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抗日之浩然正气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胭脂泪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胭脂泪

  “姐夫,你在听吗?”冷如雪终于发现了蒋浩然的反常,狐疑道。

  “噢……”

  蒋浩然惊起,马上反应过来,接着道:“没有想到你的物理知识还十分专业,这样也好,工作起来就更便利了。”

  冷如雪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良久才幽幽地说道:“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物理学,而且父亲也夸我在这方面的天赋极高,如果他还活着,说不定我也会成为一个出色的物理学家,但唉,也许这就是命运弄人吧?”

  冷如雪说完,沉默了几秒,随即喃喃念道:“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一首李煜的《相见欢》被冷如雪低沉的语气吟诵得哀怨至极,也让蒋浩然几近怀疑,这首词就是为她量身打造,而她根本就是从宋词中走出来的哀怨女子,婉约凄切又美艳至极,以至于蒋浩然出来的时候,都还沉浸在一种无法言状的愁绪中。

  “怎么样,总座,如雪答应了没有?”

  看蒋浩然表情凝重,冷如霜顿时就紧张起来,急切地问道。

  蒋浩然点点头,道:“她答应了,不过心情不是很好,你去安慰安慰她吧,走之前不能让杜海棠看出什么端倪来,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诶,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冷如霜顿时满面春风,急速往屋里走去。

  刚听到冷如雪居然是鬼子派来的特务,冷如霜腿都吓软了,本以为这次她是在劫难逃,谁知峰回路转,居然让她奇迹般地有了条活路,这种从地狱游历过一番般的经历,让冷如霜有种说不出的庆幸。

  轻叹了一口气,望着还没有走的庄富国,蒋浩然道:“杜海棠你打算怎么处置?”

  庄富国道:“我觉得留着她比较好,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让我们再利用一次,再加上冷如雪的关系,现在动她也不太合适。”

  “嗯,就按你说的办吧,明处的敌人也总比暗处的好对付。冷如雪这边尽快安排她走人,同时,她在米国的联络人不能是浩天他们夫妇,他们身上的责任重大,不能因为这事把他们拖下水。”

  “你放心,我早已经有安排,米国方面还有不少我的人,对了,我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汇报。”

  “什么事?你说。”

  庄富国左右看了一眼,按道理蒋浩然家门口岗哨林立,是最安全的地方,但他还是建议到他的办公室再说。

  蒋浩然也没有坚持,两人一前一后走向司令部。

  十几分钟后,两人进了情报处的办公室,庄富国郑重其事地把屋内的人叫出去,又让刘巧手在门口看着,再关上了大门,煞有其事的样子让蒋浩然都满腹疑虑。

  “总座,据消息,重庆方面很有可能正在与岛军谈判。”

  “什么,谈判?谈什么判?这消息从何而来,可靠吗?”蒋浩然蜂蛰了一般惊叫起来,这个消息的确十分惊人,仗打到这里,他不觉得还与小鬼子有什么可谈的,除非他们缴械投降,但这显然不太现实,小鬼子不可能会这么快认输的。

  庄富国道:“谈判之说并没有经过证实,但半个月前,岛军外务省大臣清水留三郎秘密到达上海,随后冈村宁次也从华北赶到上海,几乎在同一时间,军委会参谋总长何应京上将乘坐专机秘密前往武汉,随行的还有戴笠,他们在武汉呆了近五天才离开,没有公开露面,所以我们怀疑他们是跟冈村宁次接洽过了,除了谈判,我们也想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冈村宁次和清水留三郎会来武汉?这个不太可能吧?”蒋浩然狐疑道。

  庄富国道:“来武汉是不可能,但他们可以到长江上来,据可靠消息,何应京到武汉的这几天时间里,有两艘船拿着俞济石的路条出了马当要塞,杨森的人根本就没有盘查,所以我们怀疑,他们是在彭泽与池州之间的水域碰的头。”

  蒋浩然的眉头顿时皱成了“川”字,这些消息如果属实,他们之间还真有可能存在什么猫腻,现在岛军节节败退,完全有可能选择一种折中的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危机。

  沉思了几秒,蒋浩然道:“部队累,敌我双方的部队有什么明显的调动没有?”

  庄富国道:“有,滇西的第七十一军十天前就已经开拔,而且专门调拨了大量的汽车运输,此刻已经快到湖南境内了,第九战区原本在后方休整的部队也开始向长沙方向收拢,岛军方面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动。”

  蒋浩然表情凝重,双手环抱胸前,右手摩挲着下巴,道:“如此说来,这其中还真可能有鬼了。”

  “总座,你觉得重庆方面有没有可能接受和谈?”

  “这个很难说,要看小鬼子开出什么价码?”

  “那你觉得小鬼子会开出什么价码?”

  蒋浩然道:“放弃除香港、台湾、东三省之外的所有占领区,或许还会有适当的战争赔偿,这应该是他们能拿出的最大让步。”

  庄富国道:“就这条件,重庆方面能同意?再说了,小鬼子现在已经是西山之落日,此时接受和谈无异于放虎归山,假以时日,等他们缓过来,绝对又会卷土再来,重庆方面不会连这些都想不到,还有,如果承认小鬼子在东三省的合理性,无异于是卖国,谁能担得起这个骂名?”

  蒋浩然道:“小鬼子不好过,委员长又何尝不是,内忧外患、物资紧张、嫡系部队消耗厉害,战斗力越来越弱,而我的强势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危机,更有延安部队已经从后方突围,进入了正面战争,而且发展速度之快也让他寝食难安,如果能不费一兵一卒收复失地,又解决了岛军的正面威胁,他立马就可以回过头来收拾延安部队,这样就利于他快速掌控全局。虽然他也能明白这是小鬼子的权宜之计,但在这些利益面前,他老人家为此将东三省拱手相送,放小鬼子一码也未可知。”

  ...

看过《抗日之浩然正气》的书友还喜欢