么,这一世我都会陪伴在你身边”,谢尔菲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微笑,为身边有莉娅的陪伴而感到无比温暖,谢尔菲舒缓了心绪后说道“让你担心了,我们先去寻找二楼的道路吧”,莉娅松开抱着谢尔菲的手,回道“好,一起去”,“嗯,一起去”,随后谢尔菲与莉娅便一同在大厅内寻找二楼的通道,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找到了通往二楼的道路,前往二楼发现一群贵族们正缩在角落,地上躺着一名青年,身边还有一名年纪稍大的贵族正在旁边哭泣时不时呼喊着他的名字“休克…休克…你醒醒…你千万不能有事”这或许是仅存的些许父爱吧,看到这景象谢尔菲大致猜测到这里所发生的事,与莉娅一同走到休克身边察看了休克的伤势,“他没事,只是受了点伤,不会伤及性命”谢尔菲在休克身边平静的说到,对谢尔菲与莉娅的到来在场的所有贵族都大为一惊,他们心里都有一个疑惑‘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对他们而言这里有着众多血族看守,想进来可谓非常困难更何况仅仅两人,他们对眼前所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可置信。

  休克的父亲没有过多怀疑谢尔菲他们,而是连连点头致谢,知道自己儿子没有大碍后心绪平复了许多,贵族中有人开口询问着谢尔菲“你们是什么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对于贵族们的疑惑谢尔菲并没有感到惊讶,这是非常合理的疑问因此也做出了应对方法,谢尔菲笑了笑摆出一张人畜无害的表情说到“我们是皇宫骑士团的,授命来解救你们,这里的血族们已经被解决完了,骑士团的各位先去周围探查马上就会回来”,谢尔菲这么说也是因为来的途中看到上千名皇宫骑士团正在朝皇宫这边来,因此借用了他们的名号,贵族们一听是皇宫骑士团的前来营救高兴的不得了,那紧张恐惧的心情瞬间消散,纷纷围到谢尔菲与莉娅身边连忙表示感谢,谢尔菲与莉娅也是随便的应付了一下便走到国王身边,谢尔菲单膝跪在死去的国王面前伪装悲伤的表情说到“陛下,我们来晚了,是我们的失职…没能保护好您”,在国王身边的莉拉公主哭了起来,边哭边责备谢尔菲他们来的太晚,身旁的护卫朝谢尔菲摇了摇头,谢尔菲明白他们的意思,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眼前被人杀害谁能承受的住?莉拉公主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宣泄自己悲痛的心情。

  场面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在场的所有贵族都开始为国王的离世而哀悼,结束后谢尔菲询问贵族们“现在部队还未回来,您们是准备和我们先去避难地址还是留到部队来以后再动身”,贵族们商议了片刻决定等待部队,谢尔菲点头回复后与莉娅在此守护将近半刻钟的时间,谢尔菲感受到人类部队已经赶来用下楼迎接为理由离开了二楼,来到了一楼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与莉娅一同躲了起来。部队到来皇宫门口后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近百名的血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杰利上前仔细观察一番后确定这些血族已经丧命,但身上没有一处致命伤,有的也就是些许小伤口并不足以致命,杰利沉思良久身后一名队员上前在杰利耳旁轻生说道“杰利大人,您看我们是先去皇宫内部观察一下情况如何?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前来解救国王与各位贵族们。”,杰利轻微的点了点头指挥部队扎守在皇宫周围,自己则是带上数十名得力的部下来到了二楼。

  二楼的贵族们见到杰利一行后再度蜂拥而上,其中有些许贵族们认识杰利,语气显得十分激动的说到“没想到原来是你!杰利!感谢!太感谢了!等平息这场战乱,我必当登门致谢!”,其余贵族们也是纷纷夸赞杰利,表明战乱结束后必定献上珍宝以表感谢之意。杰利摆了摆手说到“我对珍宝不感兴趣,您们的好意我心领了”由于被贵族们包围着所以没注意到躺在一旁的国王与休克,在与贵族们的谈话中了解到国王已经死于血族之手,杰利眉头紧皱即使没有说话脸上愤怒与悲痛的表情也充分的表现出来,来到国王身旁对着已经死去的国王磕了三个头,每一下都非常沉重以至于鲜血从额头上不断的流出,公主这回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接着默默的哭泣,磕完三个头后杰利起身走到大门口朝贵族们说到“我们接下来要转移阵地,在兰迪街区有一处我们设立的暗道,那里十分安全,我们将会把您们安全的送到那儿”,贵族们连连点头在杰利的带领下离开了二楼来到了一楼,途中杰利有向贵族们询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从贵族们口中得知已经有人在他们之前就已经抵达皇宫并解救了他们,而且是以‘杰利’的名义解救,杰利对此感到困惑,如果是皇宫骑士团的人那完全没必要冒充杰利之名,如果不是那又是谁会解救这群贵族,是盟友?亦或者这是一个圈套!这些想法在杰利脑内无法挥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