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袭来的黑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格塔利亚国王宣布宴会开始后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皇宫乐师开始奏乐,贵族们开始相互交流,这是正常的流程,国王与公主会给贵族们两个小时的交流时间,结束后就该莉拉公主登场了。

  休克被她的父亲叫到一旁,朵璃被留着原地,但朵璃并没有表现出不知所措,她把皇宫当做自己家似的该吃吃该喝喝。

  “这就是你的心上人?看起来一点礼仪都没有,和下人有什么区别?”

  休克的父亲对休克感到气愤,原因有两点,一是休克擅自主张,这事情完全没有和他商量过。二是想休克与贵族高层的人联姻,对两家未来的发展都是非常好。

  “父亲,你不明白……”

  休克没有与他的父亲争论,他深知无论如何解释,他父亲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只要自己变的强大,拿到足够多的功勋,即使是父亲反对也没用,但现在这场争论毫无意义。

  休克转头就走,他父亲也没有任何阻拦,只是杵在原地长叹一声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休克悄无声息的走到朵璃身旁,朵璃正在品尝着皇宫内的美食,对一个平民而言,这些美食是一辈子也吃不上一次的,朵璃打着全部品尝一遍的决心开始寻找美食。

  “猪都没你吃的多”

  “贼布四逗木有次锅码”

  朵璃嘴里塞的满满的,连说话都说不太清,休克噗嗤的笑了出来,给朵璃递上一杯水,朵璃接过水一饮而尽,塞嘴里的食物一口吞进了胃里。

  “你的事情忙好了?”

  “恩,好了,马上莉拉公主就要出来了你可不要给我捣乱哦”

  “了解!休克伯爵!”

  “噗嗤,我还不是伯爵呢”

  “嘻嘻,迟早的事”

  休克与朵璃待在一起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本来与父亲争论后的烦闷心情也随之驱散。

  “果然……不是你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恩?什么?”

  “没,没事,继续吃吧”

  “昂”

  现在还需要等待,以后还有非常多的时间,不必操之过急,休克心里盘算着与朵璃的未来,安排好了一切,只剩下成为真正的伯爵与向朵璃求婚。

  朵璃与休克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了两小时的时间,随后国王从宫殿内门走出,身旁带着五六个骑士团长,还有他的女儿莉拉公主。

  “再次欢迎各位来到宴会,这是我的小女儿莉拉,这场宴会即是成人礼也是婚约礼,我要再此选出莉拉公主的未婚夫”

  说着把莉拉公主牵到大厅之中,莉拉公主面容清秀,肤色白暂,长发及腰,这容颜可谓是倾国倾城之姿。

  “我来怎么样?”

  一个黑影突然从宫殿上串出,语气带有挑逗般的朝国王与公主飞扑而去,双手交叉催动身上魔力附着在自己手上,形成一双虚幻的血爪向国王迎面挥去。

  国王身边的侍卫迅速的反应过来挡在了国王与公主面前,侍卫拔出武器迎接敌人,武器与血爪碰撞发出铮铮鸣音,侍卫的武器甚至碰撞出火花!

  “什么!他的爪子是金属做的?这么坚硬!”

  “不要废话!保护国王与公主!”

  “全员戒备!有入侵者!”

  “快!去找皇宫骑士团!”

  场面一度失控,被突如其来的入侵者吓破胆的贵族不在少数,大部分贵族都有着自己的守卫,也没人敢对自己不敬,所以贵族们都疯了般的寻找出口,却发现出口早已被堵死,就连窗外的风景也是一片黑暗。

  “你…你是谁?你究竟要干什么,你可知道这可是皇宫!我是这里的国王!”

  国王的声音颤抖着,畏惧且愤怒的朝这名入侵者吼叫,但入侵者丝毫没有理会国王的话语,在厅中抽出一张椅子坐了上去。

  入侵者微低着身躯,露出愉悦的表情,血红的双眼散发着凌厉的杀气,在场的所以人都感受到了一阵恶寒。

  “你…你…是魔族!不…不对,你身上没有魔气,你是什么人!”

  国王猜测着这名入侵者的身份,但却没有任何头绪。

  “不用猜,我和你们直说吧,我是血族”

  “血族!?”

  国王感到非常惊愕,以他的认知,认为血族已经被灭族了,而且为什么血族会入侵格塔利亚这点国王也感到非常疑惑。

  “我们这次来就是要吞并你们国家的!”

  “哼,好大的口气,就你们这些旧时代的残党能掀起多大风浪?”

  这次宴会皇宫骑士团没有任何人陪同,这点是国王掉以轻心了,血族也没料到国王居然没有带着皇宫骑士团,因此还躲在角落的血族们还没有现身,隐藏在黑暗中等待时机。

  “能有多大风浪你还是亲眼去见证吧!”

  这血族打了个响指,一瞬间遮盖住窗户的黑幕瞬间消散,在场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朝着窗外望去——

  格塔利亚主城已经被火海淹没,成千的血族在街上无差别的追杀平民百姓,地上堆满了居民们的尸体,无论老人还是小孩,无一能从他们手中逃脱!

  “太残忍了!你们这些畜生!骑士团哪去了!冒险家哪去了!”

  国王疯了般的怒吼着,看着自己的居民被血族一一斩杀,国王怒气冲天朝眼前的血族扑去,但被侍卫们拦了下来。

  “陛下,不要被怒气冲昏头”

  “冷静?看到这幅景象你告诉我冷静?我很不把他们的皮全扒了再把他们挂在城门晒个十天十夜!”

  国王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致,愤怒到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如果没有侍卫的阻拦国王将被着血族残忍的杀害。

  “看来你们还没有认清你们现在的处境”

  血族笑了笑起身走到国王面前,侍卫们做好了防卫姿态迎接这名血族,一瞬间,只有一瞬间的功夫,血族从他们眼前消失悄无声息的来到国王面前,血爪直入国王心口,这过程只有一眨眼的时间,国王在众多贵族与侍卫面前被杀死。

  “啊啊啊啊!”

  “父亲大人!”

  “陛下!”

  在场的所以人都被惊吓到,纷纷发出尖锐的求救声,场面再度混乱。

  “闭嘴!我乃最强的血族必加,不想死的给我乖乖的待在原地不要动!”

  必加不耐烦的朝贵族们吼到,随后走到宴会大门口随手拿了张椅子坐下,脸上写满了不悦,内心嘀咕道

  “为什么不让我上前线?还说什么看守这帮贵族是最为重要的任务,一群废物有什么好警惕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