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25章 第25章

我的书架

第25章 第2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学校后离上课还有点时间,凌逸晨把煎饼分了出去。

对此以下是收到煎饼四位同学的不同态度:

顾璟夜,惊喜,“谢谢兔子!”

韩时弦,惊讶,“还有我的?谢谢啊。”

轩辕冥,开心,“嗯,谢谢。”

白玄夜,不满,“怎么只有一个?老大你怎么不多给我买俩呢,不够吃啊~”

凌逸晨,“……”

同样都是高二学生!同样都是一起玩的!为何白玄夜你就如此突出???!

-

慕容轩言现在有一个忧愁。

被老妈和喜欢之人的妈妈误会身体不行怎么办?

误会也就算了,关键是他现在和凌逸晨八字都还没一撇,怎么这俩妈妈就整天想着法儿的给他补身体?

本来就……咳,年轻气盛的无处发泄,现在一锅一锅的补汤,是想让他……额嗯……憋死吗?

慕容轩言看着碗里的汤有些生无可恋,说到头来都是凌逸晨的错,净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还不自知。

最后的结果还要他来承受!

“小言啊,别愣着啊,你赶紧喝。”江倾梦笑道,“没事儿,我们不嫌弃你,实在不行,我们最后给你弄点药,咱还年轻是吧。”

慕容轩言,“……”

凌逸晨不解道,“弄什么药啊?小言病了?”

叶潼笑道,“没事小安安,你喝你的,小言的事我们处理就好了,你也不用担心。”

凌逸晨,“???”

他转头瞄了眼生无可恋脸的慕容轩言,拿出手机发短信。

蠢兔子:她俩今天又抽哪门子风?

手机响了一声,慕容轩言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俩妈妈,回复:估计是望子成龙风。

蠢兔子:不是吧?你都这么厉害了,她俩还想让你变成什么样啊?

傻狗子:此言差矣,她俩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

蠢兔子:???

傻狗子:我估计她俩想让你死chuang,shang。

“噗!咳咳咳咳!”凌逸晨一口汤呛到差点没直接下去了。

叶潼连忙看过去,心疼道,“怎么了小安安?喝汤也能呛到?”

凌逸晨连忙关掉手机,接过慕容轩言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没什么,只是刚看到一可怕的东西吓到了。”

“出息。”江倾梦不咸不淡的吃着自己的饭,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蠢兔子:小言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江女士在汤里下毒了?

慕容轩言,“……”他真的是很佩服凌逸晨这想象力。

傻狗子:不是,但也不能说不对。

蠢兔子:???

慕容轩言把最后一点汤喝尽,碗一推,面无表情的起身,“我喝完了,先上楼了。”

“我也吃饱了。”凌逸晨连忙追上前面的慕容轩言,“你倒是说清楚啊,到底下没下毒?”

慕容轩言叹了口气,侧头看他,“你是不是傻?”

凌逸晨,“???”

看他懵逼的样子,慕容轩言是想笑笑不出来,想哭又没有眼泪,只能道,“没有下毒,但是你喝这么多汤,身体就真的……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有啊。”突然凌逸晨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他看了眼道,“小言你不去洗澡吗?”

“嗯?”慕容轩言摇头,“现在才刚七点吧?”

凌逸晨笑道,“早洗早睡嘛。”

慕容轩言眯起眼,“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知道?谁刚给你发的消息?”

“没谁,就小夜。”凌逸晨关掉手机,“他说要我们明早再给他买煎饼而已。”

“是吗?我怎么不太信啊……”慕容轩言伸出手去夺他手机,“让我看一眼。”

“不行不行,真的没事啦!”为防止手机被夺走,凌逸晨把手机塞进衣服里微微弯着腰背对着慕容轩言。

一般发生这样的事情,小说中,电视里,主角必会摔在一起,来一个kiss。

没错,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但没kiss上。

凌逸晨退到床边无路可退,两人一下子栽倒在床上,凌逸晨怒了,“小言!”

“哎,在呢。”看人生气,慕容轩言停下争抢的动作,正巧凌逸晨转头,两人鼻尖碰到了一起,再差一点就亲上了。

这个时候,时间静止魔术再次开启。

慕容轩言有一种冲动:要不凑过去亲一下?

明明那张嘴离他的就差几厘米那么近而已。

他稍稍前进一点,然而到就差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时……

凌逸晨忽然瞪大眼睛,“等……小言你……”

救命!他……屁股后面那团鼓囊囊的是……什么???!

“完蛋了……”慕容轩言忽然泄了气,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有反应了啊?!

“小……小言?”

“嗯……”慕容轩言委屈巴巴的应声,总觉得现在不敢面对凌逸晨,就把脸埋在了人脖子里,欲盖弥彰道,“别误会……都怪老妈她们弄得汤……”

“汤……汤?”凌逸晨窝在他怀里一动不敢动,脖子里埋的脑袋好像一颗炸弹,很可能随时都会炸开把他炸的体无完肤,“什……什么汤……”

“你还不知道最近咱们喝的都是什么吗?”慕容轩言没敢把脸抬起来,但是说话期间还是能感觉到气息喷到人脖子上再反弹回他脸上,好像是在给他巴掌吃。

脖子里很痒,很热,凌逸晨还是不敢动,“所以……我该知道什么吗?”

算了,毁灭吧!

慕容轩言恼羞成怒就着姿势在凌逸晨脖子上咬了一口,弄的人痛呼出声,他才闷气道,“今晚的叫胡萝卜羊肉汤,壮阳补血,第一次喝的的叫猪腰枸杞汤,补肝肾,上次的是参贝海带汤,补肾益精,上上次的是韭菜枸杞泥鳅汤,补肾壮阳……”

“补……补啥玩意儿?”

“补身体……”慕容轩言可怜兮兮道,“所以不能怪我……”

凌逸晨震惊道,“江女士她们在搞什么?怎么让我们喝这个???”

慕容轩言一噎,他真的为凌逸晨感到捉急,怎么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啊?!

“她们以为我们……”慕容轩言吸了口气,沐浴露的香气就钻进了鼻子里,是他自己常用的风信子味道。

风信子有很多颜色,各色的花语不同,比如他们现在用的。

白色风信子——不敢表露的爱,暗恋。

慕容轩言一顿,他眨了下眼睛才道,“可能……她们想要儿媳妇了吧。”

“也太着急了吧!我俩……”凌逸晨起身想跑,一句话没说完被慕容轩言又拽了回去,干巴巴继续道,“我俩还未成年要什么媳妇儿……”

其实都已经到这个地步就不用拼命掩饰了,凌逸晨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听天由命吧。

慕容轩言把怀里的人又抱紧一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别跑,又不会吃了你。”

“那……那你……别开枪……咱都是朋友……”凌逸晨咽了下口水,刚那一下,不仅没跑成,反而被慕容轩言抱的更紧,身后那东西就更清晰起来,他有点连话都不会说了,“对朋友开枪……什么的不厚道……千万别开枪……也……也别走火……”

明明气氛这么紧张,慕容轩言却还是被他逗笑了,“不会的。”

气息吐在耳朵上,声音传进耳朵里,这一刻凌逸晨忽然觉得自己也变得奇怪起来,说不清楚的那种,“那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对这方面的知识其实他不太懂,初中时学的是不是说该找个女生过来?

但是什么样女生能配得上这样的小言?

他正想的出神儿,耳边响起慕容轩言诧异的声音,“你不知道吗?”

“我该知道吗?”

“不会……”慕容轩言惊奇道,“你不会还没自己弄过吧?”

“我……”凌逸晨脸已经红透了,“怎么可能……”

这方面慕容轩言其实是知道的,虽然凌逸晨总是嘴里喊着漂亮女孩子怎么怎么着,但却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他也未曾见过凌逸晨有和女孩子举止亲密过。

从来都是嘴上说说,也更是不可能把谁幻想成……那个的对象。

但是总不可能……

“难道你没看过……片子?”

“什么片子?”

不会吧?这么单纯?

“咳……”慕容轩言有点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了,“那你知道男生和女生怎么……做吗?”

“做什么?”凌逸晨反问了一句,才反应过来,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收拾东西原地去世,“知道一点……初中学过的……”

不行!忍不住了!

慕容轩言笑起来,他道,“安安你太可爱了吧。”

“你别笑啊……”凌逸晨都快被吓哭了,“大哥,咱们先想个法子好吗?这种情况下到底该怎么办啊?”

“没事。”慕容轩言lsp的心起来了,他装作侧头,在凌逸晨耳朵上亲了下,“你身上凉,让我这么抱着降降火。”

“这……这样就好?不是得把……那个……弄出来?”

“没事,你别动,先让我抱一会儿。”

结果凌逸晨就真的听话的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放得很轻,慕容轩言都快被他可爱死了。

不仅是个恋爱小白,还是个情事小白,这也太可了吧?

他不记得抱了多长时间,反正就是很久,期间凌逸晨还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呃……可以说是心很大了,也不怕自己被吃干抹净。

慕容轩言动了下胳膊,准备去浴室处理一下,因为再这么抱着他可能会憋疯,结果胳膊没抽回来,怀里的人被弄醒了,“小言啊……你这怎么还没下去?”

慕容轩言窘迫道,“这是说下就能下去的吗?这样涨着难受,我得去卫生间处理一下。”

凌逸晨起身,背后没了滚烫的温度竟觉得有些不适应起来,“那你去吧。”

慕容轩言点头,他都有点不敢看凌逸晨的眼睛直接闷着头进了浴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