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3章 糖糖真乖

我的书架

第3章 糖糖真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门寝室,轩辕冥对着白玄夜道,“你先睡吧,我去洗个澡。”

现在天气热,他习惯每天晚上都冲个凉水澡,不管多晚。

“哦。”白玄夜看着他,想说什么又不敢,只能乖乖点头,虽感觉奇怪,但轩辕冥也没说什么,转身进了卫生间。

一个人坐在床上白玄夜有些恐惧的望了望四周,还真怕会像凌逸晨说的那样房间里多出来一个人。

他不是真的胆子小,只是对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点恐惧。

给……给阿璟打个电话吧,这样就不会怕了。

白玄夜抻开被子把自己捂进去,电话一通就可怜兮兮的撒娇,“阿璟……”

对面立马关心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白玄夜带着鼻音,可怜的就要哭了,“老大欺负我……”

对面那人笑了起来,“他怎么欺负你啊?”

“他骂我……还不肯和我睡,我怎么求都不肯,他家小言一说他就答应……”

白玄夜委屈的眼泪都落了下来,对面的人笑道,“他家小言嘛,念叨了那么久的,我们小夜最大方了对不对?”

白玄夜抹掉眼泪点头,“嗯,我才不和他一般见识。”他说完,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又道,“那阿璟你那边怎么样?昨晚睡好了吗?”

“我……睡好了。”

白玄夜眯起眼眸,不太相信,“真的吗?那为什么我听你声音好困的样子?”

对面笑道,“这你也听出来?好吧,我那个……昨晚一直在画画来着。”

“你在骗我,你以前从来不熬夜的。”白玄夜哼了一声,不满道,“你教过我不许骗人。”

“没有骗你,只是有一幅画赶得很紧,我画完以后都不熬夜了。”

白玄夜抿唇,他再蠢也不会察觉不到,“对不起,早知道就把你带过来了。”

对面沉默下来没有说话,白玄夜道,“别再让我们担心了好不好?我要是跟老大说了他也会骂你的。”

对面笑了起来,“我明明比你们大啊,怎么感觉你们才像哥哥的样子?”

白玄夜嘟嘴,“你是哥哥,但是老大说过,你比我还让人操心,我也觉得,你看你现在还得要我来担心你。”

“对不起啊,那我跟你道歉?”

白玄夜翻了个身躺在床上,“不用你道歉,你把自己照顾好,我要再见到阿璟的时候还给我一个完完整整的哥哥。”

“我会的。”对面道,“有没有想我?”

白玄夜点头,“嗯,你不在这边都少了好多乐趣,真的好想你过来看看,这边的人都很好。”

夜里虽凉,但一直捂在被子里还是很热,白玄夜坐起来掀开被子靠着墙,看向卫生间门口,“而且我的新室友也很好。”

“那你要跟人家好好相处哦,我之后会过去找你们的。”

“真哒?”白玄夜笑起来,“好啊,这样我们就又可以一起了。”

对面打了个哈欠,白玄夜一愣,“你昨晚没睡,现在那边都是凌晨了想睡就睡吧,我不打扰你了,阿璟再见。”

他挂断电话,有些郁闷的叹气,别看他平常傻……呸!他才不傻!都怪老大那家伙总是说他傻都被传染了!

“砰!”

“谁!”白玄夜猛地从床上跳起,看着被风吹开的窗户忍不住打起哆嗦。

刚刚……是风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声音?

他忽然又想起走之前凌逸晨对他说的话,目光死死的看着窗外。

不会的,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窗外不会突然出现人头,床下更不可能有……有……

“鬼啊啊啊!”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白玄夜吓得连忙跑到卫生间门口敲门,“轩、轩辕同学……你洗好了吗……”

“嗯?你要上厕所吗?”

“不,我没有,我……”

他话还没说出,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面前的人只裹了一条浴巾,上身□□着,水珠从他脖颈处往下滑落,与他胸前的水珠融合为一体再加速继续下滑,他的腹肌不像健身教练那样发达,穿上衣服基本就看不见了,但是有一种独属于男孩子的青涩,让人移不开目光。

“不是什么?”

“我不上厕所。”白玄夜回过神儿来,对上轩辕冥似笑非笑的眼眸,脸红了个透,他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下,两只手都不知该放哪里。

阿璟说过,不可以看不该看的东西……

轩辕冥就这么赤果的走到白玄夜对面,将开着的窗户轻轻掩上,然后继续擦头发。

不能看不能看不能看不能看!

白玄夜在心里不断警示自己,但是他好像中了魔咒,眼睛就是控制不住的往轩辕冥那边瞟,然后又忍不住泛起花痴。

轩辕同学身材好好……

“砰!”

刚刚被关上的窗户再次被风吹开,白玄夜吓得再次蹦起来,他悄悄移到轩辕冥身边,脸红的滴血,“那个……”

“怎么?”

“我今晚……可以和你睡吗?老大说有鬼……”

“嗯?”轩辕冥挑眉,好笑道,“怕成这样?”

白玄夜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是不是不可以啊?

这么想着,脑袋上突然多了一只手,“那好吧。”

“真的?”他惊喜的抬头,眼里亮晶晶的,怕轩辕冥后悔,他赶紧拿过自己自己的枕头,“谢谢!”

轩辕冥笑着摇头,“没事。”

太要命了,这种温柔谁能抵挡啊。

-

“好运来呀那个好运来……”早晨六点钟,广播里准时的放着歌,拉了一大帮住宿生的仇恨。

“好运你妈!谁一大早放的歌啊!还他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靠,又来啊!寝管老师疯了吧!就不能消停一天?”

“刚开学啊——想睡个觉怎么这么难啊——。”

寝室楼里一片鬼哭狼嚎,就算歌声再好听此时也变成了众人愤恨的噪音。

凌逸晨被这歌声吵的烦躁,捂住耳朵也抵挡不住这歌声,他翻了个身正好抵上慕容轩言的额头,脑袋当机了几秒他才反应过来已经回到m国了。

“好吵……”慕容轩言不满地嘟囔一声,睁开眼就看见凌逸晨盯着他看,“怎么?”

凌逸晨摇头,“床有点小。”

好不容易熬到歌声结束,正当众人准备再补一觉的时候,外面继续响起寝管洪亮的声音,“别睡了,别睡了!都赶紧起啊!再不起床我就放狗咬了!”

住过宿的人都知道,男生宿舍寝管老师年轻时候是个军人,并且还养了一条一米高的猎犬,这条狗他养了好几年极其通灵,也异常聪明,每个寝室的钥匙在寝管老师那里都有备份,原意是为了更好的管理宿舍,但是关键的就在这里,这条狗会自己开门!

谁在广播后还不起床,寝管就把钥匙给狗,让他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叫人起床。

这狗叫人起床倒也不咬人,就是还分步骤。

第一步“温柔按摩法”:进宿舍之后先上床踩到人身上跳几下,然后再伸出爪子“温柔的”踩……拍拍你的脸。

若是不醒,那就进行第二步“替你洗脸法”:伸出长长的舌头亲昵的帮你“洗个脸”有时顺便还会帮你“洗洗头”保证你的头发一天都不用发胶,油光锃亮的,不过也得要忍受住它昨天晚上有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比如粑粑。

到这一步再不醒,那它就会自动进行第三步“替你叠被子法”:他会站在你的床上,将你推到地上,经过这么一摔,再冲你摇摇尾巴卖个“萌”,然后将你的被子团成一团叼到走廊,有时还伴随着你的内裤,衣服或是裤子。

让人“喜欢”的不行。

最主要的是这条长得凶神恶煞的狗,寝管竟然给他起名叫糖糖?!

寝管这癖好众人可实在是欣赏不来,想想一个五大三粗,身强体壮的大汉走在路上带着这么凶狠的狗散步,嘴里还喊着,“糖糖乖,糖糖别乱跑,听爸爸的话。”

众人: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听说要糖糖叫人起床,之前已经“享受”过这待遇的人,二话不说提起裤子就冲出宿舍。

有几个宿舍的人是这学期才住宿的,所以宿舍门紧闭着,包括凌逸晨的宿舍。

轩辕冥起得早,好歹是朋友一场,也不能太不厚道,于是拍了拍他们的宿舍门,“兔子,慕容,再不起床就惨了啊。”

外面吵吵闹闹,凌逸晨想睡也睡不着,只能开门,“轩辕,外面搞什么啊?”

“你自己出来看啊。”

凌逸晨转头叫慕容轩言,“小言,出来。”

楼道里站满了人,有的一脸幸灾乐祸,有的一脸好奇,不知道在看什么。

“老大。”

“小夜?”凌逸晨意外道,“你怎么也起这么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因为我不想被糖糖叫醒啊,你看他们。”

凌逸晨疑惑的扒开人群,顺着他手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只大狗叼着一串钥匙跑进一间宿舍,四处闻了闻,然后跳上床,不对,准确来说是床上所躺之人的身上,然后……呃,竟然玩起了蹦迪?

“啊……靠!”

这狗长得这样粗壮,估计得有好几十斤吧!众人似乎感同身受一般打了个寒颤。

床上的同学猛的被这重量压醒,看见眼前这张吐着舌头的狗脸,吓得一激灵,估计这辈子他一睁开眼就会想到这张狗脸了。

众人哈哈大笑,别的宿舍还没起床的同学被这声音吵的睡不着,骂骂咧咧的打开门,看见这场面,一脸懵逼,拉了个人问了问,然后一阵庆幸自己听见这声音起来了,同时也十分感谢被狗当成蹦迪场所同学的无私奉献精神。

慕容轩言皱起眉,凌逸晨凑到他耳边低声私语,“这寝管老师是魔鬼吧?竟然这样叫人起床,学校疯了吗,这也同意?就不怕学生反对,家长来闹?”

轩辕冥贴心的解答,“这所学校一向如此,奇怪得很,连从未露面的校长也特别古怪。”

蹦完迪糖糖叼着钥匙,屁股一扭一扭的跑到寝管老师面前亲昵的用脑袋蹭了蹭他的大腿,似乎在讨赏,寝管老师满意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糖糖真乖。”

众人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起一身鸡皮疙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