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43章 黎明已到

我的书架

第43章 黎明已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爸,你厨艺是不是退步了呀?咋感觉没之前的好喝了呢?”凌逸晨又喝了口汤,“还是觉得我哥做的好喝。”

凌霄冷哼一声,“不想喝就别喝,你哥做的好喝找你哥去,别让我给你做!”

凌逸晨瞥嘴,“我还不能说了!对于大病初愈的亲儿子你就是这个态度吗?”

“那不然你以为我们都像小言一样稀罕你?实在不行你别在家跟小言走得了。”凌霄小声嘟囔道,“你一在我和你妈的二人世界就没了。”

江倾梦在桌子下踹了他一脚,看向自家挑剔的小兔崽子,“我老公做的不好喝让小言给你做啊。”

“小言?”凌逸晨转头看慕容轩言,“你会做饭啊?”

慕容轩言夹菜的手一顿,“嗯,你吃过的。”

凌逸晨皱起眉,“什么时候,我都不知道你会做饭怎么吃过?”

“上次在医院。”慕容轩言没有看他,说到底他还是觉得委屈。

为了这个他学了好久,怕做的不好,那天他半夜凌晨三点就爬起来借用医院的食堂给凌逸晨做,就是想看凌逸晨吃的开心。

结果刚好不巧,似乎碰到了凌逸晨心情不好,没吃两口人就放下不想吃了,最后只能便宜了周围的流浪狗。

“医……”凌逸晨愣了一下,“那次是你亲自做的?!”

慕容轩言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凌逸晨拿着筷子戳着碗底,要是知道那只小言做的他肯定吃完啊。

江倾梦瞪了他一眼,“告诉你能怎么着?明知道你吃不下去人家还会告诉你徒增尴尬吗?!”

她算是听明白了,就是人家小言好心给这兔崽子做饭,这兔崽子没吃还怪人家小言没告诉他。

“我……”凌逸晨继续戳着碗底,小模样又自责又委屈,“我也不是故意的嘛……”

江倾梦哼了一声,都不愿再搭理他。

外面还在刮着大风,“呼呼”的声音传进屋里,连窗户都在小声的哐当作响,她看了眼窗边,“小言你今晚就别回去了,我待会儿跟小潼那边说一声,外面风这么大太危险了。”

慕容轩言有些懵逼的抬头,“那我该睡哪里?”

“当然是和小安安一起睡了。”江倾梦皱眉,“你们俩平常不都一起睡吗?干嘛问这个?”

“没……没什么。”慕容轩言继续埋头干饭,可能是因为关系进了一步的原因,他总觉得现在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模式来和凌逸晨相处。

“你……你干嘛!这都最后一块了你还不知道让着我!”

慕容轩言看过去,凌逸晨和江倾梦正在对盘子里的最后一块排骨作斗争,可是抢来抢去两人谁也没有占到一丝优势。

凌逸晨瞪着江倾梦怒道,“你作为母亲的怎么能和自己的孩子抢吃的呢?!”

“哼!”江倾梦不为所动道,“做母亲的怎么了?!你是儿子不是应该让着妈妈的吗?!是谁把你养这么大的?你有没有良心啊兔崽子!”

“我不管!”凌逸晨又用力一点,把排骨往自己这里拽,“这最后一块我先看上的!”

“我也不管!这一块我非得得到!”江倾梦抢不过,眼看着就要到凌逸晨碗里,她急了,转头求救,“老公~”

凌霄收到信息,打了下凌逸晨的胳膊,“你兔崽子!还和你妈抢什么?!”

“嗷!”凌逸晨吃痛松了手,“爸!这不是你为我做的饭吗?!”

江倾梦夹着排骨得意的冲凌逸晨吐吐舌头,然后转眼就放在了慕容轩言碗里,“小言你多吃哈。”

凌逸晨,“???”

就很离谱!虽说他也是为了夹给小言,但是自家老妈这截然相反的态度真的好吗?

他狠狠的瞪了眼江倾梦,“也不知道谁才是你儿子!”

慕容轩言有些无措看着碗里的排骨,然后去看凌逸晨,“那个……要不这个你吃?”

凌逸晨摇头,“不用,就是给你的。”

他说着又瞪了眼江倾梦,“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了。”

看他离开,慕容轩言连忙放下碗筷,“我也吃饱了。”

他追上前面的凌逸晨,“你在生气吗?”

凌逸晨没说话,直到进到房间里,周围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他才转过头看向慕容轩言,“对不起。”

“啊?”慕容轩言一愣,“什么……”

凌逸晨叹了口气,“对不起啊,我如果知道医院里是你第一次为我做的饭,我肯定全部都吃光光的。”

“那……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凌逸晨忽然笑了,“你小子不要给我得寸进尺啊!我就只是想要跟你道个歉而已。”

看慕容轩言头上的狗耳朵垂了下来,凌逸晨笑道,“那你想要什么补偿?”

慕容轩言想了想,“我……我想要抱抱……”

“这么简单?”凌逸晨笑的更开心了,他上前一步,伸出胳膊抱住委屈巴巴的傻狗子,给人顺顺毛,“那我的男朋友好容易满足啊。”

男朋友?

慕容轩言眼前一亮,头上的狗耳朵扑棱扑棱扇的快飞起来了,“再说一遍。”

凌逸晨在他耳边轻轻笑了声,“男朋友,我的男……唔……操!小言等……”

他推了几次推不开就放弃了挣扎。

原来这就是和喜欢的人接吻的感觉啊。

还真不错。

第一次接吻是在开学典礼,那个时候只是单纯的唇贴唇,为了玩游戏。

然后就是梦里,虽说梦里吻了好多次,但是他当时满脑子都是我怎么和小言拜堂的想法,以至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昨晚喝酒似乎也吻过一次,但是醉了也没有感觉。

那么多次的吻,他却只感受得到这一次。

“嘶……好痛……”凌逸晨突然捂着嘴,“小言你是真的狗啊!吻就吻你咬我干嘛?”他看了眼手上的血,“这样的让我见到人该怎么说?狗啃的吗?”

慕容轩言笑起来,他蹭蹭凌逸晨的胸口,“安安,我好喜欢你啊,好喜欢好喜欢。”

“笨蛋。”凌逸晨撸撸狗毛,笑道,“男朋友,以后就请你多多包容了。”

“一定。”

直到躺在床上,慕容轩言的脑子还是晕乎乎的,他与凌逸晨十指相扣,“今天晚上你不会消失了吧?”

“不会有第三次了,我保证。”凌逸晨笑了声,“而且这里是凌家哎,我还能跑到哪儿呢?”

慕容轩言又往凌逸晨身边凑了凑,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虽然知道说太多次会很廉价,但我还是想说,我喜欢你,真的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啊。”

憋了十六年,再不多说几次他会憋坏的。

“我知道。”凌逸晨感受着慕容轩言额头上滚烫的温度,似乎又想起梦里那个没有温度的人,是那么的可怕,他正色道,“小言,别的我什么都不管,但我只有一个要求。”

“以后,十年,二十年,或者是老了,你不能比我先一步离开。”

“活着往往比死去的人要更痛苦,但是我很自私的,我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扯到这个上面,慕容轩言只能点头,“我答应你。”

黎明已到,消失的冰霜会以另一种形式再次出现。

-

早上两人吃过饭就被凌霄赶出了门,凌逸晨差点没和他吵起来。

哪有这种当老爹的?为了和媳妇儿单独相处把自家儿子轰出门外?

果然他就是个意外!

“小言,咱们下次还是回你家吧,我感觉这里不欢迎我。”

慕容轩言偷偷牵上凌逸晨的手,“是咱们家,”

“也是呢。”凌逸晨笑了声,晃了晃被牵着的手,“你手怎么这么热?像个移动的小火炉一样。”

“那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像个移动的小冰箱。”

凌逸晨挑眉,“火炉和冰箱?你不觉得很般配吗?”

他俩一路闲聊到学校,今天出门的早倒也不担心迟到。

“等等!”

突然被人叫住,两人一愣,转头就见温宴宁和沈清音冲这边走来。

“好巧。”凌逸晨笑道,“你们也刚……”

他话没说完,温宴宁突然一拳冲慕容轩言砸过去,“你这混蛋!”

“小言!”刚那一拳可不轻,凌逸晨连忙去看慕容轩言的伤势。

看温宴宁还要继续打,沈清音连忙把人拉住,“等……你要是真的把他们惹生气了,我哥可帮不了你啊!”

“我才不用他帮!”温宴宁瞪着慕容轩言,额上青筋暴起可以看出来是真的很生气,“我警告过你离我姐远一点!”

慕容轩言擦了下嘴角的血,还在蒙着怎么突然从天降下一拳,旁边的凌逸晨沉了脸色,“温宴宁,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我乱说?”温宴宁嘲讽的笑了声,“我都已经亲眼看到了!”

凌逸晨冷声道,“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我男朋友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

男朋友三字终于让慕容轩言缓过神儿,他捏了下凌逸晨的手让他放心,然后看向温宴宁,“不了解就随意猜测,岂不让人寒心?”

他说完就不愿再看温宴宁一眼,拽着凌逸晨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