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38章 我是谁

我的书架

第38章 我是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们就只是……做一下实验……”

“做实验?”慕容轩言迈开了脚步,冲他走过去,“做什么实验?和一个男生接吻?因为什么?单纯的好奇?”

气压太低,他这个样子挺可怕的,凌逸晨没忍住后退一步,然后就被慕容轩言抓住了手腕,他皱眉,“小言你轻……轻一点,手要断了……”

“回答我!”

凌逸晨被他吼的一愣,“我不是好奇,就只是单纯的想确定一下自己的心意而已。”

“呵。”慕容轩言冷笑起来,“确定心意?怎么?你从小到大不是只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嘛?别告诉我现在你喜欢的是一个男生!”

凌逸晨扒他手的动作一顿,他抬起头对上慕容轩言阴暗的目光,“男生怎么了?如果我喜欢的人就是男生呢?”

慕容轩言瞳孔紧缩,他死死的看着凌逸晨的眼睛,想要从里面辨别出“玩笑”的意味,却怎么也找不到。

怎么可能?

明明一直都是喜欢女生的,怎么突然就……

不,好像……确实只是嘴上说着,却从未和女生们接触过?

但是喜欢男生……

如果之前说凌逸晨喜欢的是女生,至少这还代表他可以慢慢的把人掰弯,可是如果喜欢男生,那不就代表不是性别的问题?

凌逸晨就是单纯的不喜欢他?

不行!绝对绝对!不行!

“恶心……”

“什……”凌逸晨看着他,但是他的眼前模糊了,有些看不清楚慕容轩言的表情,“你说什么?”

“我说恶……”

“啪!”

他没说完,凌逸晨一巴掌下去,慕容轩言脸偏了几分,耳朵嗡嗡作响。

“你他妈才恶心!”凌逸晨气的浑身发抖,他掰开慕容轩言的手,双目猩红的瞪着他,“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他出了杂物室就控制不住哭起来,泪水擦了还有擦了还有,源源不断的从眼睛里涌出来,擦的他衣袖都湿了一大片。

原来失恋这么难受。

可恶,喜欢什么的统统都去见鬼吧!

凌逸晨挽起衣袖,狠狠的朝手臂咬下去,直到破了口尝到血味,才停下来把眼泪止住。

他四处看了下,然后走到前面树下拉起白玄夜就走。

白玄夜,轩辕冥,“???”

“老大你干什么?”白玄夜挣了两下没挣开,他只好转头对轩辕冥道了歉然后乖乖跟着凌逸晨走,“老大你怎么了?”

凌逸晨没回答他,反而问道,“阿璟呢?”

“阿璟?”白玄夜往周围看了看,“阿璟去追韩时弦了,不知道……”他忽然在超市门口见到韩时弦和顾璟夜,“在哪儿!”

凌逸晨二话不说,拽着白玄夜走过去拉起顾璟夜的手臂,“跟我走!”

顾璟夜,韩时弦,“???”

顾璟夜刚跟韩时弦解释完去超市重新买了水还没来得及喝,他拿着水不解的看向凌逸晨,“去哪?等……你哭了?怎么回事?你没跟你家小言解释好吗?”

“解释个屁!他不是我家的!我才不认识这么过分的小言!”凌逸晨一手拉一个准备走,却发现韩时弦也跟着,他怒道,“你和他们一伙儿的!别跟过来!”

韩时弦,“???”啥意思儿?

他懵逼的看向顾璟夜,顾璟夜把水塞给他,“那个,他心情不好,要不你就别馋和了,我之后跟你联系……哎哎哎!兔子你别拽我啊,我可以自己走的。”

凌逸晨不说话,顾璟夜和白玄夜也对视一眼识趣的闭上嘴,乖乖被他拽着走。

他们仨去教师办公室找秦染请了假,然后出了校……

顾璟夜,白玄夜,“???”

“那个……”顾璟夜看向凌逸晨,“兔子啊,咱们这是去干啥?”

“酒吧喝酒。”

“好啊!”白玄夜兴奋道,“我还没有去过酒吧呢!”

顾璟夜,“……”

“不行!未成年不能喝酒!”

凌逸晨看了他一眼,眼眶瞬间就红起来。

“别……别哭啊……”顾璟夜急道,“那就……喝一点……只能喝一点……”

他们找了最近的酒吧整了一包间,然后弄了十几瓶酒放在桌子上。

顾璟夜,“……”

他转头看凌逸晨,“兔子,这些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凌逸晨把一瓶啤酒起开,对瓶喝了口,皱眉,“好难喝……”

“是吗?”白玄夜也弄开一瓶抿了一小口,“啊,确实好难喝啊……”

顾璟夜急忙道,“难喝就不要喝了,要不我去要点可乐,咱们喝可乐好不好?”

凌逸晨摇头,又喝了一大口,“不好,手机上都说失恋要喝酒,喝酒就可以忘掉一切。”

“失恋?”顾璟夜皱眉,“怎么回事?他拒绝你了?不可能啊……”

“恶心……”

“什么?”顾璟夜愣了一下,“他说你什么?”

“恶心,他说我恶心……”凌逸晨又喝了一口酒,脸上红了起来,微醉的感觉有点不太好受,他看向顾璟夜,“他凭什么说我恶心?他有什么资格说我恶心?我喜欢谁,喜欢男生女生碍他什么事?!”

他顿了一下,扁扁嘴委屈道,“好像喜欢的是他呢……但是……但是再怎么样他也不能说我恶心啊?”

顾璟夜和白玄夜对视一眼,“兔子你是不是听错了?”

白玄夜点头,他抱着酒瓶不解道,“你家小言对你那么好,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

“我又不聋,他就是说了我就是听见了!”凌逸晨委屈巴巴道,“你们说我怎么这么惨?怎么还没开始恋爱就失恋啊……我只是喜欢他而已又没有做错。”

顾璟夜看他对着瓶吹,没几口就喝了快半瓶,他拦又拦不下,有些急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摸摸凌逸晨的头安慰,“说不定只是误会呢?你们要不要再一起好好谈谈啊?”

“不,我不想要喜欢他了。”凌逸晨转头抱住顾璟夜,“阿璟这么温柔,我喜欢阿璟好不好?”

顾璟夜笑了声,“好啊,只要你喜欢我我就不喜欢韩时弦来喜欢你。”

“呜哇……做不到啊……我明明就这么喜欢他的……”

他突然哭起来,然后又拿起酒瓶开始喝。

顾璟夜头一次见他这样,他想拦,却见旁边白玄夜也在抱着酒对瓶吹,他急了,“小夜你怎么也喝起来了?这个时候就不要添乱了好不好?”

谁料他刚说完,白玄夜把酒推到他面前,“哥哥也喝吗?”

“我……我不喝!”

白玄夜笑道,“喝吧喝吧,就喝一点不会有事的。”

凌逸晨点头,醉醺醺的拿着酒杯就往顾璟夜嘴里灌,“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唔不要……咳咳咳咳咳!”酒顺着他脖子滑了下来进到衣服里,顾璟夜猛地被呛到,咳的整张脸都红了,“兔子!”

谁料凌逸晨猛地凑过来盯着他,把顾璟夜吓了一跳,“你干嘛?”

凌逸晨叹气,“我们都知道哦。”

“知道什么?”

白玄夜看着他,“11月5号,其实今天最难过的是哥哥吧?”

顾璟夜一顿,他拿过凌逸晨手里的酒杯把剩下的酒喝净,然后冲他们笑了下,“那就只有今天哦,以后就不能喝酒了。”

“来来来!”凌逸晨又开了一瓶,举杯,“喜欢和难过什么的统统都见鬼去吧!咱们今天痛快的喝一次!”

“干杯!”

“干杯!”

顾璟夜喝了一杯,又忍不住笑起来,“咱们这样好像黑社会啊……”

-

慕容轩言和轩辕冥接到韩时弦电话赶到酒吧的时候,三人小组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

慕容轩言忽视一边挂在顾璟夜身上的白玄夜,直接走到里面趴着的凌逸晨身边,就那么看着睡着的人,不敢动作。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凌逸晨。

今天的话不是他的本意,他不是想说恶心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那样。

也许是因为一时的词穷不知道怎么描述他当时的心情吧。

话已经说出口不能收回,人已经伤到安慰也解决不了问题。

但是……道歉还是需要的。

慕容轩言坐到凌逸晨旁边,抬手拂开挡住凌逸晨眼前的碎发,看着人安静的睡颜愣了片刻,“今天说了过分的话,对不起。”他叹了口气,“你不用原谅我,实际上我也只是想告诉你,其实我喜欢的人也是一个男生。”

那边轩辕冥还在哄着白玄夜松开顾璟夜衣服让韩时弦把人带走,杂乱的声音,温暖的气氛,让人心烦。

“安安,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他刚说完,凌逸晨突然睁开了眼睛,毫无征兆的吓了慕容轩言一跳,他往后退了一步,结果又被凌逸晨拉回来。

凌逸晨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凑上前,那架势是要……亲他?

“等等等等!”慕容轩言胳膊抵在凌逸晨胸前防止人再靠近,他看着凌逸晨的眼睛问道,“我是谁?”

“唔……”凌逸晨皱起眉,像是在思考,“不知道。”

慕容轩言,“???”

他捧住凌逸晨的脸又凑近他一些,“你好好看清楚,我是谁?”

凌逸晨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盯着慕容轩言细细的看着,片刻后他回答,“不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