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4章 隐世惊奇(三)

我的书架

第4章 隐世惊奇(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千娆面露难色,“你要我往哪儿走啊?我又不能回庄子,要是在山里乱走,万一又被毒蛇咬了,那你不是白救我了嘛?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干脆让我在这儿住些日子嘛。”

“住这里恐怕不便。”

“哎呀,怎么会不便?”千娆双手合十哀求着说,“我保证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就跟我不存在一样的。晚上我蹲在那墙角就能过一夜,吃饭我等你先吃,你吃好了若是有剩的我就吃点,没剩的我不吃也罢,反正我胃口小,本来也吃不得多少。”千娆嘴上说得可怜,心里却想:这人心肠这么软,只要收留了我就断不会真那么亏待我。

少年独居惯了,哪里知道还会有人说起话来信口开河的,他当了真,说道:“何必把自己安排得这般可怜。”

“不可怜!你若不收留我,我在山里无处可去,回庄子又要被我娘责罚,才可怜呢!”

“你想在此暂住,也并非不可,”他说,“只是,你要住到什么时候?”

“等我哥回谷呀。哎!他总要出谷,前阵子又出去了。等他回来,他一定会护着我的。他大概……”千娆怕说久了这人不依,就模棱两可地说道,“他以往都是两三个月就回来了,这次大概也差不多吧。”

千娆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在想:哥哥明明白白说了,这次出谷,要等到年后才能回来,这人看起来好糊弄,等我日后再慢慢磨他……

他却已微微蹙眉:“两三个月?”

千娆眼珠子一转,忙改口说:“早的话或许下个谷道开放日就回来也说不定啊!”

他的神色又归于淡然:“你若不嫌无趣,住段时日也罢。”

千娆再没见过这么好哄的人,脸上立时绽出一朵大大的花来,她叫道:“你真是天底下最好心肠的人!你这是救了我两次!”

傍晚,总算等到饭菜上桌,千娆欢天喜地地瘸着腿来到桌边坐倒,早将之前说的话忘个干净,他倒也不与她计较。

夜幕降临,他仍将床铺让出,替千娆的伤腿换上新的草药就要出去。千娆想到如今是在荒山野外,心里一阵发寒,忙将他留住,说:“你能不能不走啊?我一个人不敢睡,你这儿到了晚上不比那鬼屋强多少!”

他犹豫一会儿,便在窗前坐了下来。

房内昏暗,树影幢幢,千娆想到有家不敢回,心头隐约苦涩,问:“你这儿有没有闹过鬼?”

“没有。”他说。

“如果恰巧今天,鬼来了,怎么办?”

少年微微阖了眼,说:“来了便来了,开开眼便是,能怎么办?”

“呃……唉!”他这无所谓的态度倒是新鲜得很,千娆大大叹了一口气,说道,“真羡慕你不怕鬼,我就怕得很,听到点风吹草动就怕得不敢睡觉,要我哥陪我,你猜我哥怎么宽慰我?”

“叶云泽心思诡秘,我如何猜得到?”

“我哥总说,”千娆没留意到他话语中的敌意,接着说,“‘如果鬼来了,我叫它先吸我的阳气,等它吸好了,它就饱了,就不会再吸你的阳气了。’他这样一说,我就不怕了,就能安心睡觉了。”

“他待你很好。”他说。

“那是当然。”千娆得意地说。她自小丧父,又受母亲疏离,幸得大她五岁的哥哥叶云泽照护疼爱。叶云泽对她来说几乎是亦兄亦父亦母,是她至亲的人。

只是叶云泽体质特殊,总要出谷求医。而她叶千娆一直都被宋简心禁止出谷。以往在柳儿的掩护下,她偶尔会跟着叶云泽偷跑出去,曾见过一对古里古怪的老头老太替叶云泽施针治疗。

不过,叶云泽虽然身子偏单薄,但绝不是个羸弱的模样,究竟得的什么病,千娆从来没有搞明白过,问叶云泽吧,他总是笑笑不答。后来千娆听说有些毛病叫做“隐疾”,不可与人道,便不再问了。

然而一年前的一次出谷被宋简心撞破。宋简心大发雷霆,千娆满以为逃不过一顿打了,却没想到娘亲吝惜她的皮相到这种程度,盛怒之下仍不曾碰她一根指头,而是将她关到坟场边上一个出了名闹鬼的破屋。

千娆本就怕鬼,何况是那个让谷中妇孺闻之色变的鬼屋。叶云泽为她争辩,向来温文的他质问宋简心“娆儿究竟是不是您的女儿”。接下来的场景令千娆刻骨铭心,宋简心天仙般的面容一下子扭曲起来,竟变得异常丑陋而可怕。

那个夜晚,叶云泽被罚得体无完肤,而千娆被关进鬼屋吓得几乎疯痴,真是不堪回首。

从那之后,千娆就再也没有出过谷了。她本就在娘亲面前战兢兢的,在那以后更是到了一见到娘亲就瑟瑟发抖的程度。

“这次真要完蛋了,”她万分烦忧地说,“要不,我一辈子都在你这儿住吧。或者干脆出谷去,永远也不回来了。”

少年没有回话,千娆这才发现他靠着墙已然睡着了。

千娆不敢一个人醒着,想大叫起来把他叫醒,正寻思着该找什么借口,她转念又想:他为了救我想必受了累,还是由他睡吧。

她拿被子蒙住头,一惊一乍地,良久方才睡去。

第二天,千娆被一丛丛鸟鸣声吵醒,她伸个懒腰,看清晨的阳光大片大片地从窗户透进来,不由得心情大好。

她起身,只见窗边空无一人,那少年已然离开。

她下了床,拖着残毒未清的腿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门,看见少年正坐在屋檐下打磨一根树枝作成的拐杖。

借着清晨的阳光,千娆将他细细打量,只觉这英朗的眉眼、俊美的侧颜越看越是眼熟,她一拍脑瓜,猛可里想起来:这不是像极了哥哥叶云泽吗?

少年这时回过头来,与她四目相对。千娆笑嘻嘻地扶着墙走过去:“我知道你是谁啦,你是寒川哥哥,对不对?”

叶寒川是先谷主叶天成的长子,他的生母却并不是宋简心。叶天成过世后不久叶寒川的生母就离开了惊奇谷,并不曾将当时年仅七岁的叶寒川带走,而是将他留在谷中修习叶氏宗族的独门心法。

至于为何母子分离、独居山林地修习——就如当初叶天成突然罢断祖业一般——在谷人眼中也是古怪至极。

“我曾听说,”千娆说道,“说你在山里修行,我还当是胡说八道呢,没想到真有其事。我叫叶千娆,你知道吗?”

他点头:“这不是你第一次来这落英山了。”

“哈哈,每年春天我都往这跑,”千娆笑道,“我还以为没人知道呢,没想到都被寒川哥哥你瞧见了。寒川哥哥,你一个人在这里修行什么?你不会是想成仙吧?”

“自然不为成仙。”他将手中打磨完成的拐杖递给千娆,“试试。”

千娆饶有兴致地接过一试,只觉十分舒适合用,拄着拐杖的新奇感觉逗得她哈哈直乐。“这也太好用了!”她忍不住地赞叹。

“拄拐有什么可开心的,”他说,嘴角的笑意若有似无,“走吧,去吃点东西。”

所谓的东西就是一碗清粥、两枚鸡蛋和三个枇杷。

千娆平日住在蒄园,得一个年长点的女孩柳儿照料,一日三餐吃的都是柳儿精心烹制的菜肴,如今接连吃得寡淡,暗暗丧气。

“寒川哥哥,”她试探地问,“你平时都吃这些吗?”

“不然吃什么?”

“很多啊,”千娆咽着口水数,“春笋小炒肉啦,糖醋排骨啦,酱烧茄子啦,都很好吃啊。”

“想来好吃,”他说,“西屋是厨房,你可以做。”

“唉——”千娆垂头丧气地叹出一口气,“那当我没说过吧。”

“平日我要练功,”他说,“你做什么?”

“那我看你练。”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你留在这里,旁的无碍,只有一件:不可扰我修行。”

“那是当然,”千娆连忙打包票,“我就看看,怎么会打搅到你?寒川哥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只怕你会十分无趣。”

“诶!”千娆道,“和寒川哥哥这么好的人在一块儿怎么会无趣呢?”说完觉得这话有打扰他清修之嫌,忙又改口:“就算无趣我也受得——我哥又不在,我敢说在庄里肯定更加无趣!”

吃过早饭,叶寒川便出门而去,千娆不想一个人待着,拄着新拐杖慢悠悠地在后面跟随。

走不到半里地,来到一条山溪,溪水下游瀑布隆隆巨响。

“你不要乱走,”叶寒川叮嘱,“这山里生长着许多有毒的草木,在确定安全之前,切不可妄动。”

千娆刚从毒蛇的毒牙底下逃生,被吓得直吐舌头,点了点头。

叶寒川便在瀑布顶旁的一块巨石上静坐入定,任由零碎的落英花瓣飘落肩头。

千娆往瀑布底下望去,在水雾弥漫间认出了瀑布水潭边上那棵落英古树——她遭遇那条毒蛇的地方。

原来寒川哥哥就在这里练功,她想,难怪及时出现救了我性命,不然我可悬了。

她果然不敢乱走,百无聊赖地盯住叶寒川的侧脸枯坐。渐渐地日头高升,叶寒川始终纹丝不动,被落英花瓣落满一身。千娆丧气地想:难道寒川哥哥每日都要这般苦练?那我真得无趣死。她腹中饥馁,拄起拐杖,独自一人回木屋去。

屋门依前开着,千娆拄着拐杖艰难地跨过门坎,心里寻思着该给自己弄点什么吃的。一抬头,忽见一名女子站在书柜前,正打量着柜中的物品。

千娆猛可里大吃一惊,想躲已来不及,那女子回过身来,对着千娆盈盈浅笑。“娆儿,”她说,“我就猜到你在这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