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13章 好好谈谈

我的书架

第13章 好好谈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玄夜猛的站起身,他不要继续待在这里,不仅受气还得被塞狗粮!

看看看看!怕笑的肚子疼还给揉肚子!

在他一个人面前做这样的事,慕容轩言是当他不存在嘛?!

烦死了!

白玄夜出了屋子远离这嘈杂的环境,现在手中拿着蛋糕他不好直接去厕所找轩辕冥,只好站在门口等。

远远一个人影过来,他迈开了脚走过去,不用看脸他都能认出,这个人就是他在m国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是他的同桌,是他的室友,也是……?

也是什么?后面的想不到了,随便吧。

白玄夜跑起来,他看到对面的人也跑了起来。

“怎么不在屋里等啊?”轩辕冥忽然注意到他手中拿着的小蛋糕有点想笑,“这是给我留的?”

白玄夜点头道,“在屋里老大太烦我就出来了,这个蛋糕就剩最后一个了,你尝尝?”

轩辕冥接过来,也不知是蛋糕太小还是他嘴太大两口就没了,“很好吃啊。”

“真的?”白玄夜笑起来,大大的杏仁眼睛里像是被揉碎的星光撒在里面,闪闪发光,“草莓味的呢。”

轩辕冥看着他皱起眉,“你没有吃到吗?”

“我的被老大抢走了。”白玄夜叹气,“就两个,屋里面也找不到了。”

轩辕冥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剩下的蛋糕纸,又看了眼白玄夜,嘴角微扬连带着眼角都弯了起来,“那我吃了你的蛋糕是不得对你负责啊?”

“什么?”

“我想对你负责。”

看着面前的人,白玄夜忽然觉得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同学们都说,轩辕冥的笑容很温柔,像是阳光冲破重重迷雾照进人的心里。

他信。

同学们还说,轩辕冥的笑容虽然温柔,但是职业假笑,里面没有真心。

这个他不信。

明明看起来真的很开心,会传染的那种,他竟然也觉得开心起来。

“负什么责啊?”

轩辕冥抬手揉了揉他的头,“你看啊,我吃了你的蛋糕,那你以后的蛋糕我全包了好不好?”

白玄夜笑了,“只有蛋糕吗?”

“除了蛋糕以外的也可以有,只要你敢提我就敢负责。”

白玄夜笑的更开心了,“他们都说我傻,我看你才是真的傻吧?竟然可以说出这种话,也不怕我讹上你。”

“那你就讹我好了,我负责的。”

“这样啊……”白玄夜想了想,“那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到我想好了再提,到时候你可一定要负责!”

“一言为定。”

他们两个进到屋子里时,舞会已经停止了,秦染站在人群中央笑道,“同学们跳舞好玩吗?单身的有没有找到另一半呢?”

同学们哄闹起来,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什么样的回答都有。

秦染笑了笑,“我都已经帮你们到这里了,没找到我也没办法,谁怪你们自己不争气呢。”她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那接下来是游戏环节,刚开始咱们要不要来个刺激的呢?!”

她把话筒伸出去,同学们的“要”字简直要冲破云霄震得人耳朵疼,“这可是你们说的哦!不要后悔。”

“是什么刺激的游戏啊?难道是谁可以亲到老师,就算赢吗?”

一位男生调侃了一句,众人哄笑成一团,女生们都笑骂不正经。

秦染今年24岁,容貌清秀惊艳众人,前凸后翘,算得上是女神的级别,再加上平时对学生十分友善,和同学打成一片,所以难免会有些同学会拿她开玩笑。

“不是哦。”她倒也不生气,转身走到前面桌子旁边,拍了拍上面的纸箱子,“这里面有一百张空白小纸条,只有两张是有字的,也就是说一百个同学中拿到有字的两个同学要接受其他同学提的问题或要求。”

怕参加人数不够,她又笑道,“只要是参加的人,可以免除一周的作业,名额有限,晚点就没了哦。”

一周的作业?

凌逸晨承认他有点心动了,“小言,咱们也去试试吧?反正几率那么小也不一定就会撞到咱们头上。”

慕容轩言点头,白玄夜看向轩辕冥,“那轩辕同学呢?可以免除一周的作业哎。”

轩辕冥笑了声,“好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校霸一出现,原本沸腾的人群瞬间平息下来,众人默默的让开一条通道。

凌逸晨忽然发现了,竹马是个校霸还是有点好处的,最起码做什么事情可以不用排队。

拿到纸条他们并没有立刻打开,而是等着秦染开口才解开。

“谁拿的是有字的纸条乖乖把手举起来让老师看看哦。”

茫茫人海中,两只手臂高高举起,秦染看着两只手的主人,笑容逐渐不正经起来,“是你们两个啊……”

凌逸晨和慕容轩言两人一手拿着纸条,一手高高举起,看着对方的眼睛带着震惊。

没想到就算概率这么小,他们还是撞到了一起。

一瞬间,两人成了全场焦点,秦染干咳一声,强行压下上扬的嘴角,“你们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提前说好哦,不许反悔!”

照一般的套路,选择真心话肯定逃离不了喜欢的人是谁定律。

“大冒险。”慕容轩言收回胳膊,神情淡漠让到人看不出任何想法。

凌逸晨原以为他会选择真心话,没想到却选择了大冒险,微微吃惊了一下,也跟着选择了大冒险。

“接吻三十秒!”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在安静的环境里突然嗷叫了一嗓子,众人沸腾般跟着起哄。

慕容轩言当场裂开。

听着声音像是女生,怎么和秦染音色有点像?

轩辕冥“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看向他的眼神带着嘲笑:该!以为真心话可以逃过一劫吗?自掘坟墓了吧。

慕容轩言给了他一个眼刀,然后与凌逸晨互相看了看,两人谁都没有动作。

不知犹豫了多久,秦染等不及的声音再次响起,“两位小朋友不许反悔哦。”

慕容轩言看了眼秦染,又去看凌逸晨,虽然明知是玩笑,虽然盼望了这么久,但是他看着这么一双清澈的眼睛却还是不敢动弹。

轩辕冥实在是看不下去,“哎呀”一声,上前一步推了一把慕容轩言。

他被这一推开了个头,顺势搂上凌逸晨的腰,在他震惊的目光下低头把唇印了上去。

电视里演的各种技巧,慕容轩言看过也知道,但他没有动,就这么唇贴着唇。

说到底是他不敢。

怕是一动,朋友就没得做了。

慕容轩言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还与人对视,只好装模作样的把眼睛闭上。

耳边响起众人的倒计时,很奇怪,他一方面想要赶紧结束,另一方面却又贪恋起唇上的这片柔软。

但三十秒还是三十秒,不会因为他害怕而变得很快,也不会因为他喜欢而变得很慢,时间是公平的。

“三!”

“二!”

“一!”

慕容轩言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双空洞的,失了神的,湿润的眼睛。

为什么在哭?

震惊?讨厌?反感?

他忽然觉得很难堪,说不上来为什么。

总感觉连呼吸都是疼的。

“安安?”

他轻轻唤了一声,像是惊动了池子中小憩的鱼,凌逸晨猛的眨了下眼睛,看着他涣散的眼睛有了聚焦,然后睁大眼睛,后退一步转身就跑。

离室内操场最近的屋子是学校的一个杂货间,慕容轩言看到人躲了进去,似乎是把门从内反锁了,他开不开。

他站在门外愣了一会儿,然后就地坐了下来,两个人中间隔着门板背靠着背。

沉默太可怕,他忍不住开了口。

“就这么讨厌吗?”他仰起头看着天上闪烁的星星,似乎离他很近,可当他真正伸出手去触碰的时候才发现,那是遥远的,他根本抓不到。

没人回答他,只有小小的抽泣声,好像是被这声音传染,他的眼眶也红了起来,“游戏而已,何必当真?”

“小言……你让我缓一缓好不好……”

凌逸晨现在的心态已经乱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就这一刻,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慕容轩言。

他不是讨厌也没有反感,他不想哭也不想跑,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只是因为心脏很疼,莫名其妙的很悲伤。

“没关系,我在这里陪你,这次的游戏是我不对,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向你道歉。”慕容轩言用手背狠狠的抹了下眼睛,声线平稳,“正常人碰到这种情况都是会恶心的,我其实也没有那么想要,早知道就不为了一周的作业玩这个游戏了。”

他把自己的颤抖随着呼气吐出来,声线就不会有什么异常,“要不我们都忘了,就当没发生过,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好不好?”

没有动静。

门内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来,就连呜咽都没有了,他不知道凌逸晨在想什么,但他感觉到恐慌。

慕容轩言笑了下,自顾自又道,“毕竟我们都这么好了,不可能因为一个游戏就疏离的吧?”

这话是在安慰他自己,可能还有一点乞求凌逸晨的意思。

还是没有回答。

他头一次觉得,沉默是这么的可怕。

慕容轩言有些崩不住了,“所以你就真的要因为一个游戏闹到这个地步吗?”

门突然开了,他是靠着门的不受控制的就往后倒去,“砰”的一声,他躺在了地上,脑袋磕到地板有些疼。

上面凌逸晨突然弯下腰看着他,这个角度他的目光正对的是凌逸晨的唇,一张一合,他听到了他说,“所以你是觉得讨厌吗?明明是你先开始的怎么可以觉得讨厌?”

“哎?”慕容轩言懵了,彻彻底底的,他已经搞不懂面前这个人了。

凌逸晨忽然咧嘴笑了,似乎是因着刚掉过泪的缘故,他的眼睛带着水汽,发着零零星星的碎光,“我已经缓好了。”

他绕到慕容轩言面前把人从地上拉起来,与人面对面道,“你是怎么扯到绝交上面去的?我说过要绝交了吗?”

“所以……就是说我们还是朋友?”慕容轩言的眼泪又控制不住了。

凌逸晨就伸手捂着他的眼睛,“我回来这么久,你第一次哭竟然是因为这个吗?”

“我……”慕容轩言又笑了,眼睛上冰凉的触感很舒服,“我只是害怕。”

凌逸晨就地坐下来,看他不再哭了就收回手,帮他把脸上的泪擦干,“我们好好谈谈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