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第78章 有关师父是如何教导不听话的徒弟的39

我的书架

第78章 有关师父是如何教导不听话的徒弟的3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裴转身, 正对上沈千霜略显冷淡的眉眼。

探头朝沈千霜身后看去,方才还在和谢裴说话的小夏已经不见了踪影。

谢裴觉得有点可惜,因为他还不知道小师父的真实姓名。

谢裴叹了一口气, 收拾好厨房。

对于沈千霜的问话, 谢裴也不回答,回以虚假的笑容, 嘲讽道:“师父您的出现和您的消失一样, 毫无预兆。”

沈千霜并不在意谢裴的嘲讽, 再次问道:“你方才说, 你险些喜欢上了谁?”

“除了师父您外, 还能是谁?”

谢裴维持着假笑, “我早先心悦于您, 可您一消失就是四年有余, 感情自然也就消磨没了。”

“你说谎。”

沈千霜冷静的指出, “方才那蛇妖曾言,你一点也不喜欢本尊,而你并没有否认。”

谢裴心里讶异, 这是沈千山第一次在他面前自称‘本尊’。

除此之外,沈千霜道的表情也似乎不太对劲。

此前, 沈千霜性子冷虽是出了名的,但他的冷淡只是针对外人。

面对亲近的人,尤其是在谢裴面前, 沈千霜总是温温和和的笑,时不时会因为谢裴而露出些无奈的表情来。

但此时此刻, 沈千霜的冷却似乎是由内而外的散发的。

看着谢裴的眼里似乎凝结了寒霜, 没有半点温情的模样。

虽心有疑惑, 谢裴面上却不显, 仍旧挂着一副要多假有多假的笑,道:“徒弟我没有否认,但同样也没有承认。您说是么?”

沈千霜眼中有疑惑一闪而过:“你生气了?”

谢裴闻言,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徒儿的确生气了。”

“为何生气?”

“许久未见,师父您上来就数落我,怎么不想想您一消失就是许久,我难道不应该生气吗?这么多年,除了小夏以外,再没有一个人同我说话。可就算是她,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的,我几乎要无聊的发疯。”

谢裴说着,脸上虚假的笑容不再,声音越来越冷:“您说消失就消失,说出现就出现,到头来还要责怪我,您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沈千霜并不回话。

他依旧是冷淡淡的表情,道:“论关系,你既是本尊的徒弟,也是本尊的道侣,因而你有此埋怨,实属情理之中,本尊不会怪罪于你。如今战事告一段落,你该同本尊回去了。”

谢裴:“……”

什么叫‘论关系’?

沈千霜这副模样也太违和了些。

正疑惑间,谢裴便觉眼前一黑,身子直直倒了下去,被沈千霜稳稳的接住。

皱了下眉头,沈千霜自语道:“当真是个大麻烦。”

谢·大麻烦·裴醒来后,人已经不在魔界了,而是被沈千霜带回了他在雾华山的住处。

抬头一看,许多年前为结契大典准备的红绸还挂在房顶,一点灰也没沾,应当是时常有人打扫的缘故。

谢裴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准备去问问周宿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料才推开房门,就见沈千霜坐在院子里闭目养神。

听到开门声,沈千霜睁开眼,同谢裴道:“你醒了,身体可有不适?”

谢裴摇头。

沈千霜道:“无事最好,你且过来,本尊有话同你讲。”

谢裴挪过去,在沈千霜对面坐下。

“师父,您找我什么事?”

不料沈千霜一开口,就放出一枚炸|弹。

“本尊无情道大成,心中无爱无恨,无欲无求。本该自此与你解除道侣契约,然本尊修无情道前曾立下心魔誓,其一,不得与你解除道侣关系;其二,在不违背道义情况下满足你一切要求,哪怕你所提的在本尊看来是不合理的要求;其三,想尽一切办法,护你周全。本尊观你印堂发黑,是为将死之兆……”

“等……等下师父!徒儿着实没听懂。”

谢裴连忙开口,打断沈千霜的长篇大论。

“您无情道大成?什么时候的事情?您的无情道不是破了吗?您莫名其妙的消失,就是为了修习无情道?您既然要修习无情道,为何还要与我结契?”

沈千霜言简意赅:“为除心魔。”

谢裴瞬间想起江秋的话。

他曾经提过,沈千霜生了心魔。

谢裴从未见过沈千霜入魔后的模样,因此早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所以师父您重新修炼《无心诀》,一连修到第十层除了心魔?”

沈千霜点头,不着痕迹的瞥了谢裴一眼。

《无心诀》修习至最后一层,当真剥了他的情感,一丝也不剩。

沈千霜还清楚的记得,他为何执意要重修《无心诀》。

并非为了天下大义,而是为了眼前这个人。

四年多前,沈千霜的心魔蒙了谢裴的眼压在他身上,看着谢裴的眼神饥渴又灼热,满是无法抑制的渴望,一遍又一遍的蛊惑沈千霜。

换做旁人,或许会受了心魔的蛊惑,但沈千霜却反了过来。

非但没有收到蛊惑,反而越发想要消除心魔了。

沈千霜仍记得当时心中所想。

——除他以外,谁都不能拥有谢裴,哪怕是应他的欲望与黑暗面而生出的心魔。

所以沈千霜重修无情道,只为彻底消除心魔。

然而无情道大成之后的沈千霜,记忆犹在,旖旎的心思却没了。

若非早先立下的心魔誓约不可违背,沈千霜此刻已然剖心取出‘一线牵’母蛊,并与谢裴解除道侣契约了。

回忆过往,沈千霜垂眸,心道:“不外乎半年时间而已,半年之期一到……”

谢裴却忽然开口,打断了沈千霜的思绪。

“那我恳求师父……不,仙尊大人。”

谢裴站起身,望着沈千霜的眼,“恳请仙尊大人放我下山。”

“若真如您所言,我时日无多。与其在山上枯坐等死,不如趁最后的时间下山走一遭。”

谢裴一双眼弯弯,道:“您说是吗,师父?”

沈千霜:“……”

他微微抬头,与谢裴对视。

良久,沈千霜才说出他曾经立下的最后一道心魔誓约:“其四,无情道破前,需日日与你同床共枕。”

谢裴:“……”

他似乎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形,不由得睁大了眼。

沈千霜见他吃瘪,不知怎的,竟觉得有些好笑。

“本尊料你必定会趁机同本尊分开,故而立下心魔誓,无情道破除之前,需得日日伴在你身侧方可。”

“那破了以后呢?”

沈千霜静静望着谢裴,心中所想不言而喻。

——若是无情道破了,哪还有谢裴逃跑的份?

谢裴:“……师父您就那么肯定,您的无情道会破?”

沈千霜闻言,沉默许久才道:“本尊不敢妄言。”

但是曾经那个立下这四则心魔誓的沈千霜却如此笃信着。

说罢,沈千霜站起身:“你欲下山往何处去?本尊与你一同前往。”

谢裴:“……”

他转身,回房。

“我有点累,想先睡一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