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寒 > 第3章 隐世惊奇(二)

我的书架

第3章 隐世惊奇(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怎么了?”千娆失惊,“你不是要毒发了吧?”心里想:这人真是不知死活,竟敢用嘴巴吸毒,教我不要激动,自己却在山中飞奔,如此血行加快,他没准还死在我前头。

少年定了定神,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黑匣,取出两枚药丸来,一枚送入千娆口中,一枚自己服下了。

“这是蛇王、丹吗?”千娆问。

他点点头,将黑匣放在千娆手边,说:“半个时辰后再服一枚。”

然后,他席地坐倒,自行运功疗毒。千娆只觉伤腿灼痛,头脑昏沉,渐渐地昏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腿上的灼痛又使千娆痛醒过来,她想挽起裤腿看看,却发现自己头晕眼花,全身无力,这个动作竟异常艰难,只得作罢。

她打开身边的黑匣,却见里面只剩一枚蛇王、丹。

千娆看了看一旁仍在闭目运功的那个人,一番犹豫,将蛇王、丹咬作两半,服下了一半,另一半好生放回黑匣中。

真是个极其古怪的人啊,她心想,萍水相逢的,怎么就肯舍命救我?

她看看屋外,已是晌午,阳光从正门照进来,明晃晃地洒在门前的地上,使地面分隔成阴阳两个极。

犹如生死两端。

犹如善恶两面。

都在眼前。

这时,身旁的人长长舒出一口气,睁开了眼。

“你还好吧?”千娆虚弱地问。

他起身解开千娆腿上的束带,又检查了匣子里的蛇王、丹,问:“怎么不全吃了?”

“留给你吃嘛,你也中毒了嘛,”千娆有气无力地答,“我反正个头小嘛,半颗大概也就够了。”

“你也知道你个头小,”他说,“以那条蛇的毒量,毒死二十个你也有余。”说着将那半颗蛇王、丹也塞入千娆口中。

“你是谁啊?”千娆万分疑惑地问,“为什么舍命救我?”

“何曾舍命?”他说,“我不会死。”

“你怎么敢肯定?”

“我自然心中有数。”他说着抱起千娆,走进里屋,放她躺到床上。

床上枕被整洁,纤尘不染的,甚至有股淡淡清香。千娆又问:“我没见过你,你一个人在这里住?”

他点点头。

“为什么?怎么不在庄子里和大家一起住?你到底是谁啊?”

“不要再问了,”他说,“你需要休息。”

“你怎么知道我娘是宋简心?”千娆又问。

“你和她长得很像。”他说。

千娆扯开嘴角虚弱地一笑,她娘是个天仙一般的人物,没有什么赞美比说她长得像娘更教她高兴的了。“我好累,”她说,“腿上越来越痛,好像毒在漫上来一样——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他说,“睡一会儿罢。”

“你要保证不会趁我睡着把我送回庄子去,我才敢睡。”

“好,”他说,“我保证。”

千娆乏得厉害,很快就沉沉昏睡过去。

昏睡中,千娆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乌漆墨黑的鬼屋,好黑呀,太黑了,浓重的黑暗好像由无数个鬼影重叠而成,这些鬼影四面八方地朝她压过来,压得她喘不了气。她只能向着屋里唯一的一个窗户寻求慰藉,那个窗户透进来晦暗的月光。但她知道窗外便是一片阴森坟场,幽绿色的鬼火果然而又不期然地倏忽一闪。

千娆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明亮房间使她长长松出一口气。她试着坐起身,惊喜地发现蛇毒引起的疲软已离她而去。她掀开被子,发现受伤的小腿上敷满了捣碎的药草,腿也不似先前那般灼痛了。

看来我不会被毒死了。她欣喜万分地想。

门“吱呀”一声开了,少年走进房来,见她醒了,微微一怔。他的面容显出些微疲惫,一双好看的眼睛里也布着淡淡的血丝。他倒了一杯水,递到千娆面前。

千娆接过,一饮而尽,问:“有吃的吗?”少年又拿来白粥。

千娆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粥,一边瞟着眼珠子偷看他:啧啧,生得可真好啊,那么俊朗的五官,那么英拔的身材,连手指都那么修长劲健,这么漂亮的人究竟是谁呢?我怎么就不知道谷里还有这样的人呢?

一碗粥一会会儿吃完,千娆将空碗伸到他面前,问:“还有吗?”

“待会儿吧,”他说,“你太久没吃东西,别一下子吃太多。”

千娆好生失望,却又不好意思硬讨,恋恋不舍地咬着勺子,问:“有多久?”

“你昏睡了一天一夜。”他说。

“一天一夜?”千娆一惊,“我娘有派人来找过我吗?”

他点点头:“来人非常着急。”

“管他着急不着急,”千娆忍不住高声,“我还着急呢!你有没有把我供出来?”

他摇摇头。

千娆松出一口气,说:“还算你讲点信用。”说完,又觉得这样跟救命恩人说话不太妥当,便又陪笑脸道:“你不知道,说我娘对我不怎么样吧,但她非常看不得我皮肉受伤,你在我腿上割出那么大的口子,她若发现了,肯定大发雷霆,那我就完啦。本来我哥或许还能保我,可他前阵子又出谷去了,也不知哪天得回,我若此时回庄,那真是凶多吉少。不过你也不用内疚,看在你替我解毒的份上,我不怪你便是。”

少年疲惫地以手支额,无言以对。

“你也是厉害,竟然能把我救活。”死里逃生带来的兴奋使千娆滔滔不绝,“我听说过谷里人被过山峰咬到的事情,楚楚的爹就被过山峰咬了,那过山峰一下子从草丛里蹿起来,咬在他耳朵上你猜得到吗?他马上把自己的耳朵割了下来,你敢想吗?然后,他马上回来服蛇王、丹,可是还是迟了,蛇王、丹还没起效,他就毒发死了。楚婶,也就是楚楚的娘就成了寡妇,就又回到我娘身边听差去了。搞得我每和楚楚在一块儿就不自在,我怕我一不小心得罪她呀,万一得罪了她,她到她娘面前告状去,她娘再到我娘面前说我坏话,那不就糟了嘛。

“还有一次,西庄的丁叔被咬了胳膊,他是赶紧服了蛇王、丹又由谷里内力最好的几个人护持了整整一夜,这才捡回一条命。如此看来,我也是命大。当然喽,主要还是你的功劳。”千娆说到这儿,看他面容疲惫,心想:他不会也曾用内力替我护持吧?听说这样做极耗心神,当初是四五人轮流上阵才保住了丁叔,他独自一人怎么做得到?更何况,他自己也中了毒。

她便满腹狐疑地问:“你当真没把我在这儿的事说给别人?”

“我何必骗你?”

“好好好,”千娆怕他恼了,连忙说,“我信你。不过话说回来,那条毒蛇这么险恶,你怎么不打死了它?你看现在它不知道又窝在山里哪个地方了,不是叫人瘆得慌?”

“它不过生来剧毒,也不是它的本意,”他说,“平日也只是在这荒山里吃些蛇鼠罢了,偶尔受了惊扰方才伤人,这样就要打死它,未免不讲道理。”

“照你的意思,”千娆撅起嘴,“是我活该被咬喽?”

“我并无此意。”

千娆“噗哧”一下笑出来,说:“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心善的人了。”

“算不得心善,”他说,“只是觉得它与我有些相像罢了。”

千娆不明白,歪着头问:“怎么会呢?”

他默默地注视着千娆,一双沉静的眼睛幽然若潭,然后他转过话头问:“你的毒差不多已经解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