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1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尤给谢裴办好出院手续后,带着谢裴回了他的住处。

那是许家人在许尤入学之初,给他买的房产。

一百五十平左右的三居室,距离学校大门走路不过五分钟的距离。

不过在带谢裴回去之前,许尤先带着他去了附近的大型超市。

从前,为了维持贫穷人设,许尤一直在校内住宿。

后来为了缓解谢裴租房的压力,还和他一起合租了一个单间,分别占据了房间里的上下铺。

这套房子也是直到最近才收拾出来,准备住人。

扮穷人扮的时间长了,许尤也学会了精打细算,省钱的本事比谢裴这个真贫困生还强上不少。

听到超市广播里说今日肉蛋限量特价后,许尤把谢裴推到人少的地方,一脸兴奋地说:“晚上我做你喜欢的肉末蛋羹好不好?”

谢裴不讨厌这样的许尤,予他一声:“好。”

许尤更高兴了,临走前在谢裴脸上叭唧一下,才巴巴的排起了队。

那自然的动作与神态,好像他与谢裴是再普通不过的情侣一样。

等待的时间有些无聊,谢裴自己逛起了旁边的水果区。

撕了一个塑料袋,准备挑些苹果回去。

纤长白皙的手指在红润的苹果堆里挑挑选选,正准备拿一个放进袋子里,一只手从旁伸过来,抢走了谢裴选中的那个苹果。

“谢裴?真是你呀!我看了你好半天了,差点不敢认。”

来人掂了掂手里的苹果,随手扔到了身后站着的男生手里,挑眉问道:“你腿怎么了?”

谢裴抬头看他,脸色渐冷:“关你屁事。”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在。

这家超市距离大学很近,经常会有校内的学生组团出来采购物资,遇见一两个认识的人也不算稀奇。

“怎么不关我事?”

安在笑眯眯的开口,俯身凑上来,压低声音挑衅道:“少爷我正想着怎么把你的腿打断出气呢,你这腿倒是先断了,这不是坏我计划吗?”

光说还不够,安在还真的拍了拍谢裴的大腿。

“真断还是假断?有感觉不?少爷我给你揉揉?”

水果区路窄,又有安在的小弟绕到谢裴身后挡住了他的退路。

谢裴避无可避,只能任人施为。

他脸上也不见怒气,眼神平静的看着安在对他的大腿和膝盖敲敲打打,没给一点儿反应。

年初开学那会儿,因为谢裴的缘故,许尤完全不顾过去十几年的交情,单方面和安在闹掰了。

那会儿许尤打定主意要给安在一个教训,证据都搞好了,打算起诉安在,大有不把人送进监狱里去不罢休的架势。

事情越闹越大,最后竟闹到了许安两家老太爷耳朵里。

安在作为过错方,被安家老爷子提着鞭子真真假假的教育了一通,这场闹事这才得以平息。

等到暑期,安老爷子又把安在扔进军营里练了一个多月,秋季开学才给人送回来。

这件事几乎传遍了京都的二代圈子。

大家明面上虽然不说什么,私底下都会笑话安在两句。

安在胡天胡地惯了,万万没想到会在谢裴这么个穷小子手里栽大跟头,对他观感更差了。

被老爷子从军营里放出来后,一直盘算着怎么教训谢裴来的,结果开学这么长时间一直没逮到人。

谢裴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谁都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

安在几乎都要把人给忘了,没成想老天把这机会给他送眼前来了。

安在对着谢裴的腿敲敲打打时,一直在关注这谢裴的脸色。

起初他也只是玩玩,没相信谢裴真的断了腿。

可越到后来,安在脸色越奇怪。

刚才他捏的几处都是能叫人十分疼的地方,可谢裴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止如此,还没有膝跳反射。

不由嘀咕道:“我擦,不是吧,你腿真断了?”

“对,断了。”

谢裴看着安在,冷笑道:“不信的话,你划我一刀,看我会不会叫疼?”

跟着安在的几个男生脸色也有点不好看。

他们一直看不惯谢裴,每回见到他都要嘲讽两句,可那都是在谢裴身体没毛病的情况下。

这会儿人家腿断了,你再上去怼人,那就是欺负残疾人。

欺负残疾人,是个人都看不惯。

没瞧见周遭已经有不少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了吗?

毕竟安在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他们人多不说,还几乎包围了谢裴。

每个人看着谢裴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瞧着就不像是安好心的。

安在人混,但要他大庭广众欺负一个残疾人,也觉得没面子。

一个男生适时站出来,说:“不是,你这腿怎么回事啊?没听你班长说你出事故了啊?我们还以为你只是扭到腿了呢。”

这话说的,好像之前安在就是和谢裴开玩笑似的,谁叫他们事先也没想到谢裴腿真坏了呢?

谢裴偏不吃那一套,对说话的那人笑:“那我是不是要先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我事先没告诉你我腿真断了,让你们误会我只是扭到腿了?”

声音不大不小,足以叫周围看热闹的人听见。

说完,谢裴也不管对方表情如何,向附近一位看热闹的女员工求助道:“麻烦,能请姐你帮我叫一下超市的保安吗?就说有人聚众欺负我一个下肢瘫痪的残疾人。”

说这话时,谢裴双拳紧握,表情屈辱,做足了无助的姿态。

那员工怔了下,随即点点头,就要给保安打电话,却被安在身边一个人给拦住了。

“不是,阿姨,你别。我们真不知道他出事了,就是跟他闹着玩。”

可他拦得住一个人,拦不住所有人。

水果区的员工不少,其中一个看见打电话的被拦住了,便直接跑去保安室叫人。

周围议论指点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有聚集的倾向。

有一个男生见事态不对,悄悄对着安在咬耳朵:“安哥,要不今天这事儿先算了吧。”

安在皱眉,暗暗骂了句:“啧,真晦气。”

扭头便打算走人。

没等他直起腰,一篮子鸡蛋直接砸他脸上去了。

鸡蛋碎了不少,蛋清混着蛋黄和蛋壳,流了安在一脸。

安在怒气瞬间就起来了。

他抹了一把脸,气得破口大骂:“他妈的谁特么找……”

话没说全,迎面被一块五花肉堵住了嘴。

许尤一脚把没来及站稳的安在踢趴下去,不停的用力踹他,一双眼睛气得通红。

“你他妈又欺负他!”

等超市保安赶来的时候,安在带来的几人正费力拖着许尤往后扯。

拳脚无眼,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带了点儿伤。

许尤对面,安在一脸狼狈。

他双眼阴鸷,食指指着谢裴,声音里全是压不住的火气。

“你他妈为了这么一个傻逼玩意,连十几年的兄弟都不要了?!”

许尤一双眼睛冒着火,比安在还生气。

双手都被架住了,可他两条腿还不停的朝着安在的方向蹬。

“去你妈的,你他妈的才是傻逼玩意!我当初就不该顾忌那点情分直接把你送进去,免得你又找他麻烦!”

一众人里,唯独谢裴安静的待在外围,一副置身事外的淡漠表情。

他是第一个瞧见保安的人,遂同人点了点头,说:“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保安纷纷上前,分开两拨人。

其中一个走到谢裴跟前,低声问道:“小兄弟你看,这事要不要报警?”

谢裴摇头。

安在这回就是逮着他损了两句,报警也顶多是听一番教育,没用。

再次同保安和工作人员道歉,谢裴便领着眼睛红彤彤的许尤回去了。

肉和蛋,最终还是没买成功。

回到家,谢裴把轮椅调转了个方向,仰头看着站在门口的许尤,问:“你怎么又哭了?”

被找事的主人公谢裴没哭,许尤倒是稀里哗啦的流了一路的眼泪。

好像就从那天早晨开始,许尤的泪腺开关打开后,再也没关过。

才多大点事,竟哭成这样。

当下,许尤一双眼又红又肿。

他不回答,跪在谢裴面前,紧紧搂着他的腰。

眼泪沾湿了谢裴前胸的卫衣,莫名有些发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