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30章 发声

我的书架

第30章 发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千娆听她说得有些道理,这才扭过头来听她说。阿陶得意地笑,说:“娆小姐,川公子对你这么好,我觉得你想从他嘴里知道些什么,真是太简单了!你看,你想从讨厌你的人嘴里套话,那确实难吧;但要从喜欢你的人嘴里套话,那还不是像从他口袋里取件东西一样容易?”

千娆听到“喜欢”二字,心里莫名地一蹿。

“我现在至少有三种方法可以教你。”阿陶说,“第一,你就每天梨花带雨地哭啊求啊,软言软语地磨啊,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但就是耗时间,感觉也不太适合小姐你——你说不到三句准发脾气,而且你靠写的也不方便。第二呢,你就以自己的性命相要挟,川公子肯定顶不住。不过呢,就是比较凶险,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用了。第三,我觉得目前是最靠谱的,你就攻心,他对你越好,你攻心越有效,到时没准他自己受不了,就主动告诉你了。”

千娆听她说完,像是打开了新天地,才发觉自己先前真是蠢钝无比。

“娆小姐,”阿陶又说,“你知道怎么攻心吗?”

“怎么攻心?”这时叶寒川走了出来,“说给我听听。”

阿陶吓得跳起来,连忙说:“川公子你别误会,我是看娆小姐伤心烦恼,因而宽慰宽慰她。你也不想娆小姐烦恼的,对吧?”

“怎么攻心?”叶寒川又说,“我倒好奇得很。”

“哎呀,我就是说着玩儿,川公子你知道的,我就有这毛病。”

“不如我替你治治,”叶寒川说,“割了舌头就好了。”

“不用不用,”阿陶赶紧捂住嘴,“我自己能好的。”

千娆看看阿陶脖子里的淤青,真替她捏着把汗,但见她捂着嘴巴不敢稍有放松的狼狈样,又忍不住好笑。

“娆小姐笑了!”阿陶指着千娆叫起来,另一只手仍挡住嘴,“川公子你看,娆小姐笑了!割了我舌头还有谁逗娆小姐笑啊?”

叶寒川望千娆一眼,不再言语,回身走了。不一会儿,南秧娘走出来,她一反常态,急吼吼地说:“丫头,过来,我给你查查。”

“哦,哦,”阿陶倒有些受宠若惊,“不先吃饭吗?”

“吃个屁的饭,”南秧娘说,“解了你蛊你们仨赶紧给老娘滚。”

阿陶吐吐舌头,跟着她走了进去。

南秧娘仔细询问阿陶每次毒发的时辰和症状,又替她从头到脚诊视了一遍,神色凝重。

“怎样,南姐姐,”阿陶小心翼翼地问,“这个解蛊……需要些什么东西吗?”

“你想累死我啊?”南秧娘又没好气地说,“老娘饿了,吃饭。”

“是是是,”阿陶连忙起身,“我这就上菜。”

南秧娘吃过,说道:“解蛊最难的,是要搞清楚下蛊的人用的是什么毒虫毒草。宋简柔这个半吊子完全不懂掩藏它们的特性,我一眼就看穿了。但她毕竟身在惊奇谷,用的都是最罕见的毒虫毒草,对应解除的药材也是罕见得很。”

阿陶心凉了一半,说:“南姐姐,我们没药是吗?”

“我好歹也是出生惊奇谷怎么会没药?”南秧娘翻着白眼说,“但是这么珍惜的药材我凭什么用在你身上?”

阿陶脖子一缩,一个字也不敢说。

“再说,”南秧娘又说,“你身上的蛊毒生长了十年之久,比起初下时已庞大许多,就算把我的藏药全部用上,也不足以解你的蛊毒。——依我看,宋简柔手上也没有足够的解药。”

“她说……”阿陶嗫嚅道,“她能解啊……”

“宋简柔是个半吊子你懂吗?”南秧娘不耐烦地说,“她手上的解药只够解你十年前的蛊。血佛手、金萼兰这些又不是杂草,哪里有那么许多?”

“那是没办法了吗?”阿陶问,几乎要哭出来。

“我南秧娘怎么会没办法?”南秧娘又说,“别的不说,宋简柔那个半吊子下的蛊,我总归有办法。”

阿陶重又燃起了希望,忙问:“还有什么办法?”

“这临水镇往西有个德水镇,你们听说过吗?”

千娆听着有些耳熟,阿陶马上说:“德水镇的陶瓷天下闻名,怎么能没听说过?”千娆闻言也想起来,谷中月市上偶尔也会有来自德水镇的瓷器。

“德水镇有一户姓古的人家,府邸叫作古月坊。他祖上有一只药陶,是个制药圣品,能发挥出药材的最大效用,老实说,我已经眼红很久了。你们若能拿到手,我的那点藏药,或许就够解这丫头的蛊毒了。”南秧娘说着,斜眼去瞥叶寒川。

叶寒川这时站了起来,说:“德水古府的祖传药陶我也听说过,只是没想到是你想要的。”

“但凡是个耍药的,谁不想要?你若拿得到手,我那些血佛手、金萼兰就算全拿出来又有何妨?他古家是个做陶瓷的,守着这药陶就煎煎风寒药岂不浪费?”

“浪费,浪费,实在浪费!”阿陶赶紧附和,“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简直暴殄天物!”

“你既想要,怎不早说?”叶寒川道,“我让古家送给我。”

南秧娘的一双眼一下子亮起来:“你和古家有交情?”

叶寒川摇了摇头:“素昧平生。”

“那人家凭什么送你?就算有极深的交情,家传之宝怎肯轻易送人?”

“若是以往,他们必不肯送,现在却不同了。”

“有何不同?”

叶寒川却又不答,说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走一趟德水镇。”

“这都什么时辰了,”南秧娘好不意外,“怎么就这么急了?歇一晚明早再去不好?”

“不好。”

叶寒川欲走不走,看看千娆,说:“阿娆同去。”

千娆一愣,看日头西偏,不肯动身。南秧娘说:“既然这么急,又拖个累赘做什么?怕她留在这里吃我欺负怎的?”

叶寒川不说话,将千娆扯起就走。

两人离开临水镇,向西往德水镇去。千娆早已疲乏,怨怼地跟在叶寒川身后。叶寒川回身等她,说:“还记得我教你的内功心法吗?”

千娆只觉两条腿越来越沉,还管什么内功心法,垂着头不睬他。

叶寒川突然捉住她一只手,千娆吃一惊,正想挣脱,忽然感到一股暖暖的真气从手心开始流遍全身,整个人随之轻得好像要飘起来。

叶寒川放开了手,那股真气却不消散,千娆试着以方才的路径运行了一周,身子果然再次轻飘起来,连先前的疲乏也一扫而光。她兴奋地望望叶寒川。

“原来悟性没丢,”叶寒川说,“怎就开不了口?”说着又捉住千娆的手,足下一点往前掠去,千娆忙提一口气跟上。

叶寒川逐渐加快步伐,千娆全神贯注在后跟随,竟能勉强跟上,转眼走过了十里地。叶寒川逐渐慢了下来。

两人在路边一块青石上歇息。千娆又是新奇,又是酣畅,微微喘着气。她扭头看看叶寒川,却发现他正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千娆心里一惊,赶紧起身走到一边。天色将黑,她不由得紧张起来。

“为什么这么怕我,”叶寒川说,“尤其天黑下来时?——我若真要做什么,何必等到天黑?”

千娆想想也是,暗骂自己蠢蛋。

“你既能将蓄真眼中的真气灌注于四肢,”叶寒川说,“难道就不能运行在喉门之间?”

千娆闻言,这才醒悟,摸了摸胸口温润的蓄真眼。

“这蓄真眼中,”叶寒川接着说,“蓄积了我一部分内力。你若善加利用,别说开口说话,便是独自行走武林,也足够了。”

千娆试着运行真气,慢慢灌输到喉门,果觉喉口蠢蠢欲动,便如那日在双绝山庄脱口而出时一般。

难道,她想,那天在惊奇谷他竟是故意将蓄真眼遗下?

她凝神运气,试着吐一口气:“哈……”果然在气流声中,听到了字音,虽然沙哑,但是清晰可辨。

叶寒川赞许地点点头,说:“你一直都很聪明,只要多加练习,说些简单的词句总是可以的。”

千娆看看他的右腿,心想:他的腿想必也是凭借内力支撑方才行走,可他身上销魂散的毒为何一直没有发作?

叶寒川站起身:“接着走罢。”

两人片刻之间到达德水镇,先找了一家饭店果腹。忽然,几乘马在店门口停下,齐刷刷走进几名年轻男子来。

千娆立刻认出来,是宣家兄弟。为首的那个高视阔步,神情倨傲,背后负着一柄极粗重的长剑,便是当年在武林峰会上与端木不尘比试的宣湛。

叶寒川向千娆使个眼色,两人离开了饭店。

古月坊非常好找,镇中最大的府邸便是,大门紧闭着。叶寒川敲了敲门,过一会儿门开一条缝,一个小厮从门缝里探出头来,将叶寒川二人一顿打量,问:“两位哪位?要干什么?”

“在下叶寒川,要见你家坊主。”

“我家老爷正在做陶。”

“你就对你家老爷说,灾祸近了,我是来给他消灾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