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兔一窝 > 第1章 太狂的话是会被揍的

我的书架

第1章 太狂的话是会被揍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大,你说咱们要不先去暗夜那边看一下?”

“不用。”凌逸晨拖着行李箱,找到304寝室直接开门进去,“上课要紧,就让他们再逍遥一段时间。”

他挑了个右边的床铺,拉开行李箱正准备收拾东西,却发现白玄夜也跟着他进来了,“你干嘛?对面寝室去。”

白玄夜不解的四处看了下,确定他在跟自己说话后,怒了,“凭什么?”

凌逸晨靠着墙,冲他挑眉,“凭你爸妈把你托付给我了,你就该听我的话。”

“但这宿舍两个床铺你一个人又睡不下,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白玄夜表示自己非常不服。

凌逸晨咧嘴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一个人睡不下?另一个可以放杂物啊。”他伸手推着白玄夜出门,“你老大我啊,喜欢一个人。”

他说完,又后退几步,在白玄夜还没反应过来时把宿舍门关上,“对面寝室也很好的哦,小夜你要乖乖的,说不定可以碰到一个好室友呢。”

外面响起拍门声和白玄夜怒骂他混蛋的声音,凌逸晨直接忽略过去继续收拾自己的床铺。

他东西不多很快就收拾好了,但他又傻站着呆了一会儿才开门去看对面的白玄夜。

人委委屈屈的边抹着眼泪边收拾东西,嘴里还嘟囔着“老大就知道欺负我,老大是混蛋”之类的话。

凌逸晨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摸摸白玄夜的头,“好啦,别委屈了,我带你去看学校的超市好不好?想吃什么随便买。”

白玄夜又擦了下眼泪才抬头看他,“真的?你不会又不许我买这个不许我买那个吧?”

“这次不会啦。”

他们去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已经敲响,一位二十多岁的女老师正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我是秦染,你们高二的……”

“不好意思老师,打扰一下。”

瞬间全班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秦染看着他呆了一下,才道,“没事,也才刚开始,你们先进去坐下吧。”

凌逸晨点头,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下径直走到倒数第一排靠窗边的位置坐下,然后又把旁边的白玄夜踹到倒数第二排。

讲台上秦染继续介绍,凌逸晨目光在班级扫了一圈没有看到想象中的人松了口气,有失落也有庆幸。

“那么,还有同学没到吗?”

众位同学互相看了看,没人说话,秦染又问了一遍,一位带着眼镜面目白净的男生鼓起勇气举手,“老师,还有两位没来。”

“报道。”

他话音刚落,门口便出现两个修长笔直的身影,同学们寻声望去,教室里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刚刚建立的班级群私下炸了锅,众人桌肚下拿着手机疯狂打字。

“他们来了!”

“怎么办?刚刚那两个转校生占了他们的座位,待会儿会不会打起来?难道这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我似乎嗅到了空气中的战火味。”

“救命妈妈!我现在出走还来得及吗?!”

“看在两个转校生长得那么好看的份上,提前替他们点柱香。”

秦染手撑着讲课桌,打量着他们,“两位同学怎么一开学就迟到这么久?”

慕容轩言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路上一老太太被车撞,见义勇为送医院了。”

底下打字的人手一抖,差点没将手机摔出去。

这是连理由都懒得编了吧?

秦染嘴角仿佛抽了抽,沉默许久才开口,“行了,你们先找位置坐下吧。”

两人朝教室后走去。

班群:

“怎么办?城楼失火,不会殃及我们这些池鱼吧?”

“我怕他们待会儿把教室拆喽。”

“救命啊,我离他们最近,他们待会儿会把我误杀了吗?”

“憋说话,安静观战。”

有人靠近,凌逸晨听出来了,但是他很困没有抬头,昨天在飞机上白玄夜一直在兴奋的叽叽喳喳闹个不停害得他觉都没有睡好。

脚步停在了他旁边,没关系,他不介意多个同桌。

但似乎人不满足,想要他的座位。

桌子被敲响,凌逸晨装作没听见继续睡,那人可能有些生气,开了口,“三秒,不起来的话后果自负。”

周围响起众同学倒吸冷气的声音。

“三……二……一……”

一音刚出,凌逸晨没忍住还是抬起了头,“同学,太狂的话是会被揍……”

他的声音卡在喉咙,忽然就愣了起来。

这一刻,时间静止了。

“老大?”

白玄夜的一声唤回了凌逸晨的神智,他眨了下眼睛,然后在众人没反应过来时,翻过窗撒丫子就跑。

还好,他之前觉得热把窗户打开了。

“靠!”慕容轩言低声咒骂一句紧接着反应过来,将肩上的书包扔到桌上跟着跳窗追了过去。

之后各班的同学便能看到窗户外他们大名鼎鼎的恶魔校霸追着一位男孩子在教学楼狂奔。

众人,“???”

从四楼追逐到了后操场,凌逸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两人始终保持在两三步的距离,可能人比他腿长一点,总觉得下一秒就要追上来了。

为什么这人长大后腿这么长啊!感觉怎么都甩不掉的样子!

再跑下去会死的!

凌逸晨猛地刹车果然身后的人没料到他这一举动直直朝他冲来,他拽住人的胳膊想的是像警察押罪犯那样把人押住。

但往往想象是美好的。

慕容轩言空着的另一只手握拳朝他脸砸来,凌逸晨偏头躲过,下盘发力踹过去,结果被人抓住腿一扯就咕噜在了地上。

本来两人身手都不错,是应该好好地,正常的打一架。

可不知怎么回事,打着打着这画风逐渐的就变了起来,竟像个小学生闹架一般撕扯互咬起来。

“啊!”凌逸晨被慕容轩言咬到了脖子,痛的他眼泪都快出来了,“我靠,你他妈真来啊!”

他抬眸对上慕容轩言泛红的眼眶又怔住了。

可能觉得丢面子,慕容轩言别开眼睛从他身上滚下去躺旁边,“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走了多久。”

“七年。”

“呵。”慕容轩言冷笑一声,看着天空才发现,原来今天的天空这么好看,蓝的没有一丝污染,“你还知道啊?不声不响消失了七年现在又悄无声息的回来,你想干什么?”

他语调阴阳怪气的,凌逸晨从未听过他这样说话,一时有点没能接受,“你是在生气吗?”

“生气?你是谁啊你,值得我生气吗?”

他说完就起身随便整理一下衣服,回教室。

跑,是两个人跑的,回来,是一个人回来的。

秦染看着门口站着的人,“同学,且不问你俩刚干嘛去了,你就回答我和你一起的人呢?”

慕容轩言这下连眼神都不愿分她一个,“不知道,我能进去吗?”

他问完也没有等人回答,直接迈开脚就回教室。

但是众人注意到,他坐在了外面,靠窗的位置空了下来。

和他同来的少年似乎和白玄夜没有产生座位纠纷,还是坐到了靠窗的位置,见他回来诧异道,“没和好吗?”

“滚!”

他骂完,就趴在了桌上把脸埋起来。

轩辕冥,“……”

正当众人摸不清头脑,以为凌逸晨是不是被他打伤进了医务室的时候,人出现在了门口,“报道。”

秦染,“……”三番五次的,他俩是专门来搞她心态的吧?

她忍了又忍,才微笑道,“请进。”

咬牙切齿的,恨不得要将凌逸晨活剥。

凌逸晨没看她,从回来开始目光都一直在最后一排趴着的那身影上。

他明白慕容轩言的感受,就是因着小时候的关系那么好,他一生不哼的消失才会显得那么不可理喻。

“老大。”见他回来,不明状况的白玄夜问道,“你刚跑什么啊?”

“滚。”

白玄夜瞬间委屈起来,冲他哼了一声转回头,“我以后绝对不再管你了!混蛋老大!”

他同桌轩辕冥笑起来,“你是兔子的朋友?”

猛地被搭话,白玄夜憋得脸都红了,“是,是的。”

“叫什么名字?”

“白玄夜。”

第一次遇到这么可爱的孩子,奶呼呼的,轩辕冥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同桌你好,轩辕冥。”

“轩辕同学……好。”

他们那边融洽的气氛丝毫没传染到后面,凌逸晨看着那后脑勺叹气。

难道时隔七年,他们的关系只能是疏远吗?

“小言。”凌逸晨知道人没睡着,“你这样不理我,是打算以后都不跟我说话了吗?”

趴着的人抬起了头,但是却没看他,“那你不觉得欠我一句解释和一句道歉吗?”

凌逸晨有点忍不住想笑,看啊,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没有一丝的改变。

“那……对不起?”

慕容轩言哼了一声,彻底连余光都不愿分给他了,转过头就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凌逸晨笑了声,才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当初走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突然把我叫回去,告诉我要走了,不知道多久,我也闹过,哭过,甚至求着他们让我回去跟你说一声。”

“但是……但是时间是不允许的啊,飞机马上起飞了,我能怎么办?”

虽说凌家和慕容家关系甚好,基本上每一代都是从小一起长大,但从本质上来说是不同,一个是半道兴起,一个是从古到今一直存留在民众心里已经是不可侵犯的支柱。

公司破产,家族没落。他们只要在m国一天,凌家就永远摆脱不掉靠着慕容家的称呼。

想想一个男人,被打上了靠兄弟的标签,谁会好受呢?

所以凌逸晨还是很理解老爸的,只是……这一离开凌家的标签算是揭掉了,但付出的代价也太多太多了。

慕容轩言忍不住还是转头看他,“那你突然之间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整整七年连一个消息都没有?哪怕你……来一句我很好什么的……就这么难?”

明明关系那么好,突然之间的离开,会让他产生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凌逸晨无奈道,“连体婴儿,你觉得会去记另一个的联系方式吗?那不是每时每刻都在身边,谁会想到会有分开的一天?我什么都没有你告诉我怎么联系?”

他看着慕容轩言愣了一会,忽然笑了,“理我了,是不是就代表不生气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