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11章 白眼狼

我的书架

第11章 白眼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回家,一进门凌逸晨和慕容轩言就收获了一个幽怨的眼神儿,凌逸晨看了眼抢了别人媳妇儿的自家老妈,冲慕容复尴尬的笑了笑。

慕容复走了过来,一脸郁闷,“小安安你老爹啥时候回来?”

凌逸晨笑道,“那还得好久,在这期间伯父您就一个人放放松也挺好。”

慕容复,“……”

看他要生气,慕容轩言把凌逸晨往身后一拉,“爸爸你就和妈妈她们说话吧,我和安安先上楼了。”

看着他们上楼的背影,慕容复差点没心肌梗塞。

这孩子白养了,有了竹马忘了爹!整个就一白眼狼!

……

马上八点。

凌逸晨关掉手机,从床上爬起来穿鞋子,“小言,我有事得出去一趟。”

“这么晚?很着急吗?”

凌逸晨点头,“很重要的事情,我如果回来晚的话你就别等我了。”

“那你……小心点。”

昼夜温差大,纵使是夏日的夜里凌逸晨穿了个外套还是觉得有些凉意。

他赶到暗夜的时候,刚好八点整。

“你迟到了。”

“就两秒你也计算?”

“两秒也是时间,你让我白等了两秒。”

凌逸晨发现这暗翼的王还真有趣,不仅话少,还这么斤斤计较,“那这次你想怎么玩?”

“ai的防御系统,一个小时内你能潜入算你赢。”

ai

“怎么?你和ai公司有仇?”

“这个别管,就说敢不敢。”

凌逸晨笑了声,然后注意到旁边站着个人,“怎么?你不去做事在这儿看什么?”

“嘿嘿,我想要看一下王和暗翼是怎么比试的。”男孩子看起来也就不过二十岁的年龄,咧嘴笑起来很阳光,“王你不会不敢吧?”

“我不敢?”凌逸晨坐的椅子是可以转圈的,他按着桌子转侧过身看着面前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尚水。”

“尚水是吧?胆子很大啊。”凌逸晨冲尚水招手,“你凑近些。”

他刚弯下腰,凌逸晨突然一拳过去,十成十的力道,这拳若是中,尚水的眼睛就会废,可惜人脑袋一侧躲了过去。

凌逸晨目光一凝,换做腿部发力,目标头部。

尚水右手格挡住他的进攻,左手化拳砸向凌逸晨的面部,千钧一发间,凌逸晨踹向尚水腹部,按着桌子转了个圈顺势站起身,扯过尚水进攻的手臂,按着人的脑袋“砰”的一声砸向桌子。

桌上的钢笔掉落发出清脆的声响唤回基地里其他人的神智,众人面面相觑。

旋转的椅子缓缓停下,凌逸晨放开尚水动了动手腕,然后看着尚水额上的红肿笑道,“疼吗?”

尚水摸了下额头皱眉,“不疼你信啊?我看你不是试探我就是因为我的话记仇想杀我。”

凌逸晨笑了声,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他拉过椅子重新坐下,嘴角勾出一抹笑,“你觉得刘锦怎么样?”

“他?”尚水冷笑一声,“只有野心没有实力的白眼狼而已。”

“看来你对墨吟很忠诚嘛?”凌逸晨笑了声,“给你一个选择,是刘锦还是我?”

尚水盯着凌逸晨沉默半晌,忽然笑了,“你真的和墨吟很像。”

“是吗?”凌逸晨坐的这个位置也不知道是谁的,自恋的很,桌子上竟然还放着一个小镜子,他顺手就拿了过来,照着自己的脸看了看,“我觉得一点都不像啊。”

“眼神儿和那隐藏在骨子里的嗜血。”

“这样啊……”凌逸晨放下镜子,有些懊恼的皱起眉,“我也不想,但没办法我就是他教出来的。”他抬眸继续看向尚水,“所以你的答案呢?”

尚水与凌逸晨对视,不卑不亢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凌逸晨轻轻笑了声,冲他摆手,“行了,你忙你的吧。”

他继续看向电脑,暗翼那边竟然在数数?马上到一,凌逸晨赶紧敲回应,“来了来了,你别数,总觉得到一就完蛋了。”

“现在开始倒计时。”

凌逸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打赌这就开始了,呵,这暗翼王还真是一点废话不愿多说。

他无奈的笑了声,敲打着键盘分析ai的漏洞在哪里,原本他以为ai只是一个负责电子产品的公司,防御侵入的系统应该不会那么严密,但是真正碰了才发现ai果然不简单。

他找到一些ai的漏洞,利用这些漏洞来让ai的服务器停止服务,然后趁着对方还没来得及采取措施时一顿猛攻。

只是ai的系统太过缜密,凌逸晨侵入后也只剩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他舒了口气,从ai的服务器里退出,总觉得对方可能会以为他是个傻子,废好大力破开又什么不干退出来。

他回到家的时候十点,慕容轩言刚好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可能是以为他不在就没穿衣服随便围了条浴巾,见到他吓得直往浴室钻。

凌逸晨都被他逗笑了,他还什么也没看到呢。

他翻开衣柜随便找了件衣服,拍浴室的门,笑道,“你躲什么?都是男生我是能吃了你怎么着?”

“你……”慕容轩言现在有些紧张,他靠着门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是就怕被凌逸晨看见了,他是怕被凌逸晨盯的出反应那就什么都完了,“你要不把衣服放在门口?”

他听到门外凌逸晨低低笑了声,“你这人还真奇怪,明明小时候还一起洗澡来着,怎么现在看一眼都不行了,那我把衣服放在门外了啊。”

慕容轩言听到没了动静,才把门开出一条缝,刚伸手准备拿衣服凌逸晨突然从外面钻了进来。

防不胜防。

慕容轩言靠着墙壁,整个人都呆了,“你……进来做什么?”

“哎嘿,你不让我看我还就非要看。”凌逸晨手撑着下巴,仔仔细细打量着慕容轩言,“哇哦!身材不错嘛……”

他刚伸出手碰了下,就被人推出了门外???

“卧槽,小言你是不是有病?我就看一下摸一下能怎么滴?!”凌逸晨有些气急败坏的敲门,“咱俩谁跟谁你用得着这么见外?大不了我让你再摸回来行不?”

门内没动静,凌逸晨又等了会儿,结果里面又响起淋浴的声音???

what???

他一口老血梗在心口差点没憋死,“小言你几个意思?嫌弃我是吧?”

“没有,只是……热,再洗一次凉快。”

凌逸晨皱眉,“你感冒了?声音怎么这么奇怪?”

“咳……”里面慕容轩言突然咳嗽了声,紧张道,“有点吧。”

“那你快点,小心感冒加重就不好了。”凌逸晨转身钻进被窝里,无聊的翻着班级群,到是没想到这个时间人还挺多。

里面的人不是聊作业多,就是谁谁在一起了,在不就是暗恋哪班男生,各种话题都有,没什么意思。

凌逸晨正打算关闭,突然班长发了一条信息,“我之前忘记说了,周一晚上有开学典礼,男生们要求穿西服,女生们要求穿公主裙,把自己最漂亮最帅气的一面展现出来,说不定可以脱单哦~【邪笑jpg】”

班群里人瞬间疯狂起来,大都是在问有什么好玩的。

开学典礼啊……

很多漂亮的妹子吧?

有意思……

慕容轩言处理好从浴室出来,凌逸晨还窝在床上看手机,他好奇的凑过去,“看什么呢?”

凌逸晨把手机给他看了眼,“江女士和伯母这两天都在追这部剧好奇就看一下。”

“《烈火》?这男的不是上次龙夜的男二?”

“对哦。”凌逸晨忽然反应过来,“我说怎么这么眼熟,他叫什么来着?”

“卓汐。”慕容轩言拿着手巾擦头发,“卓家少爷,也是轩辕他姐的未婚夫。”

凌逸晨想起来了,“对就是他。”

他看着屏幕上的人,忽然八卦起来,“小言,他和梦姐在一起了没啊?不是从小就有婚约?”

慕容轩言摇头,“轩辕说总觉得卓汐不喜欢梦姐,一直在往后推。”

“算了,他们的事咱们也说不准。”凌逸晨关掉手机看向慕容轩言,“我刚看班群都在说开学典礼的事,你们这里去年都玩的什么?”

“不知道,去年我没去,你对这个感兴趣?”

凌逸晨点头,“可能会有很多好看的女孩子,说不定还能脱个单。”

慕容轩言擦头发的手一顿,他看了眼凌逸晨然后扔了手巾突然关了灯,“睡了。”

“啊?”凌逸晨有些懵逼,这怎么说睡就睡?

“小言?小言?”他叫了几下没人应声就有些无趣,干脆也直接闭上眼睛睡觉。

直到他的呼吸逐渐平稳,慕容轩言才又睁开眼睛,侧过身面对着凌逸晨。

看着人熟睡的脸,慕容轩言才忽然发现,暗恋这件事情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你说苦吧,但有时也会因着他的一个亲密举动泛起蜜来,可你说甜,却又明知道人不会喜欢你,巴巴的奢望着。

都说最美好的是双向暗恋,可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双向暗恋啊?

他喜欢的人好像并不会喜欢他,只会把他当做一个关系特殊一点的……朋友。

对了,不是还有那么一句话吗?兔子不吃窝边草。

面前的这只兔子不是不吃窝边草,他是不吃窝里的草。

明明他们的关系都这么近了,明明都躺在一张床上了,怎么还是不能让这人往歪的方向去想一点呢?

算了,毁灭吧。

慕容轩言愤愤的伸出手捏住凌逸晨的鼻子,人不舒服的哼唧一声,他又赶紧松开叹了口气,往那边移了点伸手抱住抱住凌逸晨。

“小言?你干什么啊?”

听这迷迷糊糊的声音,慕容轩言把脸埋进他脖子里郁闷道,“我很热,让我抱抱。”

“嗯……那你稍微松开一点点,我感觉喘不过气了。”

慕容轩言胳膊刚松开一点,凌逸晨忽然翻了个身与他面对面,也伸出胳膊去回抱他。

他听到凌逸晨迷迷糊糊的嘟囔一句,“这样就不会很热了。”又缓缓睡去。

明明凌逸晨给他的怀抱是凉的,但是慕容轩言却觉得更热了,他把人又往怀里稍微带一点鼻尖抵着凌逸晨的鼻尖,不舍得松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