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44章 销魂散(二)

我的书架

第44章 销魂散(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时,门外冲进来两个人,一个拉,一个推,总算将叶寒川架了开去。叶寒川的脸已扭曲得好像换了一个人,当一声极度压抑的吼声从他喉底迸发时,鲜血也从他口中喷薄而出。他到底昏死过去。

“这人在发什么疯?”来人中的一人万分担忧又万分厌烦地抱怨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为什么跑到我家来发疯?”

原来是南秧娘和阿陶回来了。

两人一齐将叶寒川扶到床上,南秧娘解开叶寒川的衣裳,看到那心口的剑伤时,她倒抽了一口气。

“什……什么人能把他伤成这样?”反复确认叶寒川的胸口尚在起伏后,她转身颤声问千娆。

千娆怀抱双膝坐在地上止不住地掉泪,漫天的愧疚感再次紧紧攫住了她,她设想到六年前叶寒川的处境。六年前,叶寒川独自承受下她一手造成的后果,离开山谷,在她难以想象的苦痛煎熬中断送自己的生路。

而六年后的今天,她竟再次利用叶寒川对她的维护,硬将他逼成这副模样。而即便被逼成这般,叶寒川也不肯吐露只言片语。

决堤的泪水“吧嗒吧嗒”地滑落,无边的愧疚与终究未能解开的疑惑一同揉搓着她的心。

“真是……”看千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南秧娘愈加厌恶地说道,“老娘为个难产的产妇忙了一宿,回来指望睡个安稳觉,没想到还要管这破事。老娘真是欠了他的。这身水又是怎么回事?”

她扯开叶寒川的裤腿,看那旧创,又恨恨道:“这条腿迟早烂穿!”

她将叶寒川从头到脚检视一遍,又替他细细诊脉,总算稍稍镇定。

“好在无极丹保住了他的性命,”她说,“不然,我可没这本事救他。不过无极丹毕竟不是仙丹,这伤够他一阵子好受了。”

她看一眼千娆,又说:“伤成这样,无极丹顾此失彼,销魂散才会趁机毒发。”

阿陶蹲在千娆身边,问:“娆小姐,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川公子怎么受了这样吓人的伤?外面那尸体又是谁?”

“瞧她吓成这样,问她管用吗?”南秧娘说。

千娆看看不明就里的两人,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当叶寒川自己销魂散毒发才有刚才一幕。两人倘若知道销魂散是如何发作得这般疯狂,也一定会认为她是这世上最狠心冷血的人。

千娆这般想着,愈是泪如雨下。

南秧娘拿来一身衣裳,丢到千娆身旁。“把湿衣服换了去,”她说,“别只顾着哭,还指着我来伺候你俩呢?”

千娆见说,勉强止了泪,强打精神,换好了衣裳。南秧娘写好一张药方,交给阿陶,教:“你先照着这方子把药煎了去。”

阿陶接过方子,见千娆一双手腕都淤青了,说道:“娆小姐,你两边腕子都肿了,我给你也上点药。”

千娆心想不过是自己咎由自取,不上药也罢,将手藏到了身后。

“她这也算伤?”南秧娘说,“别跟这儿墨迹,还不快煎药去。”

阿陶扁扁嘴,不敢违抗,出门而去。

南秧娘又拿出一些伤药、衣物来,教千娆相帮着,一起替叶寒川清理了伤口,上了药,包扎妥善,又换上了干净的衬衣。她一边手中不停,一边嘴里也止不住地骂骂咧咧。

换衣裳时,千娆注意到叶寒川左边臂膀上趴着几道陈旧的疤痕,看样子像些抓伤,想来当时伤得颇深,结的疤横七竖八地交织在一起。她乍见之下,竟觉十分眼熟,可她绞尽脑汁却怎么也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

“外头那个死人,”南秧娘还在抱怨,“是吞云岛五鬼之一的舍蜥吧?把这种人招来我家也就算了,还把人弄死在这里,搞得家里乱七八糟,地板也给我打碎,真是气死我了。”

千娆默然不语。

南秧娘看着她,又说:“叶寒川是因为你才受的伤吧?”

千娆低下头,无言以对。

南秧娘摇了摇头,总算将叶寒川收拾完毕,她厌烦地往门外走,嘴里说:“我去歇着了,他要是醒了——记住别来喊我。”

她走到门口,又说:“我早猜到叶寒川能有今天。”说完,才出门而去。

千娆隐隐听出她言外之意,一颗心顿时震动不安。

她不敢离叶寒川太近,便坐在门口守着。不知过了多久,叶寒川渐渐有些躁动,微弱的呻、吟声不绝于耳。千娆只能远远地看着,听着,心如刀绞。当叶寒川终于睁开双眼,清醒过来时,呻、吟声便戛然而止。

千娆赶紧起身往门外去。

“阿娆……”叶寒川却唤住了她,“别走。”

千娆站住脚,一时无措。“我在这里你不难受吗?”她问。

“你走了,我才难受。”

千娆不确定地看着他,分不清是他的本意,还是销魂散的作用。

“你不要怕,”因为虚弱,叶寒川的声音显得有些空洞,“我已经好多了,不会再碰你了。”

千娆看他双目失神,面白如纸,哪里是好多了,分明严重得多了。她鼻子一酸,说:“你还管我怕不怕。你为了救我,才伤得这般,我却还那样……折磨你。我……我怎么能这样心狠!”

“你可以那样做,”叶寒川却低语,“是我有意隐瞒,对你何尝不心狠。”

千娆心里咯噔一下,听叶寒川的意思,他分明也觉得隐瞒实情是自己理亏,可即便如此,他仍选择隐瞒。

分明如此,叶寒川情愿对不起她,也要瞒住她。

千娆心中的愧疚顿减,不由得气往上冲,险些又要冲到叶寒川床头逼问一遍。但她到底忍了下来,将自己钉在房门口一声不吭地压着怒气。

“阿娆,”叶寒川问,“能给我拿些水吗?”

千娆想到叶寒川受伤以来,流了那么多血,遭了那么多罪,却一口水都不曾喝过,必然已十分焦渴。她报复似地扭头就走。

她来到厨房,阿陶正在煎药。见千娆走来倒水,阿陶说:“川公子醒了讨水喝吗?我这药还差点火候,要不娆小姐你看一会儿,我给川公子拿水。——我听说销魂散……”

千娆却像听不到似的,倒了水就径自离开厨房,留下话说一半的阿陶。

千娆回到房间,当看到叶寒川流露出的意外的神情时,她一下子心软了。她一边观察着叶寒川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朝他走过去,生怕多带给他一丝痛苦。

喂叶寒川喝了水,她便想马上走开,但叶寒川再次握住了她的手。

千娆心里一惊,又赶紧看了看叶寒川神色,只见他神色空茫,好像确实神志不全,但又没有先前毒发时的那种炙热神态。

“不要这么怕我,”叶寒川说,“你放心,无极丹已经恢复,销魂散不会发作了。”

千娆犹豫一时,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说:“我不是怕你,我是怕你难受。”

看千娆坐了下来,叶寒川才放心地松开了手,说:“你陪着我,我就没那么难受了。”

千娆闻言,忍不住又细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想看看究竟还有没有销魂散的形迹——平日,叶寒川哪里会这样说话!但看来看去,终归看不出个所以然。

她想起先前叶寒川意识不清险些说漏了嘴,便很想趁现在他又神志迷离的时候套他的话。但看着他这虚弱的模样,她还是忍了下来。

“那我陪着你就是,”她说,“你少说点话,休息会儿。”

叶寒川露出欣慰的神色,问:“一直陪着我吗?”

千娆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你放心,终归会有人陪着你,我若走开了,还有阿陶和南秧娘。”

叶寒川似乎有些失望,他抬手轻抚着自己左侧的臂膀,说:“可你知道,思念……的滋味吗?”

千娆不知所云,愈觉古怪,她看叶寒川抚着臂膀,便问:“你这臂膀上的旧伤,是怎么弄的?都长好结疤了,还在疼吗?”

“这是我思念的人……留下的。”叶寒川如耳语般道,“我本以为……这些都是幻象,是毒物造成的错觉……但等到毒解了,思念却从不停止……我走过街道,穿过山林,越过河水……多少次我以为听到她的声音……我四下寻找,却只看到,驶过的马车,逃蹿的兔子,落在河边的鸟……每当这种时候,我真想……立刻冲去见她……回到她身边的路那么熟悉……我早已在梦里走过无数回,好像片刻就能到达……可是我不能。我只能走啊,走啊,走得离她远远的……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千娆暗暗惊诧,她可从未想过,外表峻冷的川哥哥,心底竟藏着这样一个苦思之人。那是什么人?为什么不能相见?又为什么在川哥哥臂膀上撕扯出这样可怕的伤痕?

她本想套问几句,但看叶寒川越来越虚弱,她顾不得好奇,担忧地问:“川哥哥,你没事吧?”

“我不是你哥哥……”叶寒川又喃喃念着,“不是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