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8章 武林峰会(一)

我的书架

第8章 武林峰会(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明天?”叶寒川摇摇头。

“明天就是十五啦,是谷道开放的日子啊!”

“原来是谷道开放日。”叶寒川的神色忽然有些黯淡,“——叶云泽要回来了?”

“呃……回不回来这时也难说。我是想说,”千娆有些心虚地转过视线,但紧接着又牢牢盯住叶寒川,“我们出谷去罢!”

“出谷去做什么?”叶寒川问。

“去……”叶寒川的淡漠使千娆语塞,“就出去呗,还能做什么?去吃吃喝喝逛逛玩玩呀!我都一年多没出去过了,都快憋死我了,好容易在这里没人管我,川哥哥,我们出谷去吧?功课我晚上回来再补,好不好?”

被千娆期待地望着,叶寒川说:“出谷倒无妨,只是,每月一次谷道开放的日子,出谷道上必然有许多庄里人,你不怕被他们撞见?”

“这能难倒我?我早想过了,我们凌晨丑时出发,夜里戌时回来,乌漆抹黑的,路上肯定没人,就算有人,也瞧不清我。”

“白天尚且要全神贯注才能辨认的谷道,到了晚上如何能安然通过?你既有一年多不曾出谷,想来也不是熟悉路径的人,倘若迷失在谷道之中,这是闹着玩的吗?”

千娆一听有理,不由泄了气。惊奇谷四面险峰交错环绕,只在山谷南面有一处山坳能与外界相通,但那山坳布满奇木异毒,凶险无比,便是掠空而过的飞鸟也常中毒坠落。山坳中只辟有一条谷道能供人通行,然而即便是这条道也长满一种四季常青的毒草,叫做离魂信草。

离魂信草能散发一种使人神志错乱的毒素,中毒者会发疯一般在谷道中乱冲乱撞,自然难逃一死。但离魂信草的毒性会周期变化,每月月头月末最强,月中减弱,每月十五是它毒性最弱的时候。在这一天配合一种独特的呼吸吐纳之法便能安然无恙地穿过谷道。这种呼吸吐纳法是谷人自小就开始学习的必修功课。

因而每个月的十五被称作谷道开放日,谷人只在这天出谷采办、交货。谷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穿行谷道时不能落单,以免发生意外时无人照应。

开放日的第二天便是谷中每月一次的集市,称作月市,从谷外运来的货物会在月市上展出,供谷人采买。有时会有人去很远的地方,到下个月的开放日才回来,那时月市上便会有些新鲜玩意,算是谷中难得的一件教人兴奋的事了。

惊奇谷虽然不再炼药,但它所产的药材一直名声在外,许多药商争相采购,而谷中水土也适合庄稼生长,谷里又没有外人来滋扰,再加上宋简心管理有方,惊奇谷中的生活十分富足和乐。

但对千娆来说,总归无聊了些。

“你若缺什么东西,”叶寒川说,“不如教阿陶在月市上替你沽来。”

千娆听到“阿陶”二字,灵光一闪,心想:那阿陶的身量与我差不太多,她平日爱穿黄色的衣裳,以至于我在庄里远远看到黄衣服的丫头,就知是她又来欺负人了,我若也穿一身黄衣裳,扎上两个高辫子,不就能扮成她了吗?我便与川哥哥一起走,谷道上人人专注呼吸吐纳,从不去多管其他,估计没人会识破。

千娆想到这里,重又燃起了希望,问:“川哥哥,你知道阿陶她们住哪里吗?”

“怎么了?”

“我去找阿陶借点东西。”

“她已经来了。”

叶寒川话音刚落,阿陶果然从大门跳了进来,她依旧穿着一身黄色衣裙,笑嘻嘻地说:“川公子,娆小姐,我又来啦。”

千娆见了她,真是来得正好,她知道这阿陶调皮得很,如若好言问她借衣服,她未必肯借,遂故作不悦地问:“你又来做什么?”

阿陶倒还真有些怕她,陪笑脸说:“这不是明天就是十五了嘛,主母叫我出谷采买去,她惦记娆小姐,让我来问问娆小姐缺什么没有,我好一并买了回来。”

千娆暗暗发笑,说:“我确实缺东西,但若等你明天买回来却是迟了。不过还好,这东西你现在就有,不如你现在就给我。”

阿陶眯起了眼睛,狐疑地问:“什么东西?”

千娆道:“你上次给我带的衣服全被我穿坏了,我今天没得换洗,我看你有一身黄色的短裙还蛮好看的,你现在就去拿来给我。”

阿陶“噗”一下笑出来,说:“娆小姐,你往常有那么多漂亮的衣裳换着花样地穿,怎么会觉得我那破裙子好看?再说你又不用干重活,怎么会把衣服穿坏?”

“我就穿坏了你管的着吗?”千娆看着她那捉弄人的嘴脸就忍不住生气,“你去不去拿?你不去我自己去,我就跟姨娘说我急着要衣服换洗,你不肯给我。”

“好,好,好,”阿陶连忙说,“我又没说不去拿,我就是疑惑得很,因而多问了两句嘛。——川公子,你也觉得我那衣服好看吗?”说着戏谑地眨了眨眼睛。

叶寒川无奈,说:“好看。”

阿陶再次“噗”地笑出来,捧着肚子直笑得连连跺脚。

千娆气得恨不得手边还有根拐杖来打她,怒道:“你还不快去!”

“就去,就去!哈哈!”阿陶捧着肚子哈哈笑着走了。

“川哥哥你看她呀,”千娆气道,“怎么这么讨人厌!”

叶寒川已猜到她的意图,说:“你又要她的东西,又不跟她说实话,吃她几声捉弄也没什么。”

千娆无言以对。

不一会儿,阿陶果然拿了那身黄裙子过来,千娆大喜,对阿陶的言语捉弄也不那么在乎了。

次日清早,她早早起来穿上阿陶的黄裙子,梳起阿陶的朝天髻,在镜子里一照——倒真与阿陶有几分相似。

她又找出个斗笠戴上,央叶寒川一起出谷,叶寒川倒也爽快,两人便踏上了出谷之路。谷道上果然有许多谷人,不过如千娆所料人人凝神调整呼吸,无一人注意到她。

一通过谷道,两人改走小路,避开谷人。时隔一年,终于再次踏上谷外的土地,千娆兴奋地直蹦跳,连路也不会好好走了。

“你想去哪里?”叶寒川问。

千娆想了想,说:“东面是嵘南城,最大最好玩,川哥哥,我们去嵘南城吧!”

叶寒川点点头:“好。”

两人一路向东,路上走走看看说说笑笑,也不觉得乏味。千娆练功主要以腿为主,练了大半个月,腿脚轻快了许多,往常要走近一个时辰才能抵达的嵘南城,竟半个时辰就走到了。一进城就见到一家成衣铺,千娆早嫌弃了身上的衣裳,进铺子挑了一身淡紫色的衣裙,便在铺中换上了,又梳了一个新发辫。她本就天生丽质,这般一打扮,愈发娇艳欲滴,铺掌柜眼都看直了,赞道:“这小姑娘等他年长成了,就是与天上的仙女比,那也定是最出挑的一个啊!”

千娆被逗得直乐,叶寒川却隐隐皱起了眉头。

离开成衣铺,两人一路向城中逛过去,一路光顾各色店铺,尤其在各类小吃铺流连。自从来到叶寒川的山林孤屋,千娆就再也没有吃过一顿美味:叶寒川颇为寡欲,平日做的饭菜也是淡而无味,就连千娆偶尔心血来潮炒的菜——千娆自己都难以下咽——他也能眉头不皱一下地吃下去。这就苦了吃惯了佳肴美味的千娆,如今好不容易出了谷,遍街美食,她真是一样也不想错过。

逛了大半个时辰千娆已吃得十二分饱,两人逛到一处高门大院,门楣上挂着“聚隆堂”三个大字,院门前高高支起一根竿子,上头一袭长幡威风凛凛地飘着。

千娆手搭凉棚看过去,只见长幡上写着“武林峰会”四个字。院门口站着两位迎宾少年,恭敬地将不时前来的三两人群引入院门,这些人无不身佩兵刃,昂首阔步,容光焕发。

“川哥哥,我们走运了。”千娆喜道,“这里在举办比武大会呢,看样子排场不小,我们正可去瞧瞧热闹。”

“你看他们手中都有帖子,你我未必能进去。”

“这有什么,”千娆满不在乎,“这院子这样大,难道还不能多容你我两个?那守门小哥可没道理拦我们。”

正说着,只见一位迎宾少年将一群宾客引进院门后许久不现身,千娆拍手道:“川哥哥你看有个守门的走了,正是我们的机会。”

说着就不由分说地拉着叶寒川走了过去。

留在院门口的那迎宾少年见了千娆二人,虽觉得二人不像应邀而来,但看他们仪貌出众,倒也不敢怠慢,迎上前道:“两位路途辛苦了,不知两位是与哪位英雄同来?请柬带了吗?”

千娆抢在叶寒川说话前“哎呀”一声叫,说:“川哥哥,都是我不好,我把请柬落在客店里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说着丢下叶寒川与那迎宾少年面面相觑,一溜烟跑了。

她并不跑远,闪到院墙下,趁着那迎宾少年尴尬地与叶寒川四目相对,蹑手蹑脚地往院门里溜。叶寒川面露难色,轻轻摇了摇头,千娆忍着笑将手指放在唇前示意他噤声。

这迎宾少年也是憨醇,不知所以。“请问,”叶寒川无奈地替千娆封锁他的注意力,“这会要办几天?”

“总共办三天,”少年老实回答,“这是第二天了。你既然有请柬……还能不知道吗?”

千娆暗笑,趁机闪进院门。叶寒川也没有心思多作周旋,转身便走,留那少年一头雾水。他担心千娆遇到麻烦,来到静僻处,借着院内一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掩护,翻身跃入院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