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第41章 有关师父是如何教导不听话的徒弟的2

我的书架

第41章 有关师父是如何教导不听话的徒弟的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仙人名曰沈千霜, 和他那冷清的眉眼与霜雪般的银发极为相衬。

当下,沈千霜见谢裴不为自己言语所动,竟又咳了两声, 道:“为师既已同意,你却为何不肯上前了?”

过去……

自然是不可能过去的。

谢裴还没有那么蠢。

沈千霜骨子里是极为傲慢的, 对囚禁自己的徒弟定是恨极了,不应该如此淡然的接受了弟子的求欢。

此刻,这人假意答应, 怕也只是在暗中积蓄了力量,准备在他过去时候发难。

谢裴有此顾虑实属正常。

眼前这人, 是当代的正道魁首。

哪怕修为尽失,也难保他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自保密法。

于是谢裴仍是一动不动,笑的风流:“师父,您可知什么叫真正的和我好一回?可不仅仅是床上做了那种事就是与我好了。人后我要了您还不够, 人前您也要向所有人公布, 我和您结了百年好合, 谁也觊觎您不得。”

谢裴废话一堆, 总结起来就一句:需得立下道侣契, 他方才能够同意放人。

结道侣契非同一般, 谢裴料定对方不会轻易同意。

而沈千霜果然也没有立即回话,再度掩面轻咳起来。

据传五百年前,沈千霜率领正道抵御魔界侵袭时, 曾被敌军用箭当胸穿过, 消耗过大伤了根基。

后续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却染上了畏寒的毛病。

风寒遇冷, 便会咳嗽不止。

严重时, 还会咳血。

盛夏时节还好, 一旦到了秋冬季,出行时都要在腰间坠一暖玉,外间裹一狐裘。

因着这一副扮相,出行在外时,沈千霜若是收了一身的气势,任谁也不会想到,这病恹恹的人竟是当世道门魁首,倒像是一个外出□□的富贵公子哥。

如今时节已入深秋,谢裴安置沈千霜的洞府内却没有安放取暖的物件。

不是原身没有御寒保暖的法器,而是他不愿意给沈千霜用。

依照原身的想法,他是刻意让沈千霜冻着的。

唯有他受够了冷风的侵蚀,才知晓人的体温是如何的温暖。

谢裴自然是不敢这么做的。

而且他一点也不觉得,他的体温会比沈千霜佩戴了几百年的暖玉管用。

于是他从储物袋里取出暖玉,隔空扔到了沈千霜面前。

谢裴暂时不知该如何对待沈千霜。

直接放了,定是不行的。

就算他要转变想法,也应该有一个过渡的过程,否则怕是会引起沈千霜的疑心。

但该有的照料,却也一定是不能缺了的。

将暖玉还回去后,谢裴想了想,又在洞府周围绘制了几个御寒阵,确保洞府内温暖如春后,才决议离开。

却不料沈千霜竟叫住了他。

“裴儿。”沈千霜道,“若我与你结为道侣,你便会就此收手吗?”

谢裴回以一声轻笑,道:“那要等到师父您与我结为道侣之后再说。”

原身落的那样的悲惨境地,除了他愈要对其师尊行那不轨之事以外,再来便是他心思不正。

原身是被沈千霜从外头捡回来的。根骨不错,但绝对称不上天才。

被沈千霜直接收为关门大弟子之后,不知得了多少天才的羡慕。

可惜,沈千霜一心教导出来的徒弟,却是个白眼狼。

不安稳于道门首徒的身份,妄图将沈千霜从高位上拉下来,取而代之。

他也险些成功了。

沈千霜坐镇九华峰主峰雾华山,为当世道门之首九华仙宗的镇山老祖,日常处于神隐状态。

平日宗门大小事宜均由宗主和各峰峰主定夺,唯独涉及三界安定之大事才会惊动到他。

谢裴现在这个身份,作为沈千霜的关门大弟子,就连九华仙宗的宗主见了他,都要恭敬的叫他一声‘师叔’。

于旁人而言,这是莫大的荣耀,偏偏原身心怀不满。

不愿做隐士高人的徒弟,反倒想做那掌权的宗主。

此前九华宗主曾来请教过沈千霜,询问是否让原身接触一些宗门事宜,却被沈千霜拒绝了。

沈千霜平日里太淡了,一心向道,万事万物均不能令他上心。

沈千霜自己是这个性子,便也以为自己收的徒弟也是这个性子。

他拒绝宗主提议,不过是不想凡尘俗物污了徒弟的道心。

沈千霜说这话时,原身也在场。

面上虽不显,心里却是恨极了的。

剧情里说,原身一是为了报复,二是馋他师尊的身子,所以下定决心勾引他那仙风道骨的师尊。

也不知怎的,竟真被他勾引成功了。

不过是寒暑不分的连着说了许久的爱语,竟真破了沈千霜的无情道。

叫他修为尽失,从道门第一人沦为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弱公子。

沈千霜平日里鲜少现于人前,以至于他失踪了都无人知晓。

谢裴仔细看了剧情。

渣男囚禁沈千霜之初,还是有点温柔的。

言语虽有轻浮挑逗之意,但却没有施加身体上的伤害。

隔了半个月,渣男那个师弟回山拜见师尊却不见人,渐渐对谢裴起了疑心后,他的耐心便不剩多少了。

而今天不过是渣男把师尊藏起来的第五天,换言之,谢裴有十天时间去解决他这个师弟。

渣男的师弟名为周宿,同样是被沈千霜捡回来的。

可惜,和渣男真·山沟出身的泥孩子不同,周宿真身为上古龙族。

沉睡万年苏醒之后,不知缘何变成了一个口不能言的婴儿,眼看着就要被平日里不曾放在眼里的山林野兽吞了的时候,被沈千霜捡了回去。

上古龙族的隐藏身份,注定了这位师弟‘主角攻’预备役的角色属性。

之所以说是‘预备役’,是因为剧情直到最后,沈千霜直接飞升仙界重塑仙体了,都没有人能打动他。

沈千霜飞升当日,周宿望着沈千霜逐渐消失在天际的身影,深情道:“师尊,等我。”

——全剧终。

谢裴想了想,既然这次的主角受顿悟后便将他逐出九华仙境,往后从未想起他过,那么他的重点便也不应该放在沈千霜身上。

所以,有必要和这位龙兄联络下感情了。

谢裴摘了一片树叶放在嘴边,吹出一声哨响。

不多时,一只青鸾鸟从山的那头飞来,停在谢裴面前。

圆溜溜的眼珠子望着谢裴,口吐人言,颇为嫌弃道:“又是你,你腰上挂的那把剑它是摆设吗?刚筑基的小子都知道御剑飞行,你就不能自己御剑走一回吗?”

声音听着,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音,清脆好听的紧。

谢裴撸了撸青鸾鸟的翅膀,一个翻身躺在了青鸾鸟的背上。

嘴里还叼着那枚叶子,吊儿郎当的道:“瞧你说的,站着哪有躺着舒服?”

边说,还边从储物戒里掏出一个枕头,道:“走吧,去找小宿去~”

“你想躺着,干嘛不乘仙舟?有单独的屋子和床,不比躺我背上舒服?”

青鸾不太高兴的说了一嘴后,认命的展开翅膀,冲上云霄。

“你突然找你师弟做什么?”

谢裴轻轻笑了一声,道:“我听闻,小宿最近救了一只蛇妖。据说化形之后,是个颇为俊俏的少年郎~”

青鸾鸟:“……被仙尊知道了,怕是又要关你禁闭。”

谢裴笑:“师父他最近闭关,怕是没那个闲心。”

青鸾鸟闻言,不由开启了老妈子话唠模式。

“你说你天天跟在仙尊身边耳濡目染的,怎么一点正派的样子都没有?躺我背上翘个二郎腿叼着叶子的样子算怎么回事?天天有空没空就往人间跑。这几年被你霍霍的少年郎还少啊?你是不是忘了?上上个月那个齐家的小公子就挥着鞭子上门找你负责来的,当初要不是仙尊出面……”

“行了行了,别念了,万佛寺的老头都没你这么能念叨……”

谢裴掏了掏耳朵,半点不诚心的道:“我保证,我这回的目的不是那个蛇妖的身子,我就是单纯的感到好奇。”

“好奇什么?”

谢裴一个翻身坐起来,笑眯眯道:“哎呀,我听说,蛇和龙生性本淫不说,那玩意儿还有两个。两个唉!我以前还没交过蛇妖朋友,就想问问那个蛇妖,生两个是什么样子。是并排一左一右连在一起?还是一上一下挨在一起?我真的,太好奇了,好奇到茶不思饭不想,不去问出一个答案来我睡不着觉!”

青鸾鸟:“……”

青鸾鸟:“你等着被仙尊他关禁闭吧!”

顿了顿,又说:“估计仙尊关你禁闭之前,周宿那小子会先拿着砍刀追你三百里地。”

“这不是有你嘛~”

谢裴满不在乎的拍了拍青鸾鸟的脖子,“你可是整个九华山飞的最快的鸟儿,到时就靠你拯救我了!”

青鸾:“……”

青鸾:“我管你去死!”

一路吵吵拌拌,谢裴终是来到了周宿暂行落脚的府邸。

只是……

谢裴看着顶头大大的两个‘齐府’二字,有些愣。

“这莫非是岭南齐家的地盘?”

青鸾鸟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绿衣少年郎:“你别告诉我你事先不知道。”

谢裴顿时头皮一紧,按住青鸾鸟的肩膀:“我觉得,我们可以晚点再……”

话音未落,身后便是一声唤。

“师兄?”

来人声音冷冷的,道:“你怎会在此?”

这个是周宿。

那个据说有两个家伙的龙族。

“谢兄。”

来人声音温润,温柔道:“你此番前来,莫不是为了小弟的事?他这阵子日日夜夜借酒消愁,直言要把你……”

这个是上回挥着鞭子上九华仙宗找说法的齐姓少年郎的哥哥,齐渊。

可惜他话未说完,就被另一道更为暴躁的声音打断。

“谢狗!你竟还敢来找我!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

谢裴维持着轻佻的笑转头,便见一个少年红衣猎猎,手里挥舞着一条红色长鞭,气势汹汹的朝他杀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