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40章 燕安庄园下次见

我的书架

第40章 燕安庄园下次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燕芳此时看着眼前这低眉顺目的心计美人心中万般烦恼。昨夜他在金线岛见到书瑶时就猜到这妮子必然私用了空裂机关,当时叶寒川在旁,他不便追问,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陷入机关的竟然是双绝山庄的新任庄主端木不尘。

燕安庄园虽在武林,却更像个商家,八面玲珑,最不愿意做的就是得罪人,尤其是双绝山庄这样的武林望门。

然而,如今叶寒川既已一同陷入,自然不能再开启机关放虎出笼。事已至此,只能怪端木不尘咎由自取,偏偏惹恼了这个狠绝美人。

“你确信没人知道端木不尘已提前到了燕安庄园?”燕芳再次问道。

“书瑶确信,”书瑶答,“他每次来私会,必不会教旁人知晓。少主放心,倘若事情败露,书瑶一人承担,绝不会连累庄园。”

“你如何承担得起。”燕芳厉色道,“你若再敢这般胡乱行事,就算夫人再看重你,我也绝不轻饶。”

这时,一个人影忽然闪进,一把钳住了燕芳的脖颈。这人半身血腥,满身杀气,不是叶寒川是谁?

“少主!”书瑶惊呼一声,欲上前搭救,但被叶寒川一个阴寒的眼神定在了原地。

“人呢?”叶寒川冷冷道,“带我去。——别磨蹭,我若没了耐心,随时扭断你的脖子不劳烦尊驾带路。”

燕芳憋得满脸通红,吐不出一个字来。“我带你去。”书瑶赶紧说。

叶寒川钳着燕芳的脖子随书瑶出了屋。书瑶见燕芳脸色渐渐由红转紫,心急如焚,飞奔起来。须臾几人穿过两进门,到了一处繁花锦簇的庭院,只见千娆和宣沛坐在屋里,身旁有七八名女子看押。

见了叶寒川,千娆喜极,眼里不由又湿润起来。

“过来。”相比之下叶寒川则平静过了头。

千娆和宣沛试探地站起身,他们见在旁看押的几名女子不敢阻挠,忙脱门而出,来到叶寒川身侧。几名女子见少主垂死,个个六神无主,不敢轻举妄动。

“有没有伤着?”叶寒川问。

千娆噙着泪摇了摇头。“我也没伤着。”宣沛赶紧说。

“赶快放了我们少主。”书瑶催促道。

“还有一个呢?”叶寒川问。

又两名女子押着被捆缚着的龙嫣走了出来。

“还不松绑。”叶寒川说,“再慢一些,燕大少爷就断气了。”

几人七手八脚将龙嫣松了绑。龙嫣缓缓走了过来,一边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将叶寒川上下打量。叶寒川虽穿着深色的衣裳,但身上的血迹依稀可辨。

“两位姑娘不曾伤了一分一毫,”书瑶说,“快放了我们少主吧。”

叶寒川这才稍稍松手,燕芳的脸色总算渐渐由紫转红。

“燕大少爷,”叶寒川说,“你把我们骗到这里来,是想做什么?”

燕芳不答。叶寒川眯了眯眼,突然将燕芳踹跪在地,将他双臂扭到背后,一脚踩上他小腿。

几名女子连连惊呼。“住口。”燕芳嘶哑着一声令下,院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叶寒川手脚发力,声音冷得叫人寒战:“说。”

燕芳的脸色又由红转白,却始终不吭一声。

“哎呀,燕哥你就说吧,”宣沛在旁劝道,“这位仁兄下手可狠着。”

见燕芳不为所动,叶寒川道:“以往真是我有眼无珠,小瞧了燕大少爷,没想到燕大少爷这般硬气。”他话音刚落,只听“嘎啦”两声响,燕芳的一条胳膊和小腿一同断了。

燕芳闷哼一声,却依旧一言不发。

“平时不是挺能说会道的吗?这会儿怎么不吭声了?”叶寒川丢下燕芳被扭断的胳膊,又扭起他另一条胳膊,踩上他另一条小腿。

千娆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她看燕芳好端端一个体面公子,胳膊腿却被折腾成那般奇形怪状,不由汗毛直竖,心生怜悯,忍不住上前扯住了叶寒川的手。

叶寒川看千娆一眼,却就停了手。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和燕夫人有关。”他说,“你不敢作声,是因为这楼上住的就是燕夫人吧?阿娆,你不是想见姨母吗?我陪你上去见她。燕大少爷不想说,那就叫燕夫人说罢。”

千娆抬头望望,只见门楣上挂着“回燕楼”三个大字,其上飞檐繁复,楼宇巍峨。她看燕芳神色惊惶,而叶寒川半身鲜血,她一来起了恻隐之心,二来也怕节外生枝,说道:“我不想见了。川哥哥,我们走了吧,好吗?”

叶寒川考量地望过来,千娆心虚地将头一低,心想:说见的是我,说不见的也是我,他一定在心里骂我哩。

却没想到叶寒川爽快地同意了。

“往后见了我等,”只听他说,“退避三舍,不然扭断的,就是你的脖子。”接着,又听“嘎啦”一声,燕芳的另一边胳膊也被扭断,以一种极其古怪的姿势耷拉了下来。

叶寒川带着千娆几人扬长而去。

几名女子纷纷围到燕芳身旁,有几人已哭了起来。“少主,”书瑶问,“要不要通知裘护院?”

燕芳摇了摇头:“他们不是对手,不过自取其辱。你现在就去金线岛查看,看他究竟是如何脱身。”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和叶寒川一起陷落的还有端木不尘,而叶寒川不仅百毒不侵,他的血还能解毒瘴之毒。

叶寒川几人一路畅行无阻,离开了燕安庄园,便在金鳞城中找了家客栈整顿。金鳞城中时不时地便可见三两武林人带着贺礼准备去燕安庄园祝寿。

那燕芳都成了那副样子,可还怎么待客啊?千娆颇有些同情地想。她想起叶寒川生生扭断别人骨头的残忍模样,心里还有些发毛,但她想到叶寒川身上的鲜血,又觉得那燕芳实在罪有应得。

她心虚地躲在客房,注意着隔壁叶寒川房里的动静,门“吱呀”一声开了,龙嫣端着一盆染着血色的污水走了出去。千娆悄悄走到门口窥视,只见叶寒川正在穿衣,左肩的伤已包扎齐整,但肩背上大片的淤青裸露了出来。他穿衣的动作那么缓慢。

千娆心疼地皱起了眉头。

“何必偷偷摸摸的?”叶寒川问,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

千娆这才慢慢蹩了进去。叶寒川披上外衣,回身看她,说:“怎么哭丧着脸?”

千娆看着叶寒川的手,就是这双手轻而易举地扭断了燕芳的骨头,令人生畏,但这双手上那些不知如何而来的淤青又教人心疼。她问:“你这背上、手上怎么弄的,怎么全是淤青?”

“背上也有吗?”叶寒川却避重就轻,“我倒是看不见。”

千娆又是心虚又是愧疚,又问:“那陷阱底下有什么?看你伤成这样。”

“一些小伤,”叶寒川说,“不碍事。”

“你腿上的旧伤肯定……又裂开了,我看那么多血,这要是再加重,可怎么办?”

“这陈疴烦恼它也没用。”叶寒川说,“好在有秧娘的药,总也严重不到哪去。”

自出谷遇到叶寒川以来,他总也冷言冷语,几时如此刻这般温言款语,句句宽慰?千娆一阵恍惚,好像回到了六年前。昨夜的万般惊恐这时又涌上心头,她一下扑进叶寒川怀里,“呜呜呜”地哭出声来。

“川哥哥,我以为我要把你害死了!”她悔恨地哭道,“一个晚上我都在想你被机关陷阱害死的样子。我真的好怕好悔!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啊?我为什么不听你的话,偏偏要去听那个燕芳的啊?”她一边哭,一边悔,一边将泪蹭在叶寒川薄薄的衣衫上。

叶寒川猝不及防,不由得浑身僵直。“怕什么,”他低声说,“我若真这样容易就死,早就尸骨无存了。”

门外,这时回来的龙嫣愣怔在那里,她呆望着叶寒川隐忍的神情,这个神情里——她看得分明——决不是单纯的兄妹之情。

夜里,龙嫣听着同屋中千娆均匀的呼吸声,毫无睡意。她想起白天叶寒川的神情,想起临行时林苏苏的嘱托。一时间担忧、不解,与——难以压抑的嫉妒在她胸腔中互相撕扯,愈演愈烈。

第二天,千娆醒来时龙嫣正在收拾行囊,满屋子乒乒乓乓的。千娆只得起身。她撸起袖子打算洗脸,龙嫣就递来了手巾。她洗过脸想找衣服来穿,龙嫣已将一套衣裙排在了床上。千娆受宠若惊,莫名其妙,满腹狐疑地穿好衣裙跟着龙嫣走出房门。

叶寒川与宣沛已坐在堂内,点好了早饭。宣沛哈欠连天的,好像是被人从被窝生拽出来。千娆吃了几口,不十分合意,问宣沛:“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好吃的点心吗?”

“酥花糕呀,”宣沛不假思索地说,“只有金鳞这一带才有,那叫一个香酥美味。本来昨天燕安庄园的宴席上肯定会有,可惜了。——阿娆,原来你喜欢吃点心。”

宣沛叫来了店家,要点一份酥花糕。

“这个……”店家为难地说,“实在抱歉,昨日燕安庄园设宴,小店就承包这酥花糕的制作,昨日前前后后全送了过去,竟没留下一份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