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约是许尤太过不知节制的缘故,尽管睡前他很仔细的帮助谢裴清理了,但谢裴依旧发烧了。

时值夜半时分,许尤入睡后不久,便生生被热醒了。

这才惊觉,怀里的谢裴浑身上下都烫的厉害。

温度计一量,竟是高烧39度多。身子软绵绵的,呼吸都有气无力。

许尤又气又急。

连夜开车送谢裴去急诊的路上,许尤怒道:“你难受了,为什么不说?要不是我半夜发现,你还想自己撑到天亮吗?”

谢裴缩在许尤的大衣里,脸色是病态的红。一副精力不济模样,连说话都懒得。

许尤剩下的怒气发不出去,脚踩油门,在超速的边缘疯狂试探。

用平时一半的时间赶到医院,许尤推着谢裴的轮椅,三两步跑到急诊室。

时间紧急,许尤没有送谢裴去许家名下的私人医院。

而是去了距离二人住处最近的公立三甲医院。

医生给谢裴开了药,便让谢裴去输液室输液。

输液室里有七八个孩子,不算安静。

谢裴因高烧而混身发冷,即便整个人都缩在了许尤的长款大衣里,依旧有些凉。

坐在房间靠角落的位置,闭眼靠在椅背上,整个人昏昏欲睡。

许尤坐在谢裴旁边,照看了他一会儿后,便去找医生询问他的身体状况。

面对医生时,许尤没了在谢裴面前的软乎劲头,没什么羞耻心的报告了谢裴出院前后的身体状况,以及他每晚近乎不知节制的床事。

最后,许尤脸色平淡的问:“我想知道,我还可以像从前一样肆无忌惮的要他吗?”

医生听闻后,既惊讶又愤怒,还有阵阵的无语。

留下些医嘱后,没什么好脸色道:“照他那样的身体状况,你如果不想他英年早逝,就可劲儿的造吧!”

面对医生的黑脸,许尤沉默片刻,低低道:“可他如果感到难受,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比起提问,许尤这更像是自言自语,值班医生便没理他。

急诊科坐的久了,经常会遇到些奇葩。

这位坐班医生将许尤定义为‘精|虫上脑’的小年轻,再次告诫他床事上要节制后,就把人赶出去照顾病人了。

许尤没有立刻回去。

他去了停车场,从车座下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点燃。

倒也不吸,只是叼在嘴里。

袅袅白眼从烟头火光处升起。

许尤靠在车门上,想起了谢裴寻死时候的决绝眼神。

谢裴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伤了不知道喊疼,烧了也不知道说难受。

或许对他来说,死亡是一件好事,所以病了也不会主动就医。

想来谢裴连生死都看淡了,床上那种事似乎更加不重要了。

舒服了不会说,难受了更不会说。

不论二人欢爱时离得多么近,谢裴都始终将他视作外人。

咫尺天涯,不外如是。

如此看来,谢裴刚才在床事上放开声音,或许也仅仅是因为厌烦了他的纠缠而做出的无奈之举。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许尤刚刚才因为谢裴在床上的回应而产生的些许兴奋褪去,再次体会到了一种深切的挫败感。

不由得,许尤眼里染上嘲弄。

他想不通,喜欢一个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嘴里叼着的香烟已经燃尽。

许尤将烟头扔进垃圾桶里,准备回输液室。

这时,手机‘叮咚’一声,响了一下。

许尤不甚在意的拿起手机,却发现发消息的,竟是谢裴。

脸色一顿。

许尤点开消息,才发现谢裴是感到冷了,想问他回家拿条毯子。

许尤盯着这消息看了许久,忽然间笑了。

喃喃道:“会主动提‘报复’之外的要求了啊……”

十分钟后,许尤拿着从附近超市买回来的毯子,去了输液室。

许尤原以为,谢裴仍会像他离开时那样,独自坐在角落里。

推开门,才发现输液室的孩子正坐在谢裴周围的座位上,探头探脑的看他捏泥人。

左手输着液,不太灵活。

谢裴就用左手拿着泥团,只用右手动作。

饶是如此,动作也快得令人眼花缭乱。没多久,一个圆头圆脑的小男孩便成型了。

将泥人递给身边眼睛红红的男孩,谢裴眼里全是温柔的笑意。

许尤被这笑容定在门口,一时间竟看痴了。

谢裴却好似没看到他,视线放在男孩身上,温柔的哄着他。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哥哥给你捏好了泥人,你就要乖乖听护士小姐姐的话,让她给你扎针好不好?那么点儿疼,我们的小英雄一点儿都不怕对不对?”

小男孩吸了吸鼻子,用哭腔说:“我,我才不怕!”

他右手拿着泥人,伸出白白胖胖的左手,颤巍巍的递给护士。

眼里都聚起泪泡了,还是强撑着说:“我是男子汉,我不怕扎针,我不怕,呜呜呜……”

给输液室的大人们都看笑了。

值班的护士小姐认出了许尤是陪谢裴一起来的,见他一脸惊讶的看着被孩子围着的谢裴,不由抿嘴笑了下。

“你的朋友真厉害,那个孩子血管细,针扎了两遍都没找准血管。小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再也不肯扎针。闹得太厉害,家长都没办法。”

“可不是说嘛!”

男孩的父亲走上来,好笑道:“我家孩子血管不显,被针扎了两次后再也不肯扎第三次,他这还发着烧没什么力气呢,结果闹起来还是给我整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这儿头疼呢,你朋友问我说我手里提着的是不是橡皮泥。”

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我刚刚就……唉,就语气不太好,跟你朋友说‘我手里提着啥关你啥事’。你朋友也没生气,说把橡皮泥给他,他有办法。这不就成现在这样了嘛。”

几人说着话时,谢裴手里已经开始捏第二个物件。

没多久,泥土成型,是一只举着爪子的招财猫。

孩子们眼巴巴的围着谢裴,发出一阵阵惊叹的声音。

许尤看着灯光下,谢裴温柔的侧脸,心口一热,喊他:“阿谢……”

谢裴抬头,望向声源处。

或许是因为有孩子在场,他眼里的温柔还在,嘴角上扬的弧度也没有压下去。

张口,声音难得的温柔。

“你回来了啊,我等你很久了。”

因为这句话,许尤心口的热度扩散到全身。

三步并作两步,许尤来到谢裴跟前,用毯子裹住谢裴。

他张口,回了一句。

“我回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