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45章 湿着眼

我的书架

第45章 湿着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哥们儿,进度挺快啊?”

慕容轩言、轩辕冥和韩时弦三人有个小群,名叫“攻略讨论三人组”,也不知道是谁建的了,反正后来慕容轩言被拉进来的时候是懵逼他妈给懵逼开门,懵逼到家了。

他看着这条短信,抬头瞄了眼轩辕冥。

傻狗子:还好,也没做什么他先开口的。

轩辕冥,韩时弦,“……”咋觉得莫名有股得意呢?

时·弦:你们昨天成的吗?发个烧就在一起了?

傻狗子:嗯,但确实什么也没做,然后突然就被表白了。

冥公子:我实在是没料到三人中竟是你先脱单的,不过你这十六年过得我们确实比不了。

时·弦:你是怎么确定他真的喜欢你?

傻狗子:请教吗?看好。

慕容轩言抬眸瞥了眼旁边做题的凌逸晨,然后默默的牵上了他的手。

做题的人明显一愣,然后把手放桌下反过来也牵着慕容轩言,十指相扣的那种。

慕容轩言笑起来。

韩时弦,轩辕冥,“……”这猝不及防的一口狗粮是怎样?

“你渴不渴?”慕容轩言把他刚喝过的可乐推到凌逸晨面前。

凌逸晨目光还留在题册的那道难题上,完全没留意直接摘了口罩就喝了一口,他喝水有个习惯,刚开始直接咽下,还剩下最后一口就留在嘴里一点一点往下咽。

那一口憋的太满,他唇上沾了水渍,慕容轩言伸过手帮他擦掉,然后……非常猥琐的放唇边舔了下。

凌逸晨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他连忙把口罩戴上掩饰住红透了的脸,但是耳尖还留在外面。

慕容轩言假借着问题的口号,凑过去咬了下他的耳尖,凌逸晨头越埋越低,他实在是面对不了对面那两道愤怒的视线。

韩时弦,“……”完了,我有点后悔为什么要问那个问题了。

轩辕冥,“……”不行,快看不下去了。

慕容轩言还嫌不够,他好不容易才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好好让别人看看他实在是不甘心。

但是当着外人面做什么过格的举动凌逸晨肯定不能够同意。

他想了想,把桌下相扣的两只手放桌上,正大光明的。

十指相扣已经够明显了,就这点那俩货也只能望着却做不到。

可只有两个人看到还有点不够。

“白玄夜。”

“啊?”白玄夜正在对剩下的题作斗争,猛地听到自己的名字抬头看了看,最后确定是慕容轩言喊得魂儿差点没吓飞。

这阎王爷叫他干嘛?不会是有什么巫术叫他的名字然后给他下咒吧?!

慕容轩言抬起他和凌逸晨十指相扣的手指了下他面前的薯片,“递过来。”

白玄夜,“……”大哥你另一只空着的手呢?这样对于我这种还没脱单的人很残忍的好吗?

他乖乖的薯片递过去,慕容轩言接过放一边根本没有吃的打算。

嗯很好,这下就只差顾璟夜没看到了。

不过顾璟夜这人学习未免太老实了点吧?你倒是抬头看看啊!抬头有惊喜的!

他那幽怨的目光除了顾璟夜和凌逸晨,被塞过狗粮的其他三人基本已经读懂了。

原来恋爱真的会使人智商下降的,这样看上去简直就像弱智……咳咳,幼稚。

在慕容轩言期盼的目光注视下,顾璟夜终于停了笔动了脑袋。

慕容轩言眼睛一亮,对对对!快看过来!

可惜没能如他所愿,顾璟夜拿着新买的卷子转头找了韩时弦,“你看这道题是不是出错了?我总觉得有点毛病。”

慕容轩言,“……”

看他吃瘪的样子,三人没忍住笑起来。

“你笑什么?”顾璟夜手在韩时弦眼前晃了晃,然后点点试卷,“就这个。”

“咳咳咳咳!”慕容轩言看着那边用心讨论试卷的两个人,愤愤的拿起桌上的辣条往嘴里塞,结果吃的太急呛到了喉咙,辣的脸都红了。

“小言你怎么样?”凌逸晨连忙帮他拍背,他要抽回手但慕容轩言却死死的扣住不放,没办法只能怪任由慕容轩言拉着。

“水!”凌逸晨看了眼韩时弦面前没开盖的水,“水给我!”

韩时弦连忙把水递给他,慕容轩言连着喝了快半瓶喉咙里的那股辣意才下去点。

“你是不是傻?”看他辣红的脸凌逸晨不厚道的笑起来,“吃个辣条也能呛到?”

慕容轩言咳的眼角带了泪,他用手擦了一下,然后看向凌逸晨,“你不觉得作为男朋友的你这个时候应该好好地安慰我一下,而不是在那边嘲笑吗?”

凌逸晨笑道,“不,我就喜得看男朋友红着脸,湿着眼的样子。”

慕容轩言,“???”

四人,“……”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

寒假其实来的挺快的,基本是一眨眼一晃神儿就已经到了。

每天和朋友之间插科打诨,和男朋友秀秀恩爱日子过得还挺滋润,当然除了暗夜里一直瞄着凌逸晨小命的刘锦还有这段时间一直蠢蠢欲动的暗翼。

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暗翼抽的什么风,把其余的小组织都清理了,估计下一个就是他们暗夜。

刘锦这人在暗夜里的势力不小,基本上一大半的人都站在他那边,凌逸晨想要光明正大的把人清理掉挺难,他本想着借暗翼之手来除掉刘锦一派,毕竟墨吟说过他想拿刘锦怎么办都行,就算最后暗夜剩下了两三个人那也是成立的,但没想到他等了半月有余暗翼那边一直没有要清理暗夜的动静,就连吞并都没有任何动作。

其实说实话他对暗翼的印象不坏,就第一次聊天来看还觉得暗翼王这人挺好玩儿,他甚至有过要不两组织合并一下的想法,但无奈除了第一次聊天以外,他怎么和人发消息人都不回,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看不上现在的暗夜不想搭理他。

凌逸晨盯着手里的手机,白玄夜那边的消息发过来。

小白痴:老大,暗翼那边一直没动静是不是就放过我们了?但是……不应该啊,明明其他组织都清理完了就剩我们了。

蠢兔子:谁知道那边到底想干嘛,反正你让尚水那边警惕一点就对了。

小白痴:好。

小白痴:对了老大,我还有一点疑问啊,要是暗翼那边真的攻过来,我们要怎么办?墨吟哥不是说过不要针对暗翼吗?

凌逸晨皱起眉,他看着白玄夜发过来的消息思虑半晌最后还是决定找墨吟问一下。

蠢兔子:你现在干嘛呢?我问你个事老实回答我。

墨吟:小兔子啊,咱有事之后说好吗?我这边大早上的,很困你知不知道?

蠢兔子:谁让你晚上疯玩不睡觉的,我问你,你为什么对暗翼执念那么深?为什么不许暗夜与暗翼有任何瓜葛,还不许针对暗翼?你对暗翼……准确来说,是暗翼里的某人,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态度?

墨吟:……

蠢兔子:你别装傻糊弄我,我只有知道了才能决定是主动出击还是继续求和。

墨吟:暗翼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蠢兔子:你脑子里想的什么啊?身为暗夜的创始人你不觉得第一时间应该关心一下暗夜现在什么情况吗?

墨吟:暗夜怎么了?

蠢兔子:……

凌逸晨磨了磨后槽牙,他真的特别想把墨吟的脑袋刨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都是些什么!

突然手机震动起来,墨吟那边要求语音通话。

凌逸晨瞄了眼浴室,然后出了房间。

“我该怎么和你说呢。”对面叹了口气,“当初我也是脑子一抽才弄了暗夜这么一事,暗翼对我来说……是一种即想比肩同行却又不得不远离的一种存在。”

凌逸晨皱眉,“所以你创暗夜就是为了和暗翼比肩?”

“嗯……准确来说是这样的。”

凌逸晨叹了口气,那要是照这样子来说,暗夜确实是不能和暗翼作对了。

他又问道,“那个林枫是暗翼的王吗?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你怎么知道?”墨吟诧异了一瞬,“不过也不算是为了他,实在要揪出个为了谁的话,应该是为了我自己比较多一点。”

凌逸晨听得糊里糊涂的,但他大概能够捋清故事的大框。

应该是起初墨吟和林枫之间发生过什么,后来墨吟就开始躲着人家,但又因着心里的那点不舍矛盾着,见林枫创了暗翼他就脑子一抽弄了暗夜,最后可能是真的累了就干脆直接出国透透气。

但是说到底,墨吟都离开了这么多年还是不愿与暗翼作对,他可能对自己的情感还是没完全放下。

这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呐。

断了与墨吟的通话,凌逸晨转头又给暗翼那边来了几百条的短信轰炸,打着不把人炸出来不罢休的念头,硬生生的把人揪了出来。

g:有事?

t:你早出来不就好了,用得着活遭这么大的罪。

g:有话快说。

呵,看这一副欠揍的语气。

凌逸晨又开始磨后槽牙了。

t:我觉得咱们要不见个面吧,谈一谈暗翼与暗夜的大事。

g:?

g:你可能误会了,暗翼并不准备针对暗夜。

凌逸晨一愣,是这样吗?怪不得他们等这么久也没见暗翼那边有任何动作。

不过他都准备谈和了,半路收工算怎么回事?

t:不管你们暗翼准备怎么样,反正暗夜这边我都已经计划好了。

凌逸晨嘿嘿一笑,到时候把暗夜推给暗翼,他想了就去看一眼,不想也可以不用管,只挂个名还落的一身清闲,多好?

g:所以?

t:暗翼和暗夜合并也只是利大于弊吧?虽然……呃,现在可能比不过你们暗翼那么强大,但是我们的人可都是顶呱呱的,考虑一下?

对面好一会儿没有发来消息,凌逸晨就下楼拿了瓶可乐,静静的等着。

g:倒也可以试一下。

凌逸晨咧嘴一笑,嘿嘿,一切尽在掌握中!

t:那就周末,有空吗?

g:见面就不必了。

凌逸晨挑眉,那怎么行?他还想好好打量一下究竟是什么人能让墨吟这么牵肠挂肚。

t:林枫是吧?或许见个面你会有什么好的收获呢?

g:周日下午一点整。

t:爽快!地点就蓝风商城,矿泉水口罩,不见不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