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抗日之浩然正气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戏精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戏精

  就这样苦等了两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尼米兹再也坐不住了,不顾冷如霜的阻拦,直接冲进了作战室。

  在一众惊愕的目光中,尼米兹并没有看到蒋浩然,当即就狂呼道:“蒋浩然呢,蒋浩然在哪里?”

  刘鹤快步上前,望着冷如霜一脸狐疑:“这位是……”

  冷如霜急忙道:“这位就是尼米兹将军,已经在会客室等了两个多小时了。”

  “哦……”刘鹤如梦初醒,急忙敬礼、握手,并客气地将他们一行请到一旁的小会议室。

  关上门,刘鹤就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总座临走时一再交代我一定要招待好将军,但事发突然,岛军突然朝我们发起全面反攻,战事紧张,怠慢了尼米兹将军,还请多多原谅。”

  通过翻译翻译,尼米兹当即就皱起了眉头,道:“蒋浩然不在……他去哪里了?”

  “我们总座上午就去了武汉。”

  “胡说八道,战役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告诉我前敌总司令不在司令部?”

  不待刘鹤回答,冷如霜疾呼道:“是呀参谋长,这话可不能乱说,这是要动摇军心的,总座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去武汉?”

  这话就是告诉尼米兹,这事她完全不知道,要不然没法解释陪了尼米兹几个小时都没告诉他蒋浩然不在上海。

  刘鹤无奈地摇头,苦着脸道:“陈依涵出事了,遭到敌特暗杀,听说生命垂危,总座哪里还顾得上,将指挥权交给我就急匆匆地走了。”

  “啊……依涵姐出事了……”冷如霜满脸惊恐。

  “陈依涵?什么人?”尼米兹满脸狐疑。

  刘鹤吐出一口粗气道:“陈依涵……怎么说呢,应该说是我们总座心里最重要的女人。”

  尼米兹道:“为了一个女人他能丢下整个战场?蒋浩然是一个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吗?”

  冷如霜抢答道:“尼米兹将军,您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们总座,他是一个十分重情义的人,陈依涵出事,足以导致他心神大乱,不让他在这件事情上安心,会严重影响他对战场的判断力,所以,还不如让他走。”

  刘鹤接着道:“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走的时候战役的局势是比较稳定的,一切都尽在我们的掌控中,谁知道岛军居然会在下午发起全面反攻。”

  尼米兹将信将疑,道:“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刘鹤抠了抠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只要陈依涵脱离危险,他应该马上就会回来。”

  尼米兹紧握双拳在空中挥舞了一下,道:“打电话,我立即要跟蒋浩然通话。”

  刘鹤道:“将军,这个恐怕很难办到,您也知道,这个时候总司令不在司令部会动摇军心的,同时,也会给我们总座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说他为了一个女人而不顾几十上百万将士的生死。所以,这事除了我们知道,上上下下都瞒得严严实实,我们总座也只带了一个勤务兵悄悄离开的,所以,我们现在根本无法联络到他,除非他主动联络我们。”

  尼米兹一顿猛拍自己的额头,旋即一指刘鹤道:“那好,蒋浩然既然把指挥权都交给你了,你一定知道他为什么要在海上设置防空、防海识别区,阻止我军前往岛国。”

  “啊……有这事吗?”刘鹤一脸茫然,“如霜,赶紧去问问洪烈,看看是不是这个情况?”

  “是,参谋长。”冷如霜二话不说就出了门。

  不多时,冷如霜再次走了进来,道:“参谋长,还真有这事,两天前,总座就秘密命令第一舰队、第二舰队在岛国东西两面设置防空、防海识别区,严令一切飞机、舰船通过,对强行闯关的飞机、舰船一律击落、摧毁,主要是防止敌人逃脱,同时也防备敌人游离在外的军舰回国参战。”

  尼米兹冷冷道:“既然防的是岛军,那为什么连我们的舰队也拦下来了?”

  刘鹤道:“大概是我们总座也没有料到你们的舰队会来,所以他下达的命令是严禁一切飞机、舰队通过,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那好,你现在就通知你们的舰队司令官,让他们给联军舰队放行。”

  刘鹤想了想,对冷如霜道:“尼米兹将军说的有道理,我们再怎么样都不能拦截盟军,你再跑一趟,命令杨洪烈放行。 ”

  十几分钟后,冷如霜气呼呼地进来,愤愤不平道:“这个杨洪烈气死我了,简直就是一头犟驴,好说歹说就是不听。”

  “反了他了。”刘鹤拍响了桌子,怒不可遏道:“用作战室的无线电呼叫,我要亲自给他通话。”

  一行人跟着刘鹤出了小会议室进入作战室,尼米兹也跟了出来。

  电讯兵马上启用无线电,一番呼叫之后,接通了。

  刘鹤从电讯兵手里接过话筒和耳机,左手拿着话筒,右手将两个耳机贴在右耳朵上,这样身边的人都能听清楚话筒里传出的声音。

  “我是刘鹤,是杨洪烈吗?”

  “我是杨洪烈,代总指挥长您有什么指示?”

  “老子指示个屁……你小子还知道我是代总指挥长?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是?老子说话不好使了是不是?别忘了你还是我第四十集团军出来的,当了几天舰队司令官就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是不?”

  “参谋长,您……您这说的什么话,杨洪烈不管是什么司令,那也是您的兵不是,您看您,这劈头盖脸一通骂下来,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什么了?”

  “好……你小子,老子问你,刚刚冷副参谋长让你盟军舰队放行,你小子怎么说的?”

  “啊……这事呀?”话筒里一阵沉默。

  刘鹤声色俱厉道:“这事怎么了?老子现在是代总指挥长,你敢违抗军令不成?老子不跟你废话,立即放开封锁线,让盟军舰队过去,你小子知道不,他们是友军,你这样做会引起国际纷争的,让人省心点行不?”

看过《抗日之浩然正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