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23章 老实睡觉

我的书架

第23章 老实睡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逸晨和慕容轩言回到家,却见叶笙和江羽颖正在沙发上冲他招手。

???

他们走过去,凌逸晨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江羽颖笑道,“表哥你还真是多忘事,我们不是说了周末过来看姑姑呢吗?”

“这个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凌逸晨转头在屋里看了看,“伯母和江女士怎么不在?”

江羽颖看了眼厨房,“刚宝姨说有事问她们就一起去厨房了。”

“不会去做饭了吧?!”

叶笙摇头,“不是。”

“那就好……”慕容轩言松了口气,旁边的凌逸晨却突然道,“你们先聊着。”

他点头,看着凌逸晨起身上了楼。

也不知道人上去干什么了,老半天不见下来,慕容轩言就想着上楼去看一下,毕竟在这里太尴尬了。

江羽颖时不时向他这边瞥一下的目光,以为他看不到吗?

从叶笙而来的敌意以为他感觉不到吗?

这两人真是……唉……

慕容轩言刚进到房间,就见人坐在床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听见开门声就朝他望了过来,“小言?你怎么上来了?”

“你这么久不下去我就过来看一下。”慕容轩言坐到他旁边,“怎么了,情绪这么低落?”

凌逸晨顿了一下,他把头抵在慕容轩言肩膀上,疲惫道,“小言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一堆子事儿啊……”

夏天的衣服很薄,根本抵不住凌逸晨额上的冰凉,慕容轩言耳尖红了点,他一动不敢动的问道,“怎么了?”

“小言啊……”凌逸晨突然问道,“你相信这世上会有人囚禁自己的孩子吗?”

慕容轩言皱眉,“应该不会吧?毕竟都说是自己的孩子了。”

凌逸晨忽然笑了起来,肩膀一颤一颤的,“小言你好单纯啊。”

他一直低着头没抬起过,慕容轩言总觉得很不对劲。

“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了?”他拍着人的肩膀,轻声道,“能和我说说嘛?”

“我……”凌逸晨刚说一个字,突然推开他,跑进浴室里吐了起来。

慕容轩言轻轻的拍打他的背,让他更好受一点。

凌逸晨冲他摆摆手,然后擦了下嘴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出神儿。

慕容轩言见不得他眼中有泪的样子,就伸出手捂住他的眼睛,“别哭。”

“小言。”

凌逸晨的眼睛动了下,睫毛扫在掌心,很痒,慕容轩言轻轻应了声,“我在。”

眼泪润湿了他的掌心,从手心的缝里流了出来,他听见凌逸晨说,“可是关键的时刻你就是没在……”

是在说分开的那七年吗?

慕容轩言用另一只手擦掉他下巴上的泪滴,“对不起,我跟你道歉。”

“我好害怕啊……”凌逸晨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他以为变得厉害了就能够摆脱掉噩梦,可是到头来还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再次想起来。

慕容轩言伸出手抱住他,很紧,他承诺道,“别怕,从今往后我都会在的。”

凌逸晨心里安静下来,他愣了一会儿,突然道,“我哥让我查卓汐,我查了。”

“所以呢?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凌逸晨顿了顿,“卓岸是个变态。”

慕容轩言一怔,卓岸?卓汐的父亲?

他收回捂住凌逸晨眼睛的手,把人放开,看着凌逸晨的眼睛,“变态?是指哪方面的?”

“各方面……”与他对视久了,凌逸晨忽然就觉得害怕起来,好像这世上最干净的人会给弄脏一般,他别开眼睛,“但是我……不敢把这个发给凌烁……”

凌烁他是了解的,一般不会对一个人产生兴趣,更不会随便去调查一个人,要不是被惹怒了,要不就是喜欢上了。

“小言你说……为什么这世界上有这么多恶心的人……”

慕容轩言摸了摸他的头,“有些人的灵魂不是人,那是畜生,是变态啊,不要在意就好了。”

其实说了这么多,他听明白了,但也有好多不明白的,只是现在不敢继续追问,怕把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兔子惊到。

“安安,这世界很好的,别被这些变态污了眼睛。”

凌逸晨笑起来,“是啊,像小言这么好的人也好多的。”

突如其来的夸赞让慕容轩言红了耳尖,害羞极了,脸也跟着红起来,“笨蛋!不要这个时候夸我啦!”

他们俩下楼后,叶笙和江羽颖已经回去了,慕容复还没回来。

江倾梦和叶潼连忙冲他们招手叫他们吃饭。

慕容轩言刚坐下拿起筷子,叶潼突然把他面前的碗拿走,然后又推给他一碗汤,“小言乖啊,你今晚就喝这个,我们特地让宝姨给你做的。”

“???”慕容轩言趴近闻了下,他问道,“妈,这啥啊?”

叶潼笑了声,凑近他耳边小声道,“猪腰枸杞汤,我和小梦特地在网上查的,补肝肾。”

慕容轩言,“……”

当场裂开。

他猛地起身,把碗往外一推,“我不喝!”

众人看向他,凌逸晨不解的皱眉,“怎么了?”

慕容轩言没敢说话,江倾梦劝道,“小言你别这么犟,我们这也是为你好啊。”

叶潼点头,“臭小子,你今晚要是不喝以后你就别叫我妈!”

“妈!”

“别叫我!”叶潼脸一板,哼了一声,“我们可不止为了你,还有小安安呢!你不喝让小安安以后怎么办?”

凌逸晨,“???”你们在说什么?

他看了看两位妈妈和脸红的爆炸的慕容轩言,又看了眼慕容轩言面前的汤,最后把碗端到自己面前闻了下,“挺香的啊?”

“看吧看吧!小安安都说香呢!”

慕容轩言瞥了眼凌逸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我不管我就是不喝。”

眼看他们要吵起来,凌逸晨连忙道,“不就一碗汤吗?我喝行了吧?吵什么啊!”

他不解的喝了几口,明明就很好喝,真搞不懂这几个人是在干什么。

叶潼怒视着慕容轩言,“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怎么能让小安安一个人喝?”

“我……”

慕容轩言和叶潼大眼瞪小眼半天,最后看了眼喝的香的凌逸晨。

算了,死就死吧!

他眼一闭,豁出去了,“我喝好了吧!”

“早说不就好了!”叶潼脸上瞬间挂上笑容,她让宝姨把一锅汤都端上桌,放在凌逸晨和慕容轩言面前,“你俩不用抢,这一锅都是你们两个的。”

江倾梦笑道,“要喝光光哦~”

凌逸晨,“???”

慕容轩言,“……”

他看着满满一锅的,连自杀的念头都有了。

猪腰枸杞汤……补肝肾……肝肾……肾……

天呐!他上一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要派来这么两个妈妈来折磨他?

他身体很好!倍儿棒!精力旺盛根本不需要补好吗?

最后在两位妈妈的监督下,慕容轩言含泪……喝了两大碗……

连饭都没有吃上,净喝汤了。

当天晚上睡觉前,慕容轩言思虑再三提出要分开睡。

凌逸晨十分不解,“为什么?怎么突然说这个?”

慕容轩言为难道,“就是……我觉得吧……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凌逸晨皱眉道,“咱俩从出生开始就是一张床,现在你说不合适?难道长大了咱们就不能像小时候那么好了吗?”

慕容轩言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安安啊,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那汤,凌逸晨比他喝的还多,喝的有快三碗了。

凌逸晨仔仔细细感受一下,没觉得自己身体有哪里难受的,“不啊,我觉得神清气爽,超级舒坦。”

慕容轩言,“……”算了,毁灭吧。

“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慕容轩言爬上床,关掉灯,“睡了。”

“???”凌逸晨看了眼离他半米远的慕容轩言,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小言你怎么离那么远?翻个身就能掉床下吧?”

他伸手拽着人拉稍近一点,“你过来啊。”

慕容轩言要疯了,他认命的躺在凌逸晨旁边,“睡吧。”

可凌逸晨还不安分,他伸出手戳了下慕容轩言的肩膀,感叹道,“哇哦~小言你怎么这么热?”

慕容轩言,“……”

凌逸晨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把手放在慕容轩言脸上,“脸也这么热。”

慕容轩言,“……”不行!忍不住了!

他一把抓住脸上乱动的手,沉声道,“安安你饶了我吧,老老实实睡觉好不好?”

凌逸晨笑了声,“好吧,睡觉睡觉我不打扰你了。”

一个被窝,两极之地。

一边散发着寒气,一边散发着热气。

慕容轩言就真的奇了怪了,体寒也就算了,怎么这凌逸晨喝的汤比他多反而好像一点不受影响?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精|虫|上脑,容易冲动?

他辗转反侧,直到后半夜才睡着,然后第二天是被……憋醒的。

慕容轩言掀开被子,看到的是睡裤上不知道被谁盖起了一个小帐篷,顶端还湿了一片。

“靠!”

他低骂了一声,自家的小弟弟就是不懂事!盖帐篷就盖吧!咋还得把他裤子弄湿了捏!

看了眼旁边熟睡中的凌逸晨,他松了口气,还好人没醒,不然被发现了自家小弟弟干的蠢事他还得帮这冲动的弟弟解释。

还是趁人没醒,把小弟弟处理掉吧。

慕容轩言起身,轻手轻脚的进了浴室,他刚弄没多久,凌逸晨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小言,你大早上的洗什么澡……开门,我想上厕所,快憋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