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83章 追踪

我的书架

第83章 追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闷头狂奔,出了岿山城又一路往南,直到奔进无人的郊野才稍稍放松。

“我想好了,”九灵突然说,“你这个就叫魅音术吧。”

“什么?”

“你没发现吗,娆妹妹?”九灵说,“你的声音这么好听,本就教人愿意听,你若再在话语中注入内力,那真是字字入耳,教人沉迷呀!你看刚才端木不尘不就被你哄住了?端木不尘是端木坤的儿子,内力该不会差,竟然没顶住你的魅音。——娆妹妹,你这蓄真眼中得有多少内力?”

“那是少庄主本就不想为难我罢了。”千娆说。

“虽说也有这个原因,”九灵说,“但是呢,人哪,做决定的时候有时只是一念之差,若不是你这般魅音,又这般会说话,端木不尘可不一定肯放我们走。娆妹妹,你就信我的吧,你若能活用这魅音术,天下就没有男人是你的对手了!”

千娆疑惑地问:“男人?”

“呃……那肯定对男人更有效啊,对方越是贪图美貌,你的说辞越是有理,在话语中注入的内力越强,这魅音术的威力就越厉害。娆妹妹,你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又能说会道的,又有这样深的内力,这魅音术真是再适合你不过的招数了。”

“原来是这样,”千娆若有所思地说,“我知道了。对了,你有打探到姬桑的消息吗?”

“嘿嘿,”九灵得意地笑道,“我当然有啊,有家医馆的大夫见过姬桑老太婆,还看出姬桑是同行,说她开的药看似没有章法,但若仔细推敲,还挺有点意思。”

“是吗?”千娆喜道,“那他知道姬桑往哪儿去了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那大夫也只在一个月前见过姬桑一次,依我看,姬桑老太婆多半已经不在岿山城了。”

“是,”千娆低声说,“我也这样想。”

两人茫然地继续走着,天大地大,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实在不知该往何处找寻。

“姬桑她开了什么药?”千娆茫然地问。

“这谁搞得清,反正就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吧,从前我也常常替她去买药。但有几种药她总也凑不齐,我还记得有一种叫什么金萼兰。”

“金萼兰?”千娆皱了皱眉,总觉得异常耳熟。

“就是啊,”九灵说,“她老念叨着说哪儿哪儿有,但姜榆老头不许她去取。”

“哪儿有?”

“这他们可没说起,”九灵说,“那老头老太口风紧得很,不想说的事,做梦也不会说漏嘴的。不过,听姜榆老头的口气,好像是他们以前……嗯……背叛过的地方。——对了!现在姬桑老太婆没姜榆老头管着,她没准会去那个地方。——不过可惜呀,我不知道那是哪儿。”

千娆心中一激灵,说:“我知道哪里有金萼兰,难道姬桑去了那个地方?”

“咦?什么地方?”

“惊奇谷。”

“咦!”

“今天是初几?”千娆问。

“初十吧。”

“初十……”千娆思忖着说,“如果姬桑一个月前还在岿山,那她带着个婴儿,必然不能在上个月十五之前赶到惊奇谷。此时她或许就在谷外等着十五那日进谷。我们立刻出发,日夜兼程,就能在十五之前赶到,或许就能逮住姬桑老太婆!”

“娆妹妹,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惊奇谷只能在每月的十五进去?”

“正是如此。只不知姬桑是否真的会像我想的那样前往惊奇谷,但这已是我们唯一的线索,如今也只能试一试了。”

“得试得试,”九灵说,“事不宜迟,娆妹妹,我们赶紧走吧!”

两人立刻动身朝惊奇谷赶去,不惜风餐露宿,可谓日夜兼程,只两日就抵达了启城。

启城城门高耸,车水马龙。但这繁华之城令千娆异常沉重。每个夜晚,她都会想起一个人,那个单单因为信任就在天下人面前替叶寒川辩白的人,那个最终众多手足包括自己都死在叶寒川剑下的人,那个跟他在一起就能忘却很多烦恼的人,那个一心想娶她的人。

两人沿着启城的街道走着,忽然听得前方哀乐凄凄,只见一户人家正在出丧,街上的人纷纷驻足,向两旁避让。送葬队近了,队伍中却不止一尊灵柩。千娆数了数,前前后后,大大小小,竟足有十三尊灵柩。

“惨哦,惨哦。”旁边一位老者摇着头说,“好端端一个何家,这就散了。”

“听说……”另一人说,“听说是金眼干的?”

金眼?千娆微微一颤,难道叶寒川竟也来到了这里?

“真是金眼叶寒川也就罢了,”先前的老者说,“但据说,那晚出现了两个金眼,身型体貌都与叶寒川相去甚远,倒挺像何家的老大老二。巧的是,这俩兄弟到现在也不见踪影,所以,现在都传那两个金眼就是何家兄弟。唉,这都叫什么事?眼下这武林,怕是要出大乱子了。”

千娆疑惑不已,但此时没有时间深究,歇了一会儿脚就与九灵继续往惊奇谷赶去。

两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十五日一早抵达惊奇谷入口。

“你是说,”九灵颇有些怀疑地问,“就是这条路有剧毒,我不能进去?”

“是,”千娆说,“除非你学习我们谷里的呼吸吐纳法,或者服用龟息丸。但我身上没有龟息丸,而依照谷规,你若不与谷人成亲,呼吸吐纳法便不能传授给你。”

“这样啊,”九灵嬉笑道,“那娆妹妹,要不我俩成亲吧,这样就能把那什么呼吸吐纳法传给我了。”

“你我同为女子,如何成亲?”

九灵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没有接话。千娆忽然想起听说过的有关吞云五鬼的传闻,除了独眼、两头、残腿、实际是三臂的假胖子,还有一个不男不女,显然是指火枭九灵。

九灵声音清脆,千娆因而自然地将她当作了女子,但若只看五官打扮,实在辨不出是男是女。

九灵注意到千娆异样的眼神,挠了挠头,嬉笑道:“我不进去就是,我就在这里候着,要是姬老太婆逃出来,我给她逮个正着。只是娆妹妹,你一个人对付得了老太婆吗?”

千娆握住了胸前的蓄真眼:“放心,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任人摆布的傻姑娘了。在我进去之前,九灵,告诉我你的目的,你是想要叶寒川的无极丹吗?”

“诶,娆妹妹,你怎么突然说起这话?你前头不是说帮不了我吗?”

“你能帮我,我为什么不能帮你?”千娆说,“你放心,我会帮你达成。”

“这个……”九灵难得地扭捏起来,“那娆妹妹,等找到云兄弟的娃娃,我们再说吧?”

千娆望她一眼,点了点头:“多谢你了,九灵。”

时辰尚早,天色微亮,千娆穿过谷道,进入谷中,未遇见一位谷人。她径直前往珍藏阁,猜测姬桑若能穿行谷道,必然也会趁一早谷人尚未开始活动的时候。

自从多年前失火,珍藏阁几乎没剩下什么珍贵药材,被重新修缮之后就成了一个普通仓库,早已无人值守,连大门也只是随便地上了把小锁。

千娆走近珍藏阁,果见门锁已被撬断。她打开门,一股药材气味立刻扑鼻而来。屋内摆放着一排排架子,架子上摆满各类药材,架子间每一道空荡的过道都像姬桑的藏身所。

“我没想到,”千娆开口了,“你也曾是惊奇谷的人。惊奇谷四家药辅之中,妫家一直致力于以药物打破人体的局限,以药养功,以药驻颜,都是妫家所长。只是后来妫氏执着于长生不老,渐渐魔障,被谷里禁止。妫氏一对兄妹不服禁令,叛离出谷,就是姬桑老太你和姜榆老头吧?”

千娆等了等,屋里没有回应,她又说道:“这珍藏阁已在多年前失火,其中的灵丹妙药也尽数烧毁,老太婆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吧?”

依旧没有回应,千娆又说:“金萼兰,我知道哪里有。”

终于,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千娆对面的过道,姬桑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金萼兰在哪里?”

千娆不由得捏紧了拳头:“我哥的孩儿在哪儿?你为什么偷走孩子,害他自戗而死?”

姬桑的一双小眼睛在耷拉着的眼皮子底下格外精亮。“小娆儿想要孩子,”她说,“就把金萼兰给我。”

千娆嘲讽地一笑:“你想要金萼兰,就跟我来。”

她说着转身往东走去,姬桑果然跟了出来,慢吞吞地说:“老身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了,你若耍花招一时弄死了我,就这辈子也别想见到云儿的娃娃了。”

清晨的惊奇谷氤氲着昏蒙的雾气,千娆带着姬桑径直走进落英山。落英山里鲜有人踏足的小道在千娆眼中却格外熟悉,她走过瀑布水潭,踏过曾生活过一年的土地,最后来到一座小院。

低矮的院墙上攀爬着一株天缠萝蔓。

千娆走到院门前,将右掌抵于院门开合处,稍稍运功将蓄真眼中的真气输注掌上,施力。“咔嚓”一声,门栓断裂,院门应声打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