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46章 谁来赴约

我的书架

第46章 谁来赴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逸晨的时间观念比较准,他不太喜欢让别人等一般都会到的比约定时间早一点。

中午他随便找了个借口溜出来,慕容轩言那委屈巴巴的表情太可爱,总觉得有点愧疚,回去的时候买个什么补偿一下吧。

他四处看着,忽然见到等候厅坐着一个人影在悠闲的看着手机。

呦呵,没想到这林枫来的挺早的啊。

凌逸晨走过去坐在对面,就那么盯着人打量。

长得也还行,虽然比起他家小言差远了,但最起码不难看。

可能是被他的目光盯得不舒服,林枫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小朋友,有事?”

凌逸晨,“???”这就很离谱了。

“谁是小朋友?”凌逸晨皱起眉,“你似乎看起来没比我大多少吧?这话听起来特别欠揍哎。”

林枫笑了声,“年纪不大,脾气还真不小。”

凌逸晨把水放桌子上,“我没工夫在这儿跟你闲扯,咱们还是赶紧谈正……”

“师哥。”

凌逸晨话没说完,突然被一女声打断了。

秦染拎着大包小包冲这边走过来,“我逛好了,咱们回去吧,快饿死了都。”

林枫起身接过她手里的袋子,哭笑不得道,“你这是要把我花破产的节奏吗?”

“哪有~人家就花了一点点嘛~”秦染说着忽然注意到后面的人,“凌同学?好巧啊,怎么一个人出来玩儿?寒假作业都做完了吗?”

林枫看了眼凌逸晨,“怎么?你们认识吗?”

秦染点头,“对啊,这我学生。”

他俩在一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凌逸晨现在完全处于一种懵逼状态,他眨了下眼睛,忽然揪住事情的关键点。

“你不是来赴约的?”

林枫,秦染,“???”

看林枫一脸懵逼,凌逸晨有些怒了,“你这人是不是太不厚道了点?明明之前都和我约好了今天见面怎么现在又去找别人?”

林枫皱起眉,“那个……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凌逸晨冷笑一声,拿起桌上的水就走,他听了墨吟的话来和暗翼求和果然就是个错误。

以后随便怎么着吧,什么暗夜是为了与暗翼比肩同行而存在,什么合并,什么林枫,统统都去见鬼吧。

之前聊天他还以为暗翼王是个清冷爽快的人,没想到这么没信用。

因着怒气,凌逸晨没有过多的注意路况,刚走到商城口就被迎面走过来的人撞了一脑袋。

“谁?!”凌逸晨捂着头看向面前的人,“小……小言?你怎么在这儿?”

他瞄了眼慕容轩言手里的口罩和水,愣了一下,“你是来赴约的?”

“你怎么知道?”慕容轩言看了眼他后面的两人,“林枫?秦老师?你们怎么在一起?”

……

八目相对,气氛有点尴尬。

凌逸晨忽然开口道,“别愣着了,咱们来捋一下!”

他看向秦染和林枫,“你俩是来逛街的?”秦染点头,凌逸晨又看向慕容轩言,“你是来赴约的?”

慕容轩言看了他一眼,“嗯。”

凌逸晨缓缓的捂住脸叹了口气,“看来暗翼和暗夜的事也不用谈了。”

他抹了把脸,又把秦染和林枫打量一遍,怪不得墨吟说是不得不远离的存在。

他笑道,“秦老师,有男朋友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啊。”

“那你们早恋了也没记得跟老师说一声呢。”

凌逸晨有些心虚的咳了声,“行吧,那我俩就不打扰老师约会了。”

秦染一愣,她和林枫互视一眼,皆是一阵恶寒,“这玩意儿才不是我男朋友。”

“除了安初那死脑筋对你死心塌地,你觉得我能看得上你?!”

凌逸晨要拉慕容轩言准备走的手忽然顿住了,“什么安初?”

秦染摩擦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她笑了下,“也对,他还欠你们一句再见呢。”

凌逸晨皱眉,“你们说的安初与我们所知道的那个是同一个人吗?”

小的时候,他和慕容轩言身边总有一个大哥哥跟着,那是所有保镖里年龄最小的,也是最厉害的。

他话很少很高冷,但是他很体贴也很温暖。

出生在这种家族里,他们不能有足够的时间去玩闹,每天除了学就是学,大人们生意场上树的敌,很可能私底下报复在他们小孩子身上,他们必须得有自保的能力,同时也必须得跟着各种家教老师学习各方面的知识。

有时候累了,倦了,其他的保镖或者仆人会想着法儿的哄他们继续学,但是安初不同,他会偷偷的帮他们开脱,让他们也能有自己的空间和自由,也会给他们买平时家里不让吃的小零食。

可是后来,大概是凌逸晨离开的前一段时间里,安初消失了,再没在他们的视线里出现过,也没有人再提起。

凌逸晨问道,“安初现在在哪里?为什么后来他就走了?”

“你们想见他吗?”秦染垂眸,“我也想。”

慕容轩言皱起眉,“他怎么了?”

“他……去了另一个地方,一个我们摸不到也看不见的地方。”秦染举起手看着上面的戒指,“只是可惜了他还欠我一场婚礼。”

从17岁到24岁,那个和她一起长大的人失了言,再也没有出现过。

凌逸晨沉默一会儿,忽然看向林枫,“之前秦老师叫你师哥?什么意思?”

“一个老师教的。”林枫看着慕容轩言,“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你们一样出生都有父母的,只是刚好有个好心人收养了四个孩子,训练了他们。”

慕容轩言与他对视着,总觉得林枫似乎在内涵着他什么。

“四个?你,秦老师,安初,还有一个是……墨吟?”

林枫一愣,他转头看凌逸晨,“你怎么知道?等……你见过他?你知道他在哪儿?”

“我知道又能怎样呢?他不想见你我也没有办法。”

凌逸晨不知道林枫和墨吟之间发生过什么,也不想知道,虽然墨吟这个人很幼稚,也很任性,但是说实话,其实墨吟这个人挺好的。

林枫沉默下来,他忽然觉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

凌逸晨叹了口气,他转头看慕容轩言,“走吗?”

“我还有一句话。”慕容轩言看向林枫,“你不觉得欠我们一个解释和一句道歉吗?”

在之前学校里见过林枫后,他们也去找过,但是除了那次,他们还是没有见到人。

林枫抿唇,“我……对不起,我是不应该一句话不说就把事情推给你。”

“你应该道歉的不是我,是轩辕,是温舒,是暗翼里的所有人。”慕容轩言面色不变,语气却有些愠怒,“你要走没人拦你,但你不应该诈死,所有人所有人都在找你,这么多年一直没敢放弃,轩辕以为是他害死了你,这么多年一直活在愧疚中不愿再踏入暗翼一步,你如果不喜欢温舒就应该直截了当的拒绝她,而不是以逃避来解决问题。”

他说完就不愿再看林枫一眼转身拉过凌逸晨离开。

“你……”

“你……”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他俩对视一眼,然后笑起来。

凌逸晨拍了慕容轩言一巴掌,“哎,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你在暗翼那边呢?害得我这么纠结。”

慕容轩言挑眉,“你又没问我,而且你不是也没告诉我你在暗夜那边?”

凌逸晨又笑了一声,“我说之前聊天怎么觉得对面那么可爱呢,没想到是我家小言啊。”

“那要对面不是我,你还觉得可爱吗?”

凌逸晨停下脚步捧住他的脸,“什么啊,你怎么连自己的醋都吃呢?对面不是你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对话了好吗?不过话说回来,你之前怎么会让我入侵ai的系统?自己打自己,傻不傻?”

“也没什么,只是为了测验ai的系统能抵御到什么程度好便于完善。”

“这样吗?”凌逸晨笑道,“亏我之前还在想自家人打自家人跟傻子一样。”

自家人?

慕容轩言眼前一亮,听见这个词不免的心中窃喜,他抓住脸上冰凉的手亲了下,“我们先不回去,去约会好不好?”

凌逸晨一愣,随即点头。

他们去了附近的游乐场,不过两个男生确实有点怪怪的,特别是还牵着手长得好看的男生,一路上吸了不少目光。

凌逸晨有些别扭的想把手松开,可无奈慕容轩言就是不放,他越是想松慕容轩言牵的越是紧。

他避开旁边俩小姑娘的目光,压低声音道,“小言,这样很奇怪哎,要不咱先收敛一下?”

“不要。”慕容轩言死死的握着那只手,怕太用力把人弄疼了,又怕太轻人抽走了,“为什么我约会要看别人的脸色?别人约会都可以光明正大的,为什么我不可以?”

“也是。”凌逸晨不动了,乖乖的任由慕容轩言牵着,他东张张西望望,嘟囔道,“奇怪,怎么看不到?”

“树后面。”

凌逸晨看过去,果真见有一卖气球的在树后面,因着被树枝档到了不易发现,他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找气球?”

“对哦。”慕容轩言有些懵逼的与他对视,“我怎么知道?”

“你问我啊?我怎么知道!”凌逸晨给了他一掌,“你在这儿……”

他没说完,慕容轩言便道,“一起去吧。”

凌逸晨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声,“好啊,一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