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10章 武林峰会(三)

我的书架

第10章 武林峰会(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台下发出一片嗤笑声,端木不尘亦嗤笑道:“既如此,我便与你练练掌法。”说着就要将剑抛与旁人。

“不必,”叶寒川道,“你刚才已比过一场,气力总有损耗,你就持剑与我打,也不算你占便宜。”

千娆闻言,几乎气晕过去。台下众人也纷纷摇头,都想这少年实在不知天高地厚,端木不尘是刀剑双绝的独子,剑法精湛非凡,要空手与他的剑比,普天下也不知几人敢为之。

端木不尘没想到这无名小子不仅敢指名自己,竟还荒谬到这个程度,真是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他气极反笑:“你可别后悔。”暗打主意,要将这猖狂小子狠狠教训。

叶寒川冷冷回敬:“你可把剑握稳了。”

端木不尘再无二话,挺剑击来,他有心速战速决,招招刁钻,咄咄逼人。叶寒川并不正面迎击,只是闪避。

台下众人本以为实力悬殊没什么看头,倒不料渐渐看出名堂:这少年虽然只会闪避,但总在端木不尘周身盘旋,在其凌厉的剑法之下,不曾有一步退却。他的身形出奇灵动,变幻莫测,转瞬间二十余招过去,端木不尘竟连他的一片衣角也没沾到。众人逐渐对这少年刮目相看。

端木不尘没想到轻易攻取不下,不免有些焦躁,但他毕竟是名门之后,颇通应变。他剑锋一转,使出一套四平八稳的剑法,与叶寒川细细周旋。他这一套剑法疏而不漏,一招扣一招,像收网一样慢慢收拢,渐渐的叶寒川已无可闪避之处。他又一味只避不攻,眼看必输无疑。

叶寒川被逼到绝处,终于出掌来击。端木不尘本已在收网之际,这时看对方无知至此,竟敢以肉掌与他的剑锋纠缠。他心念一动,调剑迎刺,打定主意不在对方掌心刺个透明窟窿,也要在其臂膀上留道鲜红口子。

叶寒川似乎早料到这一招,他不避不闪,便以肉掌掠着剑身,在剑身上出指一弹。众人看得眼花缭乱,都想这憨傻少年的半只手掌怕是保不住了,却听“叮”的一声,端木不尘一柄宝剑竟断作两截,掉在地下。

端木不尘不由大骇,他以剑比掌,如今剑已断,他已经输了。

但叶寒川毫无收手之意,紧接着一掌击向端木不尘面门。

这一掌实灌输十成内力,掌风如吼,一时间,众人皆骇。一骇端木不尘性命不保,二骇这无名少年竟身怀这等惊人内力。

端木坤救子心切,猛地跃上台,他本称刀剑双绝,这时却无时机拔刀出剑,也是迅猛一掌击向叶寒川。

叶寒川回掌来迎,一壮一少生生对了一掌。叶寒川飞身退后,突然一口鲜血吐出。而此时的端木不尘早已惊得面色煞白,他虽身经百战,但方才实在生死边缘,任他再有定力,也难做到面不改色。

千娆本已看呆了,这时“呀”地一声惊叫,奔上台扶住叶寒川,惊悚地发觉他的胳膊在止不住地打颤。

敖不屈、荀不移紧接着跃上台。“狂妄小子!”敖不屈喝道,“较场比试,点到即止,怎敢下杀手!”

“谁下杀手了?”千娆也不甘示弱地叫起来,“难道有谁死了吗?我川哥哥自然收放有度,倒是你们以多欺少,以大欺小,伤了我川哥哥,还血口喷人!”

台下众人愈是惊诧,都想今天真是开了眼,见到端木不尘被人赤手空拳击断佩剑也就罢了,竟然还见到这样一个十二三岁的娇女娃敢与敖不屈叫嚷——敖不屈那是武林中出了名的手段硬脾气暴,除了他师父端木庄主,谁在他面前不是软着声气?

敖不屈倒有些措手不及,无言以对:一来自恃身份,不愿与个女娃争论;二来如果辩称“若非师父出手,师弟已然毙命”云云,实在太损自家颜面。

“后生,”端木坤这时问,“你叫什么名字?”

“叶寒川。”

台下众人交头接耳,都没听说过叶寒川是谁。

“好一个叶寒川,”端木坤又问,“你师出何门?”

叶寒川不想牵扯惊奇谷,便说:“我没有师父。”

“胡言!”一旁的敖不屈又喝道,“没有师父,如何学的功夫?”

“就是没有师父!”千娆跟着也叫起来,“我川哥哥难道还会骗你们?你们让比试,我川哥哥也已经比了,你们不服输便伤了他,这时又问东问西,逼问什么师父。你们……”

“阿娆,”叶寒川制止道,“不必多言。”

“川哥哥,”千娆几乎要哭出来,“我也不想多说,可是我气呀!你,你伤得重不重?”

叶寒川注视着她因为气愤、担忧而微微拧着的脸,望着她为了自己与人争辩,几欲气哭的样子,不由动容。“我不要紧。”他说。

台下众人见这娇滴滴的小姑娘眼眶噙泪、楚楚可怜的模样都有些心软。但人人看得清楚,方才千钧一发,端木庄主为救爱子这才出手,绝不是这小姑娘口中所说的“不服输”;但这小姑娘说的也不无道理,端木不尘毕竟没有死,不仅没死,而且毫发未伤,叶寒川是否下了“杀手”并无定论。但较场比试,讲究点到即止,端木不尘的佩剑一断便应止住,叶寒川如此追击确实引人误会,受了一掌也不算冤枉。但这少年看起来不通世俗,或许无意为之,也不无可能;但他的掌风实在凛冽,倘若真心要置端木不尘死地,那么,若无端木庄主出手,此时端木不尘已是个死人。

众人摇摆不定,一时间也没一人上前说话,毕竟这来历不明的少年武功高得出奇,轻易不可得罪,端木庄主更是得罪不得。这少年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还得等端木庄主裁定。

端木坤望望地下折为两段的剑。其实,方才出掌时他已发现,叶寒川在最后一刻已收住掌力,这少年意在唬吓,确实无心伤人,自己这一掌反倒有偷袭之嫌。自己虽已强收内力,但仓促间成效甚微,这少年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受了这一掌,竟然还能稳立不倒。而这柄剑,是他多方搜寻才得来,送给端木不尘的成年礼,竟然被这样轻松击断。这少年如此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深厚内力,实在叫人匪夷所思。

而自己这唯一的儿子究竟因为什么事惹恼了这个诡秘的少年人,所谓知子莫若父,端木坤也是心如明镜。

“我已经依言比试,”叶寒川说,“我们能走了吗?”

端木坤一双深沉的眼眸望他一眼,又望望千娆——这个牙尖嘴利的小美人,说道:“你们走吧。”

千娆虽憋了一肚子的气,倒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她想扶着叶寒川,但叶寒川轻轻拂去她的手。两人并肩走下比武台,众人见端木坤没有追究,纷纷让出道来,都惊奇地打量着二人。

端木不尘望着叶寒川离去的背影,深知自己这次是大输特输,这叶寒川看上去不谙世故,实际城府莫测,狡猾无比。他深藏功力,下套断剑,再虚晃夺命一掌,恰还先前假作飞剑之仇。而这一切在短短几句言语之间就已预谋完成,而他端木不尘一向自恃勇谋,今日竟完全被玩弄于鼓掌之间。

叶寒川,叶寒川,他遍遍默念,这是一个极可怕的人。

叶寒川和阿娆两人出了聚隆堂,径直出了城门,往惊奇谷的方向走去。千娆看叶寒川的手仍时有轻颤,心里好生愧疚,扁着嘴说:“川哥哥,都是我害了你,要不是我非要去看那个比武大会,你也不会受伤了。你……是不是伤得很重啊?”

“我没事。”叶寒川说,“有人一直跟着我们。”

千娆奇怪地往后看去,看到一个男孩倏的闪到一棵树后。她认出是观看比武时与她搭话的那个男孩,叫道:“我都看到你了还不出来。”

那男孩这才从树后走出,走了过来。

“你干什么跟着我们?”千娆问。

谁知那男孩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叶寒川面前,说道:“师父!求师父收我为徒!”

千娆初是一惊,接着“噗嗤”一下笑出来,说:“你不是说你不喜欢练武吗?怎么这会儿巴巴地求我川哥哥收你作徒弟?”

“我之前不喜欢练,是因为我知道练了也没什么用。”男孩跪着说,“老实跟你们说,今天跟端木不尘比试时丢了剑的那个就是我大哥,我大哥每天练功最是勤勉,多少年了,他还是被端木不尘的剑压得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再练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希望了。师父你赤手空拳就能打败端木不尘,我真的太崇拜你了,你一定要收我为徒,我一定好好练功,不会教你失望的!”

叶寒川摇了摇头:“你不用叫我师父,我不收徒弟。”

那男孩根本不听,连连磕起头来,求道:“师父,求求你就收了我吧!我做什么都可以!你若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了!”

叶寒川无奈:“你不用如此,我不会收你。”

千娆见男孩这般耍赖,又好气又好笑。她踮起脚尖凑到叶寒川的耳边低声道:“川哥哥,你这般拒绝可没用。你只需恭维他大哥的剑法,就说以后一定能赢端木不尘,他一准不再来缠你。”

叶寒川知千娆说得有理,略一沉吟,说道:“你未免太小瞧你大哥,你大哥的剑法利落果断,功力深厚,他想赢端木不尘,不是没有机会。”

男孩听了,抬起头来问:“还有什么机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