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第四幕 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腊月,天寒地冻。

少年谢裴周身裹着厚厚的披风,表情恹恹的窝在火炉前看书,实际却是在借着看书的动作回顾剧情。

他的腿上窝了一只白毛狐狸,毛绒绒暖呼呼的,在他怀里呼呼大睡。

这是一个有关书生,狐狸,和道士的故事。

狐狸是只成精的千年狐狸,功法深厚。道士是个天资卓绝的道家天才,道法无双。

唯独书生是穷苦人家出身的,自幼体弱多病,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

书生这辈子修的最大的运,便是幼时救了只掉在陷阱里的漂亮狐狸,也便是怀里这只千年的狐狸精。

狐狸精此前落入仇敌圈套,拼死拼活冲出重围后却落入寻常猎户的陷阱里,眼看就要被人扒了皮做成狐裘,就被一个叫谢裴的小少年救了,自此以后便惦记上了。

谢家父母因病仙去的傍晚,狐狸精跑到少年谢裴面前说要报恩,手里还揣着一根亮闪闪的金条,直晃花了谢裴的眼。

自那之后,谢裴换了一个监护人。住处也从家徒四壁的土坯房,搬到雕梁画栋的大宅院,从此以后过上了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生活。

剧情里,狐狸精在日复一日的陪伴中爱上了谢裴,与他成了亲。

谢裴却是表面一套背里一套,面上捧着一颗痴心假装深情,心里却惦记着狐狸精的心。盖因他错信了狐狸精仇人蛇妖的话,以为吃了千年狐狸精的心,便可长生不老。

狐狸精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从来不出言提醒。

直等到书生将掺了毒的茶送到他嘴边,才一言不发的喝下那杯茶,道:“你救我一命,我还你一颗心,我们两清了。”

狐狸精说完,五指化为利爪,徒手剖出了他的胸膛,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递给谢裴,道:“唯愿来世再不相见。”

剧情回忆至此,谢裴瞅了眼怀里的白毛狐狸,伸手在他的肚子上挠了挠。

毛绒绒的,手感极好,谢裴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记得后续的剧情里讲道,书生在狐狸剖开自己心脏的一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散尽家财寻来一个道士,他让道士杀死了欺骗他的蛇妖,并将狐狸的一颗心托付,要他代为归还。

这位道士,便是另一位主角。

是这个道士,告诉年幼的谢裴,只要他救下掉入陷阱的狐狸,便可一辈子衣食无忧。

换言之,他才是狐狸精真正的恩人。

道士之所以不自己出面,是他算出自己与狐狸有一段情缘,这段情缘正是他飞升前最后一劫。

为躲避劫难,道士找来书生放走了受伤的狐狸,并在狐狸重伤未愈之际化身周公,潜入其梦境之中,谎称他与那书生乃是前世命定的恋人,骗他在书生成年后以身相许。

道士得知狐狸剖开自己的心之后,颇感自责,捧着一颗心奉上,却被狐狸以断情绝爱为由一口回绝。

道士不愿放弃,日日缠在狐狸身边,日久生情,最终感化了狐狸,一人一妖自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至于书生?

他被狐狸和蛇妖的族人寻仇,沦入妖界,受尽抽筋扒皮削骨之酷刑,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剧情回忆完毕,谢裴放下书,叹了口气,喃喃道:“情爱就那么叫人疯狂吗……”

然而,感叹归感叹,但谢裴心里倒不急。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被投放在一个十分友好的剧情节点,即书生父母仙去之后,狐狸精登门拜访之时。

这样一个过于宽松的时间节点,很难不让谢裴联想些什么。

毕竟在这样的时间点进入游戏世界,与其说这是一个惩罚世界,不如说是一个安逸的过分的休假世界。

但谢裴并未深究,也不愿深究。

谢裴思索间,白狐狸团子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毛绒绒的大尾巴尖一甩一甩的,吊着谢裴的眼。

谢裴眯了眯眼睛,到底没忍住,捏了捏狐狸的大尾巴尖,把睡的正香的狐狸捏醒了。

狐狸亮如夜空的眼睛睁开一瞬,谢裴松开手,微微一笑,语气礼貌而疏离,道:“狐仙爷爷,您醒了。”

年少丧父丧母,孤苦无依之际,一只千年的老妖怪登门说要报恩,称他为狐仙爷爷一点也不过分。

有爷孙辈分加持,有些关系就不那么合适发展了。

这么想着,谢裴微微一笑,火光映衬下,衬的面容迤逦无双,比狐九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好看十分。

脑子里不由再度浮现出许多年前出现在梦里的那段话——谢裴是你前世今生命定的恋人,你们注定会在一起。

“我的人?”狐九在心中念道,“分明把我当爷爷看,这可从何下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