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三幕 1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场少儿不宜的热身之后,谢裴和楚阳重归于好,至少表面看来是如此。

洗完澡后,谢裴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语文书背诵文言文。

楚阳没穿衣服,只在腰上围了一张毛巾。

此刻,他正站在谢裴衣柜边找衣服,一边找一边问:“我的内裤呢?我放这儿那么多内裤呢?怎么一条都不见了?”

谢裴知道楚阳又在演,翻了一页书,没理他。

果然,下一刻就听楚阳道:“我内裤找不见了,我穿你一条你不介意吧?”

说完,取出谢裴一条内裤套了进去,随即又换上谢裴的一件睡衣,三两步跳到床上。

谢裴:“……”

他翻了一个白眼,嫌弃道:“你这么变态,你妈妈知道吗?”

楚阳亲了他一口,笑眯眯的反问:“你这么勾人,你妈妈知道吗?”

谢裴阖上书在楚阳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

“内裤穿走别还我,我可嫌弃你了。顺便给我重新在网上多买几条一样的。我这儿隔三差五的买内裤,我妈都要起疑心了。最后,到货后你要是敢私下试穿,叫我发现你就死定了!”

“可不敢可不敢!”

楚阳连连摇头,又冲着谢裴的嘴点了两下,这才抬起谢裴的腿放到自己腿上。撩起睡衣下摆,露出他被磨得通红的大腿。

一瞬间,楚阳清明的眼神染上些许墨色。

指腹在皮肤红肿处轻轻蹭了下,楚阳低声问道:“疼吗?”

谢裴眼也不抬,反问道:“锁门了吗?”

“锁了。”

楚阳侧身从床头柜上拿了些润肤霜,抹在在手心里化开,贴到红肿处。

“舒服吗?”楚阳边按摩边问。

见谢裴不理会他,楚阳也不介意,仔细的给谢裴按摩腿部肌肉。

按摩到一半,他又笑了,“不过也就现在疼一疼,再等一年多,疼得可就不是这儿了~”

谢裴:“……”

他放下书,敲了下楚阳的头:“抹个润肤霜而已,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还有——”

谢裴盯着楚阳的眼睛,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你怎么就知道往后一定是我疼而不是你疼?”

楚阳闻言,闷笑一声,道:“我个人倒是不太在意体位问题,甚至还想省点儿力气。但问题是——”

话到一半,楚阳忽然揽住谢裴的腰,一口咬住了他的锁骨,湿热的吻在谢裴脖颈和锁骨间流连。

谢裴惊呼一声,埋怨道:“我刚洗完澡换好衣服!”

但身体却很顺从,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思,同时还不忘提醒说:“不要太靠上,我明天可不想带一脖子草莓印进校门。”

葱白细长五指插入楚阳漆黑的发间,谢裴颇为享受的仰起脖颈眯起眼睛,整个人都瘫软在楚阳怀里。

却不料楚阳只是亲了几下就停了,紧接而来的就是不间断的笑声。

谢裴睁开满是雾气的眼睛,有些莫名的盯着楚阳,似乎在疑惑他为何突然就不继续了。

等了许久,楚阳笑够之后,才低下头,亲昵的碰下谢裴的鼻尖,道:“你看,我一亲你你人就软了,趴我身上扶都扶不起来,哪还有什么多余的力气来搞我?”

声音满是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之色。

谢裴:“……”

他摸起手边的枕头一把砸到楚阳脸上,佯怒道:“去死吧你!”

楚阳好笑的拂开枕头,换了个姿势将谢裴压到身下,笑问:“还继续吗?”

谢裴:“……”

他起初还表情略显严肃的盯了楚阳片刻,但很快便撑不住笑了起来,勾住了他的脖子。

“好啊~”

谢裴眼睛弯弯的,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能坚持到一年多以后才动真格。”

全程围观的成年楚阳:“……”

眼看两人又要开始少儿不宜,他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你们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

为何在明知有第三人围观的情况下,他们两个还能这么旁若无人的亲亲我我?

少年的楚阳不想在这时候坏了谢裴的好心情,便只在心里同成年的楚阳问道:“换你你忍得住?”

成年楚阳无话可说,因为他也曾有过这样一段荒诞可笑的日常。

却听少年的他又问:“你还记得你是恨谢裴的吧?你会一直恨他吗?”

成年楚阳一听,当即冷笑道:“不然呢?我因他家破人亡,怎么可能忘记他的所作所为?”

少年楚阳声音也变得冷漠起来,道:“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

成年楚阳这才回过味儿来,不可置信道:“你怕我和你抢他?哈!你竟然害怕我和你抢他?你不担心我杀他,却反过来害怕我和你抢他?看来曾经的我真的是蠢到无可救药了,竟然以为家破人亡之仇也能轻易忘掉!”

少年楚阳却仍是平静的道:“你最好说到做到。”

尽管在和成年的他无声对话,但楚阳在面对谢裴时却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情绪。

只见他抬起谢裴的手放到唇边,张开口,一根接一根吞了进来又吐了出去。

随即贴近谢裴的耳,声音沙哑,道:“这次换手。”

成年楚阳:“……”

他深呼吸,像上一次那样闭上眼睛不去看。

但眼睛看不到,耳朵总是能听到的。

呼吸声,闷哼声,娇喘声,以及——

谢裴甜甜的喊他‘好哥哥’的声音。

好哥哥……

成年楚阳嗤笑一声。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谢裴会呈现出一种完全顺从的姿态。

撕开在外人面前的穿戴的矜持礼貌的外衣,毫无保留的向他展示他的全部,任由自己在他身上为所欲为。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曾经的他产生了一种错觉。

——谢裴是爱他的。

但那是骗人的。

谢裴不爱他。

他从来都不曾爱过他。

谢裴会如此迷恋身体的接触,只不过是因为过度压抑的学习环境扭曲了心理。

他在父母师长面前表现的越乖巧越听话,心中的压抑扭曲便越重越深。

不是因为告白的人是楚阳,谢裴才接受了他的告白。

而是楚阳恰巧在谢裴心理扭曲崩坏之时主动送上了门,所以现如今躺在谢裴床上的人才会是楚阳。

换做其他人,谢裴同样会如此。

就像他此前说的那样。

谢裴他,从来都不是非楚阳不可。

这一点,重生而来的楚阳看的十分透彻。

但少年的他却无视了自己的警告,再一次义无反顾的陷进了名为‘谢裴’的蜜糖里,不肯抽身。

又或许……

少年的他并非看不清,只是不愿看清而已。

“所以我才要在你身边盯着你。”

成年楚阳无声自语,“我会一直盯着你,一直盯着,一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