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41章 发烧

我的书架

第41章 发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逸晨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噩梦至此已经结束。

他松了口气,忽的又意识到不对劲儿。

睡衣?慕容家?

他下意识的往旁边一看,差点没从床上摔下去。

小……小言!

小言怎么会……等等,这里好像是小言的房间……

那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在酒吧和阿璟小夜他们喝酒吗?

到底怎么回事?!昨晚……发生什么?

他……他有没有做什么……什么……

凌逸晨拍拍脑袋,脑袋里隐隐约约的闪现一些画面,他一顿,转头去看慕容轩言。

操……他似乎强……强……强吻……

救命!

现在是真的不能面对小言了啊!

三十六计,跑为上计!

凌逸晨瞄了眼窗外的夜空,悄悄的掀开被子下床,翻了翻衣柜。

奇怪,小言把他衣服弄哪里去了?

他往卫生间里瞄了眼,他的衣服正挂在那边的墙上,估计是吐脏了小言就给他洗了。

凌逸晨叹了口气,他跪到床边默默的看着熟睡的人,愣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伸手点了一下慕容轩言的脸,“你说,我都打了你,怎么还对我这么好?你到底为什么管我?不是……觉得恶心吗?”

他还是觉得气不过,哼了一声,气鼓鼓道,“反正我喜欢的是你,恶心死你得了!”

慕容轩言忽然翻了个身,吓得凌逸晨连忙弯下身躲在床头,直到没了动静才又钻出来。

等小言醒了就真的完蛋了,还是现在开溜吧。

他往柜子里翻了个外套披上,拿上手机,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

凌逸晨犹豫一会儿,又走回来,小声道,“喂,你真的希望我喜欢女生吗?”

从现在开始,就再见吧。

等过段时间冷静下来,狗子还是那个狗子,兔子还是那个兔子。

狗和兔不可能一窝。

不会再有喜欢,只有两个友谊至上的朋友。

从前是朋友,以后也只能是朋友。

“最后一次了……”凌逸晨偷偷凑过去,在慕容轩言唇上印了一下,“再见。”

他偷摸摸溜出慕容家,差点没被大风刮走。

“奇了怪了,今天风怎么这么大?”

凌逸晨自顾自的嘟囔一句,裹紧外套看了眼手机,现在是半夜三点多,连个人影都不见,别说打车了。

他一路走回去,差点没被冻成狗,也还好是顺风路,倒是没有累着。

回到房间凌逸晨直接钻进被窝,身子是暖和了,但心还是冰凉凉的,怎么也睡不着。

心情不好,超级不好,超级超级不好。

“咚咚咚……”

“小安安?你回来了吗?”

门外突然响起凌霄的声音,凌逸晨闷闷道,“门没锁。”

他听见房门被打开,然后屋子里瞬间亮了起来。

凌逸晨被刺的眼睛一痛,连忙把头埋进被子里。

“对,是的,已经回来了,不用担心。”

“???”凌逸晨从被子里慢慢探出眼睛,“凌先生,你在跟谁讲话?”

“小言。”凌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突然把手机塞他耳边。

对面立马传来慕容轩言着急的声音,“安安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为什么要现在回去?”

凌逸晨一顿,“啊……不不是,我没有,对不起,那个我有点不舒服就先挂了。”

“等……嘟嘟嘟……”

凌逸晨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结果就被人拍了一脑瓜,他皱眉,“老爸你干嘛?很痛哎!”

“你这兔崽子怎么回事?”凌霄愤愤的夺过手机,指责道,“人家小言大半夜发现你不在,急的都快哭了,结果你倒好,两句话不到就给挂了?”

凌逸晨愣了一下,“小言他……很担心我吗?”

“废话!”凌霄瞪着他,“刚接通的时候他那哽咽的声音我都被吓到了,不然谁想大半夜来看你在不在家?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和小言闹什么别扭了?”

凌逸晨用被子捂住眼睛,“没有,凌先生你快点去睡觉吧,大半夜的我真的困了。”

“算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也不好多问。”

凌霄叹了口气道,“不过小安安啊,你要知道你和小言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中间是岔开了那么七年,但是!小言是真的关心你,有什么误会敞开心好好谈一下就好了,不要弄得双方心里都不好受。”

“人类是不会读心术的,长了嘴就是为了把心解刨,别让你的嘴巴变成了花瓶。”

“我知道了!”凌逸晨伸出手在外面摆了摆,“凌先生你快出去吧,顺便把灯关上。”

“行了兔崽子,这就走了!”

房间重新陷入黑暗,凌逸晨掀开被子看着天花板,半晌后他抬起胳膊撸起衣袖,看着上面的纱布笑了。

小言关心他他当然知道,胳膊上的咬伤都包扎好了。

所以他才会喜欢上这么体贴的人啊。

就是为了能够继续和小言呆在一起,他才必须要放下自己的喜欢。

凌逸晨又看向手腕的琥珀手链,这个一直戴在他的手上,却被衣袖挡着,没人注意到的手链。

或许他的喜欢就应该一直处在朦朦胧胧的状态,不挽起衣袖,不去明察,就不会暴露在光中,到了现在也就不会非要做出一个选择。

-

慕容轩言看了眼旁边的空座位,又看了眼时间。

快上课了,不该这个时候还没来啊。

是有什么事,还是……单纯的躲着他?

“同学们,现在有个不好的消息。”上课铃声还没响起,秦染就踩着高跟鞋进了教室,她叹口气,把书放课桌上,“咱们班的凌同学生病了,所以今天就不能来上课了。”

生病?

慕容轩言抬起头看向秦染,“什么病?”

“发烧三十九度。”

秦染说着翻开书本正准备在黑板上写下昨天教的知识点待会儿提问,慕容轩言却突然走过去,“我要请假!”

秦染一愣,“现在?但是已经快上课了啊。”

慕容轩言没说话,秦染却反应过来轻轻笑了声,“批假倒是可以,回来后必须交给我一套试卷。”

她拿出假条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他,“记得帮我们问声好啊。”

慕容轩言拿着假条就直接出了校,今天的风也很大,路上人很少,还好有车。

他到了门口又忽然顿住了,明明路上那么着急,现在却不敢进去。

说到底如果昨天他直接把凌逸晨送回凌家,凌逸晨就不会大半夜连衣服都没换跑回来,今天就不会生病了。

他是不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见到他估计凌逸晨会心情更不好。

慕容轩言转身正准备离开,门突然开了,凌霄诧异了一瞬,他问道,“你是来看小安安的吗?”

慕容轩言点头。

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凌霄拍拍他的肩膀,“先进去吧。”

“不……我我准备走了。”慕容轩言看了眼屋里,“那个……安安他怎么样?”

“整个人烧糊涂了,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凌霄推了他一把,“竟然来了就去看看吧,你阿姨正在看着,她没照顾过人你就不怕她把人照顾坏?”

“那……那您呢?”

凌霄笑了声,指着旁边的医生,“现在风这么大,我得把人家送回去。”

慕容轩言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屋子,他进去的时候江倾梦正站在厨房不知道怎么办,见到他就像是见到了救星,“小言!快快快,你过来的正好这个火要怎么开?”

“阿姨你这是……”慕容轩言看了眼锅内带皮手掌大的南瓜块,还有半锅的大米默默的眨了下眼睛。

江倾梦叹了口气,“刚医生说发烧的人得吃清淡又有营养且易吸收的粥最好,他跟我说要把南瓜切成块倒入大米和水熬,结果这火我不会开,正好你过来,你看看这你会弄吗?”

“那个,我知道一点。”慕容轩言把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把南瓜削皮然后再切成小块的,倒入半勺多的大米,加入适量的清水,开火。

江倾梦在一边看着,忍不住感叹道,“小言你原来这么会做饭啊!”

“没有,我也是刚学的没会多少,之前也差点把厨房炸了。”

“我看你做的挺好的嘛!你妈妈的黑暗料理丝毫没传染了你!”江倾梦笑道,“我总觉得想吃什么有人做,自己不用学,没想到现在还要照顾这个兔崽子。”

慕容轩言笑了,“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后来有人说喜欢会做饭的,我就去学了。”

“谁啊?”江倾梦凑过去问道,“是我们家的兔崽子吗?”

慕容轩言一顿,“那个,粥熬着就好了。”他推着江倾梦上楼,“安安怎么样?你们喂他吃药了吗?”

“药已经吃下了。”江倾梦叹气,“可惜就是一直昏昏沉沉的。”

慕容轩言摸了下凌逸晨的额头,“这么烫?怎么不送去医院?”

“现在风这么大怎么送?刚好附近有位医生,我们就请过来了。”江倾梦皱眉,“不说这个,小言你快听听他嘟囔的什么?这么半天我一个字儿都没听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