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47章 爸妈

我的书架

第47章 爸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板,两个气球。”凌逸晨指了下众球中的两个,“就那蓝色的和红色的。”

“哎,小伙子拿好啊,别让飞走了。”

“谢谢老板。”凌逸晨刚接过气球,慕容轩言就把手伸到了他面前,晃了晃手指。

凌逸晨无奈的把蓝色气球绑在他无名指上,笑道,“为什么你又知道了我想干什么?”

“我就是知道。”慕容轩言看着手指上的气球,又拿过另一起球绑在凌逸晨无名指上。

两只手并在一起,红色的彩绳与肤色映衬显得莫名好看,慕容轩言觉得不够,又把两手的衣袖挽起一点,露出上面的红豆骰子手链。

看他一脸痴汉笑,凌逸晨忍不住一巴掌拍他脸上,“你笑的太猥琐了笨蛋!这样很明显的!”

慕容轩言的狗耳朵垂了下来,可怜兮兮道,“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救命!恶意卖萌犯规!

慕容轩言本就生的好看,安静起来面无表情的时候看起来特别高冷严肃,以至于有点可怕,但这样委屈巴巴的表情摆在脸上,简直不要太可爱!

凌逸晨摸摸狗头顺顺狗毛,“行吧,那你今天想做什么我都依你?”

慕容轩言硬生生的把快扬起的嘴角压下,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这可是你说的。”

凌逸晨点头。

“那第一个就玩摩天轮好了。”慕容轩言牵着凌逸晨的手,已经想好要在上面做些什么了。

果然会撒娇的人有糖吃,没想到这一招竟然这么好用。

他们把气球寄放在保安那里,然后坐上了摩天轮,站在高处看的远,能将整个城市都收入眼底,似乎换做晚上的话会更漂亮。

慕容轩言看了眼外面,又看了眼一心看外面的凌逸晨,偷偷的凑过去,凌逸晨突然转头看他,“你头晕不晕?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慕容轩言不解的皱眉,“我该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凌逸晨愣了一下,然后摇头,他拿起水喝了口,对上慕容轩言的眼睛,本能的觉得危险,起身要跑,又被人抓了回去。

慕容轩言看着他,“别跑,摩天轮上乱动很危险的。”

“我……我不跑……”凌逸晨推着凑过来的人,“你也别凑唔……”

他没说完就被慕容轩言堵了回去,尽数淹没在喉间,声带震动却发不出声音。

真不知道为什么慕容轩言这么喜欢接吻,一天都不带亲够的,亲就算了,关键是每次完了还得咬他一口。

刚开始那几天他的嘴就没好过,后来被他借着不改掉咬的毛病就不许亲他的借口,慕容轩言才消停点不至于再把他的嘴咬破,但是每次都是不轻不重的咬在他唇上撕磨着。

自己咬唇是一回事,被别人咬着撕磨挑逗就又是一回事了,那感觉实在是说不上来,又怪异又羞耻。

突然一双暖热的手钻进衣服里,凌逸晨开始剧烈挣扎起来,但慕容轩言力气实在太大没能推开。

口腔里的空间被一一造访,凌逸晨瞄准缝隙在慕容轩言舌尖上咬了一下,慕容轩言吃痛,终于停下了作恶的嘴和手。

他捂着嘴,又搬出了撒娇那一套,泪眼朦胧谴责的看着凌逸晨。

被喜欢的人湿着眼睛楚楚可怜的盯着看,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抗得住,凌逸晨也不例外,瞬间自责把他整个包围住,“呃……那个……谁让你乱动来着……”

慕容轩言眨了下凤眸,泪水没滑下来反而将他的睫毛沾湿,看起来就更加可怜了。

“你……你别这样看着我……”凌逸晨别开眼睛,“落地了,我们该下去了。”

他在前面走着,慕容轩言就站在原地不愿动。

凌逸晨走了几步,刚巧前面有个卖糖葫芦的他就买了两串,然后转身看着还在闹别扭的狗子,拿着糖葫芦招手。

慕容轩言哼了一声别过头。

凌逸晨笑了起来,又冲他走过去,把糖葫芦塞人嘴里,“别生气了,给你吃糖葫芦。”

慕容轩言还是不领情,咬着糖葫芦就是不搭理他。

凌逸晨朝四周看了下,确定没人注意这边然后凑近慕容轩言嘴边亲了下,“再气下去今天就什么都玩不了了。”

他好不容易把人哄好,然后拉着人把所有的项目都玩了一遍,一直闹到了天黑。

现在夜长,五点多的时候天就完全黑了下来,还好月光够亮,能为他们照明回家的路。

忽然一片白色的羽毛落在凌逸晨的睫毛上,他用手蹭了下,凉凉的。

???

一场大雪悄然降至。

凌逸晨抬头,眼前第一时间呈现的是灰黑色的,直到雪飘落在地上,化掉。

不同视角看到的不同,当他平视的时候,雪变得好看了,那是洁白的,神秘的,温柔的。

凌逸晨忽然笑了,“小言,下雪了。”

“嗯。”慕容轩言接了一朵,看着晶莹剔透的雪花在手中化掉,“今年的第一场雪。”他转头看凌逸晨,“好幸运,能够和你一起看。”

对上他充满笑意的眼睛里,凌逸晨猛地心跳漏了一拍。

救命!以前怎么没发现小言这么会撩呢!

“咳……”凌逸晨手放在唇边咳了声用以掩饰,“快走了,不然阿姨他们该着急了。”

慕容轩言点头,脚步却依旧不紧不慢,他抓住凌逸晨的手握在手心,“都冻红了,我给你暖暖。”

冰凉的指尖传来滚烫的温度,都说十指连心果然不假,凌逸晨的心跳也加快起来,“该过年了,重聚后的第一次春节,是要在凌家还是慕容家?”

慕容轩言皱眉,“我觉得哪里都一样,反正只要有你就好了。”

天气这么冷,凌逸晨耳朵却莫名的发烫,他在慕容轩言手心轻轻挠了挠,“嘴这么甜啊?”

慕容轩言笑起来,“甜不甜要不要尝一下?”

“尝?”凌逸晨问完才反应过来,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尝吗?”慕容轩言对凌逸晨明明很害羞却还要维持面色不变的样子简直喜欢的不行,他的指尖在凌逸晨手心暧昧的抚摸着,“尝尝吧。”

“不要。”

凌逸晨抽回手,跑起来,慕容轩言就在后面追。

也不知道今天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他们一打开门就见屋里俩女人靠在一起兴奋的尖叫。

???

凌逸晨走过去,“什么事这么高兴?”

江倾梦看了他一眼,“你哥说过年会带小汐过来。”

“小汐?”凌逸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要把卓汐带到这里跟我们一起过年吗?”

江倾梦点头,“不然小汐一个人过年也太可怜了,过来我们两家人一起多热闹啊!”

“是吗?”凌逸晨问道,“我哥刚跟你们说的?”

他们这边说着,另一边的叶潼一把将自家儿子拉旁边,小声道,“你听见了吗?”

慕容轩言疑惑的皱起眉,“听见什么?”

“卓汐啊!”叶潼恨铁不成钢道,“人家小安安的哥哥都把媳妇儿追到手了,你呢?!你和小安安相处这么久,都没什么进展?”

“这个……”慕容轩言瞄了眼凌逸晨,又看向自家瞎操心的老妈,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儿媳妇已经到手的消息。

也不知道两个妈妈和两个爸爸会有什么表情。

等凌逸晨和江倾梦聊完,慕容轩言一把将凌逸晨拉回房间。

凌逸晨皱眉,“要吃饭了你突然把我拉这里干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告诉阿姨叔叔我们的事情?”

“我们的事情?”凌逸晨愣了一下,“你想吗?”

慕容轩言伸出手抱住他,脑袋放在凌逸晨肩膀上蹭蹭他的脖子,“难道你不想?”

“我……不知道……”其实这种事情凌逸晨也不太清楚,在一起后一直没往这方面想过。

朋友们那边他们也没刻意瞒着,大都是知道的。

但是跟父母这边公开出柜,他总觉得心里隐约有一点的恐惧,说不上来。

其实要照江倾梦和叶潼那种性格的女人,应该不会反对他们,两个爸爸也是个媳妇说一不敢二的德性。

两家的父母估计是很好通过,但是……

感觉到他的犹豫,慕容轩言侧头亲了下他的耳尖,“不愿意吗?”

“也不是,我……”凌逸晨没说完又顿住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确实是不愿意的。

慕容轩言放开他,看着他不安的表情皱起眉,“你在害怕什么?”

凌逸晨抿唇,他与慕容轩言对视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慕容轩言不喜看见他本充满笑意的眼里充满恐惧,便用手捂住他的眼睛,轻声道,“你觉得阿姨他们会不同意吗?可是我们能在一起也是他们撮合的。”

凌逸晨没说话。

慕容轩言在他耳边柔声道,“试一试好不好?我相信结果是让人惊喜的。”

你也说过了,今天的事情要依着我来。

眼前是黑暗的,耳朵是发烫的,慕容轩言的声音是具有蛊惑力的,凌逸晨的心是向着慕容轩言的。

他点头,“那就试一试。”

吃饭时,工作的两位爸爸也到了场,这下两家人除了凌烁和卓汐都聚齐了。

慕容轩言看了眼凌逸晨,又抬眸扫了眼桌子上的其他四人,“我想先说一件事。”

叶潼疑惑道,“什么事情这么隆重?”

江倾梦狐疑的打量他一眼,又去看旁边的凌逸晨,“你俩……是不是惹什么祸了?”

“是福还是祸这得由你们来定夺。”慕容轩言在桌子下面扣紧凌逸晨的手,他是相信这对两位妈妈来说是一件福事的,“我和安安……早恋了。”

四位父母,“……”

“什……你说什么?!”江倾梦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反应那么激烈,凌逸晨猜不透她是惊喜还是惊吓,他咬了下唇,鼓起勇气再一次重复,“在一起了,就恋人的那种,已经有一个月了。”

叶潼打量了一下慕容轩言还没来得及反应,江倾梦先一步站起身伸出手探向凌逸晨。

要被打了吗?历史是会重演的吗?

凌逸晨闭上眼睛,他似乎能听到清脆的耳光声在他脑海里回响,但是他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动静,睁开眼睛就对上江倾梦疑惑的目光,“你怕什么?”

“你……”凌逸晨眨了下眼睛,略显无辜道,“妈妈你不是要打我吗?”

江倾梦,“???”这不就离谱了?

“兔崽子!我啥时候真正的打过你?!”江倾梦把手放在他额头上探了下又收回来,“我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脑子出什么问题了,不然怎么会突然开窍。”

凌逸晨,“???”

他转眸看向一直埋头干饭的凌霄,“那爸爸呢?”

凌霄看了他一眼,“这种事你妈做主就好了,我不管,反正你俩开心别影响成绩就行。”

凌逸晨又去看叶潼和慕容复,“伯父伯母呢?”

叶潼笑道,“还叫什么伯父伯母?你该改口了。”

凌逸晨忽然就松了口气,他看着满眼期待的叶潼和慕容复,笑起来,“爸,妈!”

“哎哎!”叶潼笑的嘴都合不拢了,惦记了十六年,终于被自家儿子拐回来了。

慕容复淡定的点头,结果被自家老婆打了一巴掌,他连忙兴奋道,“好好!可算是盼到了这一声爸了!”

众人笑起来,江倾梦看向慕容轩言,“小言,你不觉得你也应该有点什么表示吗?”

慕容轩言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凌逸晨,然后笑道,“爸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