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29章 草莓蛋糕

我的书架

第29章 草莓蛋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逸晨毫无疑问被自家半路杀出来的哥哥嘲笑了半天,然后给他指出几条路。

第一:想想片子里演的。

这个pass,他是真没看过,之前在k国到是有几个同学拉他们看,结果顾璟夜害羞的不行不肯看,还不许自家弟弟学坏不让白玄夜看,白玄夜不能看自然闹得他也看不了。

第二:想想漂亮美眉,身材极棒的那种。

这个……呃……似乎没什么感觉?他的兔孩儿们对这个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第三:想想喜欢的人,据凌烁说这个是最管用的。

……

他有喜欢的人吗?好像……没有吧?

pass,pass!

凌逸晨胡乱的揉揉自己的头发,好烦!没想到这种事情这么烦!

算了,实在不行晾它一会儿,待它自己软下去。

凌逸晨傻坐在马桶上,外面露着……咳,这个样子实在是太猥琐,就不描述出来了。

人脑子放空的时候,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凌逸晨想想暗夜,想想白玄夜那个小白痴,又想想顾璟夜和不开窍的韩时弦,宛如一个操碎了心的老妈子。

最后想到了慕容轩言身上,一想到这个就越发不可收拾的又想起这几天的梦境。

他记得这几天连着做了好多的梦,但醒来就忘得一干二净,只是依稀记得里面都有一个小言。

其他的梦也就算了,但昨晚的那个也太……关键是为啥他记得那么清楚?

而且还那么真实。

等等!梦里好像……正式开始之前小言还给他撸了一把?

那些个兔孩儿们积极的争先恐后出来的样子和他现在这个半硬不软,做什么都无动于衷的高傲姿态是一个吗?

凌逸晨低头又与小兔子对视一眼,然后猛地抬头脸红起来。

操!他在想什么呢?

本来做那种梦已经够对不起小言了,他现在竟然还在回想!要不要脸?!

他一边暗骂自己,一边又控住不住的抿唇,好像还接吻了来着,好多次。

被冷落的小兔子在脑子的协助下,再次被五指姑娘光顾,且越来越兴奋。

就在仅差一个关口这场游戏就能通关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安安?”

大兔子和小兔子一个不妨,被兴奋通关的小兔崽子们弄了一手。

大兔子连忙拿纸巾擦干净,心虚的应声,“啊?”

“妈妈说已经在路上了,我们要不要先把东西收拾一下?”

“好。”凌逸晨把纸团扔进垃圾桶洗手,又打开窗户散气,然后开门,“反正没多少,早收拾早出去,这些天在医院都快闷死了。”

慕容轩言点头,忽然又道,“对了,忘跟你说,你没醒的时候叔叔回来了。”

叔叔?

凌逸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爸回来了!那为啥我没见到?”

“这个……”慕容轩言有点犹豫道,“叔叔和阿姨在一起,他之前来过一次的,看你没事就走了。”

凌逸晨,“……”这是亲爸妈吗?

他就没见过有哪个当爸妈的和这俩人一样的,自家儿子受伤,他们不留在医院照顾,反而把儿子推给别人,自己跑去甜蜜蜜!

一周!整整一周!他还在怀疑是不是小言怕江女士担心,没告诉她,到没想到原来人家和老公甜蜜蜜去了!

多么狠心的父母呐!

“你别生气。”慕容轩言安慰道,“叔叔阿姨只是太久没见了,其实他们很关心你的,一直都在问我你好点了吗,而且我爸妈也很关心你啊,每天都有来医院看你。”

“我没生气。”

叶潼和慕容复到医院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正好直接回家。

慕容复问道,“小安安,那你现在是想回凌宅还是慕容宅呢?”

“回家!”叶潼拍了他一掌,“肯定是我们慕容家啊!小梦和凌霄正亲热呢!让小安安回去受冷落吗!我们慕容家就是小安安的家!”

平白无故挨了一掌,慕容复只得乖乖点头,“是,那我以后不问了,直接回家。”

凌逸晨笑起来,“是啊,我有两个家呢,比起凌家我果然还是更喜欢慕容家。”

“对吧对吧!”叶潼转头冲后座的他笑道,“我们家里可是有杀手锏呢!”

“杀手锏?”

叶潼看向慕容轩言,“当然是我们家的小言啦!有小言在我们就不怕你跑回凌家不回来了!”

这话一出,后座气氛瞬间微妙起来。

说不清楚,凌逸晨不敢转头看旁边慕容轩言的表情,总觉得莫名有点心虚。

还偏生叶潼看不出他的窘迫,继续笑道,“小安安啊,小梦都把你送我们小言了,你什么时候嫁过来?我们保证绝对不会委屈你的!”

啊这……

如果她们知道梦里他和小言已经拜过堂了,会是什么表情呢?

“妈!”慕容轩言恼羞成怒,生怕她把人吓到,“你不许再开这种玩笑了!”

“好啦好啦,不说就是了。”叶潼转回身乖乖坐好,视线却还黏在后视镜里的两人身上。

唉……明明这两个人都表现的这么明显,怎么还是不开窍呢!

真想按头一把呐!

“明天你们是不要考试了?”叶潼从后视镜里看着自家儿子,“小言你这次不许交白卷哦,再懒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明明动动笔就能答出来的。”

慕容轩言看着窗外,没搭理她。

“明天考试?”凌逸晨有些懵,考试的时间不是前几天吗?怎么明天还有?

慕容轩言转头看他,“忘告诉你了,秦老师说最近学校出了点事,好多同学请假,所以考试时间推迟了。”

“学校能出什么事?”凌逸晨转头刚好与慕容轩言对视,他一愣又急忙转开,“好多人请假是有什么传染病吗?”

“不是,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这样啊……”透过车窗里的倒影,凌逸晨能看见慕容轩言垂下的眼眸,里面似乎写满了难过。

他有些不忍心,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已经不知道怎么用平常心去面对小言了。

“那我们待会儿去学校看看吧。”

-

“老大!这里这里!”

白玄夜站在树下冲凌逸晨招手,人走近点他才笑道,“老大你还真是惨,刚出院被碰到考试!”

凌逸晨给了他一掌,“笑话谁呢?就你那点知识还敢嘲笑我?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阿璟!老大他又打我!”白玄夜哼哼唧唧的跑到顾璟夜身边求安慰。

顾璟夜轻轻笑了声,在他刚被打的地方揉了揉,然后看向凌逸晨,“最近小夜都有在好好补习,应该不会再考很差的,倒是你怎么样?这么久没复习有事吗?”

凌逸晨摇头在白玄夜身旁坐下,“我都还好,这大中午的你们在这干嘛?太阳这么毒不晒吗?”

“还好吧,教室里有好多人在说话,我和韩时弦又不能跑到你们班里,就只好喊小夜和轩辕在这里复习了。”

“哎,对了。”凌逸晨接过慕容轩言递来的棒棒糖塞嘴里,“考试为什么推迟?小言说好多人请假是为啥子?”

“好像是因为诅咒信来着……”顾璟夜转头看韩时弦,“是因为这个吧?”

韩时弦手下的笔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别迷信,或许只是巧合呢。”

“我说的只是传言嘛。”

凌逸晨皱眉,“是学校论坛里说的诅咒信吗?这和请假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受诅咒了!他们说收到诅咒信的人都会生病受伤呢!”

轩辕冥拿着笔轻轻敲白玄夜的额头,“赶紧做题啦!他们说他们的你不可以停笔知道吗?”

“可是我都做了一上午了……”白玄夜委委屈屈的求情,“轩辕同学咱们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不行!”

他态度那么坚决,白玄夜扁嘴,“唔……可是我好累,脑子转不过来了……”

“那这个呢?”轩辕冥不知从哪儿拿来一块小蛋糕放在石桌上。

“啊!草莓蛋糕!”白玄夜眼睛亮起来,他要拿被轩辕冥拦下了,“把这些题做完才可以吃哦,而且可以让你休息半天。”

白玄夜看着他,可怜兮兮道,“已经没有挽回余地了吗?”

“没有。”

白玄夜又去看顾璟夜,顾璟夜笑道,“这个我不能帮你哦,草莓蛋糕是轩辕冥的,你想吃只能乖乖做题了。”

“老大~”

凌逸晨摇头,“不不不,我也劝不了轩辕,你别看我。”

“这样吗?”白玄夜瞄了眼草莓蛋糕,又瞄了眼满脸笑意的轩辕冥,“那我做就是了。”

“真乖。”

凌逸晨笑起来,“阿璟,看来小夜也找到能降住他学习的人了呢!你以后就不用担心他的学习了!”

“是啊,虽然有些失望不是我。”顾璟夜笑道,“但小夜肯乖乖学习我还是蛮高兴的。”

白玄夜被他俩逗得红了脸,“你们就不要嘲笑我了!我就只是……想吃蛋糕而已……”

顾璟夜笑道,“是是是!我们家小夜只是想吃蛋糕绝对不是想听轩辕同学的话!”

“阿璟!”

顾璟夜笑的更开心了,韩时弦看他一眼,又看白玄夜一眼,皱起眉,“你不是说要复习的吗?在闹下去这些到上课也不能写完。”

“是哦。”顾璟夜看了眼自己手中的题册,“被这一打岔就忘了。”

凌逸晨将嘴里的棒棒糖咬碎,拉起白玄夜,“我借用一下小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