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18章 查人

我的书架

第18章 查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啊,其实回来之前都已经调查好了,这不是巧合,我是知道你在这里才转过来的。”

虽然到了现在,别人的巧合那么多,但是凌逸晨不敢赌,他怕这一错过就是彻底错过了。

“那你看见我之后还跑?”

提起这个,凌逸晨有点囧,“毕竟已经七年了嘛,我不知道你变没变,不知道你到底生不生气,也不知道你想不想见我,所以进教室没有见到你的那一刻,说实话我虽然失落,但又有一丝丝的庆幸。”

看慕容轩言皱起眉,他赶紧伸出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了一个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就那么一扭扭的庆幸。”

慕容轩言哼了一声别开目光,凌逸晨接着道,“见到你之后,总觉得之前在心里准备好的台词一瞬间全都空白了,剩下的反应就是跑。”

慕容轩言压下心底的那丝甜腻腻的喜悦,淡淡道,“看在你回来是为了我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

凌逸晨又笑了起来,“小言,我真的很好奇,这么可爱的你,为什么他们那么害怕?”

他们,指的是学校的人。

“可爱”两个字说出来,他看着慕容轩言的神色变得古怪又精彩,笑的就更开心了。

慕容轩言,“……”

凌逸晨是唯一一个敢说他可爱的人。

他觉得再继续这样下去,心动爆表就要掩饰不住了,慕容轩言看看时间,转身往回走,“很晚了,该回去了。”

凌逸晨连忙跟上,结果两人刚到走廊就见前面拐角处一个人影跑了过去,凌烁背对着他们,似乎在看那个人影。

“那是谁?”凌逸晨问了一句,凌烁转过身后,他就把想问“你怎么站在门口”默默地换成了,“你怎么不穿衣……”

“砰——”

“服……”他看着关上的门,愣了几秒,转头看慕容轩言,“怎么回事?他是把门关上了吗?”

慕容轩言面无表情的点头。

凌逸晨咬牙,狠劲儿的拍门,“凌烁你干什么!快把门给我开开!”

门再次打开,凌烁已经摘下了面具,穿好了衣服,凌逸晨气呼呼道,“你怎么回事?怎么能把你帅气可爱的弟弟关在门外?”

凌烁看了慕容轩言一眼,才道,“那也不能让你看我没穿衣服,某些人会吃醋的,最后估计倒霉的还是你,这么说来,哥哥还是为了你好,你有什么理由生气?”

慕容轩言直觉,那个某些人指的是他。

凌烁说着说着,似乎是自己说服了,忍不住笑起来。

“什么鬼?”凌逸晨推开他,拽着慕容轩言进屋。

凌烁关上门,看他们,“你们两个玩好了?”

“没什么好玩的,就是海上风景还不错,和小言看了看海就回来了。”

慕容轩言坐在他旁边也不说话,凌逸晨看着凌烁有些诧异,“你怎么穿着服务员的衣服?”

“刚刚衣服脏了,没得换就管服务员要了一身来穿。”

凌逸晨点头,指了下门外八卦道,“刚那人是谁?你们怎么回事?”

说起这个凌烁就来气,“不是说衣服脏了吗?我就回来换衣服啊,结果突然就躲进来一个人,然后……然后……额……”说着他就噎住了,然后了半天最后只道,“人就走了。”

“哈?”

凌逸晨正蒙着,白玄夜和轩辕冥进来了。

“老大,我们刚刚碰见轩辕同学的姐姐了!她长得好漂亮啊!”白玄夜吃饱喝足,心情极好。

“是吗?”凌逸晨看向轩辕冥,“梦姐刚过去了?我和小言这么没遇到?”

轩辕冥道,“她正在找卓汐来着,你们可能错过了。”

“哦。”凌逸晨点头,抓起桌上的瓜子,给慕容轩言一把,两人边磕瓜子边聊天。

等回过神儿来凌烁已经不在房间了,他转头看了眼白玄夜和轩辕冥,“哎,你俩别笑了,几点了都?见我哥了吗?”

白玄夜摇头,“烁哥很早就出去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凌逸晨看了眼手机,“哎!十点了!天都要亮了!你俩不去睡啊?赖这里干嘛?”

“说的好像你平常睡很早似的!”白玄夜翻了个白眼拉着轩辕冥出去,“轩辕同学咱们不在这儿待着,省的打扰了人家!”

走到门口他还不忘冲凌逸晨吐舌头,弄得凌逸晨追上去送他一拳头人才委委屈屈安分起来。

他转身扑到床上,“小言啊,你困不困?”

“还好。”慕容轩言看他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眼睛,有点想拂开但手动了一下又收了回来,“你想睡了?”

凌逸晨摇头,眼睛露了出来,他翻了个身枕着手臂看他,“那就我们两个的话要做点什么?”

慕容轩言突然就转回头背对着凌逸晨,耳尖和脖子红了起来。

不好意思,想歪了。

他掩饰的轻咳一声,没敢把头转回去,“玩游戏吧?”

“好啊!”凌逸晨坐起来拿起手机,“来来来,末日逃亡走起来!小言快上号。”

他平常一个人玩的时候总觉得没意思,有了小言加入就会有一种莫名的责任感。

因为小言是个游戏废,玩起游戏来他就可以互换一下角色去保护小言了。

次日,两人起了个大早,轮船的贵宾房间里放的都有日常用品,他们简单的洗漱一下,去叫了轩辕冥和白玄夜等到轮船靠岸后就回了家。

不过不是慕容家,是慕容轩言一个人住的地方。

听了两周学校里的好运来起床铃声,凌逸晨觉得自己都快被洗脑了,闲着没事脑子里就会出现那个旋律。

他正捉摸着要不要不住校了,无意中却得知慕容轩言在外面有一个小别墅,离学校很近,走路大概一二十分钟就到。

是高一的时候,慕容轩言懒得回家在外面弄得,不过虽然他也不常去学校就是了。

路过一楼的某个房间时,凌逸晨偷偷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又看向慕容轩言的背影皱眉。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他都能碰,每一个地方他都能去,唯独这个房间他不能进,也不能碰。

他第一次来这里时,就把这里所有地方逛了一遍,当他来到这个房间发现门开不开并且设置了三层连锁密码时,他喊来了慕容轩言。

记得当时他说出要进去的时候,慕容轩言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精彩,憋了半天,最后只对他道,“这里面不能进。”

那时他就觉得古怪。

小时候的小言,在他面前从来都不会有秘密。

果然是因为分开过,长大了,不可能再向小时候那样坦诚嘛?

难道人们都逃不过疏远这个定律吗?

他才不信,越不让看,他就非要看。

小言越是有秘密,他越是要把秘密揭开。

等等……这样是不是有些变态来着?

凌逸晨看向慕容轩言的侧脸,想了想拿过人的手机放一边,郑重的问道,“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你不喜欢的事情,你会怎么样?”

慕容轩言皱起眉,有些不太理解他什么意思。

凌逸晨嘶了一声,又道,“或者说是你不让我做的,就比如……额……比如……”

他看着慕容轩言疑惑的脸想了会儿,突然伸出手捏了一下,“比如这个!你讨厌别人捏你的脸,然后我捏了,你会生气吗?”

等了半天,原来是这个,慕容轩言白了他一眼,然后拿过自己的手机,“你都捏了这么多回,见我生过气吗?”

“不是真的这个,这个只是比喻!”凌逸晨急了,他道,“再举个例子吧,你禁止别人进你房间,我不仅去了,还没经过你的同意翻你东西你会生气不?”

慕容轩言叹了口气,看着他认真道,“不管什么,你是例外。”

凌逸晨猛地一噎,剩下的词全部被这一句话化解了,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忽然一下一下快了起来。

他别过目光,有些不自在道,“例外就例外,你突然这么认真做什么……”

“那你就不要再问我了。”慕容轩言低头看着灭了屏的手机,耳尖有点发烫,“明明都知道答案的。”

气氛有些不自在,不知道是不是凌逸晨的错觉。

还好手机及时响起来,他走到阳台看了眼是凌烁打来的。

呦呵,昨晚不吭声消失了一夜,他差点都以为凌烁把他这个弟弟给忘了。

电话一通,对面凌烁的声音传了过来,“帮我查个人。”

“好啊,一百个w。”

对面被他气笑了,“我是你哥!让你帮我查个人你还收钱啊?这么多你这么不去抢?”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凌逸晨看着自己的手指道,“一百万对你来说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你让小夜帮你查只收八十万怎么样?”

“别以为我不知道啊,查个人在你们暗夜只是基本的任务只有十万,到你这里就上涨了十倍?”

凌逸晨耸肩,“那好啊,你就去暗夜总部好了,别找我。”

他说着要挂电话,对面连忙急道,“好了好了!一百万就一百万,只要你帮我查!”

凌逸晨笑了,“ok,说吧谁?”

“卓汐,我要他全部的资料。”

“哈?”凌逸晨皱眉,“你说的是那个演员卓汐吗?”

“对,就他。”

凌逸晨不解道,“不是你……你查他干嘛?他招惹你了?不会吧?我听轩辕说卓汐性格挺柔弱的怎么会招惹你?”

“没有。”

“那你……”凌逸晨正说着,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白玄夜发过来的,他看了一眼忍不住皱起眉,“凌烁你说,你是不是招惹什么人了?”

对面也可能也觉得不太妙,声音沉了许多,“怎么了?”

“刚小夜给我发消息,说暗夜接了这个月来第一个杀令,目标是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