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34章 那我走?

我的书架

第34章 那我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半夜的,韩时弦家里竟然还灯火通明,不过凌逸晨他们也料到了会如此,就是可怜了韩时弦为顾璟夜操心了。

他们进到客厅,韩时弦正坐在沙发上愣神儿,听见动静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眼神儿有些迷茫,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啊,你们回来了,诅咒信的情况怎么样了?”

“这个说来话长,之后再与你们细说。”凌逸晨朝楼上看了眼,“阿璟醒了吗?”

韩时弦点头,“醒了,但他样子看起来有点奇怪。”

“我上去看看。”凌逸晨起身要上楼,刚到楼梯处就碰见白玄夜下来,他问道,“怎么样?”

白玄夜摇头,“老大你先别过去,我好不容易把哥哥哄睡着。”

“好吧。”

他们又回去坐下,白玄夜问道,“你们那边怎么样?找出诅咒信是谁干的吗?”

凌逸晨,慕容轩言和轩辕冥三人对视一眼,“猜?”

白玄夜疑惑的看看轩辕冥,又去看凌逸晨和慕容轩言,“你们三个……不行,我猜不到。”他转眼去看韩时弦,“还是韩同学猜吧。”

“啊?”韩时弦脑袋正懵着,突然甩过来一个问题搞得他更懵逼了,“我,我不知道啊。”

“那行吧,我告诉你们可不要不信啊。”凌逸晨眼睛一转,皎洁的笑着。

他拍拍慕容轩言和韩时弦的肩膀,示意他们坐过去点和白玄夜轩辕冥挤在一起,然后他又起身把客厅里的灯关上,白玄夜猛的被他吓了一跳,“老大你关灯做什么?”

“气氛!营造气氛懂不懂?”凌逸晨挤在慕容轩言和白玄夜中间,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留下一点光亮,把双手搭在慕容轩言和白玄夜二人的肩膀上,让他们微微弯下腰,还不忘朝韩时弦和轩辕冥招手,“你们俩也凑近点。”

五个人头对头凑在一起,凌逸晨放慢了声音,幽幽道,“我们三个在高一四班一直等到了半夜十二点多。”他说着转头去看白玄夜,突然提高了声音,“你猜,怎么着!”

白玄夜被他吓得一哆嗦,以为他们撞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抖着声音问,“怎怎么着?”

凌逸晨勾起唇角,配着这黑暗的环境和那一点光亮,看的白玄夜直起鸡皮疙瘩,他继续道,“然后轩辕冥换了个地方藏,我就小睡了一会儿,哈哈!”

众人,“……”什么仇什么怨要破坏这么好的气氛来搞笑?关键是一点都不好笑好吗!

白玄夜咬牙,简直想锤爆凌逸晨的兔子头,“老大!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好的好的,现在开始。”凌逸晨看了眼白玄夜身边的轩辕冥,又看了眼被他勾着脖子的慕容轩言,“你们两个不许插嘴啊!”

慕容轩言,“不会。”[宠溺jpg]

轩辕冥,“你快点的。”[无语+不耐烦jpg]

韩时弦,“然后呢?”[好奇宝宝jpg]

“然后到了凌晨一点,一道惊雷闪过,空荡荡的教室里面有了声音。”凌逸晨眯起眼睛看韩时弦,压低声音,用气声道,“他们,在说话!”

韩时弦胆子没有很小也没有很大,就和普通人一样,在这样的气氛下,听凌逸晨这样的语气讲鬼故事,不免得心里发毛,他哆哆嗦嗦的问,“有人进、进来了吗?”

凌逸晨对他的反应很满意,绷紧脸摇头,“没人进来,教室的门和窗户都还紧闭着,我们也没有听见脚步。”

“啊!”白玄夜突然大叫一声,把众人吓得心头一颤,“不会……真的是鬼吧?”

凌逸晨摸着心口,给了他一脑瓜子,“你个白痴喊什么喊,好好听故事他不香吗?”

白玄夜也觉得有些过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哈,老大你继续!”

凌逸晨哼了一声,整理好情绪,继续讲鬼故事,“我在讲台的桌子下面探头往外瞄了一眼,结果看见……”

说着他就停了下来,等了半天没下文,韩时弦忍不住问道,“看见什么?”

“看见……两个鬼影,他们没有腿是飘在空中的!一个瘦鬼脸上布满了伤痕,像是被人咬的又像是被狗啃的,他咧嘴一笑没有舌头!嘴角一直咧到了耳根,露出了鲜红的血肉和白森森的尖牙,一只眼睛还没有眼珠!”

凌逸晨猛的拿起桌上的手机,打着低光,不顾白玄夜的尖叫和韩时弦发白的脸色,继续道,“还有一只胖鬼,他脸上没有五官,血肉模糊的都能看见里面的森森白骨,身上全都是眼珠,咕噜噜的转着,然后……他们转过了头,他看到了我!”

凌逸晨最后一句猛的提高声音大喊,白玄夜整个人已经贴在了轩辕冥怀里,韩时弦脸色煞白的抓着沙发一角,凌逸晨喊道,“他朝我走了过来!一步……两步……他抓到我了!”

“啊啊啊啊啊啊!”白玄夜大叫起来,死死的抱着轩辕冥的脖子,差点没让轩辕冥耳鸣加窒息而死。

韩时弦被白玄夜的尖叫加深了恐惧,整个人缩在沙发上蜷成一团,可怜巴巴的。

凌逸晨哈哈大笑起来,慕容轩言面无表情的起身开了灯,光亮瞬间驱散了黑暗照亮客厅每个角落,某人的尖叫还在持续,某人的大笑也没有停止。

小瘦,“……”我才知道我的脸被狗啃过。

小胖,“……”我才知道我没有五官血肉模糊。

轩辕冥,“……”我才知道事情的发展。

慕容轩言,“……”这人吵吵闹闹的真烦。

韩时弦,“……”表面镇定,内心疯狂尖叫。

白玄夜,“啊啊啊啊啊妈妈有鬼啊啊姐姐救命啊啊啊啊啊爸爸我害怕啊啊啊哥哥我要回家啊啊啊啊啊”

凌逸晨,“哈哈哈哈哈……”真好玩。

“不、我不行了。”凌逸晨笑的肚子疼,站都站不稳,“小言,哈哈,你哈哈哈你快过来扶我一把。”

慕容轩言过去扶住他,另一只手去揉他的肚子。

轩辕冥被白玄夜叫的耳鸣,他拍着白玄夜的背,“没事儿没事儿,他骗你的。”

白玄夜窝在他怀里不肯出来,“有鬼呜呜呜呜……”

“不可怕的,就和常人一样。”轩辕冥耐心的哄着,“不会伤人。”

窝在沙发上的韩时弦,“……”为什么我没人哄?为什么就我是一个人?

你们排挤我?

那我走?

-

现在的天气真是反复无常,昨天穿的还是短袖,今天就是套上毛衣还是觉得冷。

等到了中午太阳公公又开始出来溜达,热的人难受。

“不行不行!好渴!”凌逸晨转头去看慕容轩言,“小言你……”

见人趴在桌上睡得熟,凌逸晨又去拍白玄夜和轩辕冥的肩膀,小声道,“走走,陪我去买可乐。”

可能是天儿太热的缘故,小卖部没什么人,他们迅速买完又跑回教室。

凌逸晨拿着纸扇在脸旁扇了扇,嘟囔道,“早知道中午这么热就不穿这么厚了,这鬼天气,一热一冷的到底想干什么啊!”

白玄夜转过头道,“老大你可以把窗帘放下来啊,被太阳晒着肯定热。”

凌逸晨瞄了眼窗外,又看了眼热出一头汗睡不安稳的慕容轩言,然后站起身踮起脚尖越过慕容轩言伸出手拉窗帘,可能太久没有动过了,所以拉起来有点困难。

他今天上衣穿的是一个宽松的白色卫衣,下面穿着黑色牛仔裤,为了更方便拉窗帘以至于他的肚子离慕容轩言的脸特别特别近。

其实慕容轩言很早就被热醒了,只是不想睁眼,此时感觉到自己脸上有衣服蹭过,有些痒就睁了眼,到没想到会看到这么一副场景。

春光乍泄,慕容轩言眼眸往上移一些,就看到那粉红色的两点,他脸上被染了些红色,似乎更热了。

闭上眼睛,他心里琢磨着再往前近一点点的话,估计就能亲到人的腹部了……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动,人就拉好窗帘重新坐了回去,慕容轩言心里莫名叹了口气。

下节课是数学,秦染的课上放得宽,他睡觉也没人喊,本来是醒着的,后来就真的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他清醒时,旁边的凌逸晨已经不见了。

他正准备问,窗外路过俩男生。

“厕所那边刚才打起来了,挺激烈的,都见血了,还好我跑得快,不然估计我也得被误伤。”

“谁啊胆子这么大?咱学校老师可不是吃素的,这一闹估计得受处分吧?”

“应该吧,现在正在教师办公室挨训呢,咱也不敢凑过去看。”

慕容轩言一愣,他直觉这里面有凌逸晨。

白玄夜一脸“老大真不省心”的愁容,“不会吧?老大又和别人打起来了?”

慕容轩言皱眉,起身出了教室。

轩辕冥拽着白玄夜也跟了上去,一出教室门口就碰见顾璟夜和韩时弦。

“小夜,你们干嘛去?已经快上课了。”

白玄夜撇嘴,“好像老大又和别人打起来了,现在好像在教师办公室挨训。”

“哈?”顾璟夜皱眉,“他怎么回来了也这么不老实?”

慕容轩言脚步一顿,他转过头看顾璟夜,“你的意思是,他在k国,也经常打架?”

顾璟夜点头,不假思索道,“说每天太夸张,说每周又太少,反正每隔两天学校就能听见他的通报批评呢,本来还以为他回来就老实了,没想到现在竟然又……”

他看慕容轩言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声音越说就越小,到最后直接没了声音。

慕容轩言转身脚步又快了几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