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三幕 1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裴和楚阳人手一袋零食,踩着约定的时间点赶到了图书馆门口。

出乎谢裴意料的是,他和楚阳竟是最晚到的。此外,每个人手里或多或少都提了些东西。

有的是饮料,有的是零食,有的是水果。

只有站在人群的最后方的陆一衍双手空空,在看到谢裴过来时还有些生气的转了下头,看都没看谢裴一眼,似乎还在努力消化被谢裴激起的怒气。

谢裴没有理会陆一衍的情绪,走到众人面前。

第一个报名的颜莉莉正在分发雪糕,看见谢裴过来,当即走上前来,开心的递来两支雪糕。

苏灿灿从她身后冒出头来:“你们来晚了,没得挑,只剩最后两只了。”

她晃了下手里的那支雪糕,“最贵的被我挑了,哈哈哈,第一个挑的人有特权。”

说完,还炫耀的同谢裴展示雪糕封面上,那浓郁诱人的巧克力夹心插图。

“你练跑步的人,能吃这种高热量的雪糕吗?”谢裴随口一问。

苏灿灿表情一僵,随即露出一副壮士断腕的悲壮表情:“没关系,不过是跑二十圈的事情,为了巧克力夹心雪糕,值了!”

谢裴一个没忍住,直接笑了出声。

一时竟有闲心想道,排除他无法理解的楚阳和陆一衍在外,其他的人果然都非常正常。

“谢谢。”

谢裴拿了一只雪糕,同颜莉莉道谢,“我没什么忌口的,有的吃就很满意了。不过……”

他看了眼同学们手里的大包小包,有些疑惑,“你们怎么都买了东西?”

“毕竟不能光麻烦你啊。”颜莉莉腼腆的笑了一下,“所以我们几个就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分批去超市买了不同的东西,今天吃不完还可以明天吃。反正这么多人呢,坏不了的。还有,我建了一个群,要拉你进来吗?”

谢裴点头,一面在前方带路,一面拿出手机和颜莉莉添加好友:“那就麻烦了。”

苏灿灿这时又道:“大学霸,明天的约定时间可不可以晚几分钟?5:45下课,6:30就要到图书馆,吃饭、买东西、最后加上赶路的时间,我们都差点迟到。”

“对对对!”不知是谁开口应和,“你没看到,我们几个出超市后一路百米冲刺狂奔过来的,就怕迟到!”

“是啊。我上课迟到都不怕,但谢大学霸说超时不侯,我就真的一点不敢迟到。”

“我也是,大学霸看起来好严厉!”

谢裴闻言,有些好笑的问:“我看起来有这么不好说话吗?”

谢裴此刻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颜莉莉便好奇的问:“那就是可以迟到?”

众人闻言都看过来,等待谢裴的答复。

却只听谢裴直白道:“不能。”

众人:“……”

不知是谁挑起了话头,众人开始当着谢裴的面讨论起他来。

“啊,我被大学霸刚才的笑容欺骗了,竟然有点小期待……我真傻……”

“我也被欺骗了,话说大学霸,你以后如果做了老师,一定很可怕。”

“是的是的,祈祷我的孩子能上谢老师的课。”

“哇,那你的孩子将来一定很惨~”

“哈哈,想什么呢?谢老师的学生哪有那么容易当啊!”

“……”

谢裴:“……”

他其实想说的是:不能,才怪。

原本他只是想开个玩笑,然后顺着大家的意思将集合时间推迟十分钟。但是他还没说出口,就被其他的同学截断了。不止如此,其他人竟然还接受良好。

不过想到自己在外人心目中的形象,同学有如此反应倒也正常。

谢裴不由的摸了摸下巴,思考着明天到底要不要推迟集合时间。

众人谈笑间,不知谁和谢裴提了一句:“谢老师,咱们这么多人挤进去,会不会很吵?”

谢裴道:“嗯,这点我妈妈想到了。她事先已经和院领导方面报备了,此外办公室的隔音还行,所以不用太担心。”

没料到的是,因为他这次没有及时拒绝‘谢老师’这个称呼,以至于往后班上同学看到他,都笑称他为‘谢老师’。

在前面走了会儿,谢裴停下,和苏灿灿说明路线,便绕到队伍最后面。

从他们集合开始,楚阳就一直没有说话,赶路时也走在最后面,沉默的好像一个透明人。

“你怎么了?”谢裴问。

侧头瞟了一眼楚阳莫名其妙的笑脸,谢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怎么一个人在后面笑得这么奇怪?”

楚阳闻言,凑向谢裴的耳朵,和他小声告状。

“还不是那个自称未来的我的家伙!他不是说你是个坏蛋吗?我就站后头让他看,让他用自己的眼睛看。你要是个坏蛋的话,能这么好说话吗?”

说着,楚阳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他一定是被我搞得无话可说了,一句话都不回我!”

谢裴闻言,微微一愣:“你不提的话,我都要忘记他了。”

楚阳点头,声音依旧很低:“他话一直很少,不知道想的是什么。我本来也不想理他的,谁叫他刚刚一看见你和他们有说有笑,就骂你是表里不一,还骂了别的难听的话,我都说不出口,可把我气坏了!”

谢裴迟疑道:“然后你看不过去,就和他吵了一架?”

“对,他骂你一句,我回骂了他十句还多!他现在气得都不理我了!活该!闲的没事就知道在我耳朵前说你坏话,我要不是心志坚定,说不定就被他骗了!”

谢裴愣了一下,随即掩唇,低低的笑了一声:“你可真是,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有必要!就是要让他知道他才是错的那个!”

楚阳眼睛晶亮晶亮的,邀功道:“我是不是特别棒!”

不等谢裴答复,楚阳便凑过来,压低声音,满怀期待的问:“所以今天回去后,我能不能亲亲你啊?就一下~真的就一下~”

谢裴却微微挑眉,抬手在楚阳额头上轻轻的弹了一下,道:“我看你是在想屁吃!”

说完,谢裴迈开步子,又走到了前面。

谢裴走后,楚阳依旧跟在最后。

确保谢裴看不到之后,他才收敛脸上的笑,冷漠的望着前方的人群。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慢悠悠身后的陆一衍,待他追上来后,才冷冷的道:“讨厌的人真的是越来越多了。这么对比起来,你倒是最顺眼的那个。”

陆一衍皮笑肉不笑:“是吗,我倒宁愿我是你最看不顺眼的那个。”

望着前方什么都不知道的众人,陆一衍的视线定格在谢裴身上,道:“喜欢我的人大把,可我一点也不稀罕。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对我唯恐避之不及的,我反倒记住了。”

转头,直面楚阳阴冷的目光,陆一衍笑得十分挑衅:“我好像确实有点贱,你说是不是?”

陆一衍以为,楚阳听这话会生气,甚至有可能会因此对他动手。

但楚阳没有。

他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不知怎的,陆一衍被他这样的视线看的浑身发毛,不自觉地摆出了一副防备之态。

倏地,楚阳竟笑了,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如果喜欢他,大可以放开手追求他,公平竞争,我不会耍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让他知道你喜欢他,否则……”

楚阳逼近他,压低声音,“吴晓琪就是前车之鉴。”

说完,楚阳迈开步子,不知是说给身后的陆一衍,还是说给自己,道:“你们都以为我在他心里的地位不一般,实际上我才是他最唯恐避之不及的那个人,哈哈哈哈……”

楚阳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陆一衍下意识加快步伐,竖起耳朵努力分辨。

只听楚阳道:“我知道他想避开我,我知道他最不想看到的人也是我,我一直知道,我知道的……”

陆一衍闻言,表情一怔,再反应过来时,楚阳已经跑远了。

原来是走在最前方的谢裴嫌弃楚阳走路太慢,特意放慢步子在前方等他。

等楚阳追上来,便道:“你和陆一衍在后面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楚阳思考片刻,答道:“我在友好的提醒他离你远点。”

谢裴:“……”

他看了眼楚阳,又看了眼走在最后的陆一衍,最后重又将视线落在楚阳脸上。

懒得废话,谢裴直接问道:“心情不好?”

楚阳别开眼,双唇紧抿,默默的点了下头。

谢裴见状,撩起额前的碎发,表情有些不耐:“你可真难搞。”

正巧,众人这时走到了谢妈妈所在的办公楼。

谢裴便不再理会楚阳,带着这群人进了办公楼。

第一次小组学习进行的出乎意料的顺利。

学习时间,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讨论起问题来积极又热烈。谢裴也做到了他此前承诺的那样,有问必答,很是刷了一波好感。

休息时间,大家聚在一起吃零食,谈明星八卦,讲奇葩新闻。每个人都有说有笑,气氛出乎意料的好。

眼下,谢裴坐在人群里,手里捧着一杯热茶,耐心的听着耳边嘈杂的说笑声。

楚阳坐在谢裴旁边,没形象的趴在桌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唇角翘起的弧度。

陆一衍置身人群最外围,视线在谢裴和楚阳之间来回游移,最后将视线定格在谢裴身上。

“小谢老师。”

陆一衍突然出声,所有人的视线瞬间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谢裴放下手里的杯子,看向陆一衍时嘴角依旧带着笑,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态度之温和,仿佛此前单方面的针对不曾存在过一样。

陆一衍抱胸,脸上是真切的好奇,问道:“我只是无法理解,你看起来并非不能好好的和人相处,更不是不能好好说话,为什么单单对我说话那么冲呢?”

此言一出,室内瞬间鸦雀无声。

苏灿灿忙上前来,轻轻踢了陆一衍一脚,不停的冲他眨眼睛,要他不要在这种时候捣乱。

陆一衍却无视了苏灿灿,眼睛依旧牢牢锁在谢裴身上,非要逼他说出个结果来。

安静的落针可闻的办公室里,谢裴在众人的视线里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热茶。

“我说话算话,只要你成绩排名超过我,我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郑重的向你鞠躬道歉。如果你愿意且不觉得恶心,我和你说话也可以怎么温柔怎么来。”

谢裴弯起双眸,漆黑的眼睛里泛着莹莹的水光,“你以为如何?”

这话成功引起了众人的好奇心,对事件的关注焦点也因此偏移了。

谢裴看了一眼众人错愕的表情,便将此前同对陆一衍下战书一事告知众人。

赶在有人表达疑惑时,谢裴先一步解释道:“听到年级第一和年纪倒数下战书,你们可能以为我在欺负人,以为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单方面的碾压。但在我心里,事实恰恰相反。在我看来,陆一衍如果真的认真起来,输的人很有可能是我。”

谢裴说着,站了起来。

他直视着陆一衍的眼睛,认真道:“你或许会很疑惑,为什么我坚持单方面认定你的成绩并非表现出来的那么糟糕。因为我初三时期曾参加过全国初中数理竞赛。这个比赛市里只有一个名额,我报名时信誓旦旦,信心满满。自大到以为无论是数学还是物理,我都以为我必定能进省队。但我被淘汰了。而那个淘汰我的人,就是你。”

“你物理数学全满分,总用时不到考试时间的三分之一,以至于震惊到了当时监场的老师。有时候世界就是那么小,我母亲的学生恰恰是你所在考场的监考人之一。此外,省队出发比赛前有过一次合影。好巧不巧,还是我母亲的学生,他作为带队老师也在合影里。”

谢裴说着,笑了一下:“我曾经真的很想认识你。所以决赛开始那天,我专程去了考场一趟,想看看那个这么厉害的人是谁?同时也非常期待你能代表省队拿到全国比赛的名次。但是你却缺席了。我以为你生病了,或者是出于什么不可抗力无法参加最终的竞赛。直到我在门外看到你。当时你就坐在考场门外的咖啡厅里,一边喝着冰咖啡,一边和你的亲人开玩笑。”

陆一衍闻言,瞳孔几乎缩成一点。

陆一衍记得这件事。

那次他参加数理竞赛,并非是出于喜欢,而是因为和小叔的一次打赌。

小叔承诺,只要他拿到省队第一,就可以许愿小叔私人古董收藏室里的任意一件藏品做礼物。那里面全是他珍藏的宝贝,轻易不肯送人。

全国决赛那天,陆一衍谎称病重没有参加比赛。却在比赛开始时,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和小叔一起在考场外谈笑风生。

「小叔叔,你瞧我多么善良,知道没人比得过我,特意退出比赛让出第一名。」

「对对对,你最善良你最聪明,待会就带你进收藏室,想拿什么随便拿,行了吧!」

“这就是我讨厌你的原因。”

谢裴的声音打断了陆一衍的回忆,看向他的眼神里是深不见底的厌恶。

“我直到现在都很好奇,当时在考场外吹着空调喝着冰咖啡的你,到底是怎么看待那些坐在考场里全力以赴的考生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