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第四幕 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告别狐九后, 谢裴刚刚回到房间,便有人在屋内轻笑一声,问“他看到那幅画时是什么表情?”

无人的卧室里平白无故多处一道声音, 谢裴面上却不见惊讶,径自来到桌旁, 捡起两个倒扣的茶杯倒上热茶。

一杯摆在面前, 另一杯推到对面。

同一时间,桌对面的位置凭空出现一个人,正是前些日子在茶楼里同小姑娘们相谈甚欢的沈玉倾。

这位沈玉倾便是剧情里的道家天才, 设定上实力与狐九不相上下的主角攻。

原本的剧情里,沈玉倾只在谢裴面前出现过一次, 还是在梦里现的身。

谢裴只闻其声, 甚至不曾见过他的真容。

梦里, 沈玉倾指引谢裴救下生命垂危的狐九,为谢裴与狐九牵线搭桥缔结缘分, 以此化解升仙前最后一劫。

谢裴原本以为,那次梦境之后他与沈玉倾之间便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却不知怎的, 沈玉倾竟会主动找上门来, 告知他狐九本性并非他表现的那般纯良。

正因为如此, 才有了那副与狐九实际表情完全不同的美人出浴图。

那是沈玉倾得知狐九同谢裴索画之后,暗中同谢裴提出来的, 可借此试探狐九的本性。

谢裴答应了。

这已经不是沈玉倾第一次毫无预兆的深夜造访,谢裴早已习惯,答非所问道“沈仙长下次登门前,可以先敲门吗?擅闯民居, 说出去可是要蹲大牢的。”

沈玉倾辩解道“我事先递了拜贴, 被那头狐狸半途拦住烧了。”

解释完, 沈玉倾将话题重新扯回画上“那头狐狸应当会表现得想当惊讶,毕竟他在你面前惯会做出一副愚蠢单纯的模样,好借此讨你的欢心。”

谢裴不置可否,拿起桌上茶杯抿了一口。

沈玉倾道“他是妖。”

谢裴不答。

沈玉倾强调“他是手染无数鲜血的大妖。”

谢裴充耳不闻。

沈玉倾见状,摇头叹气,劝慰道“他说他钟情于你,要与你白头,你便信了吗?他是狐妖,最擅长的便是蛊惑人心,今天说此生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明天便可将獠牙刺进你的脖子里,将利爪插进你的胸腔里。如此费心,只因情动时摄取的血肉和灵魂最为美味。”

这番话出口,谢裴才总算有了些动静。

却不见谢裴害怕,只是无所谓的笑道“仙长怕是误会了。就我这副破败身子骨,指不定哪日便去了。狐仙爷爷瞧我可怜才把我养在身边,并非您口中的,所谓钟情于我。”

沈玉倾却站起身,绕过桌子来到谢裴身侧,略微弯腰,居高临下道“但他看你的眼里有欲色。”

沈玉倾指尖抵着谢裴的心脏,“狐妖只对自己看中的人产生欲望。千百年来,凡被狐妖看上的人……”

他俯身,来至谢裴耳边,一字一顿,“无一人能得善终。”

直起身,沈玉倾摇头,语重心长“即便现在的狐九是真心的又如何,十年后,二十年后呢?你可曾想过,十年后的你容颜不再,他还会如同今日这般痴迷于容颜枯槁的你吗?”

叹一口气,沈玉倾郑重警告道“切莫耽于皮相,以至丢了性命。”

然而,出乎沈玉倾的意料,谢裴仍是一副平淡淡的模样,眼里从始至终都没有因他的话产生任何波澜。

在沈玉倾一番劝说之后,竟只是点头应道“沈仙长的教诲,学生听到了。但沈仙长此番言论实属多虑了。”

谢裴依旧是笑着的,语气平淡“有一点,沈仙长与狐仙爷爷一样。就在刚刚我才强调过,我活不了几年了。但不论我强调多少遍,你们总爱不顾现实,设想许多年后的我会如何。但于我而言,除非奇迹发生,否则我怕是连五年都活不过,莫说十年了。”

沈玉倾闻言,表情微滞,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谢裴接着道“至于沈仙长口中的‘容颜枯槁’,在我看来也并非坏事。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你和狐仙爷爷脱离世俗太久了,不知道于大多数人而言,能安安稳稳无病无灾的度过此生,便是莫大的幸福了。至于情爱……”

“情爱?呵,情爱啊!世间万物,人世百态,情爱不过是漫长一生中的渺小一环,然而在仙长眼里却似乎成了人世的全部。”

谢裴摇头“便是我侥幸多活了十年,他不爱我了又如何?他爱我时看我尚且不曾将他视做全部,他不爱我了,我更加不会了。”

这句话之后便再无下文。

沈玉倾“……”

有那么一瞬,他竟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却连一个少年人的眼界都不如。

如果换做谢裴站在他的角度,他又会如何看待这情劫呢?

想着想着,沈玉倾笑了。

表情不似现在这般郑重,有了些放荡不羁“你这人,我苦口婆心劝你这么多,怎么一句也听不进去?明明告诉你了那狐狸精不似面上纯良,怎还生不起提防之心?”

绝口不提谢裴命里早衰一事。

谢裴笑而不答。

沈玉倾无奈摇头“罢了,怪只怪那畜……”

“沈仙长。”

谢裴打断沈玉倾的陈述,面上仍是笑着,眼神却冷了下来。

沈玉倾“……”

他耸耸肩,改口道“只怪那狐狸精太会装好人,你不信我也情有可原。等到哪一日他原型毕露,你就知道妖怪狠起来到底有多可怕了。”

说罢,沈玉倾起身“若你改变心意决心离开,尽管唤我一声。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尽快赶来。”

谢裴没有推辞,同沈玉倾道一声谢,似不经意般问道“敢问沈仙长,我何德何能,令仙长如此费心?”

沈玉倾沉默。

他低头看着谢裴良久,才道“狐九此前久居深山鲜少入世,如今一反常态在人间频繁出动,确保他不会伤人性命前,我须得一直盯着他。如今算一算,我已经盯了他两年了。”

然而事实却是,沈玉倾的话真假掺半。

沈玉倾盯了狐九两年不假,但他之所以会盯着狐九,根源还在谢裴身上。

沈玉倾算出自己升仙前最后一劫,便是与狐九的情劫。

原本,沈玉倾并没有让旁人代自己渡情劫的打算。

一来,代受情劫的人必须与沈玉倾血脉相连、八字相同,但找这么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二来,即便万幸寻到了人,沈玉倾与此人之间也会连接因果。欠人因果,早晚有一天要还,这是万古不变的定数。谁知道往后会不会有更大的劫难等着他?

哪知偏偏就是那么巧,沈玉倾遇到了濒死的谢裴。

虽然很淡,但谢裴身上有沈家的血脉,估计哪位先人曾出自沈家旁支,算是与他血脉相连。除此之外,谢裴的八字与沈玉倾完全相同。

而最要紧的是,沈玉倾遇到谢裴时,谢裴他快死了。

有救命之恩在前,谢裴代他渡情劫便算是报恩,不会与他连接因果。即便谢裴没能替他渡了这情劫,沈玉倾也不会损失什么。

这几乎是老天爷亲自送到沈玉倾眼前的捷径。

因此,沈玉倾扮成大夫的身份救下了年幼的谢裴。

但狐九法力深不可测,沈玉倾既担心谢裴心术不正,利用大妖狐九祸害一方百姓为自己牟利。

又担心狐九与谢裴相处过程中出现什么变故,自己没能及时赶到错过最佳解决时机,因此沈玉倾一直在暗中盯着二人。

沈玉倾与狐九实力不相上下,真打起来谁输谁赢都不一定。

之所以这么久了,狐九都没发现沈玉倾在暗中观察,是因为沈玉倾在救下谢裴时,暗中在他身上下了索魂印。

除非狐九与谢裴结契成婚,否则永远不可能发现这道印记。

因而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沈玉倾想,他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谢裴的动向。

谁知这一看,竟看了整整两年。

看着看着,沈玉倾渐渐有了一种冲动,一种出现在谢裴余生里的冲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