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91章 搭救

我的书架

第91章 搭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今那些四面八方横空出世的金眼,除了叶寒川,还有谁能对付?”千娆道,“我敢以性命担保,能约束叶寒川,教他从此不再杀伤任何一条人命,我还能使他捕猎那些金眼,带到你的面前,由你来处置。一来偿赎他的罪孽;二来也可教你不费一兵一卒,甚至不用费一点心思,便解决金眼之乱。”

端木不尘嗤笑,说道:“南姑娘说得动听,可你口说无凭,根本无法担保,教我如何信你?再者,杀人的是叶寒川,使金眼四处横行的,或许也是叶寒川,现在为了那些或许就由叶寒川引来的金眼,要我放过他,南姑娘,你未免太高估在下的肚量了吧?”

“我来这里,正是因为相信少庄主的肚量,”千娆道,“只是,信我,还是不信我,留着叶寒川,还是杀死叶寒川,是少庄主的选择。”

端木不尘望着千娆沉静而坚定的眼神,莫名地有些烦躁。“南姑娘不要在这里痴人说梦了,”他说,“我早劝过你,趁早与叶寒川划清界限,想来你也不会听了。我知道你有你的苦处,不会要求你一同对付叶寒川,但你若横加妨碍,到时不要怪我做事心狠。”端木不尘说完,转身离去。

清冽的日头渐渐移高,庄门前的人群愈显肃穆,千娆轻轻站到人群之后,望着前方萧瑟的山路。

如今的叶寒川会是怎样的心境?他不可能任由她被烧死,但若相救,必然也会害怕她再做出自残的举动吧。那截断指,他怎么能想得到,是从别人手上砍下来的呢?

做戏做全套。没有看到叶寒川的身影,脾气火爆的敖不屈举起了火把,就要将柴垛点燃。

“慢着。”一个叹息般的声音从前方缓缓传了过来。

千娆抬眼望去,便在路的尽头看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当看清蒙住他双眼的黑巾时,泪水漫上了她的眼眸。

她猜到他会来,但没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现身。

蒙住眼是害怕触犯永不相见的誓约吗?她想,我怎能使他这般煎熬两难!

声称能相助端木不尘取他性命吗?她又想,我竟如此大言不惭。

“敖不屈,就为了对付我,”没有讥讽,不含忿恨,她听到他的声音淡得出奇,已然万念俱灰,“你双绝山庄也肯做这种酷害无辜弱女的勾当,值得吗?”

“何来无辜?”敖不屈答,“凡是与你这十恶不赦之徒有任何瓜葛之人,都死有余辜。”

“对!死有余辜!”人群纷纷应和。

叶寒川微微侧耳,细细聆听着。

是想分辨出我的声音吗?她想。

“好一个死有余辜,”他缓缓说着,“这话若是指我,我倒也无话可说,指她却未免不相称。敖不屈,你无非是为了对付我,你想要我的命又有何难,想要我身上的无极丹又有何难,只要你担保从今往后没有人再为难于她,我便束手就擒,今日教你双绝山庄无一人流血,没一个伤亡。”

他为什么这么傻,她又想,没有确认我是否真在这里,就打算束手就擒?

只听敖不屈说:“你若束手就擒,并交出无极丹,就算是这姑娘的功德,功过相抵,我便担保没人再为难于她。”

原来是这样,千娆又想,他根本不计较我在不在这里,就算今天我并不在这里,他也担心我此后的日子会一直因为他而受到牵连,想用自己的命换我余生平安。

泪眼朦胧中,她看到叶寒川划破手掌,凝结出一颗鲜红珠子。

“这就是吞云岛的稀世奇珍——无极丹,任诸位拿取。”她听到他说,“而我叶寒川,便在此任刀任剐。”

那就是多次保全他性命的无极丹?她想,他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没了无极丹他能支撑多久?

忽然“嗖”的一声,一支银箭击穿了叶寒川右膝。突如其来的剧痛使他双眉紧蹙,牙关紧咬。

千娆捂住差点叫出声来的嘴,看向正在拈起第二支箭的端木不尘。

端木不尘不仅要杀他,还要零碎折磨他吗?

千娆再也不能袖手旁观,穿过人群,笔直朝叶寒川走去,眼看朝思暮想的人越来越近,直到近在咫尺。

她就在叶寒川面前立下,疼惜地凝视着叶寒川微微蹙着的眉峰,好想轻轻抚摸黑巾下那苍白消瘦的脸颊,叶寒川却问:“姑娘哪位?是何冤仇?既然有胆量近身,怎又不动手?”

千娆终于泪如珠落。

他以为她也是来折磨他的吗?确实,她对他的折磨难道还少吗?

而今天,他来到这里,就是来忍受众人盛怒下的折磨的吧,直到流尽身上每一滴血,直到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痛苦。

他也不过血肉之躯,难道就不怕吗?

她问他:“叶寒川,你怎么敢来?”

一如预料,叶寒川的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神色。

“你来救我?”千娆又问。

“不,”叶寒川立刻否认了,“我来这里只是因为我……罪该如此。”

“你怎么不解开蒙眼的帕子看看我?”千娆又问,“你不想见我?”

“我这一世都不被允许再见你了,不是吗,阿娆?”

是啊,千娆愈是泪如雨下,她南千娆何德何能,竟将他逼到了这步田地?

她回身,缓缓扫视着庄门前一张张目眦尽裂的脸,最后将目光牢牢盯住满脸忧虑的端木不尘。

“诸位,”她将蓄真眼中的内力缓缓注入字眼中,“诸位应当也听说了启城的消息,不妨想想,当真逼死了叶寒川,启城的事却如何收场?”

庄前众人闻言各都面上变色,腾腾杀气倏地收敛。端木不尘却皱着眉,轻轻摇了摇头。

“大胆!”突然,敖不屈一声暴喝,“事到如今还敢妖言惑众,妄想为这恶徒开脱!”

他夺过端木不尘手中的弓箭,拉弓搭箭一气呵成。

嗖——

罢了,这是千娆转瞬间的念头,那便与他一道死了吧。

可是一道人影挡到了她的身前。那么近的距离,使她清清楚楚地听到利器穿进皮肉时那个血肉模糊的闷响。

她睁开不自主闭上的眼,看到身前叶寒川的背影,那支箭从他右肋下穿了出来。

就算发下重誓,生死关头,他又怎么可能见而不救?

“敖不屈,”因为疼痛,他的声音显得低沉,“别忘了你的承诺。你的箭该对准的人,是我。”

敖不屈一言不发,拿起箭矢再次拉开了弓箭。

千娆慌忙张开双臂挡到叶寒川身前。

就在弓箭离弦的前一刹,端木不尘一把捉住了弓弦上的箭。“师兄,”他低声说,“还是不要伤了那姑娘为好,只怕逼急了叶寒川。”

敖不屈略一思索,果然放下了弓箭。“叶寒川,”他森然道,“你若要保这姑娘日后太平无虞,便立刻在此自我了断!”

又是一声血肉模糊的声响,千娆慌忙回头,只见叶寒川已拔出右肋下的箭,翻手将箭头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千娆生怕下一刻叶寒川就要自戗而死,扑上去用双手握住了箭尖。

“叶寒川!”这时,山下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怒喝,“休想死得这么容易!”

接着一名柔肩柳腰的蒙面女子,和一名劲装结束的蒙面人从山下冲了过来。蒙面女子一记手刀,忽将叶寒川劈倒。另一名蒙面人顺势将他扛起就走。

蒙面女子抓住千娆衣襟,施展轻身紧随其后,嘴里一面嚷着:“无极丹归你们,叶寒川这个杀人魔归我!”

千娆身不由已,只得驱动蓄真眼中的内力一同狂奔。

庄前众人接着冲了过来,但众人都在叶寒川取出无极丹的地方停下,搜寻无极丹,唯独敖不屈与荀不移追了过来。

蒙面人回手连发四道飞石,将敖不屈与荀不移生生逼停。

千娆认得,这是天女散花,是南秧娘与九灵救人来了。

几人甩开追踪,逃至临水镇,来到一处静僻的院落。千娆四下望望,这不正是当初发现叶云泽头颅的地方吗?但她的心里只泛起一丝的涟漪,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南秧娘与九灵将叶寒川安置在卧房的床上,南秧娘割开叶寒川衣裳,处理了他右肋下渗着鲜血的伤口。“还好没伤到要害,”她说,“不然没了无极丹看他怎么办。”

这时九灵扭扭捏捏地张开手掌,露出手心里的鲜红珠子,说:“其实无极丹我顺手拿了。”

南秧娘大喜,忙将无极丹喂入叶寒川口中。她又小心取下叶寒川右膝的箭,又拉下了脸,摇着头说:“这条腿算是废了。”

“不会的。”千娆说着取出从燕安庄园拿回的七锦魔蕈,将黄色子株掰下喂入叶寒川口中。

昏迷中的叶寒川微微皱了眉,但仍没有醒转。

“不醒也好,”千娆说,“不然又要多受许多苦。”

南秧娘十分意外,又是欢喜又是疑虑,试探地问:“你——不恨他了?”

“我若恨他,”千娆轻声道,“他又该恨谁?”

“哎!”南秧娘如释重负地拍了拍手,“这就对了嘛,不愧是我南家的妹妹,这下可好了,省我多少烦心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